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66章 大做文章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66章 大做文章

    作品:《官路弯弯

        温玉溪用的办公室,还是以前宋征明那间,里面的布局做了稍微的改动。www.00ksw.org

        温玉溪刚来江南省,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秘书,由一个省委办公厅里同志暂时担任温玉溪的秘书工作。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名叫吴显奇。

        吴显奇显然很想留在温玉溪身边工作下去,因此工作十分认真。

        李毅走进去的时候,吴显奇起身迎上来,笑道:“李书记来了,温书记吩咐过,请你直接进去。”

        李毅点点头,推门进去,看到里面坐了好几个人,有些还是自己认识的。

        这倒出乎李毅的意料之外,心想这是出什么事情了?

        李毅尚能镇定,仔细看了看那些人,不像是纪委机关或是检察院那方面的人,便定下心神,喊了一声:“温书记,您好。”

        温玉溪指了指一边的沙发,说道:“李毅同志来了啊,坐吧!”

        在省委书记办公室里,李毅也不好贸然跟其它人打招呼,轻轻坐下,等待温玉溪开口。

        吴显奇倒了一杯水进来,放在李毅面前,又看了看其它人的杯子,见没有需要加水的,这才退出去,轻轻带上房门。

        温玉溪说道:“李毅同志,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江北省副省长韩万强同志。韩万强同志主要分管江北省的农业工作。”

        李毅起身跟韩万强握手,说道:“韩省长,您好,欢迎前来江州指导工作。”

        韩万强的手很有力气,跟李毅重重相握,哈哈笑道:“不敢,不敢啊!我这次来江州,是来向李毅同志取经来了。”

        李毅谦虚的笑了笑,但心里大致猜测到了韩万强来此的目的。

        温玉溪又指着一个中年男人道:“这位是省农业厅厅长,皮凯同志。”

        李毅主管江州农业工作,自然认识皮凯同志,起身跟皮凯同志握手。

        温玉溪又指了指另外一个男子,说道:“这位是省农科院的杜青林杜副院长。”

        李毅看向那位杜青林副院长,这是一个头发灰白的老者,起码有六十岁年纪了。

        杜青林就坐在李毅身边。李毅欠了欠身子,跟他握手,说道:“杜院长好。”

        杜院长呵呵一笑:“李毅同志,久仰大名。”

        介绍完毕,众人复又落座,温玉溪说道:“李毅同志,想必你已经知道喊你来的用意了吧?”

        李毅道:“看这架式,是要开一个跨省农业大会啊!”

        众人都是哈哈大笑。

        韩万强笑道:“李毅同志说得对,主要是我们江北省来你们江州取经来了,李毅同志,你们江州的麦套稻技术搞得好啊!我今天是专程来学习的。”

        李毅心想,果然是为了这个来的,便道:“韩省长客气了,一点小技术罢了,不值当什么。”

        韩万强一叹,说道:“李毅同志,不瞒你说啊,今年天公不作美,雨水太过富余,把我们江北的水稻都给淹了,歉收严重,我这个管农业的副省长,简直是没脸见人了啊!无意之中,我听江州这边的老朋友谈起麦套稻,十分感兴趣,就跑到这边来看了几次,觉得这个技术实在是好啊。当时我也不敢确定,一直等到你们江州丰收之后,我才过来取经学习。”

        李毅道:“这个技术其实比较简单,但有些细节方面需要注意。韩省长想学的话,我可以派专业的技术人员前去江北省进行指导。”

        同时心里在想,韩万强是江北省的副省长,就算他来江南省取经学习,也应该去找吴东方省长,或是找主管农业工作的副省长啊!他怎么直接找到省委书记这里来了?

        温玉溪把省农业厅长喊了来,把省农科院副院长喊了来,却没有把主管农业的副省长喊来,这中间又有什么说道?

        碰到什么事情,李毅都会习惯性的往官场争斗上去思考。

        这是不是温玉溪要搞什么动作呢?便看向温玉溪,温玉溪表情淡淡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

        韩万强道:“我听说这个项目是李毅同志主持起来的,你当初怎么就想到了这个好点子呢?”

        李毅道:“我也是无意中想到的,我这个人没事喜欢到乡下去检查工作,那天偶然看到农田的麦子里,长了很多的秧苗,而且那些秧苗长得十分的茁壮,我就突发奇想,如果在麦子还没有收割的时候,就进行水稻的播种,结果会怎么样?这个念头在我脑海里疯长啊,就跟着魔似的,停都停不下来,后来我就安排了试验田,找出这个最佳的套播方式。”

        韩万强道:“李毅同志,你真是天才啊!这个发明,简直可以跟杂交稻之父相提并论了,像你这种为江南省的农业做出过杰出贡献的人,你们省里对你应该有很大的赏赐吧?”

        李毅道:“这个,都是我份内之事,不需要什么奖励。”

        韩万强道:“怎么会这个样子啊?如果是我们省,像你这样的杰出人才,我们肯定会大加表扬呢!温书记,你们省里有没有打算推广这个项目?可让我们江北省抢了先筹,占了先机哦!”

        温玉溪道:“这么好的项目,推广那是肯定的。我刚才江南省,等我对这边的情况熟悉一些之后,就会把这个项目在全省进行推广。有功则奖,这也是我的原则,李毅同志为江南省的农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样的人才,一定要大加表扬!还要重奖!”

        李毅恍惚捕捉到了一点什么,但仔细去想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没有抓到。但他可以肯定的是,温玉溪想利用这个麦套稻技术,来做一次文章!

        省农业厅长皮凯同志说道:“江州的这个麦套稻技术,我也早就听说了,我还专业写了调研报告,呈递给了省里,但省里并没有回音。我觉得李毅同志这个项目是惠民利农之举,不但值得在全省范围内推广,所有适合这个项目的省份都可以推广开去。李毅同志发明了这个技术,完全可以获得农业部颁发的科技进步一等奖!”

        温玉溪道:“是啊,我也这么认为,回头我叫政研室的同志写个调研报告上来,呈送到农业部去,由农业部的专家来认定李毅同志的丰功伟绩!”

        李毅心想,来了,来了!温玉溪的目的,就是为了捧出自己!自己在江州做出了这么多的成绩,吴东方等一众领导居然没有看到,看到了也没有宣传和表扬,这可是重大的失误,也是埋没人才的行为啊!

        温玉溪这个省委书记一上任,就发掘出李毅这样的人才,特别是为农业部贡献了这么好的科学技术,这可是大在的功劳啊!

        两相比较之下,高下立判,温玉溪可以巧妙的赢得一个回合的胜利。同时还可以利用这个事情做做文章,打击吴东方等人的嚣张气焰。

        杜青林道:“应李毅同志之邀请,我们农科院派了同志参与到麦套稻项目的试验中去,我们的同志们回来后,都说李毅同志是搞农业工作的科学家啊!麦套稻技术,基本上全部都是李毅同志的发明,也是李毅同志在指导。这几个月来,我认真研究过这个技术,觉得这个技术可以大面积推广应用,这是农业生产的一个重大突破和进展,这项技术的发明,可以说是农业生产的一个革命性的里程碑!”

        李毅被众人吹得有些晕晕乎乎的,恍惚之间,还真以为自己有多么了不起了呢!

        谁能想到,他只不过是用后世的记忆,来为今生建立不朽功勋和基业罢了!

        谈完正事,接下来自然是出去吃饭,招待远方来的客人。

        韩万强对李毅十分感兴趣,吃饭之时,就坐在李毅身边,不停的跟李毅谈话。言语之中,还在策动李毅到江北省去工作,他说江北省的领导十分重视人才,只要李毅肯过去,肯定会委以重任。

        李毅笑着说:“我现在这个年纪,就已经是市委副书记兼常务副市长了,我去你们那边,你们还能给我什么职位?市长?还是市委书记?”

        韩万强便打了个假哈哈,笑道:“李书记,你要是过去,我们起码可以解决你正厅的职称问题啊。你们江州市里,副书记不都是正厅级别的待遇吗?怎么你还没有解决呢?你来江州工作也有一年了,又为江州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我觉得你完全可以评上正厅职称了!”

        这个话题太过敏感,李毅笑而不答,然而心里也在思索啊,自己此来江州,最大的目的,就是要跨过正厅这个坎,哪怕只是在江州享受到正厅级的待遇也好啊,这样一来,自己调任或是升职的机会就要大上许多。而且工作一旦变动,就马上是正厅级的领导岗位!

        酒宴是在香满楼里举行的,这个酒楼也成了省里领导招待贵宾的重要场所之一。

        吃完饭出来的时候,在一楼大厅里碰到了吴东方一行人,吴东方看到温玉溪跟李毅等人在一起,脸上闪现一抹思索的表情,然后大笑着迎上来,说道:“温书记,你好,这么巧啊!”

        温玉溪跟吴东方握手,淡淡的道:“是啊,下午跟同志们谈农业工作,就一起出来吃个饭。”

        “哦?农业工作?”吴东方瞥了一眼身边的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