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61章 洪水无情人有情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61章 洪水无情人有情

    作品:《官路弯弯

        钱多说道:“李书记,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洪水马上就要来了。www.00ksw.org”

        李毅嗯了一声,说道:“我们去那边的高地,观察一下。”

        从江州调运过去的防汛物资,还好赶在溃堤之前运送到了吴州,为吴州的防洪救灾工作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李毅把童军收购的防汛物资调了出来,以四海集团企业名义无偿捐赠给江州市,用于江州的防汛救灾工作。

        夜浓如墨,雨势小了很多,天地间被黑色涂满了。

        李毅等人站在一处高地,几个巨大的探照灯,将雪白的光线投向吴州方向。

        低洼处的村民撤离出来了,很多人都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高处向下面看,想看看洪水怎么样把自己的家园淹没。

        负责疏散和撤离的同志们也就站在一起,指着下面议论纷纷。

        隐隐约约中,看到汪洋的大水汹涌而来,像一头庞大的怪兽,席卷经过地方的一切物事,不可一世的向前、向前!

        “洪水来了!洪水来了!”有人指着下面的洪水大声呼喊。

        李毅问身边的工作人员:“村民们都撤离了吧?”

        有人回答道:“差不多都撤离了。”

        李毅四下望望,问道:“聂学贤同志和夏坤同志呢?”

        “没看到他们啊!”

        “刚才还在的啊!”

        “不会还在下面吧?”

        “刚才已经上来了的,不过听说周老人还在家里没有出来,他们两个好像是去周老人家里了!周老人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又是瘫痪在床,聂老和夏书记好像是去救他了。”

        “哎呀,周老人家里就在山脚下面呢!看,就在那里,洪水已经漫过来了!”

        李毅顺眼看过去,但见黑暗一片,什么都不到。

        “马上组织一个水性好的救援队,下去救人!赶快!”李毅沉声说道:“一定要把人救出来!选十个水性好的汉子,穿上救生衣,下去救人,一定要把三个人都救上来!”

        马上就有人举手道:“我游泳好,我去!”

        “算我一个!”

        十个人很快就选出来了,穿上救生衣,带上救生设备,打着手电筒,向黑暗中跑了下去。

        李毅挥手道:“拿几个照明灯过来,跟下去照明!”

        有人拿了几个充电型的探灯过来,李毅拿起一个,说道:“再来几个水性好的汉子,跟我一起下去!”

        钱多一把拉住李毅,说道:“李书记,我去吧,我水性好,你留在上面。”

        李毅道:“那就一起下去!聂老和老夏绝对不能出差池,我要亲自下去指挥救人!”

        宋建平和罗自力都道:“李书记,下面危险啊,路滑水急,还不知道那水会涨多高呢,还是留在这里安全。”

        李毅沉声道:“宋建平同志,这里就交给你指挥,我去下面看看情况。放心吧,我只站在旁边看看,不下水,出不了什么危险。”

        宋建平道:“李书记,还是安全第一啊!你可是我们防汛办的总指挥,也该你会镇这里,我下去!”

        李毅道:“一切听我的!就这么决定了,无须多言。”迈开步子跟上前面的队伍。

        钱多和丁雪松赶紧跟上去。

        宋建平连点了几个人的名,说道:“快跟上去,一定要保护好李书记的安全,李书记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们也跟着跳河吧!”

        那几个人答应了,带上设备跟了下去。

        李毅等人来到下面,前面已经被洪水阻断了。

        一个同志指着一幢土砖屋道:“李书记,那房子就是周老人的屋。那里地势很低,平水发大水都会有水进屋子,现在早已经被水泡了呢!”

        李毅拿着灯光照了照,发现大水果然已经淹没了那房子。只露出半个屋顶在水面了。

        李毅心里一沉,心想聂学贤和夏坤,不会已经被水冲走了吧?

        十个救援队的同志认准房屋,跳下洪水,游了过去。

        李毅喊道:“同志们,小心啊!”

        水面还在不停的上升,李毅等人不断往后退才能不被淹没脚跟。

        钱多道:“李书记,看这样子,只怕凶多吉少啊!目测那边的水深,起码有三米了!”

        李毅道:“聂老和老夏也真是的,年纪一大把了,不会吩咐别的人去救啊,非得自己亲自下去!”

        一个本地干部说道:“李书记,当时也是情况紧急,其它同志都在忙着转移村民们值钱的物什,有些人连家里喂养的猪啊,牛啊,羊啊,都舍不得扔下不管,也叫我们一起带走,不然他们就不离开。我们只得分了人手去拉这些动物。当时也就聂老和夏书记两个人有空了。他们一听说周老人是个瘫痪老人,便想着去背他出来。那个洪水还没有过来呢!可能就在他们下去的时候,洪水就来了。我们忙起来,就把这事情给弄忘了,还以为他们已经救人上来了呢!”

        李毅忧心忡忡的看着那浊浪滚滚的洪水,看得头晕,嗓子因为连续不断的高声喊叫,已经嘶哑了,说道:“天偌好人,希望聂老和老夏都平安无事!”

        众人举着灯,紧张的看着前面房屋处。

        几个救援队员们潜进房屋里去了,还有几个爬上了屋顶,掀开瓦片,撬开椽子,进入里面。

        紧张的过了几分钟,忽然,李毅听到屋顶上有人大喊道:“在这里!在这里!”

        钱多道:“李书记,找到了,他们躲在楼上呢,看来没什么事情呢!”

        李毅也松了一口气,说道:“还好!还好!”

        钱多道:“可能是洪水来得太猛,他们来不及转移,就爬到阁楼上去了。”

        李毅道:“嗯,这种土砖屋,只有一层半的房子,阁楼很小,他们三个人躲在里面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

        那边救援队的同志们都爬上了屋顶,把屋顶的洞口开大一些,从里面救出几个人来。

        钱多视力好,看得比较清楚,说道:“李书记,人都救出来了,聂老和夏书记都在,另外还有一个老人。不过三个人都是躺着的,好像失去了行动能力。”

        李毅放松的心猛的一紧,说道:“怎么会这样?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钱多道:“水太深了,屋顶都快淹没了呢!他们三个人在水里憋了这么久,估计是被水呛晕了。”

        李毅道:“赶紧叫医护人员下来!就在这里施救!”

        钱多道:“李书记,这里离水太近,反而不好抢救,不如把人抬到上面去吧!”

        李毅道:“多下去几个人,把人抬过来。”

        钱多招手道:“水性好的跟我下去!不会水的就不要去凑热闹了!”

        后面来的那些人,主要是来保护李毅安全的,此刻哄然答应,跟着钱多,相继跳入水里,游过去跟救援队员们会合,一起把聂、夏、周三人救出来,缓缓游向岸边。

        “情况怎么样?”李毅帮忙把聂学贤拉上来,问道。

        聂学贤和夏坤都一动不动,那个周老人除了不能行动之外,还能说话,他大声说着什么,说的全是当地的土话,口音又重,口齿又不清,李毅是一句话也没有听明白。

        所有的救援队员全部上岸,坐在地上喘息。

        李毅道:“同志们,辛苦了,再辛苦一把,把人抬到上面去施救。”

        众人应了一声,又从地上起来,四人全组,抬着三个人往上面跑去。

        医护人士已经准备好,人一上来,马上就进行抢救。

        救援队的一个平头男子,喝了一口水后,对李毅说道:“李书记,我们发现他们三个人时,那情形很古怪。阁楼里,两个人把那个瘫痪老人骑坐在他们的肩膀上,两个人站在水里,瘫痪老人坐在他们肩膀上,把头露在水面之上。”

        李毅紧皱眉头,说道:“你们去的时候,水有多深了?”

        “很深,已经没过了那两个同志的头……”

        李毅眼睛一酸,说道:“那他们还站着?”

        “还站着,两个人面对面,双手互撑,头靠着头,膝顶着膝,互相交叉支撑着没有倒下去。他们的头都淹在了水里,不能呼吸,完全就是靠一股精神意念在支撑他们。”

        李毅点点头,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辛苦同志们了。”

        医护人员进行紧急检查和治疗后,来向李毅报告情况:“李书记,那两个同志因长时间窒息,已经死亡了。脚瘫老人并无大碍。”

        “什么?”李毅身子猛然的一阵摇晃,失声问道:“你说什么?”

        医生再次回答道:“李书记,两位同志都已经牺牲了。”

        “你胡说什么!”李毅大吼一声,冲到临时搭建的救护棚里,看到聂学贤和夏坤两个人并排躺在单架床上,脸色惨白,一动不动。

        李毅缓缓走过去,伸手摸了摸两人的脉搏,再探探两个人的鼻息。

        除了冰凉之外,还是冰凉!

        李毅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了!

        聂学贤和夏坤同志,为了救周老人,为了实践他们做为党员的承诺,英勇的牺牲了!

        所有的村民们都安然无恙,没有一个人伤亡,但聂学贤和夏坤同志却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李毅头脑一阵剧痛,连日来的高烧和紧张工作,加上这个打击,让他悲从中来,忽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