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52章 班底初聚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52章 班底初聚

    作品:《官路弯弯

        江州市委提交省里讨论批审的几个人事议案,省里都相继做出了批复,任命祝文同志担任江州市委副书记。www.00ksw.org

        而省政法委也做出了回应,同意秦楷同志出任江州公安局长一职。

        这两项人事问题,顺利的达到了李毅的愿望!

        祝文和秦楷得知这一消息后,都兴奋莫名,第一时间就是打电话给李毅,向李毅表示感谢,要请李毅吃饭。

        李毅想了想,都同意了,而且把他们两人都邀约在了一起,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吃饭喝酒。

        时间是晚上七点,楼名香满楼。

        这天晚上,祝文和秦楷如约来到香满楼时,李毅等人已经在座,除了李毅之外,另外还有几个人,一个是东新区委书记包建安,一个是副市长项青萍,还有一个,是军分区司令员邓长江。

        祝文和秦楷一看这阵式,马上就明白过来了,这些人,可能都是李毅的班底呢!而且是跟自己职务和级别相差不大的班底!

        乖乖不得了啊。这几个人中,李毅是市委常委,包建安是市委常委,邓长江是市委常委,再加上一个祝文,也是市委常委!

        十三个席位中,李毅这个宴席里就占了四位!还有一个是副市长,一个是公安局长!

        这个阵营放在江州市里,可谓豪华之极啊!说是江州市的权力中枢,也不过分了!

        祝文心想,难怪李毅这么高的心气,叫自己不要去吴州赴任,直接许给自己一个江州副书记的位置,当时只不过是怀着赌一赌的心思答应了李毅,没有想到,李毅真的没让自己失望,居然一举将这个副书记的职位拿了下来!

        厉害啊!江州市里,谁还有这等胸襟?谁还有这等能耐啊?

        从这几个人的身份来看,祝文直觉李毅背景不会简单,尤其是邓长江,这个人出了名的难以为伍,平素出了出席常委会或是重大会议,他是很少跟市里领导来往的。

        而今天晚上,李毅居然请动了邓长江!

        由此可见,李毅的后台有多硬?

        而从前宋征明对李毅的态度,也是极好的,这么多的地市级厅级干部里,宋征明对李毅算是刮目相看的。就在宋征明临走之时,还对祝文说过这么一句话:“多和李毅同志联系,有事情找他帮忙。”也正因为宋征明这么一句话,让祝文信任了李毅,拿自己的前程当了赌注,并且赢得了这一局的胜利!

        秦楷是个粗人,但粗中带细,他看到这个场面,也明白今天这个饭局是什么意思了。

        李毅坐在主位上,大马金刀的坐着,神情淡淡的看着门口,那表情似乎在说:入得门来,即是我李毅之人!

        秦楷只在门边停留了一刹那,就毅然的踏了进去。

        “哈哈,祝文同志,秦楷同志,两位来得及时啊!”李毅大笑起身,似乎要迎上来。

        祝文和秦楷是先后脚进门的,两个人抢先走过去,一个人握住了李毅的一只手,使劲摇了摇。

        秦楷认识祝文,祝文绝不认识秦楷,不过一听李毅喊出来的名字,祝文就知道这个汉子就是新任公安局长秦楷了。

        李毅呵呵一笑,说道:“大家都认识了吧?我就不再做介绍了。都坐吧!服务员,上菜!”

        邓长江笑道:“菜上得慢不打紧,酒一定要上得快!”

        包建安笑道:“我听李书记说要请客,我也不敢抢他的风头去结账,所以就带了两瓶好酒过来。”说着从地上提出来两瓶茅台酒,放在桌面上,叫服务员来拆包装倒酒。

        那酒香气四溢,满室是酒香。

        邓长江深深闻了一口,说道:“包公,你不地道啊,这么好的酒,现在才拿出来!看来还是你们地方长官好,酒也上档次。”

        包建安道:“天地良心,这酒是我自掏腰包,托人从茅台酒公司里买过来的!这可是真正的好酒。”

        邓长江道:“六个人,你却只带了两瓶酒,忒不厚道!太小家子气了!平分下来,每个人也就两杯酒吧?”

        项青萍道:“我先声明,我不喝酒,我一闻都醉了。”

        邓长江道:“不喝也行,我们男人每喝一杯,你就要说个段子出来听,用段子来抵酒。”

        众人俱皆大笑,邓长江平素不苟言笑,在常委会上都是惜言如金,没想到脱下军装,上到酒桌上,居然是这般的风趣!真正令人刮目相看。想想也就释然了,部队里出来的人,有几个不会喝酒?

        邓长江是这几个人中年纪最长的,他都放得开,如此有趣,其它年轻人也就更加随意了,一时间谈笑风生。

        服务员给每个人都满上了酒。

        祝文笑道:“这第一杯酒,我要敬李书记,李书记,谢谢你,若不是你的推荐,我坐不到这里来!”

        李毅道:“呵呵,这是大家的一致意见,我不过是顺应民意罢了,主要还是祝文同志深得民心啊!”

        秦楷也端起酒杯,说道:“李书记,我也要敬你一杯!漂亮话我就不多说了,今后但有差谴,我秦楷上刀山下火海绝不皱眉!”

        “好,是条汉子!”邓长江道:“我就喜欢这种直爽的人!大家伙也别一个一个的敬的,我是个酒鬼,等不及你们推来推去的耗时间。干脆来个痛快的,来来来,我们共同举杯,干一杯吧!”

        李毅端起杯子,站了起来,说道:“诸位是我来到江州后,结交的最知心的朋友,今天朋友相聚,济济一堂,何其快哉?请共饮此杯!”

        众人都站了起来,举杯相碰,一饮而尽。就连项青萍事先声明过了的人,也喝下了这杯酒。

        李毅缓缓说道:“大家有缘在此相聚,今后在工作和生活中都应该互相帮助,就像兄弟姐妹一般。”

        这话说得再明白不过,大家心照不宣,哈哈大笑,说道:“理应如此!”

        这几个人,是李毅来江州后着力结交和培养的班底,江州市里,李毅有了这个班底,基本上可以占据一席之地了。甚至可以和市长张正贵分庭抗礼。只要游图恩倾向自己,那要打败张正贵还是很容易的。

        短短大半年时间,李毅在江州之地,就攒下了这样的班底,也算是没有辜负李老爷子对他的期许了。

        众人随意的聊天,喝酒,项青萍喝下那杯酒后,就再也没有喝酒了,众人每喝几杯酒,就要打趣一下她,叫她讲个段子出来听。

        项青萍参加酒宴少,会的段子本就不多,被大家伙榨干了,后来实在想不出什么段子了,埋头苦思了许久,也想不出什么正儿八经的段子来了。而大家的用意就如此,要把她的正经段子全逼出来,然后要她说黄段子取乐。

        李毅见她发窘,便发话道:“算了,算了,几个大男人,不兴这么欺负一个女人家的。”

        包建安便道:“项市长,那就算了吧!”

        项青萍偏生很倔,说道:“我不说段子了,我喝酒!”

        邓长江赞了一声:“好一个巾帼不让须眉啊!包公,回去再拿两瓶好酒来啊!六个人两瓶酒,还不够塞牙缝的呢。”

        包公这个称呼是邓长江头一个喊出来的,自从这次后,包公就成了包建安的小名,在小圈子里都这么称呼他了。

        包建安发愁道:“邓司令发话了,我自然无不遵从,可是,我真的没有酒了啊!”叫过服务员,叫他们上两瓶好茅台酒,并一再嘱咐道:“一定要给我们上真的!若是上了假的,我砸了你们的店!”

        服务员甜甜答应道:“请放心吧,我们这里从来不卖假酒。”

        不一会,果然端来了两瓶上好的茅台,看那包装,跟包建安带过来的差不多。

        服务员拆开包装,给几个人倒酒。

        邓长江端起杯子,闻了闻,又抿了一口,说道:“这酒不地道,没有刚才的好喝。”

        包建安也尝了一口,说道:“是没有刚才的好喝啊!不会是假酒吧?”

        服务员便道:“我们这酒是十年陈酿,你们那酒是三十年的陈酿,当然比我们的要好喝了。”

        祝文便道:“相差二十年呢,难怪了,来来来,继续喝!今天能跟大家坐在一起喝酒,是我的荣幸啊!今天不醉无归!”

        几个人都是能喝酒的,加上已经有了几分醉意,也没有人追究这酒的年份了。

        包建安心想,香满楼在江州开了这么多年了,是江州最老牌的酒家,很多政府要员都来这里消费,这里应该不会卖假货。

        两瓶酒在杯来盏往中也很快进了肚子。

        邓长江喝酒喝得最急最快,也喝得最多,忽然间抱住肚子,叫道:“肚子好痛!”

        包建安笑道:“邓司令,你不会是想上厕所了吧?呵呵,哎呀,我肚子也痛!”

        李毅喝得最少,但也隐隐感到肚子痛,马上就意识到不对劲了。

        六个人,同时都肚子痛起来!项青萍是个女人,但刚才也喝了好几杯酒,肚子痛得有些难以忍受,她按住肚子,说道:“这酒是不是有问题啊?”

        两个服务员都慌了神,不知所措。其中一个机灵点,过来拿酒瓶,说是拿给经理去看看。

        李毅一把按住了酒瓶,沉声道:“别动!这是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