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25章 我爸是张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25章 我爸是张良!

    作品:《官路弯弯

        秦楷还没来得及向李毅做报告呢,见状只得先应付这个张晓斌。www.00ksw.org他一看局面就知道大致情况,问道:“你是什么人?”

        张晓斌道:“我爸是张良!我爷爷是张大山!”

        秦楷心想这孩子是不是把脑子给摔坏了,还是被门给挤了?说道:“我问你是什么人,你说你爸和爷爷做什么?我又不认识他们!”

        秦楷不认识他们,不代表别人不认识他们!

        李就就认识张大山!

        在共和国的历史上,张大山和李毅的爷爷一样,是一个元勋级别的元老人物,说他们功德盖世一点也不为过。

        更难得的是,张大山跟李老爷子一样,也是硕果仅存的几个元老人物之一,他们经受住了战争年代血与火的考验,带领千军万马杀出重围,为新国家的成立立下过汗马功劳,他们又躲过了那场浩劫的清洗,在复杂多变的年代里明哲保身,英勇顽强的生存了下来。

        历经磨难还能活到现在的人,能是普通人吗?

        李毅听到张晓斌报出家门,双眼马上就放出亮光来,心想这个张晓斌果然大有来历啊,难怪如此嚣张跋扈。

        在京城之时,李毅常和爷爷聊天,爷爷就谈到过这个张大山。爷爷和张大山分属于两个不同的纵队,彼此间见过面但却没有深交。两个人在战争年代里,为了争军功,曾经暗地里较过劲。

        张大山跟李老爷子一样,解放后,家族的重心一直放在军队里,和平年代时间长了,各自的羽翼都很丰满,在军队里的势力与日俱增,渐渐成了手握重兵的军方大佬。

        自古以来,政治争斗中,最重要的是兵家,但最忌讳的也是兵家,古代多少功高盖主的人,都被收编或是剪除。现在社会的权力之争,虽然没有以往那般腥风血雨,但个中凶险也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李老爷子及时抽身,急流引退,用兵权换来了余生的安宁,这是名智之举,到时叫第三代们进入政坛发展,在稳固军队地位的同时,谋求更高更大的权力。

        张大山比李老爷子年纪要小一些,为人脾气十分火爆,个性要强斗狠,李老爷子退下来后,他还霸占在军委的重要决策位置上,舍不得交出手中的权力。

        张良是张大山的第三个儿子,是江南军区的参谋长!

        省军分区的参谋长,是军区的副职,省军区是正军级单位,省军区参谋长是副军职,军衔一般是大校,也有可能是少将。从张良的年纪来看,可能是大校。

        李毅瞬间就想到了这个张晓斌的家庭背景。

        这家伙难怪这么目中无人,明知道这辆丰田车是江州市委领导的,他还是敢砸,这种目空一切的气势,有几个人敢有?

        秦楷还真不知道张良是谁,至于张大山,似乎有些耳熟,但一时之间谁能联想到军委领导那里去啊?当即不耐烦的一把推开张晓斌,说道:“我管你是谁的儿子呢,在我的地盘上,就得听我的!”

        李毅嘿嘿一笑,心想秦楷还真是有点本事啊,拿张晓斌这样的人物都不当回事儿。

        “李书记,秦楷率队前来报到!”秦楷向李毅敬了一礼,说道:“请指示!”

        李毅缓缓点头,指着张晓斌道:“这小子砸毁了市委的小车,这个罪要怎么算?”

        秦楷想了想,说道:“报告李书记,依据我国刑法,他犯的是损坏公物罪,可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留和罚款!”

        李毅心想这也够了,张大山的孙子,别说在牢房里关上三年,便是三个小时,也够张大山暴跳如雷吧?便道:“那就取证录口供吧,这里这么多的人,都可以作证,大家都看到是他在砸市委的小车。”

        张晓斌道:“你吓我啊?我告诉你,我张少还从少不怕人吓!不就砸了你一辆小汽车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整得这么多事出来做什么?哼!想抓我,我告诉你,没门!”

        李毅沉声道:“你砸的不是我的小车,这辆小车是江州市委的,只是今天由我开出来而已。你严重损害了国家公物,这是犯罪的,刚才秦局长已经说得很明白,损害国家公有财产罪,可判三年以下徒刑,你这次损害的小车,价值不菲,估计顶格判决,也不为过!你就等着在牢房里坐上三年牢,吃上三年牢饭吧!”

        张晓斌道:“我看你们谁敢?你知道我爸是谁吗?我爸是张良!我爷爷是张大山!凡事有他们罩着我!我看你们谁敢动我?我叫一个团来灭了他!”

        “嗤!”李毅不由得笑出声来,讥讽道:“小朋友,我早就说过了,你脑子有问题的话,应该去医院就诊,不应该出来四处乱跑,外面是很危险的!”

        “你敢骂我?”张晓斌见有警察在旁边,反而益显嚣张,心想这一下那个黑炭头不敢再动手了吧?警察可是保护良民的啊!

        “警察,他骂我,你也听到了吧?还有这个黑炭头,他刚才打了我们,这两个人都犯了罪,我要告他们,你把他们抓走吧!”张晓斌指了指李毅,又指了指钱多,然后指着地上躺着的那些同伙。

        钱多道:“我看到这帮人在砸车,就出来阻止,他们十几个人打我一个呢,我四处乱躲乱闪的,他们人太多,又笨拙,撞来撞去的,就撞成一堆躺在地上了。”

        秦楷道:“嗯,那你这应该算是正当防卫,而且守护公有财产有功,值得奖励呢!”

        张晓斌一阵牙痛,抽着嘴角道:“喂,警察,你会不会说人话,会不会办人事啊?现在是我们被他打了,你怎么反而帮着他们说话呢?”

        秦楷道:“是你们无理取闹在先,又毁坏公物,这位同志只不过是站出来维护正义,守卫公家财产,这是英勇的行为,值得我们大力的提倡和学习。来人,把这些人全部铐起来,押回去再审理!”

        马上就有公安走过来,把那些家伙一个个全给铐了起来。

        两个公安去抓张晓斌时,张晓斌这才意识这些公安并不是开玩笑的,双手用力一甩,大喊道:“我爸是张良,我爷爷是张大山,你们谁敢抓你?”

        秦楷道:“你爸就算真是张良转世,也救不了你!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好像就是张良提出来的吧?是不是?”

        张晓斌哪里知道这句话跟张良有没有关系啊?

        李毅暗笑,心想这是秦时商鞅变法提出来的法规,用于约束国人犯罪,起到了良好的效果,秦楷居然把这一条算到了汉代的张良身上,商鞅泉下有知,估计能吐出血来吧?

        “你!”张晓斌大叫道:“我要打电话给我爸,你们敢抓我?我叫他带人来灭了你们!”

        李毅十分反感这个人,动不动就灭不灭的,你真以为你家权势滔天,可以一手遮天不成?

        “秦楷同志,这个案件的性质十分严重,江州市委的小车都敢砸,这事情可是传出去,咱们市委的威望何在?因此,你一定要严重谨慎的审理此案,无论是谁来说情,一律不管用!”李毅沉声说道。

        “请李书记放心,我一定秉公执法,绝对不循私枉法。

        旁观众人中,只有季昌泽一副思索的表情。

        张晓斌的双手被反铐起来,动弹不得,跳着脚大吼道:“放开我,你们这群混蛋,你们知道自己犯了多大错误吗?你们这些蠢猪,我会叫你们生不如死!”

        秦楷一脚踹了过去,吼道:“老实点!再不老实,把你脚也铐上!带回去!”

        公安同志们押着十几个人上车。

        秦楷道:“李书记,我叫人来把车子拖去修理吧?”

        李毅道:“暂且不着急,你先叫人取证,一定要留下相片做为证据。相关的人证和物证也要备案,这案子只怕会有些难搞,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秦楷道:“请李书记放心,再难搞的案子,我也会搞定的!”

        李毅满意的点点头。

        张晓斌一直在拼命的抵抗,不肯上车,嚷嚷着要打电话。

        李毅对秦楷道:“暂时不要让他打电话,等我通知。”

        秦楷点点头,见李毅没有吩咐了,便叫人前去录笔录,进行现场的取证的留影。

        钱多走过来,说道:“李书记,他们的车子就留在那边呢!瞧,奔驰!”

        李毅道:“嗯。”

        钱多道:“我去砸了它吧!”

        李毅笑道:“手痒吗?要不要我给你挠挠?”

        钱多嘿嘿一笑:“我就是有些不甘心,这车子我也开了有些时间了,多少有些感情啊,这让人说砸就给砸了,我心里不舒服。就跟老婆被人打了一样难受。”

        李毅道:“他精神有问题,我们未必也要学他吗?砸车?脑残人才做的事情呢!我可不想你学他那么做。这个社会要解决问题,多的是好方法,何必要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傻事呢?逞一时之快,能有什么收获?冲动是魔鬼啊,张晓斌就是前车之鉴!”

        “我明白了,李书记。”钱多道:“那这事情就这么算了?”

        李毅冷笑道:“算了?这才刚开始呢!一个人总得为自己的愚蠢行为付出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