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72章 真话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72章 真话

    作品:《官路弯弯

        他身穿制服,颇具震慑力,把全场的职工都给震住了。www.00ksw.org

        职工们都摇了摇头。

        李毅冷笑一声,说道:“这么说来,你们都不是下岗职工,都是在岗职工?是被人拉来充数的吧?”

        职工们又都点了点头。他们怕得罪厂里的领导,也都不敢乱说话,只是一起点头或是摇头。

        旁边的柳真已经有些撑不住了,但张正贵丢了个严厉的眼色给她,她又恢复了镇定的表情。

        李毅缓缓转头,看向柳真,厉声道:“柳厂长,你怎么说?这些人都是你喊过来的吧?请你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吧!是什么原因,让你如此胆大妄为,连市里领导都会当面欺瞒?嗯!”

        张正贵点了支烟,有一口没一口的吸着,心绪显得极其凌乱。

        李毅虎着脸说话时,挺有威严的,柳真做贼心虚,有些难以招架,说道:“李书记,你听我解释,我,这个,那个,时间实在是太赶了,半个小时之内,我根本无法通知到那些下岗工人啊!他们很多都没有联系电话。情急之下,我就想到了这个办法,从厂里找了些工人前来代替他们。李书记,这是我的错,是的工作没有做好,请领导批评我吧!”

        张正贵不等李毅开口,抢先道:“柳真同志,你这是搞么子鬼把戏嘛!李毅同志心急,没有考虑到你们的办事效率和能力,你就应该善意提醒,而不应该如此弄虚作假!这种行为,是欺骗市领导!往大了说,你这是蔑视上级,完全可以将你撤职查办!不过,念在你也不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做出这个无奈之举,今天就暂且饶过你,若有再犯,必不轻饶!”

        柳真低眉顺眼的应道:“是是是,张市长批评得对,我以后再不敢了。”

        李毅心里一阵冷笑,柳真犯下这么低级这么愚蠢这么严重的错误,张正贵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打发了?

        不过李毅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张正贵都已经开了口,自己也不好再驳回去,只道:“柳真同志,你去把所有下岗职工的花名册拿过来给我看看。”

        柳真不敢怠慢,吩咐人前去拿,然后说道:“李书记,今天的事情,实在是我的失误,回头我会做出深刻的检讨。”

        李毅严肃地道:“柳真同志啊,你名字里面有一个真字,但你给我的感觉却很假啊!”

        柳真想笑,但看到李毅板着的脸孔,她的笑容也僵在了脸上。

        李毅对那些职工道:“大家都散了吧,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这里暂时没大家什么事情了。大家记住,今天的事情,不可声张,不可张扬,明白了吗?”

        职工们都长吁了一口气,答应说明白了,然后快步离场。

        不一会,下岗职工的花名册拿过来了,柳真拿过来,双手捧着交给李毅。

        李毅翻了翻,交给身边的丁雪松,说道:“马上联系,请同志们有空的全都过来坐坐。”

        丁雪松应了一声,接过去,赶紧想尽一切办法进行联系,上面记载有电话的,就打电话,没有电话的,就派人去住宅处找。

        众人看到李毅这次动真格的了,都禁声不敢胡乱开口,都去帮丁雪松的忙。

        张正贵连着抽了几支烟,说道:“李毅同志,这你这何苦来着,大中午的,搞得大家都不能好好休息,我们可以不吃饭,工人同志也不吃饭了嘛?这是扰民咧!”

        李毅淡淡地道:“张市长辛苦了,要不你们先去吃饭吧,我这边很快就可以忙完,我就等忙完再吃了。”

        张正贵冷哼一声,没有离开,但也没有再说什么了。

        职工宿舍离厂子其实并不远,丁雪松等人很快就通知了一大半在家的下岗职工前来。整个过程还不到半个小时。

        李毅指着手表,说道:“柳真同志,看到没有,我李毅下命令,从来都不会无的放矢,更不会强人所难,我给你们定下的时间,绝对是宽裕有余的。”

        柳真完全没了刚才的巧言善辩,只是一个劲的点头,说李书记真厉害,是我们工作没做好。

        这次来的人全部都是真正的下岗职工,一个个穿着朴素,进场之后,看到这么多的领导在场,有的满脸好奇,有的一脸惊讶,有的露出怯场的表情,有的则大胆主动的上前打招呼。

        还有一些胆子壮的,跟李毅等领导握手之后,就开始诉苦,说下岗之后生活如何艰难,外面的生意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做,还是在工厂里做事比较安心和实在。

        当李毅问及厂子里是否有新的工作安排时,工人们无一例外的回答说,有是有啊,可是要五百块钱的介绍费,本来工资就不高,家里开销又大,孩子读书要花钱,老人看病要看钱,每个月的工资一发下来就马上花光了,根本没有余钱。现在人都下岗了,连生活都成了问题,哪里去拿五百块钱来交介绍费啊!连早餐的钱都是问亲戚朋友借的呢!

        李毅知道工人们生活还不至苦成这个样子,而且每个下岗职工,工厂或多或少都发了一笔钱的,五百块钱他们不是拿不出来,只是他们不愿意拿出这笔钱来当什么介绍费!

        这次听到真话了!

        李毅一边和工人们聊天,一边观看张正贵和柳真的表情。

        柳真满脸的愤怒,说道:“李书记,我真不知道还有这个情况!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背着我搞这么一套阴把戏!我一定把这个家伙揪出来,撤他的职!”

        李毅淡淡地道:“柳厂长,你刚才不是还说,所有的下岗职工,都是由你亲自过问的吗?你怎么又说不知情了呢?”

        柳真道:“李书记,我是过问来着,可是这事情肯定是有人背里地搞的鬼,我真被他们瞒在鼓里了,早知如此,我哪里敢在领导面前耍诡计啊!”

        张正贵也一脸正气地说道:“没有想到啊,事情居然败坏到了这步田地!实在是无法无天了!柳真同志,你一定要严查,把这个暗地里吸取民脂民膏的家伙扯出来严办!”

        柳真道:“是,我们棉纺四厂,一定谨遵各位市领导的指示,严肃查处这件事情!”

        李毅心想,如果从我们一到厂里开始,你们就拿出这副态度来,估计我就相信你们了,但你们刚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弄虚作假,已经欺骗过我很多次了,我若是再相信你们,岂不是拿我当宝耍?

        “同志们!”李毅大声说道:“今天请各位过来,主要是市里领导都知道大家生活艰辛,特意过来看望大家,大家有什么困难,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都可以畅所欲言,我们市里会尽一切可能帮助大家。”

        “给我们工作啊!”

        “对,我们要工作!”

        “而且是不用交介绍费的那种工作!我们本来都是有工作的,被改革给改没了,你们市政府是不是也要妥善安排一下呢?”

        “就是啊,厂子垮了,要改革,这一点我们是支持的,但也不能完全不管我们下岗工人的死活啊!”

        “这个下岗标准是什么啊?凭什么我就下岗了啊?我的技术比哪个差了?谁敢跟我比技术?”

        “就是啊,为什么下岗的人是我们?我们哪里做得不好了?我在这个厂工作十三年了,连病假都没有请过一天,每天都是按时上班,按时下班,厂里要加班时,我都是头一个报名加班的,为什么要开除我啊?那些经常迟到早退的人为什么还在厂里上班?这明显不公平啊!”

        “我们下岗了,为什么福利也停了?我带儿子去厂区医院看个病都不行了?”

        “……”

        职工们一听说是来开诉苦大会的,只要有人带了头,马上就群情涌动,七嘴八舌的议论开来。

        不过,这些工人都是有素养的人,虽然是反映情况,但都遵纪守礼,一个个坐在位置上,并没有过激的行为。

        张正贵沉着脸坐一边没有做声,只是偶尔和柳真交流一下眼神。

        下岗职工们反应出来的意见,李毅一一拿笔记录在笔记本上,这让职工们觉得这个李毅书记不是吹皮的,而是确实的想解决大家的问题。以前他们跟厂里领导汇报工作的时候,都从来没见厂领导们这么认真的拿笔记录过呢!李毅是市里的副书记,是大领导,居然这么重视工人同志说的话,这让他们觉得自己得到了重视,有一种自豪的感觉,谈起话来也就更加放得开,渐渐的什么话都敢说出来了。

        李毅见谈话内容有些脱轨了,连忙叫他们打住,说道:“同志们,我们今天只谈跟本厂改革有关的事情,其它的社会问题,不在今天讨论的范围之内,大家要是有兴趣,我们改日找个时间再详谈。”

        谈话持续了半个多小时,职工们反映上来的问题是多方面的,也比较严重,李毅心想,职工们大都是带着主观情绪在里面的,言话方面多有过激的地方,但大体来说,这次改革中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要马上进行改正,不然就会遗祸无穷,这个改革也就失去了应有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