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60章 大局为重,公私兼顾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60章 大局为重,公私兼顾

    作品:《官路弯弯

        吴东方迟疑了一下,说道:“仓促之间,吴州调集不到那么多的救灾物资,我想从你们江州调集一批物资到吴州去救灾。www.00ksw.org”

        李毅道:“吴省长,我们江州准备的物资本就不多,只有预算的十分之一啊,这要调走了,我们江州万一遇上险情,怎么办好?”

        吴东方道:“先解救燃眉之急嘛!这也是宏观调控的必要手段,李毅同志,你遵照办理吧!”

        李毅心下冷笑,这真是岂有此理。若不是自己先有准备,叫童军准备了大量物资,单凭张正贵批的那点钱,能买什么东西啊?只怕全拉到吴州去,也满足不了吴州的需求呢!

        然而,这可是救灾救人啊!现在不是争意气的时候,也不是搞斗争的时候。

        一切以救人要紧。

        吴东方能把电话打到自己这么来,事先肯定已经跟张正贵商量过了,而张正贵那家伙肯定也是同意了的。

        就算吴东方不打这个电话,李毅也准备叫童军调派一批物资去吴州救灾。

        灾情如火啊!不救不行。

        李毅若是一个无良的商贩,大可以叫童军把囤货拿出来,卖给吴东方和吴州的官员们,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但这种国难财,李毅不屑于去做的。

        然而,李毅却不想这么便宜的放过吴东方。

        上次那一箭之仇还没有报呢!

        李毅被吴东方下药陷害,心智迷惑之下,把项青萍给办了。自从那天之后,他每次见到项青萍,都觉得不好意思。自己有妻子有情人,对项青萍虽然有好感和爱慕,但从未想过男女之情,只想把她当成自己的下属和朋友来对待,没想到吴东方一杯药咖啡,就把这种美好的纯洁的感情给破坏了。

        李毅不可能对项青萍许诺什么,就连一句甜言蜜语都没有,事后两个人见面,表面上虽然装得跟没事人一般,就好像酒吧里那些一夜情,天亮说分手,马路上相见互不认识。但李毅还是看得出来,项青萍眼神里有一种异常的渴望,或者说是等待。

        她在渴望什么?她在等待什么?李毅自然明白,但他不能给她。

        而他跟她,却再也回不到从前那种有些暧昧和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状态了。

        这一切,都是吴东方做下的罪行!

        吴东方的动机不单纯,这才是其心可诛的原因!

        这也是李毅一定要从吴东方身上找回场子的原因。

        被人算计了,不可能视而不见吧?不可能被动挨打吧?

        李毅一直在寻找良机,现在这个机会来临了!

        三思已毕,李毅缓缓说道:“我没意见,我服从省委的决定。”

        吴东方微微有些惊讶,原本以为要费上一番唇舌呢,谁知道李毅答应得如此干脆。他随即虚荣心膨胀,满以为自己王八之气外露,李毅被自己给镇定了,不得不听从自己的指挥和调谴。

        “李毅同志,我想从江州调派一半的救灾物资到吴州去,你觉得如何?”吴东方抛出了自己的意见。

        李毅道:“没问题,就算全部拉过去也行。吴州大堤如果决堤,灾情会十分严重,调派一半的物资过去,只怕难以解决问题,干脆把所有的物资全部调过去吧!先解决了吴州的燃眉之急再说!”

        吴东方道:“哎呀,李毅同志,你的大局观真是没得说啊!我代表吴州人民感谢你啊!”

        李毅道:“感谢就不必了,这些物资都是用江州人民的纳税钱买来的,吴州只需要把这笔钱还给江州财政就行了。”

        吴东方道:“这是肯定的,回头我就叫他们把钱给你们划过来。”

        李毅道:“行,那我安排一下,叫人尽快把救灾物资运送到吴州去。”

        吴东方道:“李毅同志,你真是识大体啊,什么都不说了,改天我们一起喝酒吧!”

        挂断电话,李毅蹙额思索,随即拨了郭小玲道的电话。

        郭小玲显然也被吵醒了,电话刚响了几声就被接起了。

        “李毅,我睡得正香呢,外面呼啸而过一辆辆公安和消防,还有武警和救护车,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涨大洪水了啊?”

        李毅道:“吴州大堤就要垮了!”

        郭小玲道:“这么好的新闻,我们江南早报可不能放过啊,我马上组织记者到一线去采访。”

        李毅道:“你先别急,我跟你说个事,事情是这样的……”

        郭小玲听完李毅的话后,笑道:“我明白。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照你的意思去办的。”

        李毅道:“行,那你一切小心,洪水可不比别的东西,这东西吞起人来很凶残的!你千万别去涉险,去采访的时候,一定要记得穿上救生衣。”

        郭小玲笑道:“我知道啦,老公!”

        李毅道:“我这里正忙,挂了。”

        李毅调配防洪物资,叫人把江州市里购买的防洪物资,悉数运往吴州抗洪抢险。

        宋建平和罗自力得知这一消息后,急忙打来电话,询问李毅怎么回事。

        李毅道:“这是吴省长的命令,吴州救灾物质不够,要从咱们江州调配。”

        宋建平急道:“李书记,我们江州总共就这么一点物资,全运走了,我们江州怎么办?我们解了吴州的危机,那谁来解我们的危机?如果江州出现险情,我们拿什么去救灾?到时候舆论会怎么看我们江州的官员?上级会不会处分我们?”

        李毅道:“这是省委的命令,我跟省委的谈话,我都用手机录了音,这一切还能有跑的?放心吧,省委也不会抵赖,这笔物款,吴州方面也会归还给我们江州。”

        宋建平道:“李书记,这不是钱的问题啊!现在到底都在涨大水,各省市都在收购防汛物资,再去买的话,仓促之间,只会难以买齐这么多的物资啊!钱再多,也不能拿它去堵缺口吧?能堵的话,吴州只就这么做了吧!”

        李毅没想到宋建平也有这么幽默的一面,说道:“物资的事情我,来想办法。你遵照执行吧!所有的防汛物质,全部运到吴州去。”

        宋建平再无话说,只得同意执行,将那一车车的防汛物资全部运到吴州去。

        李毅随即通知童军把四海集团收购来的所有物资全部装车待命。

        安排好一切,李毅坐上车子,说道:“去西泽区边界看看情况,也不知道吴州那边的大堤怎么样了。”

        钱多应了一声,驱车前往。

        西泽区毗邻吴州市,两者有很广阔的界线。

        这些界线只是地图上的彩色标注,在现实生活里,是不存在这些界线的。

        但在两地中间,还是有些明显的标志性的东西,诸如山脉和河流。

        隔开江州和吴州的,就是一条小河流。

        现在,这条小河流,也变成了宽广的大河,连日来的水洪暴发,让河面宽了两倍不止。

        当初组织群众挖掘农田排水系统的时候,李毅就想到了吴州之水漫过来的可能情况,因此在边界处多挖了两道排水沟渠,而这两道排水沟渠,此刻早就满了,跟那条无名小河一起,络绎不绝的将洪水运送到远方去。

        看到这种情况,李毅终于明白聂学贤的担心了。

        姜还是老的辣啊!

        在百年难遇的洪水面前,两条排水小沟,根本起不到多大的作用。那边的洪水还没有漫过来呢,排水系统就已经满了!

        疏散群众的做法是正确的!

        远远的,李毅可以看到雨幕里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政府方面的宣传还在继续,巡逻车架着高音喇叭,在乡村小路上来回广播,通知附近的村民们,洪水即将到来,请大家做好撤离的准备。还有些人敲锣打鼓,在村民们中间广而告之。

        而聂学贤组织起来的数百名党员志愿者,挨家挨户的通知,要村民们收拾贵重物品,暂时到远一些的亲朋好友家里去借住,等洪水过后再回来。

        多管齐下,就算是聋子哑巴,也能得到洪水即将到来的消息。

        很快就有村民收拾好东西,往外面走,渐渐的路上就亮起了手电筒的光芒,人越来越多,灯光也越来越亮,像一条光龙似的,向四面八方游走。

        李毅最担心的就是这些村民的安危,只要他们能顺利的转移,那就不怕吴州那边漫流过来的洪水了!李毅有信心可以将这股邪恶的水阻拦在江州城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就是深夜了。

        经过几个小时的奋战,村民们都得知了这个坏消息,虽然他们多么不情愿离开自己的老房子,但想想洪水的肆虐和恐怖,他们还是决定听从政府的安排,暂时离开。

        各个单位的负责人,都向李毅汇报工作情况。

        李毅忙得不可开交,不断的指挥和调度。

        罗自力接了一个电话,然而惊惶的走到李毅面前,说道:“李书记,吴州的大堤决口了!”

        李毅脸色冷峻,大声说道:“不要慌乱,快去看看村民疏散情况!我再次重申一遍,不能出人命!”

        罗自力道:“明白!”

        李毅看看远处黑暗中的吴州方向,似乎能感觉到那边正有洪水向这边滚滚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