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63章 权衡术,献计策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63章 权衡术,献计策

    作品:《官路弯弯

        温玉溪本就是中央委员、正部级省委书记,来到江南省只属于平调,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www.00ksw.org温玉溪一直努力争取,希望可以前进一级,进入中央政治局,可惜事与愿违,只能继续当一届中央委员了。

        既然是继续当一届中央委员,对温玉溪来说,与其调任别的省份,还不如留在南方省,温玉溪在南方省经营多年,已经小有根基,在省委常委会议上也能一言九鼎,控制住常委会的节奏,而现在又要调任到江南省,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中央不会让一个封疆大吏在某个省份一家独大,也不会让他在某个地方担任太久的高官,形成连中央都难以驾驭的势力。

        江南省里,吴东方算是一个地头蛇,经营多年,势力盘根错节,如果这一届他顺利上位,那他在江南省里的地位和声望将如日中天,说是土皇帝也一点不为过,然而世事总是不尽如人意,煮熟的鸭子也飞了!省委书记一职,被温玉溪横刀夺爱了!

        中央出于何等考虑?是忌惮吴东方在江南省势力太大,还是因为吴东方近段时间的表现实在不如人意?或者兼而有之吧!

        吴东方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自己还得当江南省的老二。

        这两个多月来,他主持省委工作,一把手和二把手一肩挑,所有的工作和大事,都由他一个人说了算,这段时间让他尝到了权力集于一身的甜头,那种在全省发号施令却无人反对的畅快感觉,是当老二时候所不能比拟的。

        这种好日子眼看就要结束了,温玉溪来当省委书记,吴东方还得当他的省长。

        吴东方心想,你温玉溪在你南方省当你的省委书记多好啊,偏偏跑到江南省来奏热闹,江南省是这么好待的吗?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

        哼,我已经挤走了一个宋征明,并不介意再挤走一个温玉溪!

        然而,吴东方也明白,温玉溪不是宋征明,也不是宋征明可以比拟的,宋征明是从中央下来的人,基层经验薄弱,斗不过自己也是情理之中,而温玉溪却是当过一届省委书记的人了!而且听说他在南方省干得风生水起,与南方省的省长唐春强合作愉快,在南方省开创了全新的局面,这次洪灾,南方省是受灾比较严重的省份,但温玉溪硬是把损失减到了最低点!这是能耐啊!

        可惜的是,这一届省委班子大动,温玉溪并没有成功的前进一步,而是平调到了江南省。

        中央或许是觉得温玉溪跟唐春强两个人走得太近,怕他们拉帮结派吧,一把手和二把手同心协力,这对百姓来说是大幸事,对官员来说也是大幸事,但对中央来说,就未必是好事了。

        俗话说,天高皇帝远,这些远离中央管理的封疆大吏,个个都是土皇帝,一省政事大事全部由他们来决定,中央为了便于管理的控制,绝不会让一把手或是二把手一家独大,也不想看到一把手和二把手亲密无间。那样的话,中央就把不住这个省的脉了!

        这就是权力平衡之术。

        温玉溪在南方省跟唐春强同气连枝,而江南省的吴东方又一枝独秀,这两种场面,都是中央所不乐意见到的,于是稍加调动,把温玉溪调到江南省来,让这两个强势的人,在江南省硬碰硬,产生制衡和监督效果。有矛盾才会有协调,才能显出中央大佬们的能力和手腕。

        不管吴东方如何猜测,如何气愤,事实就是事实,中央的决定不可能擅自更改。

        江南省的秋天,微具凉意,天高气爽,万里蓝天上,飘着朵朵白云。

        一架飞机飞临江南机场上空,缓缓降落。

        机场里,进来了一群特殊的人,这些人将自己的小车子直接开到了机场里面,一溜排的黑色小车,看上去气派非凡,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江南省委的车队,可想而知,这趟航班上坐着的,肯定是什么大人物!

        舱门口走出来几个人,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五十多岁年纪,穿着长袖白衬衫,藏青色西裤,他抬头一望,向着江南省委车队这边挥了挥手。

        此人名叫安任行,时任中组部部长!

        安部长此次来江南省,是送温玉溪上任的。

        温玉溪回京述职之后,就到中组部报道,然后由安任行部长亲自送下来。

        温玉溪跟在安任行的身后,缓缓走下舷梯。

        刚才坐在飞机上时,他就从窗口俯瞰了这片土地,这是一片美丽富饶的土地啊!从飞机上往下看,绿意盎然,交通发达,比起南方省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从一个相对贫困省份,调任相对较富裕省份,这也算是升职了吧!温玉溪如此安慰自己。

        新征途即将开始!自己将来的政治前途如何,就要看在江南省的表现了,如果表现得不好,那自己就只能黯然终老,如果在江南省颇有建树,说不定下一届就能进政治局班子!那自己的政治生命,就能得到更好的延续。

        江南省委一众人等马上迎了上去,站在舷梯下面,脸含笑容,等待他们下来。

        “安部长,您好!欢迎来江南省指导工作。”吴东方站在领头位置,主动伸出手去,跟安任行握手。

        安任行微笑点头,跟大家一一握手。

        温玉溪走下来时,吴东方也主动伸出了右手,笑道:“温书记,你好。江南人民欢迎你!”

        温玉溪收敛起所有的心事,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跟吴东方紧紧相握,说道:“东方同志,你好,今后我们就要搭班子工作了。你对江南省比我熟,我若有什么不懂之处,是要向你请教的,你可不能藏私。”

        吴东方的手掌大而有力,温玉溪也同样用力,两个人用力摇了摇,相视大笑。

        省委众大佬一一跟安任行和温玉溪握手。

        李毅并没有前来接机。

        他只是江州市委副书记,按照今天的级别,他是不应该来的,省委并没有通知江州市委,要他们去接机。

        江州市里,除了游图恩是省委常委之外,江州市其它领导都可以不来。

        李毅以前在南方省工作过,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但他以前只是在一个小小的县城里工作,没有人会想到他跟省委书记能扯上多大关系。

        他跟温玉溪的那层亲戚关系,江南省这边知道的人应该很少,当然并不排除有些耳目灵通人士,在京城有关系的人,如果要打听的话,估计并不难打听出李毅和温玉溪之间的这层关系。

        所以,李毅为了避嫌,也为了为自己成为温玉溪主政江南省之后的一步暗棋,起到意想不到的妙用,这次李毅并没有前来接机。

        温玉溪一眼扫过去,没有看到李毅的身影,先是有此诧异,心想李毅这小子,居然敢不来接我的机?但他也是聪明人,旋即一想,就明白了李毅的用意。同时暗赞一声,这小子成熟了啊!多长了几个心眼了。

        李毅今天如果来接机的话,以他的身份,等于是告诉了所有人,他跟温玉溪关系不一般!不然,他小小的江州副书记,凭什么来接机?这样一来,那些有心想对付温玉溪的人,就会把李毅也当成靶子来打!

        省委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和晚宴。

        晚宴过后,安任行和温玉溪等人,下榻在喜云大酒店。

        温玉溪此来,孑然一身,没有带秘书,也没有带司机,家属也没带。他在房间里接了一个电话,就出来坐电梯下楼,来到咖啡厅里。

        咖啡厅里正在演奏悦耳的钢琴曲,声调像流水一般清澈明亮。

        温玉溪走进咖啡厅里,驻足一望,看到李毅就坐在一个角落里的卡座上。

        李毅起身迎了上来,笑道:“温书记,你好。”

        温玉溪微微点头,两个人走到座位上坐下来。

        “叫我伯伯!你这小子,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见个面还弄得跟地下党接头似的。”温玉溪笑着摇了摇头。

        李毅道:“温伯伯,现在江南省的局势,你又不是不清楚,我这都是为你好呢!”

        温玉溪道:“我看你是为你自己在考虑吧!你怕我镇不住场子,把你也拖下水去,成了别人的猎物!”

        李毅笑道:“我还真不怕这个。温伯伯,我听到风声了,有人放出话来,要像对付宋征明一样对付你,不用两年就要你跟宋征明一样灰溜溜的夹着尾巴离开江南省。”

        温玉溪浓眉一扬,说道:“我倒要看看,什么人这么有本事,敢跟我温玉溪叫板!”

        李毅道:“还能有谁?在他想来,强龙不压地头蛇啊,你温伯伯虽然是猛龙过江,来到了江南省,但他们可不这么认为。”

        温玉溪道:“你今天约我出来,就是恐吓我来着?还是给别人做说客,叫我知难而退?”

        李毅笑道:“不敢,不敢。我请温伯伯出来,主要是想向您献计献策,好让您尽快打开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