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57章 甘当冤大头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57章 甘当冤大头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直接找到张正贵,沉声问道:“张市长,防汛抗洪物质怎么买的那么少啊?这洪峰眼看都要来了,到时物资不够用,是会死人的!”

        张正贵拂然不悦,缓缓将身子靠在椅背上,点了支烟,慢条斯理地说道:“李毅同志,这个事情嘛,你不用着急,物资不是已经买回来了吗?”

        李毅道:“张市长,可这跟我们当初讨论的数目相差太多了啊!只有十分之一呢!等洪水涨到,我们拿什么去救人?”

        张正贵道:“李毅同志啊,总在听你说什么洪水啊,大水啊,你看看,江州的天,是那么的晴朗,连雨都没有下呢,,怎么可能发洪水?”

        李毅道:“张市长,长江上游大量降雨,上游出现超过历史最高水位现象。www.00ksw.org长江之水汹涌而下,咱们吴江窄狭,又处于长江下游,肯定会受到很大的冲击。我们如果不做好万全的防范措施,将来会出大事的。”

        张正贵嘿嘿笑道:“李毅同志,不只你在关心国家大事,我也天天看新闻呢。我听说现在鄱阳湖和洞庭湖水系洪水量减少,长江中下游水位曾回落明显呢!看来这次长江涨水,又是有惊无险呐!你太过杞人忧天了。”

        李毅道:“这只是暂时性的现象,七月中旬之后,长江中下游将再次迎来强降雨,到时洪峰将一波紧接一波,一波强过一波!以我们吴江大堤的抵抗能力和江州的排水能力,是无法避免这次灾害的。”

        张正贵笑道:“李毅同志,这我就不懂了,你不是花了那么多钱,建什么城市和农田排水系统吗?怎么现在洪水来了,你就怕了?说排水系统不行了?”

        李毅道:“张市长,时间仓促,我们的排水系统还没有完善,很多地下工程还在施工阶段,普通的积涝还能对付,但碰上这百年难遇的大洪水,这套城市排水系统,还稍显薄弱。这场洪水如果推辞到明年才来,或是我早来江州一年,那就不怕这鬼日的洪水了!”

        张正贵皱了皱眉头,李毅的话刺痛了他的敏感神经。李毅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分明是在指责江州以前的官吏们都是尸位素餐,在其位不谋其政,没有搞好江州的城市排水系统。

        “李毅同志,江州是座古城,几千年来,也没见发生过什么被水淹没的事情,你说的话太过吓人了吧!”张正贵道:“防汛物质年年都有准备,今年准备这么多,已经足够了!”

        李毅道:“张市长,我翻阅过江州志,也查阅过史料,江州历史上的记载,只要长江流域发洪水,吴江肯定会水位暴涨,好几次大堤都决了堤,淹死生命无数,毁坏良田不计其数!建国后,就是五四年那场大洪水,江州就损失惨重,自那之后,江州人民就重视水利,运用人力物力,修建了几座大型水库。”

        “但这些水库都有些年头了,年久失修,直到近两年,中央再次重视水利工程的修缮工作,这才得以修补,但也只是修补,并没有大的改造,也没有修建新的水利工程。整体而言,江州的泄水排洪能力并不强大。所以,我们只能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

        张正贵道:“你说的我都懂,现在不比以前了,近两年国家和省市都投入巨资,进行过水利工程的修补工作,一般的洪水,绝对没有问题的。就算有大的洪水,加上你的排水系统,还有救援物资,绝对足够了。”

        李毅道:“张市长,这个问题您是不是再认真考虑一下?这可关系到江州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

        张正贵摆手道:“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跟吴省长讨论过了,吴省长很赞成我的意见,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李毅同志,你就不必再多说了。”

        李毅心想,原来是吴东方的指示啊,完了,看来自己呈递给吴东方的那个报告,估计也没能进入吴东方的法眼。看来不只是江州,便是江南省,今年的抗洪形势都会很严峻。

        世事就是这般的无奈,李毅明明知道即将到来的将是一场大洪水,然而人力有时不逮啊!他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一切只能看运气了。

        希望经过自己这多年来的努力,可以尽量减少损失吧!

        李毅沉声说道:“张市长,我希望您能记住我们今天的谈话。我们当官的,除了实现自己个人的理想之外,多少还想为治下民众办些实事的吧?如果看到自己的人民被洪水淹死,而原因就是因为我们准备不充足,那个时候,我相信我们都会受到良心的谴责。”

        张正贵的脸沉了下来,看着李毅不做声。

        李毅说道:“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副书记,人微言轻,该做的,该说的,我都做了说了。许多不该我做不该我说的,我也都做了说了,很多人都以为我这么做,是为了出风头,博眼球,争政绩,我要说一句,其实我真的不在乎这些东西。就算我平平凡凡的在江州待上两三年,什么政绩也没有,一样可以提升一级。”

        张正贵心想,这小子年纪轻轻就能坐上江州副书记的宝座,他所言非虚啊!看来他背后还是有些能量的。

        张正贵又想,既然你这么有能量,你平平凡凡的待着等升职不好吗?做什么这么不安分呢,搞东搞西的!

        就算你有些后台,但在江州市里,我才是市长,你这个副市长,就得服我的管!

        “李毅同志,我们的出发点都是好的,都是为了江州的工作着想啊。市财政只有这么多,各个方面总要平均分摊吧?我不可能把所有的资金都放到购买防汛物质上去,那样我们别的工作怎么办?”张正贵沉声说道:“这一点,希望李毅同志能够理解。”

        李毅道:“张市长,事情总要分个轻重缓急啊,当前重中之重的工作,就是防汛抗洪工作,我们现在多投入一点,将来损失少一点,算起来还是我们赚了。”

        张正贵道:“问题是,现在没有什么大洪水嘛!一切迹象表明,洪水正在消退啊。七月初的那次洪峰,也不过是有惊无险,没有造成什么危害。如此可见,我们江州的防洪能力,已经够抵御长江特大洪水了。”

        李毅知道自己再说也没有用了,只会加剧张正贵对自己的成见,便道:“既然张市长如此坚持,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再另外想想办法吧!”

        告辞出来,李毅轻轻一叹,有些事情看来是无法改变啊!

        尽人事听天命吧!

        李毅回到办公室,把童军喊了过来。

        童军来到李毅办公室,笑道:“老大,何事见召?”

        李毅丢了一支烟过去,说道:“我叫你办的事情,如何了?”

        童军道:“老大,我去找过了,没有找到。”

        李毅微微蹙眉,说道:“没有一点线索吗?”

        童军道:“我问过那边的邻居,他们都说还是去年看到过他们,好像是回家安葬她家男人。之后就不知道去哪里了。老大,你找那孤女寡母的做什么啊?她们欠你钱了?”

        李毅笑道:“是啊,几千万呢!”

        童军吃惊道:“几千万啊,老大,你可真大方!你连人家底细都没摸清楚,就借给他们几千万?嘿嘿,那女的是不是长得特别漂亮啊?你想收归后宫?”

        李毅笑骂道:“去你妈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你那个村姑怎么样了?搞定没有?我告诉你啊,现在的女人很吃香的,就算是离婚的女人,也有人抢着要。你要是想要那个黎晓晓,就要抓紧时间了。”

        童军道:“放心吧,是我的菜,就跑不了。哎,老大,你要找的那楚怜心,是不是特漂亮?跟我说说呗。”

        李毅道:“也就那样呗,天仙长啥样,她就长啥样,自己想象吧。我叫你过来,有正事要说。你调集一把资金,大量购进防汛物资!”

        童军挠头道:“防汛物资?那是什么东西?”

        李毅道:“东西很多,有砂石料、木材与竹材、编织物料、梢料、绑扎材料、油料、照明设备、爆破材料和防汛救生设备等物资。”

        童军道:“怎么跟我们搞建筑的差不多啊!”

        李毅道:“我都列了一个单子,你拿过去照着采办吧!我已经列出了采办数量,只能多不能少!”

        童军接过李毅递过来的单子,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许多材料名称。

        “得呐!老大,你就放心吧,这些东西我都是容易采办的物质,我们一定会按时按量的采办完成。要这些做什么啊?”

        李毅道:“抗洪用,长江要发大水了,特大洪水!”

        童军道:“这是政府应该做的事情吧?我们出钱,这不是冤大头吗?”

        李毅道:“胖子,企业家除了赚钱,还要学会回馈社会,一个只知道捞钱的人,那是铜臭商人!”

        童军虚心的道:“好好好,我听老大的。”

        李毅将目光投向窗外,沉声说道:“胖子,我相信,人定胜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