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65章 钱多的秘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65章 钱多的秘密

    作品:《官路弯弯

        这天,李毅下班后,叫钱多开了车,来到走马街。www.00ksw.org

        聂学贤家门口,聂府大门紧锁。聂学贤逝世后,小孙女聂笑嫣被父母接走了,这幢老房子就空了下来,李毅站在门口,久久不语,香烟吸了一根又一根,聂学贤算是李毅的一个忘年交,也是李毅的一个知己,为李毅在江州的官运亨通帮了不少忙,可惜的是,一场意外夺去了他的生命。

        钱多以前经常陪李毅来这里,自然知道李毅是在缅怀过世的聂老,便也静静的站在李毅身后。

        这个时候,钱多的手机忽然响起来,钱多拿出来看了看,掐掉了。

        “钱多,桑榆快要生了吧?”李毅回头笑道。

        钱多道:“快了,还有几天的样子。”

        李毅道:“这几天你就在家里休息吧,一切小心为要。”

        钱多道:“用不着,我把她妈妈接到江州来了,她妈在伺候她。我还是跟在毅少身边好。”

        李毅道:“那你也不该掐人家的电话啊!现在都已经下班了,她估计在担心你了。”

        钱多迟疑道:“不是她的电话。”

        李毅奇道:“不是她的是谁的?”

        钱多道:“毅少,这事情,我也没有别的人可说,就跟你说说吧。”

        李毅来了兴趣:“你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钱多嘿嘿一笑,说道:“毅少,你还记得那天我们去乡下,下着大雨,有一个姑娘跳河自尽吗?”

        李毅哦了一声:“记得,是你救了她啊。”

        钱多道:“是啊,那天我不是在她家换了衣服吗?就把衣服留在她家了,还留了电话号码给她。后来她联系我,说要把衣服还给我。”

        李毅道:“嗯,你们见面了?”

        钱多道:“在一家小餐馆见的面,她约的地方。我们吃了饭,还喝了酒。”

        李毅砸摸出味道来了,追问道:“你们还干了别的什么吧?”

        钱多黑脸变成了红脸,嗫嚅半晌才道:“她说她喜欢我,要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李毅笑道:“怎么报答?不会是以身相许吧?”

        钱多道:“啊,毅少,你怎么知道啊?”

        李毅摇了摇头,说道:“那你答应了?”

        钱多道:“我拒绝来着,可是很会粘人,我又多喝了几杯酒,就……”

        李毅瞪眼道:“你真上了人家姑娘?你可是结过婚快要做爸爸的人了!”

        忽然想,自己凭什么说钱多呢?钱多不过才找了一个女人而已,自己起码有三四个了吧!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李毅语气一缓,说道:“也没啥事,上了就上了呗,以后别来往就行了。男人就是猫,猫哪有不偷腥的?不过,千万别叫桑榆发现,我告诉你啊,这妻子,还是原配的好,男人在外面玩归玩,家里的红旗绝对不能倒。”

        钱多道:“毅少,我没上她,我就摸了摸她,然后跟她接吻了。我那时实在是受不了她的诱惑,才把持不住的。事后我十分后悔,觉得对不起桑榆。”

        李毅无语的笑笑,心想钱多同志真是纯洁啊,跟人家姑娘接了个吻,就这么纠结,还进行了自我批判。自己跟他比起来,简直得扔了。

        “毅少,你别笑我啊,我之后再也没有见过她,也没有接过她的电话,可是她老来找我,天天都打电话过来,烦死我了。我现在就怕她知道了我家的住址,会找上门去,那我就逃不掉了。”钱多耷拉着脑袋道:“要是被桑榆知道了,我怎么办啊?”

        李毅道:“你跟人家又没做什么,你怕桑榆做什么呢?”

        钱多道:“还没做什么呢?都摸她的手,亲她的嘴了,想当初我跟桑榆在一起,交往了一年多才到达这一步呢,我跟这个姑娘只见了两面就那个了,我是不是变坏了啊?”

        李毅板着脸道:“你这是在讽刺我吗?”

        钱多连忙说道:“啊!毅少,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你跟我不同啊,我很专一的。”

        李毅瞪眼道:“你是在骂我风流成性,感情不专一啰?”

        钱多越说越乱,越解释越不清楚了,只得说道:“毅少,你是翩翩少年公子啊,我一个黑炭头。你是当大官的,我只是开小车的,这没法比。”

        李毅走过去,揽过钱多的肩膀,说道:“钱多,我再说一遍,我们是兄弟!好兄弟!你在我心里,跟我在你心里,是一样的。”

        钱多道:“毅少,我……”

        李毅道:“好啦,我知道你对桑榆的感情很真,你不想背叛她。事实上,你也没有背叛她啊,你做出来的事情,很爷们!真的,在你面前,我都自惭形秽了。兄弟,我也快要结婚了,结婚之后,我也要向你学习,不在外面乱玩了。婚姻,是需要彼此尊重和共同维护的。”

        钱多道:“真的啊,毅少,那你和林小姐什么时候办酒席?”

        李毅道:“这个还早呢,到时我会通知你的,谁都不可以闹我的洞房,但你除外!”

        钱多嘿嘿一笑,说道:“毅少,那我跟这个姑娘的事情,你别告诉桑榆啊。我以后不见她就行了。”

        李毅道:“见啊,怎么不见,她又不是老虎,你还怕她吃了你不成?你就大大方方的跟她交个朋友呗,跟她说明你的态度和立场就行了。”

        钱多点点头:“我明白了。我不跟她说明白,她还会一直纠缠我。说明白了,反倒没事了。”

        李毅道:“开窍了。我们走吧!”

        两个人往回走了一段,前面转弯处走过来一个苗条的秀丽人影,李毅看到她,就蹙了蹙眉头,但还是走了过去,大方的问好道:“帕雅公主,你好。”

        帕雅笑道:“李书记,你这是来找我吗?”

        李毅道:“不是,我来看看聂老的故居。”

        帕雅道:“聂先生的事迹,我都听说了,他是一个伟大的人。李书记,不去我屋里坐坐吗?”

        李毅道:“不了,我还有事,改日再来拜访公主殿下。”

        说着,李毅施了一礼,擦身走过。

        “李书记,我就要回国了!”帕雅在后边喊道。

        李毅驻足问道:“回国?哦,什么时候回来?”

        帕雅道:“可能不会再回来了。”

        李毅轻轻点头,说道:“你学业还没完成吧?”

        帕雅伤感的道:“我父王不同意我跟你在一起,另外给我找了一门亲事,催我回家订亲呢!”

        李毅道:“祝公主殿下婚姻幸福!”

        帕雅咬了咬嘴唇,说道:“李书记,如果你答应带我远走高飞的话,我还是愿意留在你身边。”

        李毅一阵苦笑,心想帕雅多半是童话书看多了吧!私奔?一个政府高官和一个外国公主私奔?别说自己已有未婚妻,就算没有,也不可能做这种脑残的事情啊!

        “对不起,我还有事情,就不陪公主殿下聊天了,祝您幸福。”李毅淡淡的说完,转身离开。

        钱多跟上来,笑道:“毅少,你刚才不是跟我说,要我淡然面对女人,把他们当成朋友来看待吗?怎么你一听见人家要订婚了,你就变了脸色?”

        李毅道:“我有变了脸色吗?”

        钱多道:“有啊,很难看呢!”

        李毅摸了一把脸,说道:“我对她本来就没有感情,她订不订婚,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变了脸色?你看错了吧!”

        钱多道:“我倒觉得帕雅公主对你一往情深呢!她在泰国也帮过我们不少的忙。你对他也太绝情了。”

        李毅道:“我绝情?我什么都没有说呢!”

        钱多道:“可是她都哭了啊!”

        “她哭了吗?”

        “不信你回头看她。她还蹲在地上哭呢!”

        李毅果然回头,看到帕雅蹲在地上,长长的秀发垂下来,遮住了脸庞。看那样子,好像真的是在哭呢!

        “毅少,做不了夫妻和情人,至少可以做朋友吧?”钱多说了一句。

        李毅心想,我什么都没说啊,她怎么哭了?

        李毅心还是比较软,看不得女人哭,便又走了回来,轻轻拍拍帕雅的肩膀,说道:“你还好吗?”

        帕雅抽了抽肩膀,没有回答,也没有起身。

        “帕雅公主,你不说话,我就走了。”李毅道。

        帕雅站了起来,说道:“我鞋带松了,我在系鞋带呢。李书记,你是不是改变主意了?又想带我私奔了?”

        李毅翻了翻白眼,说道:“没事,没事,你继续系你的鞋带吧!”转身离开。

        钱多跟在李毅身边,两个人紧走了一段路,一转过弯后,都再也忍俊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李毅指着钱多道:“你啊!我真是服了你,差点就闹出大笑话来了!”

        钱多也大笑道:“毅少,我怎么想到她是在系鞋带啊!这女人,太搞笑了!”

        两人上车,李毅心情莫名的轻松了下来。

        电话响起来,李毅接听,听到温玉溪的沉浑的声音传了过来:“李毅,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李毅道:“温伯伯,这么晚了,你还没有下班啊?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温玉溪沉声道:“你过来再说。”

        挂了电话,李毅吩咐钱多去省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