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98章 凶险逼近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98章 凶险逼近

    作品:《官路弯弯

        郭小玲听到这话,浑身一震,心想李毅惹下什么祸事了?值得张正贵说得这么严重!很想转身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又怕这些人怀疑到自己跟李毅的关系,因此不好前去探听。www.00ksw.org

        李毅躺在床上沉思之际,看到张正贵等人推门进来,讶道:“张市长,你们怎么来了?”

        张正贵沉声道:“李毅同志,有件事情,我要找你核实一下,昨天晚上,你是不是跟江北省的毛副省长喝过酒?”

        李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点头说道:“是啊。”

        张正贵道:“你跟毛副省长拼过酒?”

        李毅道:“拼过啊。怎么了?”

        张正贵道:“哎,李毅同志啊,大事不好呐,毛副省长喝酒过度,胃出血,现在正在医院里抢救呐!”

        李毅怔忡道:“胃出血?他喝得比我还少呢!居然就胃出血了?看来他的酒量也不咋的啊,还号称是江北省的海量呢!有些言过其实吧!”

        张正贵道:“李毅同志,现在毛副省长还在抢救当中呢!跟你在同一所医院,就身抢救室里。”

        李毅道:“哦,那我得看看他去。”

        张正贵沉着脸,说道:“李毅同志,你怎么就这么不省心呢,惹出这么大的祸事来!”

        李毅莫名其妙,有些听不懂张正贵的话,反问道:“张市长,你此话何意?”

        张正贵道:“毛副省长现在昏迷不醒呢,你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呢?毛副省长那么大的年纪了,你怎么能去找他拼酒呢?”

        李毅俊眉一扬,冷笑道:“张市长说的这叫什么话?我怎么有些听不太明白呢!”

        张正贵道:“李毅同志,你别装不明白,是你把毛副省长给害了!”

        李毅不怒反笑,打了两个哈哈,沉声说道:“张市长,你怎么不说毛副省长把我给害了呢?我也在这里躺了十几个小时,刚刚才醒过来!”

        张正贵道:“你不是醒过来了嘛!人家毛副省长现在还昏迷不醒呢!”

        李毅淡淡地道:“他醒不醒,你应该去问医生,问我有什么用呢?你以为我本事那么大,可以勒令江北省的副省长陪自己喝酒,而且还喝得胃出血吗?”

        透过人墙,李毅看到郭小玲忧心忡忡的站在外面,向里面张望,但又不好进来。

        张正贵道:“李毅同志,你现在还没意识到自己所犯的错误吗?”

        李毅眼色一厉,说道:“天大的笑话,毛副省长多大年纪了?他是什么官,我是什么官,你觉得我能命令他来陪我拼酒吗?张市长,请用你的智商好好想一想,我李毅有那么厉害吗?我现在要是叫你喝得胃出血,你会不会去干?再说了,我被人硬逼着拼了一晚上的酒,躺在床上十几个小时,现在头昏脑胀的,我又去怪谁?”

        张正贵道:“李毅同志,你真是死不悔改啊!毛副省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看你怎么向江北省交待!”

        李毅道:“这话就更可笑了!张市长,你这是代表谁在向我说话呢?如果是毛副省长的家属,或是检察院的同志,请你转告他们,叫他们按照法定程序来!我倒要看看,哪条法律规定了,自己不自量力,喝酒喝出胃病来,能怪到别人身上去的!”

        张正贵一时语塞,半晌说不出话来。

        李毅拍拍身上的衣服,说道:“借过,我要出院了!”

        张正贵道:“李毅同志,你就这么走了不成?”

        李毅淡淡地道:“张市长,等毛可立同志产醒过来,请你转告他,愿赌就要服输,装病赖床,是抵赖不了既成事实的!”

        张正贵脸色一变,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毅嘿嘿一笑:“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事情,很多人都在干呢!我希望张市长是个聪明人,不要做出这种事情来。”

        说完,李毅不理张正贵猪肝一般的脸色,分开众人,径直离开了病房。

        出了病房,李毅向郭小玲使了个眼色,便径直往前走,郭小玲跟在身后,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医院大门。钱多早就跑到前头去,把车子开了过来。

        李毅和郭小玲上车。郭小玲问道:“李毅,怎么回事啊?”

        李毅道:“毛可立想反悔了!耍苦肉计呢!我李毅岂是那种这么容易上当的人?他们演技再好,也瞒不过我的火眼金睛。小玲,你回去好好赶篇报道,把昨天晚上的事情披露披露,注意分寸,把重点放在江南省和江北省的友好合作上面,拼酒赌举办权的事情,只要一笔带过就行,有心人只会透过现象看到本质的。”

        郭小玲道:“你放心吧,我理会得。你身体不要紧吧?要不要在家里休息两天啊?”

        李毅笑道:“你要是每天能抽出几个小时来陪陪我,我就比吃了仙丹妙药还管用,身体肯定特别好。”

        郭小玲道:“你讨厌,就知道欺负我!”

        李毅道:“难道你想我去欺负别人吗?”

        郭小玲粉脸晕红,不答话了。

        第二天,江南早报就刊登了江北省考察团在江南省考察的消息,重点描述了两省交流合作的重要意义,尤其突出描述了江南省诸多值得外省学习取经的好项目。文章的最后,用笑谈的笔风,写出了毛、李两人拼酒的过程,并附刊了那张两个人签订下的字据!

        这篇文章在江南省里引起很大反响。

        江南早报跟一般的党报不同,看党报都是公务员和领导干部,而早报却是面向广大市民的,采用的排版和行文风格,也是走贴近市民的路线。

        老百姓的街谈巷议,对这种花边新闻是最感兴趣的,一天之间,毛可立和李毅拼酒的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般,飞遍了大江南北。

        毛可立把举办酒博会的权力给输掉了!这事情给江北省的官场造成不小的震撼。

        江北省方面很快就发明公开声明,说赌酒一事,只是毛可立的个人行为,跟江北省委省政府没有丝毫关系,毛可立立下的字据,并不能代表江北省委省政府的决策。

        这个声明等于是间接的承让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江北省的确有举办酒博会的野心!

        事情从水底浮上水面,江北省方面反而放弃了羞羞答答的行为,扯下遮羞布,开始光明正大的宣布,江北省将举办酒博会,而且公开跟江南省叫板!

        温玉溪看到这些消息后,心想李毅这是在逼虎出山啊!只有把老虎从深山老林里逼出来,才更有赢他们的机会!

        江南省的忠实人士,在报纸上各自发表文章,声讨江北省的无耻行径。

        一场关于酒博会的名义之争,在民间拉开序幕。

        这件事情惊动了国家酿酒工业协会,相关领导出面协调,未果。

        江北省根本就不听国家酿酒工业协会领导的劝解,说凭什么江南省开得,江北省就开不得?一意孤行的要在江北省举办酒博会。

        李毅才不管官面上和民间沸沸扬扬的热闹场面,他一直在按照自己的安排和计划,一步步的布置酒博会的相关事宜。

        那个毛可立同志,还真的没什么卵事,没过几天,就低调的出现在江北省官场。

        张正贵也再没找李毅谈话了。

        李毅心里跟明镜似的,但有些话只是不想当面捅破罢了!一旦捅破那层窗户纸,那李毅跟张正贵之间,必定会有一场火并!

        这天,李毅正在办公,秦楷同志前来汇报工作。

        李毅问道:“人都抓到了?”

        秦楷摇头一叹:“李书记,我没用,全城地毯式的搜索了几天,也没能找到那些人的踪迹。那天晚上,有交警看到过那些改装的摩托车,但追上去之后,很快就被他们甩掉了,之后再也没有发现他们的行踪。”

        李毅道:“明天就是他们约定的日期,看来我得亲自去参加赛车啊!”

        秦楷道:“李书记,我这几天去谷山看过了,那山上有一条盘山公路,另外还有很多的小路和出口,匪徒们选择这个地方做为比赛场地,明显是有预谋的!我们就算想在这个地方设置障碍或是设伏,都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我设计出了好几个方案,但都不理想,要么就会被对方发现,要么就不能全方位的布控。”

        李毅沉吟道:“他们果然是有备而来啊。谷山?我还没有去过呢!要不咱们现在就去熟悉一下地形吧!为明天的比赛做准备。”

        秦楷道:“李书记,这是十分危险的行为啊,你真的打算去参加?”

        李毅道:“我先去看看地形再说,如果真如你所说,是一个对我方不利的地形,那我就要从长计议了。你放心,我比你更宝贝自己的性命!”

        秦楷道:“行,那我们就去看看。”

        李毅当即吩咐丁雪松和钱多,备车前往谷山。

        秦楷带了两辆警车随行保护。

        谷山是西郊的一座山岭,山上有几处名胜古迹,是江南省旅游的一个胜地,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蜿蜒而上。

        李毅去的时候,正是傍晚时分,游人稀少,抬头看山,只见上面山林葱茏,一派祥和景象。

        殊不知,凶险正隐藏在这祥和的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