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67章 子欲养而亲不在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67章 子欲养而亲不在

    作品:《官路弯弯

        吴东方看向的那个人,是现今江南省里主管农业工作的副省长,名叫卢培权。www.00ksw.org

        省里的副省长和各自的分管工作偶尔也有调动,但这个卢培权李毅却是认识的,还找他汇报过农业工作。卢培权总是板着一张脸,好像每个见他的人都欠他几百万没还似的。

        卢培权见吴东方看向自己,便缓缓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这件事情。他随即将目光投放在韩万强身上,说道:“这位可是江北省的韩副省长?我们在中央农业工作会议上见过面。”

        韩万强呵呵一笑,说道:“我就是韩万强,卢副省长,你好。”主动伸出手来,先跟吴东方握手,再跟卢培权握手。

        卢培权问道:“万强同志,你此来江南省,是来旅游吗?”

        韩万强道:“不是,我是取经来了。”

        卢培权道:“取经?不是应该去印度吗?”

        韩万强笑了笑,说道:“贵省的麦套稻,比起西天的真经来,也不遑多让啊!”

        卢培权哦了一声,说道:“原来是为麦套稻来的。”

        吴东方却双目精光一闪,说道:“麦套稻?不是还在试验阶段吗?你们就敢来取经了?不怕取回去的是白经啊?”

        韩万强道:“我一个多月前就听说这个技术了,暗地里也来江州考察过好几次,觉得这个技术简单中不失科学依据,既解放了农民的双手,又充分利用了现有的麦秆资源,还能增产丰收。”

        吴东方道:“哦?我最近很少过问农业方面的事情,有这么好吗?”

        卢培权道:“吴省长,江州农业工作一直平稳前进,这个具体的情况,可能跟韩万强同志说的差不多吧!”

        李毅暗自一声冷笑,同样是管农来的副省长,这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人家江北省的副省长,大老远的跑过来,三番五次的调研,今番又特意过来取经学习,而江南省的副省长,却连自家的农业收成情况都不清楚!

        当官的越往上走,需要到下面走走的可能就越小,像卢培权这种级别的,每天围着办公桌和酒桌转,下面呈递上来的报告,心血来潮了就批阅一下,心情不好就交给秘书打理。瞧他那模样,估计对麦套稻是个什么玩意都闹不明白吧?

        韩万强可劲的赞叹道:“这是一个好技术啊!以往夏忙时节,四野里一片牛叫机器叫,四处是焚烧麦秆的黑烟,而我在江州所见,没有繁忙的农机,也不必烧得没用的麦秆,种出来稻苗,抵抗住了狂风暴雨,在其它省市普遍减收的情况下,江州却获得了丰产!这简直就是奇迹啊!”

        吴东方听着韩万强的话,眼睛却是看向李毅,他之前听说过,这个技术好像是李毅鼓捣出来的,当时他还嗤之以鼻,心想李毅不过是一个读过几年书的年轻书生,这种人心气高傲,爱整新奇事物,但这种人向来是眼高手低,除了整出一些花哨不实用的东西外,也没有什么值得赞扬的,这个什么麦套稻,估计也是个新奇玩意,肯定搞不成气候。

        看样子,他搞成功了啊!连韩万强都跑到江州来学习了!

        “哈哈哈!”吴东方打了个假哈哈,说道:“欢迎韩万强同志前来江南省学习啊!江南省这些年进步很快,有很多新项目新技术值得你们来取经呢!”

        韩万强道:“是啊,自从李毅同志来到江州后,江州的发展令人眼红啊,的确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就好像那个酒博会!还有那个化工产业园区!还有一个千亩杂果林生态养殖基地!还有,听说走马街项目的改造工程也快结束了,哎呀,回去后,我一定要向江北省里建议,要省里组团前来取团才行啊!”

        他说到这里,转向李毅说道:“李毅同志,这么多好的金点子,你是怎么想到的啊,我这榆木脑袋,硬是一个也想不出来呢!我们江北省还是老样子呢,看来真要来江州,向李毅同志好好学习才行。”

        吴东方碰了一鼻子灰,好没趣味,寒暄几句,就沉着脸离开了。

        韩万强还不知道自己无意中已经得罪了吴东方,追上去说道:“吴省长,改天我们江北省组一个团来江州学习先进经验,到时还请吴省长多照顾。”

        吴东方唔唔两声,说道:“很好,很好,万强同志,我还有事情要忙,就不陪你了,你自便。”

        韩万强呵呵一笑,回过头来跟李毅他们谈话。

        李毅不由得莞尔,心想这个韩万强倒是个性情中人呐!

        几个人各自散去,李毅回家的路上,接到夏菲打来的电话。

        “小菲,怎么了?听你语气,好像很低沉啊。”李毅笑道。

        夏菲道:“李书记,你能来陪我说会话吗?”

        李毅想了想,还是说道:“当然可以啊!我很快就过来。”吩咐钱多去夏菲。

        夏坤去世后,夏菲搬回了家里居住。

        李毅上楼按了门铃,开门的却是谈静宜,她迎进李毅,说道:“李书记,小菲的情绪很不稳定,你多劝劝她吧!”

        李毅点点头,说道:“她没做什么傻事吧?”

        “那倒没有,就是成天都没精打采、失魂落魄的。”谈静宜道。

        李毅道:“你今后有什么打算?继续寻找下家吗?”

        谈静宜的俏脸瞬间变得通红,隐隐有愤怒之色,转身就进了房间。

        李毅苦笑一声,来到夏菲的房间前,轻轻推开门,看到夏菲抱着双腿,窝坐在窗前的椅子里,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李毅走进去,坐在床沿,静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夏菲抬眼看了李毅一眼,忽然松开双臂,扑入李毅的怀里,抱着李毅大哭失声。

        李毅轻轻拍打她的背部,抚摸她的秀发,安慰道:“小菲,你是学护士的,比一般人更明白生老病死的规律,也比一般人更容易接受这种事情才对。”

        夏菲哽咽道:“李书记,我闭上眼,全是爸爸的身影,我睁开眼,也全是他的身影,他在生时,时常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吸烟,我现在一看到阳台上的那把椅子,就好像看到他还坐在上面,右手还夹着香烟在吸……”

        李毅道:“夏坤同志虽死犹生,他是个英雄。”

        夏菲抽泣道:“我不要英雄爸爸,我只想要一个平凡的老爸,他会在我任性的时候包容我,在我调皮的时候捏我的鼻子,在我痛苦的时候安慰我,我宁愿他天天大耳光子抽我,我也不想失去他。”

        此刻,面对这深沉的父女深情,所有的言语和安慰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李毅轻轻搂着她,感受她的悲伤和痛苦。

        “李书记,我现在真恨自己,我为什么那任性啊,早知道有今天,我当初就不敢一个人跑到外面去,我那是在故意气他!我太不懂事了!爸,我接受你跟谈静宜在一起,我以后再也不任性了,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爸……”

        李毅的眼睛也湿润了,说道:“小菲,你还算幸运的,你的父母亲都陪伴了你这么久,我从一出生就没有了父亲,从来不知道父爱是什么样子的。”

        夏菲道:“真的啊,李书记,你真惨。”

        李毅道:“人世间,悲惨的事情还有很多,比我们更惨的人还有很多很多。你是一名护士,你可以用你的双手,用你的专业知识,去救治他们,带给他们阳光般的温暖。夏坤同志走得急,没来得及留下只言片语,但我相信,他一定会在天堂看着你,看着你好好的生活,有意义的活下去。”

        夏菲道:“可是,我在这世上,就再也没有亲人了啊!”

        李毅道:“那我当你的亲人好不好?我当你的大哥哥吧!你要是任性了,我来包容你,你要是调皮了,我来捏你的鼻子,你要是痛苦了,我来安慰你。”

        夏菲抬起头来,看着李毅,重重的点点头,说道:“李书记,你对我真好。”

        李毅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道:“还喊李书记?该改口了!”

        “李大哥!”夏菲羞涩的低声喊了一声,又把头埋在李毅的肩膀上。

        李毅安抚好夏菲,待她情绪平静下来,问道:“你今后有什么打算?或者说你有什么愿望?我这个做大哥的做你实现!”

        夏菲道:“我想学医啊,可是,我太笨了,年纪也太大了。我怕我学不来。”

        李毅道:“怎么会呢,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女孩之一。”

        夏菲道:“之一?那另外那个之一是谁啊?”

        李毅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道:“你又调皮了!”

        夏菲吐了吐舌头。

        李毅哄她入睡,然后轻轻拿开她抱住自己的双手,离开了她的房间,轻轻带上房门。

        离开夏家,李毅才忽然想起来,江州李爷爷的病情只怕也快差不多了吧?叫钱多直接开到了李家楼下。

        李毅下了车,走进熟悉的楼道,来到李家门前,看到门口那白色的有些破损的白色对联,李毅的心猛然一沉,心想自己忙于工作,居然把这桩大事给忘了!自己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