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24章 涉毒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24章 涉毒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和丁雪松为钱多和那女子撑伞遮雨。www.00ksw.org

        女子连吐几口水后,醒了过来,哭喊着又要往河边跑,语焉不详的喊着:“你们救我做什么?我这样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呢!”

        钱多冲上前,一把抱住了她的腰,用力按住她,说道:“有什么事情这么看不开呢?非得寻死觅活的?”

        女子只是挣扎,还想去跳河。

        李毅沉声道:“你就不为你活着的亲人想想吗?有什么大不了坎?你连死都不怕了,还怕活着?”

        钱多使劲抱着她,说道:“你都死过一回了,你再跳的话,我可没力气救你了。”

        女子缓缓放松了身子,嘤嘤哭泣。

        不管李毅和钱多怎么问,她都不回答,也不说怎么回事。

        闹腾了半个小时,那边跑过来两个十多岁的男孩,一边跑一边大喊:“姐!姐!”

        看到李毅等人后,他们快步跑了过来,指着钱多道:“放开我姐!你们是干什么的?你凭什么抱着我姐!”

        钱多见是她家人来了,就松开了女子,说道:“她刚才跳河了,是我救他起来的。你们看着她点,她还想不开呢!”

        “哎呀,姐,你怎么这么傻呢!咱爸爸不就是骂了你几句吗?你怎么这么看不开啊?”个子高些的男孩扶着姐姐,说道。

        “哥,要怪就怪那些足浴城的人,是他们诬赖我姐姐,要不是他们说我姐姐在外面偷人,我爸也不会骂她啊。”最小的弟弟气呼呼的说道。

        “姐,你别怕,我去城里,狠狠揍他们一顿!给你出出气!”二弟血气方刚,十分冲动。

        “对,哥,我们带两把镰刀去,割了那些人的**蛋!”小弟弟语气更冲,把牙齿磨得咯嘣作响。

        女子赶忙拉住了两个弟弟,急道:“姐姐辍学打工,还不都是为了你们两个有钱上学?你们敢去,我就死给你们看!”

        李毅听到这里,仔细打量这个女子,看她年纪并不大,穿一件黄色T恤,一条女式西裤,鞋子在河里丢了,赤着一双小脚。虽然粗衣布衫,但身形苗条,脸蛋秀丽,颇有几分姿色。

        “姑娘,请问你打工的那家足浴城,叫什么名字,在哪个地方?”李毅沉声问道。

        女子道:“浴都休闲城,就在江州市友谊路那边。”

        李毅道:“能跟我说说你的事情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如此看不开呢?”

        钱多和丁雪松相望一眼,同时想起那天经过友谊路时,看到的那一幕。

        莫非,警察抓的,就是这个女子?

        那个二弟道:“有什么好说的!姐,快跟我们回去,把衣服换了。”

        女子道:“不得无礼,这三个人是姐的救命恩人呢。”她羞涩的看了钱多一眼,说道:“谢谢大哥,救命之恩,我日后再报答你。”

        钱多摆手道:“不必客气。我们听说过友谊路浴都休闲城的事情,说是有一个女技师卖淫,还来了警察,说的是你?”

        女子道:“我叫易丽萍,高中辍学后,就到城里找工作,同乡姐妹们都说足浴城工资高,我又急需用钱,就跟她们进了浴都工作,这里的工资确实很高,虽然辛苦一点,但一个月能赚到一千块呢,跟白领的工资差不多了,所以我就坚持了下来。”

        钱多问道:“那卖淫是怎么回事?”

        易丽萍道:“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很多客人出高价叫我陪他们,我都拒绝了,我以后还要嫁人的呢,我怎么可能去做那种事情啊!”

        钱多道:“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是警察搞错了吗?”

        易丽萍道:“浴都里面,很多技师都做那个事情,只有我不做,经理就威胁我说,如果我再不听从客人的命令,陪客人玩得高兴了,以后就不用来上班了。”

        钱多恨恨地道:“这不是逼良为娼吗?”

        易丽萍道:“我不从,但又不想失去这么好的工作,就反过来威胁经理,说如果我丢了工作,我就报警,把这里面的事情全捅出去,让警察封了你的店子。”

        李毅听到这里,不由莞尔而笑,心想这个易丽萍倒也有些个性。

        易丽萍道:“谁知道经理先下手为强,反而诬赖我卖淫,还叫警察来抓我。后来警察走后,我就辞职回家了。但那些同乡姐妹们,听了经理的唆使,跑到家里来诋毁我,说我在外面做那种事情,还说我这次是因为卖淫被公安抓了,所以才丢了工作。我根本就没有做过,反而是她们都在做呢!可是家里人都不相信我,反而相信她们的话。我爸爸和妈妈都骂我,还打了我……”

        “真是岂有此理!”钱多冷哼一声,说道:“这些人渣,就应该严厉惩治!李书记,这个事情你得管管才行。”

        李毅道:“事情只怕还没这么简单吧?警察们怎么就这么听浴都那个经理的话呢?他们是亲戚不成?”

        易丽萍道:“我听说这家店的后台,就是公安局长的亲戚开的!全江州城里,没有人敢碰他们。”

        “哦?”李毅的眼神犀利起来,问道:“这家店里,除了你刚才说的非法性服务之外,还有别的见不得光的事情吗?”

        易丽萍道:“别的见不得光的事情?做那种事还不算啊?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李毅心想,这个女的太过单纯,只怕还接触不到那个层面,便道:“你快回去把衣服换了吧,不要再自寻自路了,凡事都有解决的办法嘛!”

        易丽萍看向钱多:“大哥,你衣服也湿了,你也上我家换套衣服吧?”

        钱多道:“不必了,我回去再换。”

        李毅道:“那可不行,那会感冒的,去吧!走,都上车,一起去吧。”

        钱多点点头,对李毅的话,他从来都是当成命令,很少有违抗的时候。

        来到易家,李毅等人把事情经过一说,易家父母听到女儿真的投河自尽,都吓得不轻,拉着女儿左看右看的,又迭声感谢钱多,叫两个儿子找衣服来给钱多换。

        易丽萍换了一条连衣裙出来,整个人焕然一新,更显秀气,她一扫刚才的低沉和烦闷,热情的接待钱多三人,对钱多尤其热情,还把钱多的衣服留下来,说是洗干净之后再给钱多送过去,还留下了钱多的联系方式和家庭住址。

        钱多也没有多想,憨厚的一笑,就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留给了易丽萍。

        回家的路上,钱多再次说道:“李书记,这个事情,你得管管,这些人太目无王法了!”

        李毅笑道:“你都说多少遍了,我记住了,回头找人查查。”

        丁雪松笑道:“钱多兄弟,我看那外易丽萍对你挺有意思的啊!她不会以身相许吧?”

        钱多瞪眼道:“丁秘书,你胡说什么呢!人家那是感激我救了他的命!你别把男女之间的交往想得那么龌龊好不好?”

        丁雪松道:“行行行,算我多嘴了。等着瞧吧,她明后天必定前来找你!我可是过来人。”

        钱多道:“我也是过来人,我儿子都有了!你有吗?”

        丁雪松举起双手道:“我投降了!”

        李毅笑着摇摇头。

        钱多又旧事重提:“李书记,你就打个电话,叫人去查查呗!人家小姑娘家家的,多可怜啊!”

        这下连李毅也怀疑起他的纯洁性来了:“钱多,你是不是对人家有意思啊?怎么死揪着我不放呢!”

        钱多道:“怎么可能啊,我跟桑榆说好了要一生一世的。我怎么可能对别的女人动心呢!李书记,连你也开我的玩笑?”

        李毅道:“我看你刚才抱人家抱得挺爽的嘛!”

        丁雪松哈哈大笑。

        钱多好不郁闷,说道:“李书记,你就打趣我吧!反正我也说不过你。这事,你倒是管管呗!”

        李毅本不想在扫毒行动之前另生枝节,但实在被缠不过,只得掏出手机来,给王金宝打了个电话,叫他去查查友谊路的浴都。

        李毅之所以打给王金宝,是有原因的,王金宝现在管着那个别动队,而这个另动队的主要任务,就是查寻毒贩下落,然后拉网打击。

        王金宝接到电话,就知道这个浴都可能涉毒,马上就安排了两个便衣到浴都去摸底。便衣摸查到的情况,很快就反馈到了李毅耳朵里。

        浴都实行的是会员制,很多有钱的客人,都在浴都开了卡,据说开卡费用还不低,最低的普通会员,也要预存五百块钱,金卡会员要存一千,钻石会员要存一万以上。

        这年头,万元户虽然不再稀罕了,再一万元还是个大数目,能在这种娱乐场所一掷万元的客人,非富即贵。

        不同的卡,服务类型也不同,金卡以下,根本不向客人提供性服务。这也是浴都一直没遭人举报的原因之一。

        钻石卡的客户,都有专门的房间供他们消费。便衣潜进这间房间里去,带走了那些包间的垃圾和烟头,检查之下,发现垃圾里有一种锡纸,而这种锡纸上有疑似毒品的残渣!

        浴都涉毒!

        而浴都是赵阳一个表叔名下的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