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17章 农田排水,刻不容缓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17章 农田排水,刻不容缓

    作品:《官路弯弯

        坐在办公室里的人,自然不在乎外面环境的恶劣与否,但李毅等人在野外,却是苦不堪言,这种大雨,小雨伞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斜风倾雨,很快就把李毅等人全身都打湿了。www.00ksw.org

        丁雪松和苏新亮两个人把伞完全打在李毅身上,还是遮挡不住风雨的夹击。

        “李书记,还是回去吧!去躲躲雨吧!这大雨倾盆的,会把人淋坏的。”丁雪松大声喊道。

        一声炸雷从天际滚滚而来,在众人的耳边炸响。

        李毅没有回答,而是站在田埂上,看着一片大好的水田,变成了汪洋一片,抽穗的麦子,在风雨里摇摆,像大海浪尖上的小船。

        丁雪松双手紧紧握住伞杆,怕被狂风吹走,雨伞被风吹得哗哗做响。好几次被吹得翻转过来,那雨点带着冰凉的寒意,打在众人的身上。

        “李书记,还是回去吧,这么大的雨,这怎么受得了啊!”苏新亮也有些发急了,李毅要是在他这里冻病了,他良心何安?

        一个老农穿着蓑衣,戴着斗笠,牵着一头老黄牛,冒着大雨从远处走过来,看到这十几个人,像神经病似的站在雨里,看着水田发呆,便不由得一阵傻笑,那老黄牛似乎也觉得很好笑吧,跟着哞哞叫了两声。

        “喂,你们是试验田那边的同志吧?雨大,进我屋里躲躲吧!我家就在前边!”老农走近了,认出苏新亮来,便扯着嗓子大喊。

        苏新亮道:“李书记,我们去躲躲吧,等雨势小些再出来不迟。”

        李毅缓缓点头,脚步沉重的走到老农面前,说道:“大爷,可惜了这些好田啊!再有个把月就要收割了呢!”

        老农摆手一叹:“没救了!今年老天爷不开眼啊!这大雨天的,你们在看什么呢?”

        李毅道:“我在想,这水怎么就排不出去呢?田里不都有排水沟渠的吗?”

        老农道:“雨势太急啊,沟渠排水量小,就积起来了,汪在一处。还是以前的梯田好啊!起码不会全淹了。干部们叫我们把农田犁平了,施行机械化生产收割,一下雨就淹!”

        李毅道:“那你觉得,哪种耕种方式最好呢?”

        老农看了李毅一眼:“这个不好说,各有各的好处吧!瞧你的样子,肯定也是个干部吧!呵呵。”

        丁雪松道:“这位是江州市委副书记李毅同志。”

        老农道:“市委副书记?是啥官?我对这些不懂呐。我看你们也不是什么大官,哪有大官冒着大雨来观察农田水利的?是吧?大官们不都躺在小摇椅上,喝着二锅头,看着报纸吗?”

        “哈哈!”李毅忍俊不禁,哈哈大笑。

        丁雪松指了指苏新亮,说道:“这位是你们的东新区的副区长,你认识他吧?李书记比他的官还要大,李书记是江州市的副书记,还是常务副市长呢!在江州市里面,那可是真正的高官!”然后伸出五个手指头,示意了一下:“江州排名前五的大官!”

        李毅瞪了他一眼,怪他多嘴。

        那个老农这下听明白了一点,说道:“都副市长了啊,那确实是大官了,你们当大官的,怎么也来乡下地方淋雨呢?”

        李毅道:“大爷,我想解决水田积水成涝的问题,不知道你有何良策?”

        老农捂着耳朵道:“梁车?我们这里没有这种车。”

        李毅道:“我是问你,这田里水太多了,有什么办法解决呢?”

        老农道:“这个简单嘛,要是有抽水机,搞十几台来,用不了好久,就能把水抽出去了。”

        李毅点头道:“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治标不治本啊。还有什么根治的法子?”

        老农道:“把排水沟渠挖通、挖大、挖深啊!斗、农、毛沟通了,那水自然就排出去了撒!”

        李毅道:“既然有办法,那为什么不施行?”这话却是对苏新亮说的。

        苏新亮道:“李书记,这通沟挖渠,需要组织人力和物力,现在这天天下雨,人都不愿意去做啊!”

        李毅沉声道:“是他们不愿意去做,还是你根本就没有去组织?”

        苏新亮红了脸,好在雨水冰凉,也看不出什么来,说道:“是我错了,我没有去组织。”

        李毅道:“我就不相信,所有的农民兄弟,都愿意看着自己的农田和作物被水泡发!就算有些懒人,但你只要善加组织,积极行动,能组织起一半的人来,这农作物就有救了!”

        苏新亮道:“是是是,是我考虑得不周到,李书记,回头我一定……”

        李毅摆了摆手,说道:“你也别等回头了,现在就去召集这个村的村干部,叫他们组织人手,全力排水!”

        苏新亮道:“是,李书记,我这就去办。”

        李毅停住脚步,沉声说道:“马上组织人力物力,对斗、农、毛沟进行疏通,清除排水沟渠内的‘卡脖子工程’,确保田间积水排得出、排得畅。对地势低洼、排水沟渠短时间内不能打通的内涝严重地块,及时组织排水机泵抢排农田积水。这些连农民大爷都知道的方法,你身为分管农业的副区长,居然不清楚?”

        苏新亮暗叫一声完了,原来李书记这是有备而来呢,刚才询问老农,不过是借势敲打自己罢了!

        “李书记,这就回去部署!”苏新亮应道。

        李毅道:“农田积水,就应该排涝自救,不等不靠,这才是身为主管领导的觉悟,也是对你个人执政能力的最大考验!我给你两天时间,两天之后,东新区所有受涝严重的低洼农田,必须将积水排完!这一茬麦子,必须保住了!”

        李毅脸色铁青,大手一挥,颇有气势,坚决的说道:“我会再来视察,如果我再看到有这种积水严重的情况,你们东新区农业部门的领导,从你开始,全部给我下去挖沟!”

        苏新亮响亮的应道:“请李书记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李毅点点头,缓和了脸色,对老农说道:“大爷,我们到你家里去坐坐,讨杯热茶喝喝,这水冰凉的啊!”

        老农看得目瞪口呆呢,听到李毅跟自己说话,回过神来,连声道:“行行行,您请,我给众位官老爷们泡姜茶喝,喝了去寒!”

        李毅笑道:“官老爷三个字,我等可不敢当啊,大爷叫我一声李毅就行。”

        老农道:“哎呀,你这样的好官,我还是头一回碰见呢!就冲着人冒雨前来帮我们解决这积水的问题,我也要尊你一声官老爷!”

        李毅道:“官老爷,不都是作威作福的官员吗?你这么说我,我可不答应呢!”

        老农一拍额头,裂嘴笑道:“既然你不喜欢,那我就学他们的,叫你李书记吧!”

        第二天,李毅来到市委上班,找到游图恩,说道:“游书记,应广大机关干部要求,我们市里是不是举办一场机关篮球比赛?”

        游图恩显然对这些体育运动并不感冒,问道:“篮球比赛?这个有什么说道吗?”

        李毅心想这还需要什么说道?不就办一个篮球比赛吗?想了想,笑道:“强身健体,保家卫国!”

        游图恩对这句话倒是十分赞赏,说道:“多大的规模?”

        李毅道:“所有市直机关和江州市的行政部门以及事业单位都可以参加。”

        游图恩道:“那这范围是不是太大了一些啊?江州那么大的部门机关,每个部门组织一个球队,那岂不是要打一场奥运会了?”

        李毅笑道:“那就这样吧,市委机关一个队,市政府机关一个队,政法机关出一个队,农业部门出一个队,依此类推,凡是大部门,都出一个球队,控制在八支球队,这样就比较精彩,需要比赛的场次也少。咱们市委机关队,自然就要由游书记当队长!”

        游图恩摆摆手,笑道:“直接就进八强了啊?呵呵,哎呀,不瞒你说啊,李书记,我年轻那阵子吧,条件艰苦,从来没有摸过篮球,这年纪大了后,就更没有机会摸那玩意了,你叫我当队长,那不是寒碜我吗?我给你们当拉拉队长还差不多!”

        李毅道:“无妨,我们这支队伍,人数不会少,你们老同志打个半场就行了,就当是给我们打气呗!”

        游图恩道:“我是真的不行,不过,你这个想法我还是十分赞成的,多搞一些体育活动,增强机关干部体质,这是好事情,我支持!”

        李毅道:“那就这样说定了,回定我拟个细则,给您过目。”

        游图恩道:“不必了,你拿主意就行了。到时要我做什么,你只管告诉我一声就行。我看你这体格,肯定是个搞体育的胚子,看来我们市委机关的篮球队长,是非你莫属了呢!”

        李毅嘿嘿一笑,也不谦虚,说道:“我从小就喜欢打篮球。”又跟游图恩商量在全市排除农田积水的事情。

        游图恩道:“这个事情,你拿主意就好,我支持!农田排水,刻不容缓,我跟张正贵同志商量一下,给你们拨一笔专用资金。”

        李毅没想到游图恩这么好说话,原来预备的说辞全都用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