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69章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69章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同志在会议上做了重要讲话。www.00ksw.org

        李毅同志指出,江州的国企改革工作,还处于试水期和探索期。

        李毅同志指出,在省委、省政府作出部署之后,市委常委会专门就江州市国企改革问题进行了讨论和研究,明确了改革方向、目标和操作中的各项要求。

        全市国有企业总数有632家,其中,市直完成改制15家,全市已改制企业共理顺离退休人员社会保险关系2073人,共有偿置换职工身份3520人。

        加快推进国企改革,是各级各部门的职责所在。李毅同志强调,相关部门要坚定信心,带着责任感,带着感情,支持和参与国企改革;要调整思路,坚持“统一时间、统一政策、统一步骤”的原则,按照“人员安置与资产处置相分离”的工作思路,以“盘活资产、整合资源、组建实体、资本运作”方式大力筹措改制成本,分批次分任务完成市直国企改革工作任务。

        副市长贺正宇是市国企改革领导小组的常务副组长,他随后做了重要讲话。贺正宇同志强调,市委分管领导始终参与了改革的各项具体工作,具体研究、具体决策,亲自解决疑难问题。市其它几个班子、市中院、市检察院都能站在全局的高度,支持改革、理解改革、配合改革,顾全大局,推动改革。

        李毅同志指出,国企改革是一个艰巨的过程,市里这么多的国企要改革,步子必须一步一步来,在没有更多改革经验的前提下,先对部门国企进行试验性的改革,等取得经验之后,再逐步推进。整个过程,可能要花上十年八年才能全部完成,但有些企业是比较急需改革的,要优先考虑。同时,我们还要多借鉴多学习,到外省和沿海各市取经,学习他们先进的国企改革经验。

        高调大调唱过之后,李毅轻咳一声,说道:“张市长,各位同志,在这里,我要说一件事情,国企改革是一个艰巨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不可避免的伤害到某些工人群体的利益。但是!”

        李毅的手指重重的在桌面上敲击一下,沉声说道:“我发现,有些人不顾法纪,人为的制造事端,设置门槛,利用改革之风,行捞钱之实,严重损害到工人群体的利益!对这样的人,我们一定要严查严办,绝不手软!”

        市长张正贵听得眉毛一扬,问道:“李毅同志,你说的是什么事情?”

        李毅道:“这两天我在下面走访的时候,听到有下岗工人在议论,说有些工厂里,要收取下岗职工每人500块钱的介绍费,才愿意给他们安排新的工作岗位。”

        众人都坐正了身子,贺正宇说道:“我们对下岗工人不都有安排吗?如果不愿意接受清退或是买断的人,可以给他们安排到化工产业园区的企业里去上班。什么工厂的人这么大胆妄为?连我们市里的决定也敢不遵守?”

        李毅道:“这个现象估计还是很普遍的,我怀疑是有人想利用安排工作的便利,大肆捞油水!这个事情不管不行了,我建议会议之后,就对几家改制的工厂进行突击检查,一定要把这个事情查严实了!”

        张正贵道:“李毅同志,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风声?可靠吗?”

        李毅道:“我昨天到下岗职工家里去访问时,听到他们说的。”

        张正贵道:“具体是哪家工厂?或许只是个别人的行为吧!”

        李毅道:“市棉纺四厂的下岗职工告诉我的。但我觉得这五百块钱,可能不只棉纺四厂一家在收,其它工厂只怕都有收钱的行为。全市有数千下岗职工,如果每个人都上交五百块钱的话,那就是一笔几百万的涉案资金!这个事情,关系到下岗职工的财产,更关系到咱们市政府的声誉,因为他们都是打着政府的名义在敛财!这样下去,老百姓会指着我们的脊梁骨骂娘的!”

        张正贵摸了摸下巴,说道:“那就去调查看看,如果确有其事,一定要严格打击!”

        贺正宇道:“下岗工人本就没有几个钱,还要交五百钱的介绍费,这不是在打抢吗?”

        李毅道:“比强盗还不如!这是一群披着衣冠的禽兽!”

        张正贵道:“既然如此,会议也开得差不多了,该讨论的也讨论完毕了,现在时间不早了,先去吃饭吧,下午再去查这个事情的真假。”

        李毅道:“这个事情肯定是真的!”

        张正贵道:“李毅同志,莫这么绝对嘛!你也只是听了一面之词,谁知道这个下岗工人不是怀恨在心,又知道你是市委副书记,管这摊子事情,所以故意诋毁厂里的领导呢?”

        李毅心里十分反感,心想张正贵为什么如此纠缠于这个问题呢?他不会跟这个事情有什么关系吧?

        李毅张正贵向来是有所防备和忌惮的,便道:“是真是假,我们去看看就清楚了。一个工人可能会撮我,多问几个工人,这底子不就出来了吗?”

        贺正宇明显站在李毅这边,说道:“离早饭时间还早,我们这就去验证一下吧!收五百块钱一个人,他们还真敢收啊!胆子也太大了一点!这股妖风,必须尽快刹住,不然会败坏我们市里的名声。”

        其它与会人员也七嘴八舌道:“性质太恶劣了,必须严查到底!”

        张正贵见这么多同志都同意了,自己若是一味坚持,事必显得自己心虚似的,反为不美,便道:“既然同志们都说要去看看,那就去看看吧!”

        散会后,国企改革领导小组一行人,直接杀到了市棉纺四厂。

        市棉纺四厂是江州市里比较老的一个国有企业,也是亏损最厉害的国有企业之一,被列为了头批改革的企业。

        市棉纺四厂的厂长,名叫柳真,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女同志,柳真是厂里的老员工,一路慢慢升上来的。

        本次厂子改革,柳真是具体执行人之一,全程参与到了工厂改革的过程中。

        这个厂子是由市国企改革领导小组的常务副组长贺正宇负责的,但贺正宇是副市长,平时工作比较繁忙,并没有参与到具体的改革事务中去,而是派了一个改革工作小组进驻在棉纺四厂。

        现在改革工作还没有完成,这个工作小组还在棉纺四厂。

        市里领导一行人到达的时候,还没有到下班时间。

        柳真正好在厂里,接到厂门口的保安报告后,亲自带队迎了出来。

        李毅等人进入厂里后,径直来到改革工作小组的办公室里。但他们没有看到一个改革工作小组的同志,专属办公室里空空荡荡的,连一个人影也没有。

        贺正宇问道:“柳厂子,他们人呢?”

        柳真个子不高,一米五八的样子,好在人比较瘦,穿一双高跟鞋,头发盘在头顶,也增加了一些高度,整个人看上去并不显得矮。虽然有四十多岁的年纪,但皮肤保养得很好,看不出年纪,容貌跟棉纺厂其它女工比起来,算是鹤立鸡群了。

        柳真说道:“厂里的改革工作完成得七七八八了,工作小组的同志最近很少来上班。”

        李毅开门见山的问道:“那请问柳厂长,你们怎么安置下岗职工的?”

        柳真道:“李书记,我们都是严格按照市里的改革要求来进行的,所有的下岗工人,工龄较长的老职工,就一次性补偿一笔款子,算是买断他们剩余的工龄,年轻的,刚进来的职工,就另外区别对待。不管是哪个工人,只要他们愿意,我们厂里都会帮他们另外安排一个工作岗位。这也是市里统一规定的,我们一直在遵照施行。”

        回答得滴水不漏啊!如果李毅不是从李长本那里听到了消息,而他又十分信任李长本,贸然前来检查工作的话,只怕也不会怀疑其中有什么鬼门道了。

        张正贵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说道:“李毅同志,这下你放心了吧?呵呵,偏听则暗,兼听则明啊!我是相信我们的同志们的,他们绝对不会为了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就做出有昧良心有违党性的事情出来。”

        李毅皱了皱眉头,说道:“柳厂长,请问你们有没有收取下岗工人的新工作介绍费?”

        柳真一脸的无辜加不懂:“介绍费?怎么可能啊!绝对没有的事情。我们厂里十分正规,所有手续都有备案,不信的话,领导们可以去调查。”

        李毅道:“那你们下岗工人有多少?安排工作了的有多少?”

        柳真道:“我厂下岗工人有一百三十七人,实际安排新工作的,有六十五人。其它的人,因为种种原因,暂时还没有安排工作,有些人年纪太大,又没有一技之长,化工产业园区那边的厂子不好接手,我们正在努力寻找合适的岗位,只要一有消息,我们就会通知工人们前去上班。”

        这解释倒也合情合理,但李毅有种直觉,柳真在撒谎,虽然她掩饰得很好,但李毅还是感觉出来了!

        看来,其中肯定有什么鬼名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