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23章 套话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23章 套话

    作品:《官路弯弯

        来到二楼,众人分宾主坐下。www.00ksw.org

        曾庆宁是客,又是几人中职务最大的,自然由他来先点菜。

        曾庆宁说他没见过大世面,但见他点菜时的熟练度,分明也是个中老手。

        李毅心想能混到这个层次的,真正能洁身自好,连公款吃喝都没有过的,只怕只是凤毛麟角吧?

        点好菜之后,几个人随意的聊天,李毅便把话题往永通市没有拿到灾后重建资金的事情上面引。

        曾庆宁居然不入港,并不谈论这个话题,反而对宗颜道:“宗小姐嗓音这么好,唱歌一定好听,能不能为我们大家奉献一曲?”

        李毅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么一个要求来,微微皱眉,看向宗颜。心想宗颜是正儿八经的主持人,而且是全省都有名气的,能出来吃饭喝酒,已经是不容易了,你居然要求人家唱歌,这就有些过头了,你想听女人唱歌,大街上多的是KTV的场子,随便找一家,甩下几百块,多的是女人陪你唱歌。

        宗颜微微一笑,却不回答曾庆宁的问话,微微一笑,说道:“曾书记,我刚才听李书记说,你们永通市里面,没有拿到省里下拨的灾后重建款?”

        刚才在车子上,李毅把此次喊她来的任务做了一个说明。

        大家都是聪明人,什么事情没必要藏头露尾,直截了当的说出来,反而更容易操作。

        宗颜听了李毅说的情况后,便答应下来,愿意替李毅办这个事情。又说,了解事情真实不难,但要在电视里说出来,估计要费一番周折。

        李毅说,这个不难,现任台长,是温书记上任上提拔上来的,我回头跟温书记说一声,要他通融一下就行了。

        李毅当然不会把温玉溪直接扯进这件事情里面来,绝对不能让宗颜知道这件事情是温玉溪在背后操作。宗颜只是一个主持人,并不是真正的官场人,但她接触到的人,却大都是官场中人,而且应酬又多,如果她不一小心透露出来,那就会陷温玉溪于被动局面。

        宗颜便笑着说,那就好办了,我反正只是动动嘴皮子的事,在播报新闻快讯的时候,我就把这个事情顺嘴提一下就行了。

        李毅说,你不必提钱款的事情,你只需要说永通市的灾民,还有很多流离失所,没有房子住,政府正在尽力解决这个难题就行了。这样既点破了这件事情,但又不会引起民众的追根问底。

        宗颜笑说,李书记真是神来之笔,你的文笔肯定了不起啊,随便几句话,就把意思表达清楚了,还不得罪人。

        两个人在车子上商谈已定,此刻心有默契。

        宗颜见李毅挑起话头后,曾庆宁并不接话,便再次续下这个话头。

        具本情况,宗颜其实已经听李毅说了,但这个事情的关键点,就在于宗颜不能从李毅那里得知,严格来讲,是不能让别人知道,宗颜是从李毅那里得知的消息,而应该是从曾庆宁嘴里听来的。

        这些小细节,也是李毅告诉她的,说今天的酒宴上,必须叫曾庆宁亲口说一遍这个事情,否则将来会很麻烦。

        很多事情,就是败在细节上面。

        曾庆宁口风却比较严,这桩事情,在永通市里,算是大事情,但这些都是官面上的事,不足为外人道也,可以说给温玉溪听,可以说给李毅听,但就是不能说给这些外人听啊!当下听到宗颜的问话后,说道:“这个事情嘛,我们正在处理,没什么大不了的。”

        季昌泽道:“赈灾款不是全都发放下去了吗?难道你们永通市还没有收到吗?这可有些古怪呢!”

        李毅心想,季昌泽也真会帮忙,几个人便都围着这个问题讨论起来,好不容易来了气氛,李毅自然不会让它冷场,顺着这话说道:“曾书记,你是不是得罪过什么大人物啊?不然,人家为什么单单卡扣你们的钱呢?”

        这话还真说到曾庆宁的心里去了,一见大家都已经知道这个事情了,心想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了,便嘿了一声,说道:“就是有一次吧,蔡省长来永通市考察工作,完了招待蔡省长一行,晚上又是吃饭,又是跳舞,又是唱歌的。”

        说到这里,他忽然打住不说了。

        宗颜悦声道:“曾书记,后来怎么样啊?”

        曾庆宁嘴风很紧,摆手道:“过去的事了,不说也罢。”

        宗颜看了李毅一眼,李毅对她使了个眼色。

        宗颜忽然幽幽一叹,说道:“蔡省长那个人,哎呀,我都不想提起他。”

        这下轮到曾庆宁感兴趣了:“宗小姐,怎么了?你跟蔡省长之间有什么不愉快吗?”

        宗颜道:“也没有什么啦,就是他总请我出去喝酒啊,唱歌啊,有时候还……你们懂的。我真是不胜其烦呢!”

        季昌泽显然还是头一回听到这等新闻,说道:“没看出来,蔡省长这么大年纪了,还好这一口。”忽然觉得这么说一个省委大佬有些不妥当,便打了个哈哈,说道:“呵呵,大家都不是外人,这说起话来也就口无遮拦了,我先声明啊,今天在这酒桌上说过的话,全部出得你口,入得我耳,不可外传。”

        李毅心想季昌泽这人真是请对了,每次在关键时刻都靠他来救场。便顺着季昌泽的话道:“季秘书长说得好,我们几个人,也不是外人,今天在这里随便谈谈话,权当是朋友之间的交心之谈,不可以对外人说起。”

        宗颜道:“我可什么也没有听见。”

        曾庆宁见大家都这么说,更起了同仇敌恺之心,也放得开了,说道:“蔡省长这个人,其实还是挺不错的,就是在些事情,叫我们好生为难。就说上次那个事情吧,我们安排的陪酒陪唱的人,全都是机关里的女干部,挑出三个姿容出众的,这种应酬也常有,从来没出过什么错差。偏偏蔡省长这次出事了!”

        宗颜道:“能出什么事情啊?会不会是那个了?”

        曾庆宁看了她一眼,说道:“就是你想的那个了。应酬结束后,蔡省长一定要其中一个女同志再陪陪他,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那就是少儿不宜了,谁都能想象得出来啊!那个女同志自然不肯,甩手就走了。唉,这下就把蔡省长给得罪了。”

        季昌泽道:“领导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吧?”

        曾庆宁道:“可不是嘛,本来考察得好好的,各项指标都达标了,蔡省长也说我们的工作做得很好,结果呢,他回省里后,说我们永通市工作马虎,态度恶劣,给我们评了个差!”

        李毅道:“还有这等事情啊,真是无良!曾书记,你就不会另外安排人给他啊?”

        曾庆宁苦笑道:“怎么没安排啊?他不满意啊,说这种街边的货色,也拿来敷衍他,算什么东西,又说我们这是在搞色情贿赂,是美人计,说他不是那样的人,把我们骂得狗血淋头!又说他只不过是请那个机关里的女同志一起喝杯茶罢了,没想到你们永通的干部素质这么低劣,令他十分失望。哎,往事不堪回首,不提也罢!”

        李毅心里一阵暗喜,心想这餐饭总算没有白费,终于从曾庆宁嘴里掏出点真东西来了。

        这么私密的东西,曾庆宁平素是肯定不会说出口的,这关系到一个领导的名声和威望,也关系到曾庆宁的前程呢!

        到处散播这种言论,要是被蔡延边知道了,够他曾庆宁喝一壶的。

        李毅道:“这种事情,在应酬之中也是难免的,我以前在县里工作时,也时常要搞招待,有些领导有些特殊爱好,不满足他们不行啊,工作就无法开展了,可是真满足他们吧,自己的良心何安?十分纠结。”

        宗颜笑道:“看来你们当官的,也并不像表面上这么风光体面!还要兼做拉皮条的事情!”

        这话一出,李毅等三个人都是脸色大变,心想这个宗颜还真是口无遮拦,这种话也敢说出来。

        宗颜自知失言,连忙笑道:“我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没有别的意思。”

        李毅淡淡地叉开话题,引入正题,说道:“这次的赈灾款子,就是因为这个给扣下了?”

        曾庆宁道:“我再想不出别的原因了。”

        季昌泽沉吟道:“这么大的事情,蔡省长敢扣吗?这要是被中央知道了,他还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宗颜问道:“是不是只有你们永通市没有拿到钱呢?”

        曾庆宁道:“这个我也不清楚啊!好了,这个事情,我们就谈到这里吧,难得相聚,我们还是来喝酒!”

        李毅对宗颜使个眼色,表示火候足够了。

        宗颜便笑道:“既然大家兴致都这么高,我就献丑,给大家唱上一首吧!”

        曾庆宁大声叫好。

        季昌泽也微笑点头。

        宗颜清清嗓子,酝酿情绪,正要开唱呢,忽然听到一声巨大的响声,把她给吓了一跳。

        曾庆宁道:“这是什么声音?”

        正说着,又一声巨响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