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01章 再次交锋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01章 再次交锋

    作品:《官路弯弯

        秦楷道:“请李书记放心,只要是他还在江州,我就叫他逃不出我的五指山去!”

        李毅语气一厉,说道:“不管他藏在哪里,你们都要给我抓回来!”

        钱多等人把三个歹徒带下山来,抓了四个了,功劳不小啊!

        秦楷把人分散,在路口和山上进行了望放哨。www.00ksw.org

        山上那三个家伙全都昏迷了。只有巴库被弄醒过来。

        秦楷亲自审问那个巴库,要他供出他们的同党和头目。但可惜的是,抓的这几个家伙都是泰国人,不论秦楷跟他们说什么,对方都是摇头或是不回答。

        李毅看了看外面,走下车来,用泰语对那个巴库说道:“你已经被抓了,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犯的罪行,足够我们枪毙你一百回了!如果你想为自己辩护或是争取宽大处理,你唯一可以选择的,就是跟我们合作。”

        巴库冷笑了一声,盯着李毅道:“你就是那个车神?”

        李毅道:“我不是车神,玩车只是我的业务爱好。现在你可以选择跟我们江州警方合作,或是顽抗到底!你们的所作所为是什么性质,相信你也明白,如果你一定要跟我们顽抗到底的话,我们也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你有罪!看到没有,你的同伙,被我们抓了三个,你不开口,自然有人会开口招供。现在这座山已经被我们的人包围了,里面所有的坏人,插翅难逃!”

        巴库扭了扭脖子,不说话。

        李毅冷冷地说道:“行,我已经给过你机会,是你不懂得珍惜!你要当好汉,我会成全你的。”

        巴库冷冷地道:“你休想找到他!你永远也找不到他,更别想抓到他!”

        李毅逼问道:“他?是谁?”

        巴库不说话了。

        李毅道:“是你们的头目,或者说是雇主?”

        巴库冷笑一声。

        李毅顿了顿,缓缓说道:“是不是丘昌?”

        巴库果然吃了一惊,讶问道:“你知道他的名字?”

        李毅淡淡的道:“我不但知道他的名字,我还知道他很多事情!”

        巴库有些惊疑不定,显然不相信李毅的话。

        李毅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丘昌到了江州,上次打击了他的手下,缴了他的货物。这次他自以为是我中了他的计谋,入了他的圈套吧?”

        巴库道:“难道不是吗?”

        李毅哈哈笑道:“当然不是了,我早就识破了他的计谋,所以才将计就计,设了这个局,让你们钻进我的圈套,你看到没有,你和你的伙伴,都被我们生擒了!现在,我们的同志正在山里搜捕丘昌。你如果一定要为他卖命的话,我也没有办法。就算没有你的招供。我相信,我们迟早会抓到他的!”

        巴库半信半疑,看看那三个血肉模糊的同党,有些心惊胆颤。

        李毅的话,对他还是很有杀伤力的,他只是想求财,取别人性命可以,如果要搭上自己的性命,那就太不值了。

        李毅等了一分钟,见他还是不说话,便不再理他,走到一边跟秦楷商量围剿山里毒贩的事情。

        秦楷说道:“李书记,局里的人已经到山下了,我叫他们分散开来,从各个路口进行地毯式的搜索。另外有一队人赶到上面来保护您下山。”

        李毅看看腕表,再看看西沉的太阳,说道:“我暂时还不能下山,我一下山,敌人就会转移阵地。只要我还在这山上,他们就一定会再来攻击我们!把这几个家伙抬到车上去,我们继续前进,要让敌人分不清我们的深浅。”

        巴库忽然喊道:“喂,你过来!”

        这些人中,也只有李毅听得懂他的鸟语。

        李毅招招手,两个公安把巴库押了过来。

        “我可以告诉你丘昌的位置,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我要你放了我!”巴库说道。

        李毅笑道:“放了你可以,但你要拿有价值的情报来跟我交换。”

        巴库道:“我可以告诉你丘昌的位置啊!”

        李毅伸出食指摇了摇,说道:“这还不够,我要你告诉我丘昌在我们国内囤积毒品的仓库所在地!”

        巴库眼色一厉,说道:“这个我也无可奉告,我只是他们请来的杀手,并不是他们组织里的成员。”

        李毅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姑且信你一回吧,丘昌躲在哪里?”

        巴库道:“丘昌不在山上,他是一个老谋深算的人,他要在这里害你,怎么可能在这里等着你去抓他呢?”

        李毅沉声问道:“他在哪里?”

        巴库道:“他就在你们江州市区,住在一幢老房子里。那幢房子现在无人居住,就被他给占了,做了临时的住所,他很少外出,吃的用的,都由手下们购买送去。但是我知道,他每隔两天,就要出去找妹子泄泄火,而且他每次去的地方,都是一个固定的场所。”

        李毅问道:“他住在哪里?”

        巴库道:“你先答应我,我说出来之后,就要放了我!”

        李毅为了套出情报来,自然是满嘴里跑火车,先答应他再说,到时来一句我可以答应放了你,但华夏国的法律不能放过你,就可以再次将他绳之以法。便缓缓说道:“我可以答应你!”

        巴库正要说话的时候,忽然响起一声枪响,正中巴库的胸口。

        巴库呃了一声,嘴里说了两个字:“本色……”就身子一软,扑倒在地上,李毅跟巴库是成直线站立的,巴库正好挡住了李毅的身子,不然,这一枪估计就是送给李毅的了!

        钱多就站在李毅身边,枪响的刹那,就扑上前,抱住李毅滚到一边的车子侧面。

        李毅喊道:“秦楷,你不是叫人去放哨了吗?他.奶奶的,这是怎么回事?”

        秦楷道:“李书记,我去看看情况!”心底大怒,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今天已经是第三次开枪了!

        他这个公安局长还有什么威严啊?

        秦楷跳将起来,顺手拔出了配枪,上膛下保险,朝着子弹射来的方向冲了出去。

        钱多扶起李毅,说道:“李书记,你就躲在这车后面,千万别再出去了,我估计对方来了几个高手,放哨的公安兄弟只怕凶多吉少了!”

        李毅神情一凛,脸上泛起一片肃杀之气,掏出手机来,拨通了省武警总队江州支队长的电话,请他们派兵前来谷山协助抓贼。

        江州市武警支队长跟李毅打过几次交道,江州的好几次行动,都有武警参与,彼此之间也很熟络了,听李毅说完之后,马上就派人前来支援。

        半个小时后,谷山在一片夕阳的余晖里,迎来了一次武警和公安的联合大搜捕。

        四野俱寂,从山上望下去,但见暮霭沉沉,远处的江州城,依次亮起了灯光,远远看过去,就跟星罗棋布的星河一般。

        李毅摸出烟来,点着了一根,一屁股坐倒在地上,狠狠吸了两口,说道:“钱多,你又救了我一命啊!”

        钱多笑道:“亲兄弟啊,说得这么生分做什么?不过,我说真的啊,你也太能撞上这等冒险的事情了,人家当官,你也当官,怎么这些凶险之事都让你给碰上了呢?”

        李毅道:“估计我得罪哪路瘟神了吧?看我不顺眼,在整治我呢!”

        钱多哈哈一笑。他手里拿着从歹徒那里缴来的一支狙击枪,摆了几个POSS,说道:“很久没摸过这种枪了,就跟摸一个久别的情人似的。”

        李毅瞪眼道:“你有情人吗?”

        钱多一愣,说道:“我不打个比喻嘛!”

        李毅道:“你跟那个谁,就是给你洗衣服送衣服的那女的,后来发展如何了?”

        钱多道:“没有再联系过了。我现在孩子都有了,可不能做对不起桑榆的事情。”

        李毅笑道:“绝世好男人啊!令人羡慕呢!”

        钱多道:“李书记,刚才那摩托车手死之前,跟你说过什么话吧?”

        李毅道:“他说的是毒贩头目丘昌的线索。本色?他只说了这两个字,但是我不知道这是哪条街的名字啊!”

        钱多道:“本色?这不像是街道名,也不可能是路名,倒像是哪个休闲店的名字。”

        李毅道:“你倒是挺在行的啊!本色,本色,对对对,应该就是丘昌经常去的某家休闲小店。”

        李毅想到这里,忽然一拍脑袋,对钱多说道:“赶紧去把秦楷同志叫回来!”

        钱多从来不问为什么,听到命令,马上就窜了出去。

        李毅再次打电话给市武警支队长,叫他把人都给撤回去,说另有安排。

        秦楷带人在附近搜索了一阵,可惜一无所获,对方的隐蔽性十分之好,在没有惊动放哨的公安同志的前提下,摸近过来,放了一枪,然后又安然无恙的离去!

        所幸的是,所有的公安同志并无伤亡。

        秦楷问李毅道:“李书记,怎么把我们叫回来了?”

        李毅道:“我们回去!”

        秦楷不甘心地说道:“怎么了?不抓这山里的歹徒了?”

        李毅道:“就像你所说的,这山这么大,到处是出路,要搜寻几个歹人,何其难啊?我们回去吧,我已经想到另外一条妙计了!叫兄弟们小心搜寻一番即可,天黑之前搜不到人,全部撤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