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96章 斗酒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96章 斗酒

    作品:《官路弯弯

        毛可立被李毅三言两语的给逼上了梁山,不答应都不行了,他也是官场老人了,没想到在这里被一个后生小子逼得无路可退,而且,他迟疑犹豫的越久,威望损失得越厉害!

        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自己今天若是不同意这场赌注,不用等到明天,这事情就能传遍大江南北,世人都会说李毅英雄了得,会传毛可立胆小怕事。www.00ksw.org

        李毅只是一个小小的副厅级干部呢,都敢赌这么大的,毛可立堂堂常务副省长,江北省的“一号首长”,居然吓得不敢应战,那这个丑就出大发了!

        李毅一个副厅级干部都敢做江南省的主,拿这件事情来做赌注,而毛可立居然不敢跟他赌,传出去,人们也只会说毛可立却不能做江北省的主!

        毛可立眉毛一横,说道:“李毅同志,君子无戏言啊!你说出来的话,可要做数才行!”

        李毅招了招手,叫过在旁边伺候的服务员,说道:“麻烦你帮我们去拿纸笔过来。”

        服务员道声稍等,不一会就拿了几张信纸和一支圆珠笔过来。

        李毅拿起笔,刷刷刷在纸上写了几行字,在后边签上自己的大名,然后递给毛可立看,说道:“口说无凭,立字为据。毛省长,这是我立下的字据,如果今天我赌酒输了,江州市将不再举办酒博会,立此为证!如有反悔,我愿跪谢江北父老。”

        群情耸然。

        在此之前,众人都以为李毅只是在开玩笑呢,顶多也就是闹着玩玩,助助酒兴,此刻看到他居然当真立下了军令状,立时让所有人侧目。

        游图恩叫苦不迭,心想自己这个干系是担定了啊!

        现在只能寄望毛可立知难而退,不敢应战。或许李毅搞这么多名堂,目的就是为了逼毛可立自动放弃,不敢应战吧?

        再看毛可立时,脸上表情复杂之极,有惊讶、有迟疑,还有几许愤怒,几许豪迈!

        李毅的举动,大大出乎毛可立的意外,这个年轻人是因为少不更事,初生牛犊不怕虎呢,还是真有什么本事,酒量大如海呢?凭什么他就这么的笃定,这么的敢赌,这么的淡然?

        他就不知道,如果他输了,江州将不能举办酒博会,他将成为江州人民唾骂的对象吗?

        毛可立双手互相摩挲,权衡这场赌酒对自己的利弊。

        李毅嘿嘿一笑:“毛省长,我还是那句老话,量力而行,量力而行,不必勉强。”

        毛可立冷哼一声,抓过桌面上的纸和笔,刷刷刷的在后面添上几行字,意思跟李毅立下的字据差不多,然后在后面落下自己的大名。

        他写完之后,双手一推,大气地说道:“李毅同志都敢赌,我毛可立岂有不奉陪之理!哼!”

        江北省考察团里,有几个人看到毛可立真的签下字据,都是紧紧蹙眉,但此时此景,都不敢向毛可立建言。古代多的是谏臣,但谏臣没有几个有好下场的,为官之道,首重圆滑,再重拍马逢迎,岂可直陈领导之非?

        这些人明知毛可立这次有欠考虑,但都不敢说出来,只说毛省长魄力十足,又说毛省长酒量如海,一定能赢。

        毛可立大手一挥,说道:“别尽整虚的,现在可以开喝了吧?”

        李毅道:“开喝!”

        两个人端起酒杯,两只精瓷酒杯在半空中相碰,发出一声叮的脆响。

        四只眼睛在空中相撞,似乎能擦出火花来!

        毛可立和李毅同时仰头,将杯中酒倒进喉咙里。

        高度白酒的刺激,让食道产生了急剧的收缩,两人喉咙一紧,粗大的喉结沿着脖子上下滚动。

        这是一个大包厢,坐了有三桌人,此刻都围到了主桌周边来,看着这场旷世难得一见的大比酒。

        “好!”游图恩带头喊了一声,其它同志便接了一声,那声好字,声音洪亮,能把房子都给抬起来!

        “好酒!满上!”毛可立抹了一抹嘴角,豪迈的大笑道:“江州美酒,名不虚传啊!哈哈哈!功名万里外,心事一杯中!”

        李毅放下酒杯,说道:“毛省长果然是性情中人啊!腹中书万卷,身外酒千杯。再来干一杯!”

        服务员给两个人满上。

        两个端起杯子,碰了一下杯,然后又是仰起脖子,一口饮进!就跟口渴之人在喝甘甜的井水一般!

        “哈哈,好酒啊!花落一杯酒,月明千里心。”毛可立似乎有意卖弄他的文采,喝完一杯酒后,就要说一句跟酒有关的诗词。

        李毅自然不甘落后,说道:“悲欢聚散一杯酒,南北东西万里程。满上!”

        “好啊!”众人鼓起掌来。

        服务员看看毛可立,再看看李毅。

        毛可立瞪眼道:“看什么看,满上!”

        服务员道:“贵客,酒没有了。要不要再开一瓶?”

        毛可立挥手道:“开一瓶?开一瓶怎么够?快快拿酒来,先上五瓶!”

        服务员应了一声:“我这就去拿。”

        这时,李毅喊道:“小姐,给我也来五瓶!”

        “啊!”服务员差点吓趴下了,每个人五瓶?这是酒,可不是水啊!就算是水,人的肚子能装得下那么多吗?

        “愣着做什么,快上酒!”李毅端起杯子在桌面上顿了顿,说道:“别扫了我们的酒兴!”

        服务员连连点头,转身去了,走得急了,高跟鞋踩在红地毯上,差点摔倒。

        毛可立说来五瓶,是两个人一起喝的,李毅说再来五瓶,意思是说每个人五瓶酒!

        毛可立嘿嘿一笑,盯着李毅看,缓缓说道:“李毅同志,看来你是真人不露相啊!”

        李毅道:“我酒量一般,但我今天是舍命陪君子啊!毛省长是我们江南省的贵客,又跟我下了这么大的赌注,哈哈,我李毅今天就算拼却一身醉,也要陪毛省长喝尽兴了!”

        游图恩摸了一把脸,说道:“这般喝法,待会岂不是要抬着出去了?”

        李毅道:“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毛省长,我们两个若是都醉倒在此地,那就要看哪个人最后倒下,先倒下的那个就算输!”

        毛可立道:“行!今天我们两个人,一定要有一个横着出去!”

        哈哈哈!大家都笑了起来。

        斗酒的场面还是很煸动人心的,也很能调节起气氛,众人都议论纷纷,有叫好的,有说要不要叫救护车来的。

        不一会,几个服务员捧着十瓶酒走了进来,一溜儿排放在圆桌周围,像多米诺骨牌一般整整齐齐,蔚为壮观。

        刚才大家听到每人五瓶酒时,都不觉得有什么,因为五瓶也好,十瓶也罢,都是一个虚幻的数字,此刻十瓶酒整齐的排放在自己面前,这才叫人动容!这些酒要是倒出来,还不得有一大桶啊?

        这两个人能喝下这么多?

        游图恩道:“毛省长,李毅同志,这小酒怡情,大醉伤身,依我之见,还是见好就收就行了,不必硬拼,那是两败俱伤的事情啊!对大家的身体都不好。”

        李毅道:“我是无所谓啊,就看毛省长能不能坚持了。”

        毛可立道:“笑话!不就五瓶酒吗?有什么好怕的?老子天不怕地不怕,还怕它五瓶酒?”

        游图恩闭了嘴,不好再说什么了。

        李毅笑道:“毛省长,我可比你年轻,你若是觉得我占了年纪上的便宜,大可另外选个人出来顶替你,我无所谓的。”

        毛可立冷哼一声,直接忽略李毅的话,指着自己的酒杯,说道:“满上!”

        服务员已经打开酒的包装和瓶盖,闻言便给两个人都满上。

        毛可立端起杯子,往杯嘴一凑,那酒就进了他的嘴里,喉结一上一下,那酒就进了他的胃里。然后大声吟道:“百年愁里过,万感醉中来。”

        李毅心想,这相毛可立,看上去精枝大叶,很像个粗人,但腹中还有些诗墨啊!

        有酒有诗,还有诸多同僚相和,两个人的酒兴越发高涨。

        李毅一饮而尽,说道:“愿君把酒休惆怅,四海由来皆兄弟。”

        刚开始时,是一个服务员给两个人倒酒,两个人喝酒之前,还要彼此碰一杯,后来这酒越喝越快,便又加了一个服务员前来倒酒,一人服伺一个,毛可立和李毅端起杯子就喝,也不碰杯了。

        “光阴如电逝难追,百岁开怀能几回?”

        “一醉解千愁,酒醒愁还在。”

        “酒力不能久,愁恨无可医。”

        “……”

        开始的时候,众人还能听清他俩念出来的诗句,越到后来,毛可立和李毅的舌头都已经大了,醉意浓浓,说出来的诗句是什么都听不太清楚了,只知道他们两个舌头打着卷儿,嘴里念念有词,再到后来,至于他们有没有念诗,念的是不是诗,也无从考证了。

        酒上的酒开了一瓶又一瓶,地上的空酒瓶多了一个又一个。

        游图恩悄悄向江北省的一个官员丢了个眼色,两个人到一边商量。

        游图恩道:“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啊!非得醉死不可!会出人命的啊!”

        那个同志道:“现在他们都正在兴头上,谁敢去劝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