•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48章 狠揍你丫的!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48章 狠揍你丫的!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和柳若思等人坐在看台上,看向中间用钢筋和铁板搭建起来的一个比武擂台。www.00ksw.org

        这种比赛,省里领导是无心前来观战的,除了省体育局一个副局长在主持大会之外,其它官员都是本次大赛的组委会成员。观众席上,坐满了人,大都是武术爱好者和体育爱好者,还有很多看热闹的群众。

        李毅在这个会场里算是级别最高的官员了,但他今天只是一个普通观众的身份来参加。

        柳若思坐在李毅身边,低声问道:“李毅,什么时候打小鬼子啊?”

        李毅笑道:“都安排好了,钱多和上官谨都是跟小鬼子打,只要钱多和上官谨赢了,下一轮还会安排他们跟小鬼子打,总而言之,他们会一直斗下去!狠揍那些小鬼子!”

        柳若思道:“那些小鬼子太可恶了,就应该好好教训他们!”

        李毅道:“这可是他们送上门来受虐的,不打白不打。”

        柳若思道:“我听说忍术是一门很神秘很厉害的武术呢!钱多和上官谨有把握打赢吗?”

        李毅笑道:“忍术并没有传说中那么神奇,也没有武侠电影里演的那般神秘莫测。忍术和空手道、柔道、剑道等日本武技一样,最初起源于我国。忍术最初源于《孙子兵法》,是一种伏击战术。忍术包括了战斗、制造混乱和收集情报。忍术的训练包括伪装、逃跑、隐藏、格斗、地理、医学和爆破。利用各种假象和伎两来欺骗对手,达到目的。”

        柳若思道:“那所谓的忍者,其实也就是一个很聪明很狡猾的武林高手?”

        李毅道:“可以这么说吧,像今天的擂台比武,比的是真实功力,不可以携带其它道具上台,因此他们很多骗人的把戏根本就发挥不了。说到底,拼的就是眼力、体力和武术根底。不管多么厉害的忍者,在真正的高手面前,还是无所遁形的。”

        柳若思道:“我听说他们会变,还会隐身呢!这是真的吗?”

        李毅呵呵一笑:“当然是假的。忍术里,有一种五车之术,就是在与对手的谈话中,能够攻击对手心理的谈话之术,类似乎心理医生的催眠和引导。另外,像火遁之术,就是利用烟雾弹一类的东西暂时迷惑敌人然后逃跑。土遁之术,大约就是事先挖好地道以准备逃脱之类的。木遁之术,就是在树木、丛林之间熟练的运用轻功、攀爬等功夫逃脱。金遁之术,就是通过金属物品光泽刺激敌人眼睛而进一步攻击敌人。风遁之术,更简单了,就是撒一些有毒的药粉,风把这些有毒的药粉吹向敌方,让敌人中毒晕倒。另外还有什么水遁之术啊,雷遁之术啊,古时候用来骗骗无知妇孺还差不多,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了,还能骗得了谁?”

        柳若思笑道:“我看电视里那些大魔法师,还能把人啊,汽车啊什么的变不见呢!比起这些忍术来,岂不是更加先进了?”

        李毅道:“就是这个道理。装神弄鬼那一套,早就不管用了!今天讲究的是实力!事先都安排好了,一开场,就是钱多对阵一个小鬼子的忍者,我们且看看钱多怎么揍小鬼子!”

        柳若思道:“很多国人都喊着要打小鬼子,但又有几个人能真正的打到人家?钱多和占官谨今天是要露脸了!”

        李毅道:“那是自然,想打鬼子,光凭热血是不够的,得讲究能力和手段。那天在酒博会上,要打小鬼子一顿很容易,但惹出来的事情也是天大的麻烦。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就看他们两个能不能把握住吧!”

        柳若思问道:“钱多是你的司机,上官谨又是个弱不禁风的姑娘家,他们两个真有本事打赢那些小鬼子?”

        李毅道:“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啊!呵呵,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可惜的是,郭小玲还在家里休养,不能前来亲自报道这一盛况,但中央台和省台的记者都来了,他们一定要把今天这场打鬼子的比赛录下来,放给全国的观众看。

        台上一个穿着唐装的主持人宣布第一轮比赛开始,请参赛者上台。

        中方参赛的,是一个妙龄少女,穿着一身平常的运动服走上台来,清纯有如邻家小妹。

        另一方,则是一个穿着和服的日本武士。

        两个人都很瘦,个子也不高,站在台上,就跟两根瘦竹竿似的。

        小鬼子扎着一条朝天绑着的马尾辫子,若不是留着两撇小胡子,看上去跟个娘们似的。

        柳若思指着那小鬼子笑道:“李毅,你快看,这是男的还是女的?”

        李毅道:“现在流行中性,呵呵,还流行反串,男的像女人,女人又有一点男人味。那才能吃香嘛!”

        柳若思道:“恶心!这样的人,我见了就能吐出来。”

        这时台上开始介绍两个选手。

        那个小鬼子,居然是岛国上某个著或忍术流派的上忍!

        在岛国,忍术流派众多,比较典型的至少有49个流派。

        在忍术流派里,最高地位的忍者称“上忍”,统帅一个派别或充当一方的霸主。在他的属下有很多的“中忍”,每个中忍管理一个由三四十名“下忍”组成的小团体。中忍负责将上忍的命令传达下去,将下忍的情况向上忍汇报,起到桥梁的作用。下忍是忍者中最底层的人员,专门执行任务。

        这个叫做田中守直的小鬼子,居然是一个流派的上忍!

        由此可见,此人的忍术十分之高明。

        忍者技艺超人,擅长使用剑、钩等各种兵器与飞镖等暗器;他们能飞檐走壁,在沙地上飞跑不发出一点声响;在水中屏息可长达五分钟,如用特殊器具可在水底待上一天一夜;他们善于在水面和水底搏斗,甚至能潜到船底,偷听船上人的对话……田中守直身为上忍,其技艺必定不凡。

        他上台后,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满脸不屑的看了一眼上官谨,嘴里叽哩哇啦的说着什么,似乎是在抗议,对手居然是一个女人!

        主持人说出上官谨的姓名和职业后,田中守直挥了挥细长的右臂,用一口生硬的汉语说道:“什么?她只是一个体育老师?一个教小学生做体操的女老师?这不是对我的污辱吗?我强烈抗议,要求换人!最起码也要找一个宗师级别的对手来跟我打!”

        上官谨撇嘴道:“小鬼子,对付你这样的货色,哪里用得着宗师出马啊!你打赢我这个小学体育老师,下一轮自然有厉害的对手等着你去挑战!”

        柳若思问李毅:“上官小姐真是一个老师吗?”

        李毅点头道:“她现在的职业,的确就是一个为人师表的体育老师。京城国庆一小的老师。”

        柳若思掩住了樱唇,担忧的说道:“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呐,对方是宗师级别的人物呢!上官小姐会不会吃亏啊?”

        李毅道:“放心吧,一个人的职业跟他的能力并没有多大关系。很多身居高位的人,并没有多大能耐,而很多有本事的人,因为时运不济,却总是怀才不遇,还有些高人雅士,隐于市井,不参入红尘争斗。”

        柳若思道:“那我这样的人,什么都不懂,却在最大的舞台上炫耀,是不是很低俗?”

        李毅呵呵一笑:“你们不同嘛,你们是公众人物,也是大众人物。”

        台上的田中守直还在跟主持人交涉,但主持人根本就不予理会,告诉他说你要么开打,要么弃权,而弃权也算是认输。

        上官谨冷笑道:“小鬼子,这里不是你待的地,在我们的国土上,还是乖乖的认输了吧!”

        田中守直便道:“很好,那就不客气了!别怪我欺负女人!”

        上官谨道:“你们小鬼子除了欺负女人,还会做点别的什么事情吗?”

        田中守直双臂猛的向两侧挥下,大声嘿了一声!

        主持人宣布完毕赛规则之后,喊一二三,宣布比赛正式开始,然后快速的退开来。

        这种比赛也是是有裁判的,但裁判们并不上台,而是坐在擂台一侧的椅子上,都是国内比较知名的武术大师,还有几个是省武术运动管理中心的几个官员和教师。

        比赛以一局定胜负。

        田中守直站着不动,轻佻的向上官谨招了招手,要她先进攻。

        上官谨随意的散步一般走到他面前,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用轻蔑的眼神看着他,双手负在背后。

        田中守直叫嚣道:“我让你三……”

        “招”字还没有说出口,上官谨忽然动如脱兔,两只手闪电般从背后翻过来,击在田中守直的胸口,猛的一吐真气。

        田中守直最后面那个字便被上官谨的真气给逼回了肚子里。

        “你!”田中守直身子一震,连退了三步,停滞了许久这才喊出一个字来。

        上官谨再次负手而立,伸出右手中指,缓缓摇了摇,说道:“什么上忍啊,不过如此!连姑奶奶的当胸一拳都躲不过!太差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