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38章 温书记亮剑江南省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38章 温书记亮剑江南省

    作品:《官路弯弯

        刘主任被温玉溪气得说不出话来,猛然起身,说道:“我奉的是中央命令,行使的是中央职权,你们江南省委,不要欺人太甚!”

        这气势,跟古代那些手执尚方宝剑的钦差大臣有得一拼。www.00ksw.org

        刘主任虽然是中办的人,但职级并不比温玉溪高。

        温玉溪并不鸟他,说道:“刘主任,你们这次的调查结果,就很难令人信服,你叫我如何相信你?这么明显的错漏,你都发现不了,我还能指望你们找出真正的贪官来吗?”

        刘主任一时理屈词穷,甩了一下手臂,冷哼一声:“我们只是一时受人蒙蔽罢了!”

        温玉溪道:“能被蒙蔽一次,就有可能还有第二次,我们江南省委为了保险起见,多成立一个专案组,协助你们调查,又有何不可?刘主任若再坚持反对的话,其行为动机不得不令人深表怀疑呢!”

        刘主任道:“温玉溪同志,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怎么怎么样,这分明就是瞧不起我们中央下来的调查组吗?”

        他把矛盾往整个调查组身上引,想激起所有中央调查组成员的自尊心,奋起跟温玉溪抗衡。

        温玉溪道:“我并不怀疑其它同志的能力。东方同志,你可否同意成立专案组进行立案调查?”

        吴东方沉声道:“我完全同意温书记的意见。这本就是咱们江南省的内部事情,我们完全有权力这么做,刘主任,你就不必再坚持了,双方可以真诚的合作嘛!”

        刘主任道:“中央派我们下来,就是彻查此案的,你们现在又成立一个什么专案组,分明就是针对我们而来!我要向上级说明情况!”

        温玉溪道:“那就请便吧!”转头对身边的吴东方说道:“我的意见是,马上通知袁野同志,请纪检委牵头,联合省审计厅、省检察院等相关部门,对赈灾款一案进行立案侦查!”

        吴东方道:“我同意。”

        温玉溪没想到吴东方今天这么配合,这么给面子,有些意外。

        李毅却知道,吴东方这是在极力撇清自己,摘清自己的嫌疑。

        蔡延边起身道:“我同意省委的决定,我这就回去清查,一定要找出那些大胆妄为的家伙来!”

        温玉溪压了压手,说道:“延边同志,莫要着急,你且坐下来。”

        蔡延边道:“温书记,我得回去工作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心里比谁都急呢,这个工作是我没有做好,是我的责任,我一定要担当起来,将功补过。”

        温玉溪语气一厉,说道:“你先坐下!”然后摸起放在桌面上的手机,拨通了袁野的电话,叫他马上带人前来。

        蔡延边隐约的感觉得一种不详的预感,但他又不相信这一切会变成真实。他缓缓坐下来,眼神有些闪烁不定。

        李毅拉了拉顾知武,低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是你的安排吗?”

        顾知武道:“什么?”

        李毅指了指付清华。

        顾知武笑道:“到时再告诉你。”

        李毅道:“你怎么知道我要闹乌龙事件了?把一切安排得这么完美!”

        顾知武道:“还有更精彩的在后面呢,你等着看好戏吧!”

        李毅道:“到底怎么回事啊?我都糊涂了。”

        顾知武道:“你看下去明白了。”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异常诡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也有自己的心思,在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袁野等人赶来后,温玉溪说道:“从现在开始,蔡延边同志不能再参与任何具体的工作,没有省委的批准,不可以擅自离开江州。袁野同志,你派人监督。”

        袁野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温玉溪如此下了命令,他只得应道:“是,温书记。”

        蔡延边霍然起身,大声抗议道:“温书记,你凭什么这么做?我又没有犯法,你凭什么双规我?你没有这么权力!”

        温玉溪沉声道:“我是没有权力双规你,我也没有叫人双规你,我只是安排人监视你!你刚才的所作所为,令我深深的怀疑,你跟这件赈灾款案子大有关系。为了更加公正的查清楚案子,我只得出此下策。延边同志,你就好好休息几天吧,等一切大白天下,如果你真的没有过错,我自然会向你道歉!”

        蔡延边涨红了脸,厉声说道:“温书记,我抗议!我是省委常委,是中央任命的常务副省长,你无权这么做!”

        李毅却是眼前一亮,心想温玉溪终于开始亮剑了!

        这个机会,还是被他抓住了,因为顾知武的参与,让温玉溪在这场战斗中来了一个华丽的逆袭,在跌至低谷之后,又顺利的转折,将蔡延边踩在了脚底下。

        有了这样好的机会,温玉溪自然不会轻易放过,马上就抓住时机,夺走蔡延边手中的权力,将他软禁起来!

        刘主任也帮着蔡延边道:“温书记,你这么做是违纪的!蔡延边同志是央管干部,你无权双规他!”

        温玉溪淡淡地道:“现在我们没有双规他,只是叫他避嫌,暂时不要参与进来。当然了,如果他犯了法,省委就有权查办他!相关手续,我自然会去跟中央讲!如果他没有犯法,等调查结束,我向他道歉!刘主任,你也好自为之。”

        刘主任道:“温书记,你欺人太甚了!”

        温玉溪沉声说道:“关系到江南人民的切身利益,我温玉溪就放肆一回了!”

        刘主任冷哼道:“温书记,你这是在纵权妄为,我回京后,会向上级详细说明这一切!我要让中央看明白你的狼子野心!”

        温玉溪道:“刘主任,你言重了,我只不过是为了更好的查清楚赈灾款的去向,这跟你们下来办案的目的,应该是一致的,我很奇怪,你为什么这么大的火气,反对我们省委插手这个案件呢?”

        刘主任道:“我并不是反对江南省委插手,我只是看不惯你盛气凌人的嘴脸!”

        温玉溪道:“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刘主任要这么想的话,那就随便你怎么做吧!”

        曾庆宁一直埋头坐在一边。

        温玉溪看向曾庆宁,问道:“庆宁同志,我记得清楚,那天晚上,你来我家,向我求救,要我帮忙帮你们永通市讨回灾后重建款。那天晚上,我可没有喝醉,相信你说的也并非醉话。可是你今天晚上却说了一套完全不相同的说辞,你能给我一个解释吗?”

        曾庆宁抬起头,目光有些闪躲。

        温玉溪直视着他的双眼,厉声说道:“我无权治蔡延边同志,有权治你曾庆宁吧?”

        曾庆宁啊了一声,说道:“温书记,不关我的事,今天晚上的话,都是蔡副省长教我说的……”

        蔡延边厉声喝道:“胡说八道!我几时教你说过这种话了?你别睁眼说瞎话!”

        曾庆宁道:“蔡副省长,你别不承认啊。就是你教我说的啊,你说只要我按你的意思做了,你就把我们永通市的钱款划拨过去,还说……”

        “哼!”温玉溪冷哼一声,说道:“你多大个人了,居然还相信人家许的空头支票?唉,像你这样的人物,居然也能在市委书记这样重要职位上待下去,真是奇迹!”

        曾庆宁啊了一声,听出温玉溪的言外之意了,身子轻轻打颤。

        温玉溪缓缓说道:“我不管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交易,仅凭你今天的表现,就够纪委请你去喝壶茶了!袁野同志,曾庆宁同志涉嫌违纪,请你们纪检委的同志带回去好好审问。”

        曾庆宁身子一软,倒在座位上。

        李毅不由得轻轻一叹,心想温玉溪想在江南官场立威,蔡延边是他第一个亮剑的对象,而曾庆宁,原本极有可能成为温玉溪的先锋大将,此刻竟然成了温玉溪头一个拿来祭旗的人!

        一个人的一念之差,就是天堂和地狱的区别。

        吴东方一直冷眼旁观,看着温玉溪运用权术,在自己面前大耍省委一把手的官威,明知道他是在耍给自己看呢,但自己就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越来越威风!

        今天这个局实在是有意思啊!

        到底是谁设了谁的局呢?

        且让他威风一回吧!谁叫自己在这个事情上有些理亏呢!得缩头时且缩头,免挨当头一刀。

        刘主任却不识好歹,兀自在为蔡延边说话:“温书记,你这么做,实在是太过分了!蔡延边同志既没有得罪你,也没有做什么出格之事,你无凭无据的,凭什么监视他?”

        温玉溪皱眉道:“刘主任这么偏袒他,是不是像曾庆宁一般,跟他也有什么交易不成?”

        刘主任一时气结!

        这时,房门被人敲响了。

        顾知武站起来道:“我去开门!”

        刘主任瞪了他一眼,沉声问道:“又是你喊过来的朋友?”

        顾知武是本次调查小组的副组长,代表的是国办。刘主任对他还是有几分忌惮的。

        顾知武嘿嘿一笑:“不出意外,应该是的!”

        李毅心想,这次来的又是什么人物?

        这小小的宾馆套房里,越来越热闹,也越来越精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