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24章 有人砸你的车!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24章 有人砸你的车!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扬了扬眉毛,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他还是端坐不动。www.00ksw.org

        声音是从楼下传上来的,紧接着又响了起来。这次的声响更大,更响亮!

        “是不是有人在砸什么东西啊?”季昌泽说着,跑到窗口去看。

        这时,钱多和丁雪松等司机、秘书们都涌了进来。

        钱多道:“李书记,有人在砸咱们的车!”

        李毅俊眉一轩,冷笑道:“还真敢砸啊!”

        宗颜道:“是那个张晓斌吗?”

        钱多道:“就是他们一伙人,来了十几个人!”正在下面砸得欢快呢!

        季昌泽在窗口边回过头来,指着下面叫道:“李书记,有人在砸你的车呢!这是什么人啊?这么大的胆子,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砸市委领导的座驾!这不是要反了吗?”

        曾庆宁讶道:“还真有砸车这种事情?我只听人说起过呢!”也起身跑到窗口边去看,不一会便回头喊道:“李书记,还真人在砸你的车!”

        李毅冷笑一声,说道:“钱多,打电话给秦楷,叫他带人过来,咱们下去看看,我倒要见识一下,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敢在江州地界砸我李某人的车子。”

        大家便快步往下面走去。

        酒楼里所有的食客都被这个场面吸引了出来,再好的美食,也抵不过这砸车来得刺激啊!

        停车场里,那个张晓斌站在李毅那辆车子的车前盖上,手里抡着一个大铁锤,正用尽全力,一下一下的砸着那辆车子。

        十来个汉子,围在旁边,哈哈大笑,旁若无人。

        马路上的过往行人和车辆,都被这个疯狂的场面所吸引,纷纷张望。

        此刻正是饭点,酒楼的各个窗口都有人探出头来张望。

        酒楼的大门口,挤满了看热闹的人。

        在这里喝酒的,有很多是政府部门的干部,有些人认出这是江州市委领导的车子,更有人认得这就是江州副书记李毅同志的车子。

        一时间议论纷纷,有人看到李毅就在当场后,都有些不解,心想李书记在江州那可是个风云人物,他不去砸人家的车子,那就是万幸了,居然还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砸李书记的车!

        这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啊!

        “李书记,我去制止他们!”钱多愤怒的说道,两只拳头捏得毕剥做响。

        李毅沉着脸,缓缓点头,说道:“做那个姓张的给我抓过来!一个都别让他们跑了!”

        钱多得了命令,身子就像猎豹一般冲了过去。

        丰田车的前玻璃已经被砸碎了,车门玻璃也都被震碎了。车前盖严重的凹陷了下去。

        钱多冲过去,双拳如风,直接放倒两个看热闹的帮凶,双腿微微一屈,人就跳到了车前盖上,一把扯住张晓斌的手臂,一个超级过肩摔,呯的一声,将他摔下地来。

        张晓斌那些同党,一个个大惊失色,有的上前去扶张晓斌,有的冲过来,想抓住钱多。

        钱多冷笑一声,脚尖一挑,把张晓斌掉落在车前盖上的那把大铁锤挑了起来,伸手握住,发一声响,那铁锤被他挥舞起来,舞得虎虎生风,像一个风轮一般转动。

        那些人一瞅这个架式,个个骇然,吓得面无血色,哪个还敢上前?一个个都畏缩的退开了数步,指着钱多骂骂咧咧的,就是不敢上前掐架。

        钱多手里那把铁锤,舞得跟孙悟空的金箍棒似的,碰着就死,磕着就伤啊!

        张晓斌被同伙扶起来,在一边哇哇大叫:“给我往死里搞!一定要搞死这婊子养的!上啊,搞死算我的!”

        钱多见他出口伤人,本不想再打他,等公安来再处理,此刻怒火中烧,哪里还顾得了许多,一声暴喝,手中的铁锤像长了眼睛似的,脱手飞出去,直砸那个张晓斌的面门。

        这一下力道十足,要是被砸中了,张晓斌非得当场身亡不可。

        张晓斌吓得双腿打颤,想跑却偏生动弹不得!

        “啊!”

        那锤子来速好快!眼看就到了眼前,张晓斌大叫一声,整个人都软了,倒在地上。

        “哼!以为你有多大的胆量呢?原来这么不堪一吓!怎么这么臭?不会连屎尿都给吓出来了吧?”

        说话的人,自然是钱多。

        钱多下手向来有分寸,当然不会一锤子就把这无赖给结果了,打死这东西活该,但没必要搭上自己的大好性命吧?

        因此,钱多在将铁锤脱手之后,人也紧接着跳跃过来,在铁锤堪堪要砸中张晓斌的前一刹那,双手接住了铁锤,没有砸中人。

        但张晓斌这么不禁吓,居然软倒在地上了!还吓得尿死了裤子!

        “好~!”四周响起一阵炸雷般的叫好声。

        张晓斌连连爬着后退了几步,这才勉强站将起来,硬着脖子大喊道:“你个小兔崽子,居然敢打本少爷!你知道我是谁吗?”

        钱多冷笑道:“小兔崽子骂谁呢?”

        张晓斌道:“骂的就是你!”

        钱多道:“哦,小兔崽子,你还没找到自己的姓名呢?”

        张晓斌这才明白过来,自己被这个黑炭头给戏耍了!

        李毅不禁莞尔而笑,这一招自己曾经使过,钱多这么快就学以致用了。

        张晓斌指着钱多道:“小子,你有种,你知道我爷爷是谁吗?”

        钱多冷冷地道:“没用的东西,数典忘祖啊,刚才不记得自己的姓名,现在居然连自家爷爷都忘记了!我告诉你吧,你家爷爷姓钱,单名一个多字!”

        “哈哈!”李毅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钱多这家伙,越来越像自己了,这算不算近朱者赤呢?抑或近墨者黑?

        张晓斌哇哇大叫道:“给我上,废了这小子!不杀了他,我就不姓张!”

        那些同伙围在钱多身边,都不敢近前。在张晓斌的再三厉逼之下,这才缓缓靠近钱多。

        钱多冷笑道:“我有武器在手里,谅你们这帮孙子也不敢跟我来过招。爷爷今天心情好,就放下武器跟你们来玩玩!”双手一丢,将那把大铁锤扔在张晓斌的脚前,吓得张晓斌又是一阵浑身打颤,两只脚不停的乱跳。

        张晓斌的同伙们见钱多没有了武器,一个个都凶神恶煞起来,心想自己这边有这么多的人,对方只是一个不起眼的黑小子,还怕制服不了他?

        张晓斌怒喝道:“剥了他的皮!”

        “啊!”十几个人发一声喊,一齐扑向钱多。

        钱多冷笑一声,双腿一蹬,凌空跃起,两只瘦瘦的腿,像风火轮似的乱踢,一圈踢下来,那十几个人一一发出惨叫声,无一例外的被钱多的鞋底扫中了脸面!

        每个人的脸上,全都黑了一块!

        而这么多人这么多手脚,却没有哪个人打得到钱多!

        “好家伙!啧啧!功夫啊!”人群中有人大声起哄,到处响起了热闹的掌声。

        国人最喜欢看热闹,也最喜欢起哄,见到这等精彩的表演,他们自然要给点掌声鼓励了。

        这一下,张晓斌才明白,面前这个人,不是一般的人啊!

        “上!他就一个人,怕他做什么,冲上去压死他!”张晓斌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见到钱多这么英勇,他还是不甘心,大喊大叫地道:“压死他!我给每人发一辆宝马!”

        最大的诱惑当然就是金钱的诱惑。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在一人一辆宝马的诱惑之下,十几个人摸着半边被钱多踢肿的脸,再次扑将上来。

        钱多夷然不惧,这次不再使用炫目的腿功了,脚步飞快的变化,闪步、马步、丁字步、交叉步、十字步,身子随着步法的变化,像一阵风似的在场中闪移腾挪,双手或掌或拳或抓,招招攻击敌人的要害部位。

        李毅等人就站在旁边观看,只听到一阵阵的惨叫声音传过来。

        每听到一声惨叫,宗颜就要浑身一机灵,做一个十分不忍的表情,美女还是头一回看到真人表演精彩的对打呢!

        这么精彩的打斗面前,美女跟美食一样,也失去了平日的光环,没有人去吃美食,也没有人注意到宗颜这个大美女的存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场中精彩的打斗吸引了。

        钱多抓住一个人的手臂,用力一扭,将他的胳膊弄脱臼,用力一推,将他推翻在地,不再多看他一眼,身子一闪,躲过四五个拳头的袭击,手臂一伸,变拳变抓,抓住一个人脖子,用力一捏,那个人立马呼吸不畅,跟要死了似的呃呃怪叫。钱多左掌击在他胸口,那人闷哼一声,软倒在地。

        短短几分钟时间,那十几个人全被钱多放倒在地!

        张晓斌这下才真正的怕了,钱多只要伸出一根手指头,就能把自己戳死呢!

        这时,警笛声响起,警察来了。

        张晓斌原本死灰一般的脸忽然来了神采,冷笑道:“你死定了!警察来了,我看你怎么逃!”

        秦楷带队赶到,看到这个场面,深深吸了一口气,目瞪口呆。

        张晓斌就跟见到救星似的,跳将过来,拉着秦楷的手,大声道:“快把他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