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20章 跌宕起伏的谈判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20章 跌宕起伏的谈判

    作品:《官路弯弯

        雷奥说道:“李先生,不好意思,我本来是想找你的,但我的副手告诉我,威茨格机械集团若想在江南省站稳脚跟,除了跟你们江州市的领导打好交道外,还要和江南省里的几个主要领导搞好关系。www.00ksw.org所以,我才找到了你们江南省的领导。我没想到,他们这么热情,刚刚明白我的来意,就要热情的招待我。”

        李毅频频点头,表示理解,说道:“雷奥先生,我们官场的规则是不是太过繁琐?让你有些难以适应吧?”

        雷奥道:“我去过很多国家,没有哪个国家的政府机构不繁琐的,我早就习惯了。我们商人,在乎的只是你们国家的政治大环境,至于你们官场具体是怎么运行的,我并不关心。我去过你们京城,通过德国大使馆的参赞先生,联系到了你们的江兆南副总理,我跟他做了一次长谈,他的话坚定了我投资江州的决心。”

        李毅道:“哦,你见过江副总理?江副总理一个伟大的政治家,他的话很有见地,也足以代表我国将来的政治方针。有了江副总理的表态,你大可放心的在我国投资。我还是那句老话,不管您选择哪里,我都代表中华人民欢迎你。”

        德语翻译一直在旁边翻译李毅和雷奥的对话。

        这个德语翻译比起上次那个危思成来,要专业得多,翻译得又快又准,李毅听了,觉得很满意。

        吴东方听完翻译之后,说道:“李毅同志,你这话就不对了,怎么能说不管他在哪里投资都行的话呢?一定要叫他在咱们江南省投资啊。我看吴州的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十分符合威茨格机械集团的建厂要求!你着重跟他说这个事情,就叫他们落户到吴州去!”

        狐狸尾巴迫不及待的露了出来。

        李毅道:“如果一切都要按照吴省长的意思来说话的话,那就请您叫省办公厅的同志们先拟个草稿给我,我好遵照执行啊。我来的匆忙,来之前也不知道雷奥先生在这里,请恕我没有打好草稿。”

        吴东方双眉一扬,说道:“那你就陪客人多喝几杯酒吧!”

        雷奥问道:“李先生,有什么事吗?”

        李毅举起杯子,说道:“吴省长叫我敬您一杯。”

        雷奥哦了一声,笑道:“对,我们是应该干杯。”

        翻译说道:“雷奥先生,吴省长说,江南省的吴州市,很适合贵公司前去投资建厂,那里交通便利,工业发达,气候宜人,是投资者的乐园。”

        雷奥放下杯子,微微偏着头,认真的听完翻译的话后,说道:“吴州?我去过,也叫人认真的考察过,我以为那个地方并不适合我们公司的发展。我们的产品大都是要出口的,吴州的货运能力不行,那里的铁路也不够发达,水运能力更是差劲,不能满足我们公司的要求。因此,我不会考虑那个地方。”

        吴东方听完同步翻译,问了一句:“雷奥先生,吴州的工业经济比起江州来还要发达,货运能力将来几年内将大幅度加强。最重要的是,那里的地价比江州要便宜,那里的人工也要便宜。”

        雷奥竖起食指摇了摇,这是他表示不同意时的惯用动作。

        “我还是不会考虑吴州,你们江南省,我唯一中意的,只有江州。我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我不会轻易更改我的想法。”

        雷奥的话,让谈话暂进陷入了僵局。

        李毅举起杯子,说道:“雷奥先生,来,我再敬你一杯。”

        吴东方道:“李毅同志,你别只顾着喝酒啊,你也帮着说说好话,看样子,他应该是很听你的话。”

        李毅道:“吴省长,你这么做,叫我好生为难啊。我很了解雷奥先生,他是一个原则性和主观性十分强的人,威茨格机械集团能有今天的成绩,也全赖他的这种强势个性,能改变他想法的人,还没有在这世上出生呢!”

        雷奥多少能猜出吴东方和李毅谈话的内容,他微笑道:“我想大家都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这次来江南省,并不是决定了来这里投资,而是做最后一轮考察。”

        吴东方道:“最后一轮考察?这么说来,你还没有决定在我们江南省投资?”

        雷奥道:“我和江副总理的谈话后,打算再次对几个中意的城市进行评估,同时也和亚洲地区几个国家的城市进行一个横向对比,最后能不能选择江南省,得由我的智慧团队来决定,我个人的意见,只是起一个参考作用。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你们江南省,我只中意江州,如果说我们最终选择了江南省的话,那我们也只会考虑江州,至于别的地区,我根本不作考虑。如果吴省长一定要叫我们放弃江州改选吴州的话,那十分遗憾,我想我会放弃江南省,不列入最后的考察名单了。”

        吴东方等人听得目瞪口呆,这个雷奥,说话还真是直率,当着这么多高官的面,一点情面都不留呢!

        主管经济的副省长段平方,说道:“吴省长,现在不是争取吴州或是江州的问题,而是要说服雷奥先生,让他选择咱们江南省啊!只要是在咱们省内,在哪个城市又有多大的区别呢?手心手背都是肉嘛!”

        其它几个同志也附和着说道:“是啊,既然雷奥先生还没有最后下决心,我们就应该是尽最大的努力,让他选择咱们江南省,不管是哪个市,都可以的嘛!”

        吴东方沉着脸,思考半晌,说道:“大家的意见很对,这是一个大项目啊,连江副总理都抽空专程和雷奥先生会面谈判了,可见中央对这个项目也是很重视的。我们先努力,把这个项目留在省内吧!”

        翻译为了不让谈话冷场,便拣一些话来翻译给雷奥听。

        这个翻译很有水平,他把几个领导的谈话意见综合起来,向雷奥游说,要他把工厂建在江南省里,至于他想选择哪里,就选择哪里,江南省都将提供最大的优惠。

        除李毅外,其它人都听不懂德语,只能等待,而这种等待又是十分煎人的,可是又不能急躁。

        雷奥听完翻译的话后,说道:“当然,江州市一直在我们的考察范围之内,不然,我也不会浪费时间,连续几趟来这里进行考察了。”

        吴东方等人听了这话,又有了一些喜悦之色。

        雷奥话锋一转,说道:“但我也要明确的告知你们,我们同时考察的城市,一共有十个,你们国家有五个,亚洲其它国家也有五个,其中日本一个,韩国一个,印度一个,新加坡有一个,马来西亚有一个。”

        吴东方等人听到翻译嘴里报出一个个地名来,都有些着急了,大谈特谈江南省的优势,想打动雷奥。

        雷奥是一种十分稳重沉着的人,说话语速虽然很快,但他不说话时,却是安静异常,不管是谁跟他说话,他都会放下手中的杯子或是餐具,认真的倾听,虽然他根本就听不懂汉语,但这种尊重别人的习惯,让他的形象显得很有绅士风度。

        雷奥认真听完吴东方等人说的江南优势,以及江南省能给出来的优惠政策,微微一笑,双手比划着,说道:“刚才吴省长谈到了人工和地价,不错,你们国家是很便宜,但印度也同样便宜,我们考察的印度城市,还是一座海滨城市,就在大海边上,货运很方便。相比起来,你们江州的这个优势,并不明显了。至于你们说的优惠,别的城市都能给我。”

        翻译如实翻给众人听。

        吴东方是一个善于谈判的人,此刻却也深深的感到,这个雷奥先生,更加善于谈判呢!他说出来的话,往往更能点中对手的死穴。

        雷奥说道:“其实,我们做企业的,并不仅仅考虑廉价的土地和工人,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只需要用一天时间就可以完成我们的全部考察工作。我们要考察的问题很多很多,地价和人工,只是其中一个方面,政治气候,官员的配合和廉洁,当地市场的成熟度,货运的方便与否,等等等等因素加起来,综合考虑。”

        吴东方问道:“那么,雷奥先生,你觉得江州市有几分机率中选呢?”

        雷奥微笑道:“对不起,吴省长,我现在无法回复你的问题。”

        吴东方见李毅一直喝酒不语,便道:“李毅同志,你别光顾着喝酒啊,你也帮着说说好话,这项目若是落在你们江州,那也算在你的政绩簿上添上了光辉的一笔呢!”

        李毅道:“行,吴省长,你叫我喝酒,我就喝酒,你叫我说话,我就说话。”

        吴东方脸色一滞,被李毅这个不大不小的软钉子刺了一下。

        李毅微笑着对雷奥说道:“雷奥先生,我刚才听你说了很多考察的范围和要求,其实,不外乎两点而已。这两点,就是成本和利润。而这两点其实就是一点,那就是利益最大化。不知我说的对不对?下面,我就来谈谈,你为什么只能选择我们江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