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33章 各种压力,寻求破解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33章 各种压力,寻求破解

    作品:《官路弯弯

        曾绍伟再次给李毅打来电话,这次不再讲赵阳的事情了。www.00ksw.org

        江州警方从赵阳家里搜出巨额存折,还找出了他在外面包养的五个情妇!经过突击审问,面对强大的证据,赵阳这家伙再也无力抵赖,已经全部招供,承认了自己包庇亲人贩毒的事实,并从中捞取好处费。

        这样一来,没有哪个人再敢替赵阳说情了,笑话,替毒贩说情,那不是找死吗?

        但曾绍伟对李毅的成见却没有稍减。

        曾绍伟跟骆辉打招呼,说不要报道这次贩毒案的详案,骆辉当时也答应了,但事后又致电曾绍伟,说她认真考虑过了,觉得这种大案子,还是得让民众知情,何况这也是宣传正义和正面形象的大好时机。

        曾绍伟旁敲侧击的询问,终于知道是李毅在中间使坏。

        赵阳涉毒,曾绍伟不可能真的保他,他跟李毅交涉,也不过是尽尽人事,但李毅那么的不讲情面,让曾绍伟十分下不来台,而这次又被李毅横插一杠子,在骆辉面前驳了自己的面子,更让曾绍伟十分气愤。

        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曾绍伟对李毅的不满积累下来,趁着这次三扫行动,一并爆发出来。

        他在电话里大声指责李毅,说江州政法委书记是蓝朝平,不是你李毅,你不要把什么事情都做尽了!这是抢班夺权。

        李毅回答说,我的工作,就是分管这一块,而且这是江州市委常委会议分的工,我身为江州市副书记,分管政法工作,就有权力管理辖区内一切跟政法工作有关的事务。曾书记如果我的分管工作有何异议,可以向咱们江州市委提出意见,请常委会进行调整。

        曾绍伟说,那你也不能这么乱来啊!党和人民赋予你这么大的权力,不是叫你胡作非为的!

        李毅说,我怎么胡作非为了?这话我可担当不起呐。

        曾绍伟说,那么多正经商家,月月为江州的税收工作做出卓越的贡献呢,你说封就把人家给封了?这是严重损害人民群众利益的事情,你的所作所为,让江州经济损失惨重!

        李毅说,曾书记,这是咱们江州内部的事情,游书记和张市长都没有说什么,您一个省政法委书记,是不是管得太宽了呐?

        曾绍伟说,李毅同志,你动用的是咱们政法系统的力量,为你个人错误的决定执行任务,这是极端严重的错识,我身为省政法委书记,自然有权力管这个事情,不知实情的江州百姓,他们不会把账算到你李毅同志的头上,只会骂咱们这些当警察的!骂我们只知道破坏安定和谐的社会局面,欺负那些老老实实经商的市民!

        李毅蹙眉说道,曾书记,你这话从何说起?我们都是查出这些店里存在非法交易,这才将它们关闭或是暂停整顿,只要他们整改达标了,还是可以照样开业的嘛!至于那些涉黑涉毒涉赌的店子,被关停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参与这次行动的,除了江州市政法部门外,还有市工商、税务、城管、消防等等诸多部门,进行联合执法,他们开的都是江州党政机关的公车,穿的是江州党政机关的制服,亮出来的也是江州党政机关的工作牌!江州人民怎么会把这笔账算到您省政法委部门头上去呢?

        李毅的针锋对对,让曾绍伟再次领略到了这个虎面书记的强硬和机辩。

        缓缓吁出一口浊气,曾绍伟沉声说道:“不管怎么说,下列几家店子,据我所知,根本就不存在任何问题,肯定是你们执法过程中产生了什么误会,你们必须马上恢复他们的营业资格!”

        李毅冷笑一声,暗道你终于露出你的真正目的了,便问道:“不知道是哪内家?我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无辜。”

        曾绍伟便报出一串长长的店名来。

        这些店子,都是江州数一数二的娱乐城,规模大,路子广,但涉黄也是最严重的,很多店里都是公然明码标价,顾客一进门,就大力推销他们的非法服务。

        这些店老板,居然能找到省里的关系,可见他们的人脉很广啊!

        李毅拿笔一一记下这些店名,说道:“曾书记,我叫人再详细查查看,如果这些店真的如您所说,是我们的误查,那我们一定会尽快恢复他们的营业资格。”

        曾绍伟听到李毅这番似乎有些妥协的话后,脸色终于有所缓和,说道:“行,李毅同志啊,我们执法也要讲究个度嘛!一下子搞掉这么多的经营场所,是会出事情的!那么多的从业人员,他们生活没有着落,怎么办?这个大问题,还是要落到你这个主管经济的副书记身上呢!我这么做,也是为你着想。”

        李毅挂了电话,暗自冷笑。

        曾绍伟这个电话,只是开了个头,紧接着,陆陆续续有省里和市里的各级领导打电话来,先是讲一通天大的道理,肯定这次三扫行动的辉煌成果,然后绕上一个大弯子,为他们各自的利益链条讲情,要求李毅尽快恢复某某娱乐场所的营业资格。

        李毅半个上午的时间,尽在处理这些狗屁电话了,他实在烦了,心想这事情不得了,这要是认真查起来,牵涉到的官员只怕越来越多,虽然有很多官员只是受了人家一点好处,碍于情面不得不打这个求情电话,但这也从侧面反应出来,官员和这些**场所的连结,是十分紧密的!要不然,在这个三扫行动的风口浪尖,他们也不会斗胆打这个电话,来向自己说情。

        当然,这些领导都是有头有脸,说话极有分量的,他们也自以为只要他们开了口,李毅就一定会卖他们这个面子。

        李毅看着工作本上那密密麻麻的店名,这些都是有人说情的店子!

        必须得想个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才行啊!

        这么多说情的人,要是全部驳回去,那自己在江州这片地,还用得着混吗?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这可是爷爷再三叮嘱自己的格言!

        李毅想了想,要想压住这些人,只能找级别更高的人出来说话,也只有高级领导才能镇住现在这个场面了!

        江南省还有谁比曾绍伟等人还要高级呢?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省长吴东方!

        新书记还没有定下来,现在江南省的一号人物,也就是吴东方了。

        李毅考虑再三,还是带上了相关材料,前往省委。

        吴东方是江南省委副书记,江南省省长。

        以前,吴东方都是在省政府那边办公,因为在那边,他才是政府的一把手,是那幢楼里的老大。

        现在宋征明调走了,由吴东方来主持江南省委省政府的全面工作,他为了彰显自己的入主省委,就搬到了省委来办公。

        吴东方并没有傻到去省委书记办公室里办公,而是在省委副书记的办公室里。

        反正,只要下面的人都知道,现在来到省委,汇报任何重大工作,都只要直接找他吴东方就行了。

        重要的不是某个办公室,而是这个办公室里坐着的人!

        李毅事先打电话给吴东方的秘书甘明杰,询问吴省长几时有空闲。

        甘杰明回答说吴省长很忙,这两天都没有空,叫李毅找省委办公厅安排一下时间,然后就挂了电话。

        李毅微微冷笑,心想再等两三天?那我还不被那些求情的电话给烫伤耳朵?

        管他呢!李毅向来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何况这事情十分紧急,他必须尽快找吴东方商量出一个可行的办法出来。

        李毅来到吴东方办公室,一进去,甘杰明就惊讶的道:“李毅同志,你怎么来了?我不是告诉过你,吴省长的时间都排满了吗?我帮你记下来了,到时安排好会电话通知你的。”

        李毅道:“对不起,甘秘书,我找吴省长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汇报,麻烦你通报一下。”

        甘明杰道:“李毅同志,如果人人都像这样,那我们还用不用工作了?全部都跑过来说有要事找吴省长,那不就乱套了吗?全省那么多人地市,每天有多少重要工作等着吴省长去处理呢!你的事情再急,也得照规矩来办啊。”

        李毅淡淡地说道:“甘秘书,我来的路上,已经跟吴省长通过电话了,他答应我说现在他有时间,叫我过来的!怎么?你想违背吴省长的意愿?那行,我回去了,你自己去跟吴省长解释吧!”

        甘明杰见李毅转身要走,连忙喊道:“李毅同志,请留步,你真的跟吴省长打过电话了?”

        李毅道:“我有必要骗你吗?”

        甘明杰跟吞了只苍蝇似的,转身灰溜溜的敲门进了吴东方的办公室,片刻之后,又灰溜溜的出来,对李毅说道:“李毅同志,吴省长请你进去。”

        李毅很有威严的点点头,踱着小步子走了过去。

        甘明杰摸着下巴,看着李毅的背影发呆。

        李毅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吴东方的“进来吧”后,这才推门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