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39章 不打无把握的仗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39章 不打无把握的仗

    作品:《官路弯弯

        顾知武打开房门,迎进来几个人。www.00ksw.org

        一看到这几个人,房间里的人全部站了起来。

        李毅更是微微一笑,心想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来得这么巧!

        当先一人,正是李毅的老上司——徐良益!

        前不久,徐良益同志顺利当选为国家纪检委的副书记了!

        职别也从副部级提升到了实权的正部级。当时,李毅还向他打去了贺电。

        现在的徐良益,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位高位重!

        他忽然出现在这里,立刻引起了众人的猜测。

        另外几个同志,李毅也是认识的,都是国家纪检委的老同志,以前在京城工作时,跟他们都有过往来,这些人也是徐良益的老部下。

        温玉溪当先两步迎上前,握住徐良益的手,笑道:“徐书记,你好。欢迎前来江南省指导工作。”

        徐良益道:“我此来江南,是来办案的。”

        温玉溪道:“有什么需要我们江南省委配合的吗?”

        徐良益扫了一眼在场众人,缓缓说道:“很好,人都到齐了,省得我多跑几趟。”

        蔡延边等人做贼心虚,见到徐良益,不由得有些心惊胆颤,虽然故做镇定,但一碰到徐良益的眼神,就将目光转移开去,不敢直视。

        徐良益沉声说道:“我们接到可靠材料的举报,江南省赈灾款被严重挪用,涉及到副部级高官!中央十分重视此事,委派我下来调查。”

        刘主任上前跟徐良益相见,说道:“徐书记,中央不是已经派了我们下来吗?我们的小组成员中,也有你们纪检委的同志啊,怎么又派你们来呢?”

        徐良益淡淡地说道:“这是中央的安排,我开始也并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当我来到江南省,开展秘密调查之后,这才了解中央的良苦用心。”

        刘主任脸色一变,说道:“徐书记这是话里有话啊!”

        徐良益平视刘主任双眼,板着脸说道:“刘主任,据我们的调查,发现你来江南省这两天里,跟某些人频繁接触,而且,你的银行账户里突然多出五十万来历不明的钱款!这大额财产来历不明罪,你是坐实了的!

        刘主任脸如猪肝之色,颤声道:“你们居然敢查我的银行账户?”

        徐良益浮起一抹讥诮的笑容:“你忘了我们是做什么的了?我们接到举报,说你跟江南省某些官员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我们也是不相信的,但本着为纪检工作负任的态度,也就顺手查了一下你的银行账户,结果真的是有意外发现啊!就在你来到江南省的当天,你的银行账户里就多出了五十万的转账!”

        刘主任道:“我并不知情!你们不能怪到我头上来,很可能是有人为了贿赂我,所以匿名向我账户里汇的款。”

        徐良益道:“你休得再狡辩,那五十万你真的不知情吗?人家怎么会知道你的账户?据我们的调查,这个账户是你用你小舅子的身份证开设的!”

        刘主任镇定的道:“那就对了,我小舅子是做生意的,他户头里多出五十万来也是正常之事。”

        徐良益冷笑道:“我知道你会狡辩,所以早就做足了调查,你小舅子那个所谓的贸易公司,根本就是一个皮包公司,空有其表而已,近一年来根本就没有一笔生意来往,也就无从谈进项的问题。而且这笔钱是从江州的某大银行转汇过去的,我们都查到了记录。”

        刘主任道:“那跟我也没有关系啊!是我家小舅子的事情。”

        徐良益冷冷的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呢!我们派人找到了你小舅子,他很怕坐牢,所以把你给出卖了,据他供认,这个账户一直是你在使用,他连密码都不知道!你虽然做得隐蔽,但终究是逃不过法律的制裁!”

        刘主任还在做垂死挣扎:“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也是下来调查赈灾款之事的,并不排除有人为了贿赂我,私自向我银行账号里打款!我并没有动用那笔钱,也没有跟任何人做任何交易!我是无辜的。”

        徐良益道:“是吗?你觉得我今天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跟你扯几句皮,然后被你灰溜溜的赶回京城去?”

        刘主任眼皮一跳,说道:“你还有什么证据不成?”

        徐良益道:“当然有了。我们纪检工作的重责,就是从来不会冤枉一个好官,更不会放过一个贪官!我若不是掌握了足够的证据,岂会冒失的前来双规你!”

        刘主任强硬的说道:“双规我?笑话!我什么事都没有做呢,你就敢双规我?纪检委可是不是你家开的!你想双规谁就双规谁啊!”

        现场的火药味道越来越浓,这下变故突起,出了很多人的意外,就连温玉溪也是惊喜之中含有不解之意,看向李毅,心想莫非这一切都是李毅的安排,他早就料到了蔡延边跟刘主任有勾结,所以早早的就安排了徐良益下来调查?

        这一手玩得实在太漂亮了啊!比自己这个官场老姜还要老辣!

        孺子可教也!

        李毅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一切都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背后推动和控制,而且是有意的帮着自己这边。

        这是谁安排的?会是温玉溪吗?看他一脸沉着稳定的样子,仿佛一切都胸有成竹,很有可能是他安排的吧?除了他,还有谁能推测到这一切,并预先安排好每一颗棋子?

        这种准确的推理,精确的计算,也只有温玉溪这种官场老手才做得出来吧?

        自己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啊!

        走一步看三步,看三步还要算计五步,方可立于不败之地。

        只有顾知武一脸淡定的微笑,也只有他知悉整个事情的经过。

        徐良益脸色铁青,撇开刘主任,看向蔡延边,冷冷说道:“蔡延边同志,你的问题相当严重,请随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蔡延边故做镇定地说道:“徐书记,我犯什么事了?值得你们如此劳师动众。”

        徐良益道:“你犯的什么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还用得着我一一复述出来给大家听吗?”

        蔡延边道:“我一直兢兢业业的工作,老老实实的做人,从来没有犯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

        徐良益道:“有没有不能由你说了算,当然了,我说了也不算,得由证据来说话。你在江州城外置下豪宅,价值高达五百多万!你否认吗?”

        蔡延边道:“没有这回事!我两袖清风,哪来那么多钱购置豪宅?五百多万?我户口里连五万块都没有!”

        徐良益道:“不错,你户口里的确是没有五万块,但你把你所有的钱,都存在你父母的户头里!而你父母亲目不识丁,从来就没有进出过银行。那幢豪宅,写的是你前妻的姓名,住的却是你在外面包养的三个小情人。这些,你还想抵赖吗?”

        蔡延边心里像翻江倒浪般的思索开来,徐良益这是有备而来啊,把自己的底细查了个底朝天呢!这是什么人在对付自己?

        徐良益远在京城,不可能关注自己这个小小的常务副省长,肯定是有人告了密!谁会做这种缺德事情呢?

        李毅很可能会做,但李毅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这些隐秘。就连自己现在的老婆,对自己的家产和情人都毫不知情,何况是外人呢?

        什么人这么恶毒?蔡延边的心在滴血。

        事到如今,他跟刘主任一样,也只能死鸭子嘴硬,打死不承认。

        “不可能,我想你们一定是搞错了。”蔡延边平静的说道:“我敢肯定是有人想栽赃陷害于我!我请求纪检委认真彻查此事,还我一个清白。我愿意配合你们的调查。”

        徐良益道:“不到黄河心不死啊。蔡延边同志,前天晚上,你是不是和刘主任在一起吃的晚饭,地点是城南的一间私房菜馆,包厢号是‘泰山’。”

        蔡延边和刘主任相望一眼,都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徐良益,就像看到了妖怪一般。

        前天晚上,蔡延边的确跟刘主任在一起吃的饭,正是在那个时候,两个人商量了今天这出好戏,想利用曾庆宁的反戈倒击,来打温玉溪和李毅一记闷棍。同时也可以为蔡延边贪污巨款案进行拖延和开脱。

        但那次见面异常隐蔽,两个人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出发,来到那家不起眼的寻常私房菜馆。两个人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比地下党交头还要隐蔽,徐良益是怎么知道的?而且知道得这么清楚?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从一开始,自己就被人跟踪了!

        蔡延边和刘主任震惊之余,同时也十分的愤怒,异口同声的指着徐良益道:“你跟踪我们?”

        徐良益冷笑道:“我没有那么无聊,也没有那么多的闲功夫去跟踪你们,这一切,都是有人写了举报材料,呈送给我们的!”

        “什么人?”蔡延边恨声问道。

        徐良益道:“无可奉告,你们承认了就行,我本来还不太相信这份举报材料的真实性呢!从你们的反应来看,这份材料上写的事情,都是确有其事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