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12章 需要好好谋划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12章 需要好好谋划

    作品:《官路弯弯

        祝文道:“李书记,我没听错吧?怎么转来转去,你还是叫我去辞职啊?刚才说要我去找梁部长,现在又叫我去找吴省长谈这个事情?”

        李毅道:“对啊,差的不去,好的不来嘛!”

        祝文道:“李书记,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你知道哪里将有职位空缺?”

        李毅喝了一口酒,说道:“这个嘛,天机不可泄漏啊。www.00ksw.org”

        祝文心里跟猫抓似的难受,说道:“李书记,你就别吊我的胃口了,你有什么内部消息,只管告诉我,我是一个守得住秘密的人。”

        李毅微微轻叹,说道:“祝文兄弟,这个也不算什么内部消息,只怕连省委的梁部长现在也未必知道呢!”

        祝文道:“啊呀,李书记,你真是有通天眼啊!连梁部长都不知晓的事情,你居然知道!你真乃神人也!”

        李毅道:“你太抬举我了,我也只不过是因缘巧合,碰巧知道而已。”

        祝文道:“可是,就算是哪个地方有了空缺,也未必能轮到我啊!”

        李毅道:“所以,我们要事先谋划啊!若是别的地方,我还不好说,但在咱们江州,胜算还是多上几成的!”

        祝文哦了一声,随即摆了摆手,摇头说道:“李书记,是江州会有空缺吗?这不可能吧?江州现在的情况,我可是十分清楚,一个萝卜一个坑,短期之内,只怕难有变动。”

        李毅道:“人算岂能如天算?有些事情,是不以人的意志力而转移的。”

        祝文给李毅倒了杯酒,说道:“来来来,李书记,我敬你一杯,你跟我仔细说说这个事情。江州市哪个副市长要调走了?”

        李毅沉思道,祝文是个值得信赖的人,他在领导身边多年,嘴巴方向是最严的,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事情不该说,相信他会有分寸。自己既然有意帮他一把,就把这好事做到底吧!

        沉吟一会儿,李毅四下看看,叫祝文附耳过来。

        祝文见李毅搞得这么神秘,好奇心大起,依言凑过头来,聆听李毅说话。

        李毅轻声道:“不是哪个副市长,是江州市副书记夏坤同志要走了。”

        祝文心头闪过一阵狂喜。

        江州市的副书记啊!含金量比起吴州副市长来,就好比万足金跟12K金的区别啊!

        江州市的副书记,虽是副厅架子,但升正厅的可能性极高,将来升迁的机会也大,又是在省城为官,离省委也近,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再者,祝文在省委办公厅工作多年,在省城也结下了不少人脉,留在省城工作,对他将来的发展是极有好处的。

        江州市里,有李毅这样的朋友为伍,这对他这个新扎副书记开展工作也是十分有利的。

        而对李毅来说,夏坤走了,把祝文留在江州,可以替补夏坤走后的缺口,自己在江州的话语权,还是可以保持的。

        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祝文惊喜过后,随即忧虑地道:“就算夏坤同志要调走了,这个职位也未必轮到我来坐吧?”

        李毅道:“事在人为嘛!坐在家里,天上是不会掉下馅饼来的。”

        祝文沉吟道:“李书记,那你帮我谋划谋划,我要怎么做呢?”

        李毅道:“首先,你要去跟吴省长和梁部长请病假,说暂时不去吴州上任,吴省长大概就能明白你的意思了。吴州是他的老巢,你肯让出来,他肯定会领你的情,下次江州若是有了空缺,他肯定会拉你一把。”

        祝文道:“吴省长是个强势的人,他会把江州副书记这么重要的职位让给我?”

        李毅道:“宋书记在江南省也有些时日了,现在虽然走了,肯定也会有些盟友和势力,他们会支持你。”

        祝文道:“这倒也是。”

        李毅道:“我也会支持你,江州市的官员,江州市委还是有一个提名权和建议权的,到时我会在常委会上力挺你。”

        祝文感激的道:“多谢李书记。”

        李毅道:“另外,夏坤同志跟我交情菲浅,现在他要走了,省委和市委肯定会尊重他的意见,有了他的推荐,那你的胜算就大大提高了。”

        祝文道:“若是真能如此,那我坐上这把交椅的可能性很高了!李书记,这事情若是成了,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你。”

        李毅哈哈笑道:“你我兄弟之间,何必客气?”

        祝文道:“李书记,夏坤同志调去哪里工作?”

        李毅黯然一叹,说道:“不是调走,而是永远的离开。”

        祝文道:“不可能吧,夏坤同志身居高位,也会下海?”

        李毅摆手道:“我说出来,你也不会相信,夏坤同志得了肝癌,晚期了。”

        祝文神情一暗,说道:“夏坤同志才多大年纪啊!怎么就得了这个病呢!真是可惜了呢!唉,他正当壮年,前途无量啊!富贵荣华,对人来说,真的就跟浮云一样,哪天阎王爷看咱不顺眼了,说收就给收了!连命都没了,还怎么与人争强好胜,纵有亿万家财,也买不来一天寿命啊。”

        李毅点头道:“这个事情,知道的人不多,你一定要保密。”

        祝文道:“可我前不久才见过夏坤同志一面,看不出来他是一个垂……”倏然住嘴不言了。

        李毅道:“也就两个月好活了吧!他跟我谈过了,再有半个月左右,把手头那些着紧的工作处理一下,他就会申请离职,好好享受余下的光阴。”

        祝文也有些落寞了,宋征明的忽然调离,夏坤的染疾,这些都是人生中难以承受的痛苦,身在官场,见得多了,但此刻才有最深刻的切身体会。

        “来,喝酒!”李毅挥了挥手,说道:“活在当下就好!”

        祝文点点头,端起酒杯跟李毅走了一个。

        下午,李毅来到市政府上班,处理积累下来的紧急公务,好不容易处理完毕,抽空思考对付江州贩毒网络的事情。

        李毅虽然在书记工作中有分管政法这一部分,但并不是专管,真要在全市范围内掀起打击毒品网络的风暴,必须要跟政法委书记蓝朝平商量好细节。

        好在阿酷供出来的名单里,没有蓝朝平这个人,也就是说,蓝朝平是值得信任的。但是,具体执行还是要靠下面的公安干警和武警官兵。

        一般来说,市里执行大行动时,会请武警官兵参与行动,但武警对地形和民俗并不熟悉,想确这种大案,光靠武警是行不通的,还得依靠广大的公安民警。

        公安民警深入基层,对每个片区的人物和情况都很熟悉,哪个区有多少小区,哪个小区有多少户,哪个户有几口人,哪条街道有什么娱乐场所,哪个居民楼里藏着麻将馆和赌博场所,只有他们才清楚。

        现在的难题是,阿酷供出来的人,有好几个就是江州公安系统里的在役警员!

        阿酷的情况毕竟是不全面的,除了这几个人外,另外还有没有别的人参与其中?这场行动如果不能隐蔽的进行,一旦走漏风声,那就前功尽弃了!

        李毅夹着一支烟,左手不停的在光洁的红木办公桌上敲击,思考着万全之策。

        这项行动,越隐密越好,越少人知道越好!

        公安局长赵阳,虽然并不在阿酷提供的黑警嫌疑人之列,但李毅凭直觉觉得,赵阳并不值得信任。

        李毅拨了一个号码,说道:“王叔,是我,请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嗯,我在市政府这边。”

        王金宝很快就来了,进入李毅办公室,见到满层子的烟气,大为惊讶,问道:“李书记,你平常很少这么抽烟的啊!是不是碰到什么难题了?”

        李毅起身道:“王叔来了啊,来,快请坐。”

        王金宝连忙加快步伐,抢到办公桌前,跟李毅握手,然后坐下来。

        李毅敬了支烟给他,说道:“王叔,你说对了,我现在正有一桩疑难之事,想请王叔帮忙。”

        王金宝身子离椅,双手接过李毅敬的香烟,说道:“李书记,你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只要是我王金宝能做到的,就绝不皱眉!”

        李毅拿过一张空白材料纸,在上面写下几个人名,推到王金宝面前,问道:“认识这几个人吗?”

        王金宝看了一眼,说道:“认识,这几个人,都是咱们市局的啊,我跟他们都打过交道。”

        李毅道:“给我说说这几个人的情况,说得越详细越好。”

        王金宝指着第一个人名,说道:“这个崔兆龙,是市公安局缉毒支队支队长,他好像有四十五岁了吧,是个北方汉子,长得牛高马大,喜欢打篮球,投的三分球很准的,在局里的人缘特别好,他一直就在市局的缉毒支队工作,当队长也有好几年了,是条硬汉子。”

        李毅问道:“崔兆龙跟赵阳关系密切吗?”

        王金宝道:“岂止是密切啊,他们还有亲戚关系呢!这个崔兆龙,是赵阳的表弟,也就是赵阳姨妈的儿子。这层关系,局里很多人都知道。对了,李书记,你怎么突然想起问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