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40章 软的不行来硬的!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40章 软的不行来硬的!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的电话响起来,是郭小玲打来的:“李毅,不好意思,昨天晚上印刷厂出了点事故,我去处理了,很晚才回来。www.00ksw.org”

        项青萍指了指淋浴间,李毅轻轻点头,项青萍就起身,走路的时候,两只腿一歪一歪的,下体疼痛难耐。

        **共巫山齐飞,欢乐与痛苦并存。

        李毅对着手机说道:“事故排除了没有?今天的报纸能出来吧?”

        “嗯,已经弄好了,报纸顺利上市。累死我了,我得回去好好睡一觉,今天下班后,你来我这吧。”郭小玲说道。

        李毅道:“行,你好好休息。”

        放下电话,李毅起身来到淋浴间,拉开门,就看到项青萍在看她的下体,李毅笑问:“是不是肿了?”

        项青萍道:“还好啦。”

        李毅抱着她,两人温存了一会,又来了感觉,便在淋浴间里杀上数百回合。

        李毅此刻完全清醒了,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对吴东方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不齿,还好自己强行忍住,没有在那个星域里面出丑。

        这个过节,李毅记下了,心想一定要找个机会扳回这一局!

        李毅以前还觉得吴东方比较靠谱,像个正人君子,经过昨晚之事,让李毅对吴东方这个人彻底的失望。自己若想在江南省里寻求靠山,这个吴东方,是不必考虑了。

        完事之后,两人躺在床上,李毅吸着烟,思考着江南省和江州市的政治格局。

        “怎么了?”项青萍温柔的问:“是不是在后悔搞了我这么老的女人?”

        李毅哈哈笑道:“你一点都不老,下面比小妹子还要紧实呢!”

        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说道:“我昨天遭人算计了。”

        项青萍道:“什么人啊?这么大胆子!”

        李毅道:“是吴省长,他约我吃饭,结果安排了电视台一个台花陪我,在咖啡里下了药。”

        项青萍吃惊的掩住了嘴巴,说道:“有这种事情啊?那你有没有上那个台花?”

        李毅道:“你当我是傻子啊?那种地方,我能上吗?要是被他们拍下来,那我这一世英明就毁于一旦了。”

        项青萍笑道:“这么说来,你还是想上那个台花的吧?只不过时间地点不对。”

        李毅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道:“胡说八道!”

        项青萍道:“想就想呗,男人见到年轻貌美的女人,只要是正常的人,都会有那方面的想法吧?这很正常啊,我又不吃你的醋。哪怕你把全世界的美女都搞上一遍,我也还是你的情人。”

        李毅爱怜的抚摸着她光洁的后背,说道:“青萍,你后悔吗?”

        项青萍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李毅,我爱你。”

        小睡片刻,李毅起床上班,对项青萍道:“你休息一天吧!这样子去上班,人家看得出来。”

        项青萍下面的确很痛,便应了一声。

        李毅留了一枚钥匙给她,说道:“就在这里住吧!”

        项青萍跳起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问道:“晚上你还来吗?”

        李毅想起刚才郭小玲的话,说道:“今晚可能不行。”

        项青萍嗯了一声,送他下楼。

        看着李毅驾车离开,项青萍幸福的笑了。

        李毅知道,再过一个月左右,那场长江流域的大洪水即将到来。

        在这个夏天的六月份,汛期一定会如约而来,长江流域遭遇了百年难遇的特大洪灾!

        这是继1931年和1954年两次洪水后,二十世纪发生的又一次全流域型的特大洪水这天,李毅拟定了一个防汛应急预案,交给市委常委会议讨论。

        这次常委会议上,还将讨论几项重要的人事议案。

        其中就有两项李毅最为关心的议案,一个是江州市委副书记人选的提名,一个是市公安局长的提名人选。

        这两个位置,李毅早就在谋划了,而且势在必得!

        夏坤病情进一步恶化,他再三考虑之下,终于向市委常委会提交了正式的辞职报告,辞去一切职务。但他只向游图恩和张正贵说明了辞职的原因,并要求他们不要把自己生病之事公诸于众。辞职之后,他想安安静静的度过余生,不想劳师动众。

        这次市委常委会议,将是夏坤政治生涯里参与的最后一次常委会,也将成为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次。

        会议时间到了,各个常委陆续入场,李毅坐在夏坤身边,说道:“夏书记,身体违和,就不必来参加了嘛!”

        夏坤勉强一笑,说道:“就让我站好这最后一班岗吧!”

        李毅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递了一支烟过去,还帮他打着了火。

        游图恩进来的时候,扫了一眼会议室,发现张正贵还没有到,微微有些不悦,心想我这个一把手都到了,你这个二把手还拿捏架子不来?

        常委们各自吞云吐雾,看着游图恩。

        游图恩轻咳一声,缓步走进来,坐在主席位上,说道:“正贵同志怎么还没到?”却是看向副市长乔步龙。

        乔步龙道:“我也不清楚,我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张市长。”

        正说话间,张正贵走了进来,他呵呵笑道:“哎呀,对不起了,诸位同志,我临时接到省委电话,在外面讲了几分钟,来迟了。”

        游图恩虽然老大不高兴,但也没有办法。

        省委,在现在的江南省,这两个字自然指代的是吴东方啊!吴东方跟张正贵通电话,江州市委领导们稍等几分钟,又有什么关系呢?谁又敢说半句怨言?

        李毅弹了弹烟灰,看向张正贵,却见张正贵也正好看向这边,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接,便又一闪而过。

        虽只一眼,但李毅却从张正贵眼里读出了太多内容,他有一种直觉,今天的常委会议,只怕有一番恶战!

        吴东方赶在这个时候跟张正贵通话,莫非有什么举措?

        李毅上次星域全身而退,固然保存了自己,但同时也得罪了吴东方,因为李毅的举动,严重伤害到了吴东方的脸面。

        吴东方煞费苦心,给李毅营造了这么好一个泡妞的局面,甚至连催情的药都给李毅准备好了,可谓无微不至。如果李毅接受了这番好意,不用说,自然也就成为了吴东方阵营里的人。

        可是李毅并没有接受!

        不是朋友,即是敌人!用这套理论来说的话,那吴东方恨自己也是应该的了。

        李毅的猜测是正确的,刚才正是吴东方找张正贵通话,谈的也是跟李毅和今天这场常委会议有关的事情。

        吴东方以前确实想要招徕李毅,但李毅一再的拒绝甚至驳他面子,让吴东方心里很不好受。

        李毅这个人,吴东方还是十分欣赏的,尤其是昨天晚上,在喝了半咖啡的情况下,面对着宗颜那样的极品美女,李毅都能从容的逃走!这更让吴东方刮目相看。一个能经受住美色考验的年轻干部,这可不是一般的厉害啊!

        吴东方心里更加欣赏李毅,但是,他觉得自己一味的拉拢,反而助长了李毅的气势,让李毅更加的傲骄,于是,他换手法了!

        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吴东方心想:你李毅不是很**吗?那我就给你点颜色看看,只有你不停的吃瘪,走投无路时,我再去收编你,那就容易多了。

        于是,他找到了张正贵。

        江州市里,也就张正贵资格最老了,权力也是最大的。游图恩虽然是一把手,但能力不行,又刚来江州不久,根本无力掌控局面,现在江州市常委会,实际上是张正贵和李毅这两个人在斗法。

        吴东方自然对这些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要想对付李毅,自然要找一个能对付得了李毅的人来,张正贵是最佳的不二人选。

        吴东方和张正贵的想法可谓不谋而合。

        张正贵也正想好好打击一下李毅呢!现在有了吴东方这个强援,自己又添了胜算。

        张正贵得意的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摸了摸下巴,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掏出烟来,点了一根,惬意的吸着。

        游图恩撇了撇嘴角,掐灭手中香烟屁股,说道:“同志们都到齐了,那我们就开始吧!”

        一把手发了话,大家都坐正了身子,掐灭了手中的烟头。

        只有张正贵的烟还是刚刚点着的,他根本不管这一套,自顾自的吸着。

        游图恩看了张正贵一眼,轻咳了一声。

        张正贵唔唔两声道:“游书记,开始吧,可以开始了。”

        游图恩老大不痛快,原来是想提醒张正贵,反过来被张正贵抓了主动权,在外人看来,很像是自己在向张正贵请示似的,在得到了他的同意后才敢开始这次常委会议!

        什么玩意,**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游图恩紧蹙双眉,也不着急,端起杯子,喝了两口茶水,慢慢的吞了下去,这才沉声说道:“同志们,在这里,我要先宣布一件事情,有的同志或许已经知道了……”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看了夏坤和李毅一眼,然后继续说道:“夏坤同志因为某些原因,向我们常委会提交了辞职书,我们常委会通过之后,他就会正式向省委提交辞职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