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73章 官场的潜规则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73章 官场的潜规则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拿着自己记下来的笔记本,递给张正贵看,说道:“张市长,综合来看,这个改革大体上还是比较成功的,但在某些方面还需要改进啊。www.00ksw.org不然,我们改革的目标就不能达到,改还不如不改呐!”

        张正贵道:“收介绍费的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这中间肯定是有做了手脚,这个事情的确要彻底的查一下。我看这样吧,成立一个监察小组,具体负责这个事情。至于国企改革的问题,我们再深入研究一下,再下结论。”

        李毅道:“收费这个事情,我也有责任啊,是我疏忽大意了,因此,我想亲手把这个事情抓起来!一定要查出是哪些人在搞鬼!”

        张正贵手指在桌面上点了点,说道:“李毅同志,这个事情,我们待会再详细聊聊。”

        李毅心想,张正贵这是想跟我私下里谈什么交易吗?心念一动,说道:“行,那我们先休息十分钟。”

        张正贵宣布休息十分钟,然后叫柳真拿些瓜子花生来招待职工们。然后,和李毅一起来到外面。

        张正贵主动掏烟,散了一支给李毅,说道:“李毅同志啊,我们两个共事也快一年了,我这个人怎么样,相信你也看在眼里。”

        李毅嘿嘿一笑,说道:“张市长有什么话,请直说吧。”

        张正贵狠吸了两口香烟,说道:“李毅同志,明人面前不说暗话,这个收费的事情,我之前真的并不知情。不过,我也不瞒你,这次改革的国有企业,像柳真等好几个厂的厂领导,都跟我有过交情,逢年过节什么的,都会来我家里送点小礼物,这个我也不好拒绝,因此跟他们之间也算有点交情吧!”

        李毅点点头,听他继续说下去。

        张正贵苦笑了笑,说道:“前不久市里搞改革工作,他们又不约而同的来我家里送了一次礼。当时我想他们可能是怕改革到他们头上去,送礼保官位。这次改革本来就没想改到他们头上去,我也就没有多想,收下了他们的礼物。后来我听到你说了收介绍费的事情,我才知道这些家伙背着我搞了这么大的名堂!”

        李毅权衡他说的话里,能有几分真实性,沉吟着没有搭腔。

        张正贵又道:“就在来棉纺四厂的路上,我通知了柳真同志,说市里要来检查收介绍费的事情,她才跟我说了实话,说现在改革中的那些厂子都实行这一套。我就叫她安排一下,应付完检查再说。”

        李毅没想到张正贵把这么隐秘的事情都告诉了自己,心里犯起难来。

        这种事情,依李毅嫉恶如仇的性格,虽然明知这事情跟张正贵有关联,但李毅肯定还是会大发脾气,将那些收费的人严办,开除公职甚至追究刑责。

        但现在张正贵主动说情,又把他自己也绕了进来,坦承相告,反倒让李毅为难了。

        张正贵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如果自己会一味的逞强好胜,要严办那些建纪的人的话,势必跟张正贵闹僵,甚至是水火不容的地步。

        现在李毅跟张正贵的交情其实并不太好,常委会上经常斗嘴,私下里也少往来,但这一切仅陷于一事一议,也就是对事不对人,两个人之间除了政见的分歧外,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在很多大事情上,两个人的看法还是相同的,偶尔也会联合起来,对付游图恩这个大佬。

        张正贵好歹是地头蛇,又是一市之长,今天自己若是完全不卖他一点面子,那就不只是政事上的争议这么简单了,那就上升到个人之间的恩怨纠纷,而这种私人恩怨,若是带入到工作中去,那是十分不利的。

        现在江州市的局里,游图恩、张正贵、李毅可谓三足鼎立,哪两方联盟,肯定就可以掌握住话语权。

        游图恩因为初来,羽翼尚未丰满,权衡之下,选择与李毅同盟,共同对付张正贵。这也是他不得已的情况下的最佳选择。

        然而,他会一直甘心于这种状况吗?每个政治家都是野心家,也是阴谋家,伟人曾经都说过了,不会搞阴谋的人,就不配搞政治!

        游图恩是市委书记,是江州真正意义上的一把手,而且还是省委常委,手中权力很大,迟早有一天,他会在江州建立起自己的势力圈子,那个时候,他还会死死的跟李毅同盟吗?

        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张正贵这步棋,自己不但要下,而且还要下好才行,三国鼎立局面的维持,靠的就是三个国家彼此之间的合作和猜忌,如果自己跟张正贵完全闹翻,让张正贵死下心来和游图恩联手,然后对付自己,那自己在江州常委会上的胜算就要大打折扣了。

        副手抗衡一把手和二把手,还能经常获胜,这样的事情,除非逆天级的人物,否则很难发生。就算有这种逆天级的人物出现,估计上面为了维护党委和政府的威严,也会实施打压政策了。

        李毅的脑子像风轮一般飞转,顷刻之间思考了很多事情。

        人在官场待久了,就会形成一种习惯性的思维,一碰到事情,绝对不会再像以前那般冲动和不顾后果。首先想到的就是官场中的利益。

        这也就是官官相护的由来和原因吧!官场中人,利益总是彼此牵扯着的,总有这样那样的顾忌,让你放不开手脚。

        张正贵见李毅沉思,便道:“李毅同志,这个事情,其实说大就大,说小也小,就看我们领导怎么处理了。今天这个面子,你若是给了我,我一定会记在心里,李毅同志,说到底,我还是那句老话,在江州市里,我们两个的利益才是一致的。我的目标是再上一层楼,而只有我上去了,你才有机会上来。呵呵,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这是在提出交换条件了,虽然没有说得很明白,但李毅还是听明白了,张正贵的意思就是说,只要李毅今天高抬贵手,放过这个事情的话,今后张正贵肯定会回报的。这种回报当然是指政治利益上的回报。

        李毅沉思良久,说道:“张市长,放一马很容易啊,可是,这些职工呢?谁能给他们一个说法?他们就合当被人愚弄吗?”

        张正贵见李毅口气松动了,便道:“当然了,也不是毫无原则的原谅,该处理的还是要处理一下嘛!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事情,我们市里尽量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不要太过声张,免得引起不明真相的群众围观和猜测,影响到我们市的声誉和政府的公信力,更会影响到江州国企改革的进程啊!”

        李毅道:“那依张市长的意思呢?这个事情要怎么处理?”

        张正贵道:“还是你先提出来处理意见吧,我们一起商量商量。”

        李毅想了想,说道:“第一,厂里已经收取的职工介绍费,必须全额退还还给职工,这一点是基本前提,没得商量。”

        张正贵道:“这是自然,应该退还。”

        李毅道:“第二,主要责任人必须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不然,我们还谈什么法治江州?犯下这么重大的错误,都可以不追究的话,岂不是要天下大乱了?”

        张正贵道:“你说也对,但这个责任,我看是不是可以就在内部处分,不要宣之于众了,这对我们政府脸面也不好看呢!”

        李毅道:“这些人已经构成了贪污罪,严格处分的话,判他们的刑也不为过啊!所以,我觉得这个处罚力度也不能太低。”

        张正贵道:“行,那就一切都依你。只要把这个事情控制住,不要让它造成太坏的影响就行了。”

        李毅暗想,所谓太坏的影响,自然是指影响到他张正贵本人啰!看来张正贵收受的礼物不是一笔小数目,他现在说这么多话,目的只是为了自保,并不是为了保住那些犯事的人。

        弄明白张正贵的用心后,李毅心里有谱了,心想今天就暂且卖你一个面子,日后跟你翻脸之时,我再翻出这笔陈年旧账来,哼哼,不管怎么说,你张正贵已经有把柄落在我李毅手上了!便说道:“那我们就进去吧!总得给职工们一个交待才行!”

        座谈会继续举行,李毅沉声说道:“各位同志,市里给大家安排了一次寻找工作的机会,我们会安排江州的企业主们,举办一场招聘会,主要就是针对市里的下岗职工,让企业管理层跟你们面对面的交流,这样更有利于你们找到合适的工作岗位。”

        有人就问了:“要不要收费啊?”

        李毅笑道:“当然是免费的!之前有些工人为了寻找工作,已经上交了五百块钱的,厂里也会全额退还!”

        有人问:“那笔钱是不是厂里违规收取的?”

        李毅道:“是违规的,我们今天下来就是调查这个事情来的,请大家放心,大家的钱一定会还给大家,对那些违规的人,我们也会采取相应的措施,进行严肃处理!”

        柳真听到这话,吓出一手心的汗来,看向张正贵,却张正贵正襟危坐,目不斜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