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89章 再助一臂之力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89章 再助一臂之力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道:“骆部长,这是您孙子吧?就您两个住?”

        骆辉道:“我老伴在京城工作,隔三差五才相聚一回,反正都是老夫老妻了,也没有什么恩爱缠绵了。www.00ksw.org我大儿子在国家部委里工作,小女儿去国外了。这小孙子是我实在无聊,从儿子身边抢过来慰藉晚年的!本来还有一个保姆,我嫌她笨手笨脚的,还不如我自己动手呢,就打发她走了。”

        李毅笑道:“您正当年,不显老。五十多岁的省委宣传部长,正是官场的黄金年龄啊!”

        “坐吧,吃饭了。李毅同志你是一个人住吧?怎么不把女朋友带到身边来?给你做做饭说说话也好啊。”骆辉笑道。

        李毅道:“我未婚妻在国家计委工作,工作也很忙,暂时只能相隔两地了。”

        骆辉道:“当官就是这一点不好啊,流动性太大,夫妻难得团聚!计委?你女朋友也在计委啊?呵呵,巧了,我大儿子也在计委,我儿媳妇也是计委的!说不定他们都认识呢!”

        李毅道:“那真是巧呢!改天告诉他们,让他们也交个朋友吧!”

        骆辉给李毅添了饭,说道:“李毅,你今后要是一个人在家懒得做饭,就上我这里来吃吧,我反正都是自己做饭自个吃。”

        李毅笑着答应了,三个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骆辉问道:“你女朋友是京城人?”

        李毅道:“是啊,她还是温书记的外甥女呢!”

        骆辉夹菜的手停顿了一下,抬头问道:“哪个温书记?”

        李毅道:“就是咱们省委书记温玉溪啊!温书记的夫人,跟我未婚妻的妈妈,是亲姐妹。”

        骆辉哦了一声,说道:“这么说起来,李毅同志,你也不简单啰?”

        李毅道:“我?嘿嘿,就一平民百姓呗!”

        骆辉道:“平民百姓能娶到林国荣的女儿?”

        这下轮到李毅吃惊了,说道:“骆部长,你怎么知道的?”

        骆辉道:“温玉溪跟林国荣是连襟,这一点很少有人知情,巧的是,我是知情的一位。你一提温玉溪的连襟,不就是林国荣吗?林国荣同志只生育一女,你的示婚妻,不就是她的女儿?”

        李毅道:“骆部长认识林伯父?”

        骆辉道:“谈不上认识,听说过而已。”

        李毅仔细看了看她的表情,确定她跟林国荣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李毅道:“骆部长,我还没谢谢你呢,上次电视台节目播出一事,多亏你帮忙。”

        骆辉道:“举手之劳,说谢谢就太见外了。”

        李毅笑道:“骆部长,真看不出来,您的厨艺这么好,都快赶上香满楼的厨师了。”

        李毅刚才在家里只吃了一碗面,此刻又连吃了三大碗米饭,把桌上的菜也风卷残云似的吃了个空,看得骆辉呵呵直乐。

        吃过饭,坐在沙发上聊天,李毅只字不提温玉溪要撤省电视台胡流沙职的事情,只跟骆辉谈些家长里短,看上去就像骆辉的晚辈似的。

        谈了有半个小时,李毅就告辞离开。

        李毅看看时间还早,便往省纪委书记袁野家里走去。

        省委常委楼里,行人稀少,就算在这里面行走,当面碰上某个省委常委的机率也是很小的。尤其是这个时间点,常委们都会很忙,除了极个别的常委外,一般的都在忙着各种酒宴和应酬或是谈论工作。

        但是李毅相信,袁野一定是在家里的。袁野是个严肃谨慎的人,李毅在江州各大饭馆酒楼出入这么多次,从来没有看到过袁野同志。

        袁野同志跟江北省那个吴海东同志是一路性格的人,不管外面多么的灯红酒红,也不管其它人如何的花天酒地,他们都会恪守自己的做人准则,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李毅手机里没留袁野同志的电话,但还是知道他住哪一幢的,直接找到门前,看到屋里楼上楼下果然亮着几盏灯,看来袁家起码有好几个人在家。

        李毅摁响了门铃。

        门铃响了三声,李毅就不再摁,等着里面开门。能进入到省委常委大院的人,肯定不会无聊到去摁别人家的门铃玩,只要门铃响过了,就证明有客人来访。

        等了三四十秒钟,门开了,一个系着围裙的女子看了看李毅,问道:“请问你找谁?”

        李毅道:“你好,我是江州市委副书记李毅,前来拜会袁书记。”

        女子打量一眼李毅,说道:“不好意思,我爸不在家,你要谈工作的话,明天上办公室找他吧!”说着就把门给关上了。

        李毅一愣,旋即明白过来,这肯定是袁野书记用来拒绝那些走后门攀关系官员的绝招!笑了笑,心想袁野同志还真如自己所料,是一个清正廉明的好官啊!

        李毅再次摁响门铃,仍然是摁一次,听到里面传来三声响铃声,便不再摁了。

        过了一会,还是那个女子开的门,她见到李毅还有走,便道:“喂,这位同志,我说得很明白了,我爸爸不在家,你明天去办公室找他吧!我们家不方便接待客人,请恕我不能请你进来。”

        李毅笑道:“我知道袁书记肯定在家里,你不怕拒我于门外,我既不是来送礼的,也不是来办事的,我只是来找袁书记聊聊天的。不信的话,你上楼去跟你父亲通报一声,你看他见不见我?”

        李毅刚才看到楼上有灯光,心想这个时候能呆在楼上的,多半也只有袁野同志了,年轻人或是妇人,应该都在忙着做饭菜或是看电视。

        女子果然微微一讶,迟疑了一会,说道:“那你稍等!”

        李毅点点头,说道:“你不必关门,我也不是坏人,更不是无礼之人,在你请我进门之前,我就站在门外面。绝不越雷池一步!”

        女子听李毅说得好笑,嫣然一笑,说道:“那你还是进来等吧,我爸要是不见你,我还是会赶你出去的。”

        李毅道:“不了,我就站在门外等吧!”

        女子便往里面走,走了几步,回头看看,便又掉头上楼去了。

        不一会,女子便下楼来了,这回态度明显有了变化,不再防狼似的防着李毅,脸上也有了笑容,见李毅果真一直站在门外没进来,笑容更浓了,说道:“李书记,请进来吧!不好意思啊,平素来求我爸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这招拒人门外,也是我爸教我的。”

        李毅笑道:“我理解。”迈步走了进去。

        客厅里摆设很朴素,电视机开着,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坐在沙发上开电视。

        女子道:“李书记,你稍坐,我爸还在忙,叫你稍等。”

        李毅道:“无妨,我你去忙吧!你们还没有吃晚饭呢?”

        女子道:“是啊。”

        李毅问道:“这位是令堂吧?伯母,您好!我是李毅。”

        那妇人微笑着向李毅点点头,指了指沙发,示意李毅坐下,神情十分端庄优雅,看得出来,年轻时候也是个美人。

        女子道:“我妈是聋哑病人,得的怪病,忽然就聋哑了。李书记,你坐吧,我里面还在炒菜呢!”

        李毅点头道:“你去忙吧。”便在沙发上坐下来。

        李毅见那妇人一直看着自己,便跟她比划了几个手势,这是李毅前世学会的手语,专门用来跟聋哑人士交流。

        袁夫人见李毅居然会手语,喜出望外,呃呃了几声,跟李毅用手语聊起天来。

        等了约摸五六分钟,袁野出现在楼梯口,他往下面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李毅在跟夫人比划手语,夫人貌似十分开心,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开心的笑容。

        袁野愣了愣,这才轻咳一声,走了下来。

        李毅起身迎上去,说道:“袁书记,您好,冒昧前来,打扰您了。”

        袁野道:“坐吧!李毅同志,你怎么会懂手语?这东西很难学,我学了许久都没有学会。”

        李毅笑道:“我之前参加过一个残疾人关爱行动,那时学会的。您家里怎么没请保姆呢?”

        袁野道:“家里就这么点事情,夫人和小莉都能忙完,没有必要请,省里还给安排了勤务兵,我也给退了,家里这点事情,自己忙得过来!李毅同志,你怎么想起到我这里来坐坐?”

        李毅道:“我刚才到温书记那里去,但温书记家关了门,就想着到您家里来讨杯茶喝。”

        袁野目光一闪,问道:“你去温书记家里?应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吧!”

        李毅笑道:“没什么要紧事,就是随便串串门。温书记是我在南方省时的老领导,又是我未婚妻的姨父。”

        袁野哦了一声,打量了李毅两眼,说道:“你跟温书记还有这层关系啊!”

        李毅道:“也就是您,我才敢说真话。”

        袁野呵呵一笑:“你就这么信任我?”

        李毅道:“我之前在京城纪委任过职,听很多前辈们谈起过您,说您是我们后辈们学习的楷模。”

        袁野的话兴被李毅挑起来了,两个人就聊到纪检工作相关的话题上去了。

        李毅自始至终,也没有再提温玉溪的事情。

        李毅相信,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