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25章 命运,决赛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25章 命运,决赛

    作品:《官路弯弯

        扫毒别动队高层召开了一次案情分析会。www.00ksw.org

        这个所谓的高层,其实就是市委副书记李毅、市政法委书记蓝朝平,加上王金宝以及几个别动队的小组长。

        从手中各种资料显示,赵阳肯定涉毒,就算没有直接参与其中,但他的两个亲人都涉及到了毒品,他这个公安局长不可能不知情,知情不报甚至包庇犯罪,其罪过也不小。

        如果赵阳真的涉毒,那他将是这个扫毒案中涉案最高的一个政府官员。

        堂堂公安局长,却成了毒品犯罪的保护伞,给社会造成了多么大的危害啊!

        李毅在会议长严肃的指出,这次行动,必须成功,行动之前,必须保密,千万不可以泄漏任何消息,让涉案人员闻风潜逃,另外,对赵阳、崔兆龙、浴都老板以及主要涉案人员进行严密监视,随时报告他们的异动情况。

        蓝朝平沉吟道:“李书记,这个案子涉案太大,如果没有再得力一点的证据,想要把赵阳这等顽固分子搞下来,有些难度,省里有人会力保他的。”

        李毅知道他说的是省纪法委书记曾绍伟同志。

        蓝朝平身在政法系统,归属曾绍伟管领,自然对他比较忌惮。

        李毅想了想,说道:“蓝书记,你感觉曾绍伟同志怎么样?”

        蓝朝平道:“护短,出了名的护短。”

        李毅道:“我跟曾书记接触得比较少,在我的感觉里,他起码是一个正直的人,你觉得呢?”

        蓝朝平道:“那倒是真的。曾书记对黑恶势力是深恶痛绝的,去年底,我市举行的整治行动,曾书记就给予了很大的支持。但是,涉及到赵阳,我就不敢打包票了。”

        李毅道:“既然如此,那就先不要向上面汇报,等案情明朗甚至结束后,再向上面报告。”

        蓝朝平道:“目前来说,也只能如此了。”

        李毅道:“我得到了可靠情报,泰国内部也正在严厉打击毒品犯罪,据说跟江州毒品网络有联系的那个大老板,为了暂避风头,会带人来到江州。这个人来江州,主要有两个目的,除避风头之外,就是他手里有一批存货,想卖给江州的下线。这批货不是小数目,我们绝对不能让它进入市场流通!”

        王金宝道:“最好能把这批货截糊了,不让他们进入江南省!”

        李毅摆手道:“这个难度太大,我们根本不晓得他们的走私路线,是通过云贵省的山区进来?还是走海运?又是从哪个点登陆?是人体藏毒?还是货物藏毒?这个都很说。仅凭我们的力量,很难抓捕他们。另外,我们一旦大张旗鼓的搜查,势必会惊动江州的贩毒网。所以,我们只能等待他们交易的日子!再行布局,一网打尽!”

        王金宝道:“他们交易的日子是哪天,这个也很难摸到啊,要不我们派卧底进去?”

        李毅笑道:“这个日子我已经知道了,就在明天!也就是30号!”

        众人听了,神情一凛,为李毅的情报而震惊。

        李毅是怎么得到这些情报的?这个问题,比情报本身更令人感兴趣。

        李毅看到众人的表情,嘿嘿一笑,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自己表现得越是神秘,这些人对自己就越是敬服,也越不敢乱搞小动作。

        王金宝道:“既然知道了他们的交易时间,那就好办了,只要密切监控他们,就能找出他们的交易地点,到时来一个一网成擒!”

        李毅道:“嗯,好了,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大家回去工作!王叔,你留一下。”

        众人散去后,李毅对王金宝道:“交易地点我已经知道了,你回去后,对这个地点进行重点布控,一定要保证万无一失!另外,我不知道扫毒别动队里有没有对方的卧底,你要留意。”

        王金宝道:“这些人都是我精选出来的,这些天我也特别留意过了,没发现有谁有异常。”

        两人又商量了一些行动上的细节,这才散去。

        这天晚上,李毅没去郭小玲那里,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后天是江南早报开市第一天,郭小玲这两天很忙,都要很晚才回家,回家也是倒床便睡,李毅就不去打扰他了。

        他坐在阳台上,吸着烟,仰望着难得一见的星空。

        这两天云散雨收,难得的出现了晴空,让江州人看到了久违了的太阳和星辰。

        爷爷对他的教诲言犹在耳,叫他到江州后,广结善缘,少结怨家,不该管的事情,就不要去管,能放手的事情,就放手。

        可是,李毅做不到。他就是这么一个人,碰上了就一定要管到底!不管这事情涉及到谁,只要他有能力去管,就要一管到底!

        李毅安静的坐着,看着窗外的天空,一连吸了数几烟,这才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看看时间,只有晚上七点半,这个点睡也睡不着,忽然很想听听钢琴曲,便下楼,驱车前往喜云大酒店。

        晚场的钢琴曲正在演奏之中,还是那种柔和的小夜曲,委婉得让人想到了江南的水乡少女。

        李毅点了杯咖啡,静静的坐在一边,欣赏着。

        他叫过服务员,问道:“可以点曲吗?”

        服务员回答:“先生,可以,但要额外付费,一曲五十元。”

        李毅心想,还真贵啊,难怪那钢琴师不收小费,原来靠的是这个赚钱,便掏出一百元来,说道:“命运,不用找了。”

        服务员躬身接过钱,向那个钢琴师说了几句话,又指了指李毅。

        钢琴师并没有停止弹奏,一曲终了,这才抬头,向李毅微微一笑,然后弹起了《命运》。

        高亢的琴音在大厅里响起,李毅闭上眼睛,用心去聆听。

        琴声时而亢奋,时而微婉,时而激情澎湃,时而细腻温和。

        从这变化多端的钢琴声里,李毅感受了自己的命运,也是这般的跌宕起伏,可就是这样的命运才带给了他炫彩多姿的人生。

        人的一生,总要经历过磨难,享受过平静,感受过惊险,看见过生死病死,失去过亲人,得到过真爱,浪漫过风花雪月,让生命在岁月中舒展,蜷缩,挣扎,怒放!这样的人生,才算不枉活一世。

        高昂是命运的主题,象征人生要高昂的前进!

        高昂亢奋之中,间或有一丝忧伤,一丝困顿,一丝酸楚,一丝难过,一丝苦闷彷徨,然后又是高昂。

        命运在高昂呼喊,在嘶哑低泣,在愤怒哀鸣,时而电闪雷鸣,时而阴云密布,像世间人生,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命运际遇,不同的画卷,不同的感受。

        当最后几个符号中止后,余音绕梁,让李毅久久回味。

        “先生,我弹得不好吗?”

        一句清脆的声音把李毅从暇思中拉了回来。

        他睁开眼,看到那外钢琴师就站在自己身边,含笑看着自己。

        “唔!很好,很好。”

        李毅点点头,说道:“非常棒。”

        “可是,我看你听得都入睡了。”钢琴师无奈的酸楚的说道。

        这么好的音乐,居然能让客人睡觉了,那自己岂不是太失败了?

        “喔,我只是在用心聆听,用心感受和回味。真的,你弹得太棒了,你是音乐老师吗?”李毅微笑道。

        “我是江南音乐学院的教师,来酒店演出,只是业余的。”

        “哦,那你可以收学生吗?我是指课外的,酬金不是问题。”

        “是您的小孩?他多大了?”

        “呵呵,我还没有小孩。我说的学生,是指我自己,我这么大的学生,你愿意教吗?”

        “这个,你以前学过钢琴吗?”

        “没有。”

        “那你学过什么乐器吗?”

        “我会吹笛子,当然,吹得并不好。”

        “五线谱你懂吗?”

        “或许它认识我吧?”

        “那有些难度……”

        “无妨,只要您肯教就行了。如果您要是没有时间,可以帮我介绍一个您的同事,反正我是从基础起步嘛。”

        “你家里有钢琴吗?”

        “我家里没有,需要的话,我可以买一架,当然,如果您有供我学习的地方和琴房,那就最好了。钱,不是问题。”

        “那你就到我们学校来吧,学校有琴房,你留个电话给你,你来之后,我们再谈。”

        “那好,多谢。”

        “您这是完工了吗?我送你回去吧!”

        “不必了,我丈夫会来接我的。”

        李毅喝完咖啡,出了酒店,在门口,看到那个钢琴师正跟一个男人说话,然后上了那个男人骑来的自行车,她抱着男人的腰,甜蜜的将头贴在男人的腰上。

        “多好的女人啊!”李毅微微一笑。

        美好的歌曲,也只有这种好人才能演绎得完美吧?

        第二天,4月30号,李毅像往常一样,处理市委和市政府两边的工作,而今天下午,还有一场篮球比赛,李毅领队的市委样关队,对阵市政法委队!

        这是市机关篮球赛的总决赛!相信一定会精彩纷呈。几乎所有的市领导都来观看这场恶战。连游图恩这个不懂篮球的书记都跑来助威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