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11章 祝文陷入两难境地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11章 祝文陷入两难境地

    作品:《官路弯弯

        钱多才不管对方来的是什么人物,他只保证李毅的安全,说道:“李书记,你先走。www.00ksw.org这里由我来应付。”

        李毅淡淡地道:“我还是请沙马先生派人来解决这个问题吧!”沙马给李毅配了一个本土的手机,方便联系。李毅当即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说了自己遇到的麻烦,沙马一听李毅遇到流氓骚扰,马上就派了一队军警前来。

        而这个时候,那个所谓的小拳王也来到了,有了军警的威胁,对方也不敢太过出格,那个小拳王对着钱多比划了一下肌肉,说了一番小子等着瞧之类的场面话就走了。

        军警护送李毅等人回到酒店。

        钱多道:“真想跟那个小拳王较量一下!都说泰国很厉害,这次来到泰国,也没有机会见识,真是遗憾。”

        李毅笑道:“想找人打架还不容易?多的是机会!不过,你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了,最好不要再冒生命危险。”

        一夜无话,第二天,李毅一行人,就乘坐飞机离开泰国。来的时候,李毅就为阿酷办了一套护照和签证,可以安全的带他离开,也没有人觉得多出来的这个人有什么特别。

        阿酷这小子还真的晕机,不是骗人的,吐的那叫一个稀里哗啦!

        “李书记,这下你相信我的话了吧?我真晕机!”阿酷好不容易停下来,喘息着说道:“现在好了,把胃里那点东西吐完就舒服了。你一定以为我黑了人家的货,想带回国内去卖吧?我有那么傻吗?我不会在当地销赃,带一张银行卡回去啊?”

        李毅呵呵一笑:“是我误会你了,哎,你就真不动心,黑了人家一车的货,那可是上亿美金呢。”

        阿酷道:“李书记,你知道我为什么痛恨那些毒贩吗?”

        李毅摇头:“我还真不知道。”

        阿酷道:“我父亲就是一个吸毒者,我母亲嫌弃他,跟人跑了,我父亲戒不了毒,最后全身溃烂而死,那个惨状,我记忆犹新!没有人愿意给他入敛,是我亲手把他抱进棺材的,他那么轻,那么轻,跟我想象中的父亲完全不一样……”

        李毅无语的拍拍他的肩膀。

        顺利回到江州后,当天晚上,李毅跟阿酷做了一番长谈。

        阿酷把他当卧底探听到的东西,全盘向李毅托出。

        李毅听了之后,表情变得异常严肃。

        “阿酷,你这次为政府立了大功,以功抵过,你过去所犯的事情,不会有多严重了,我会安排公安机关的同志跟你谈谈,算你自首,把你犯过的事情,好好算算,就算是判刑,也不会坐多久的牢,到时你出来后,就是一个响当当的好汉子了!”李毅说道。

        阿酷道:“不会吧,李书记,我这刚立了大功,你转过背就要把我往牢房里送啊?”

        李毅道:“我这为你好,你犯过多少案子,你自己心里清楚,你不把这些案子销了,你这辈子都只能像过街老鼠一般,四处流窜,人人喊打!”

        阿酷道:“不行,反正我不会去坐牢。”

        李毅道:“你相信我,真的不用坐多久的牢,你表现再好一点,可以减刑,我再帮你说说好话,很快就可以出来了。难道你就不想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吗?”

        阿酷沉默半晌,说道:“李书记,我真的还能做个好人?”

        李毅道:“你本质并不坏。你要真是个坏蛋,我才不会管你死活呢!相信我,全新的生活就在前面等着你!”

        阿酷道:“我有一个请求,我要你把这些警队里的败类全部清除之后,我再自首。”

        李毅道:“可以。”

        李毅回来的第二天,接到祝文的电话,问李毅什么时候有空,他想请李毅吃个饭,并说宋书记走之前,有些话叫他转告李毅。

        李毅心情有些复杂,宋征明对自己的支持,那是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到的,问题是现在宋征明已经离开了江南官场,而且是平调到了另外一个省当省委书记,并没有进入中央高层。自己再跟宋征明以前的秘书来往密切,是不是有些不太合时宜呢?

        宋征明走得很匆忙,外界传说,说宋征明是被吴东方挤走的,吴东方是个老奸巨滑的人,明里跟宋征明关系很铁的样子,其实他早就防着宋征明了,而且一直在暗地里使劲,上下用力,想把宋征明挤走,自己上位。

        传言,不管其是真是假,在传说人的生活中,占有的地位,跟他们所做的事情,是同等重要的。

        这个传说,就把吴东方的能力无限放大了!能把一个省委书记挤走,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然而,吴东方本人,自然不肯承认这些传言的真实性,他甚至在公开场合挽留过宋征明,说宋征明是一个好领导好搭档,江南省有了宋征明,是江南人民的福分。其言切切,其意拳拳,让人感觉到,吴东方对宋征明,革命友谊无比深厚!

        不管吴东方是不是真心留宋征明,也不管宋征明是如何不舍和眷念,这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宋征明走了!

        现在祝文要请李毅吃饭,这餐饭就意味深刻了。

        祝文头上,早就贴上了宋征明的标签,宋征明走之前,也对祝文做了安排,出任吴州市的副市长一职!算是平级调整,这对祝文来说,也算是一个良好的安排了,只为宋征明服务了短短几年,就获得了这么好的职位,当然了,如果他再为省委书记服务上几年,绝对有可能直接外放市长或是正厅级职务啊。

        李毅回来后,自然对这些情况了如指掌。

        宋征明虽然走了,却在吴州市里插.进去一根刺!祝文是他宋征明的人,却安排到了吴东方的大本营里,这根刺,也可能变成星星之火,燎尽吴州之草啊!

        但是,这样一来,也把祝文放在火上烤,吴州是吴东方的才巢,他一个外人虽然进去了,但处境可想而知,摆在祝文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跟吴东方为敌,要么变成吴东方的人!

        现在祝文这么心急找李毅出去吃饭,要谈的事情,估计离不开这些问题。

        李毅思虑已定,便爽快的答应了祝文,说中午有空,可以一起吃个便饭。

        这段时间,李毅东奔西跑,一方面是确有各种事务要办,另一方面也是受到夏坤病情的影响,对人生和工作产生了一些想法,想找个机会静心思虑一下,今后的路该是如何走?

        现在回到了工作岗位上,李毅自然又要肩负起重任,很快就投入到工作中去了。

        他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处理完了所有紧急的公务,然后如约来到祝文说的餐馆里。

        这是一家不起眼的私房菜馆,环境清雅,很适合谈一些机密的事情。

        “啊哎,李书记,可算把你盼回来了。”祝文早就到了,见到李毅,就紧紧握住李毅的手,跟边区老百姓盼来了红军一般。

        李毅笑道:“祝副市长,我要恭喜你啊!”

        祝文摆手道:“唉,快别提了,我都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了,你还有心思调侃我!”

        李毅道:“外放地级市的副市长,这可是个肥差,你有什么着急的?”

        祝文一打手背,嘿嘿说道:“你就挤兑我吧!我可是拿你当朋友看待,今天请你来,是真心想请你出个主意呢!我该怎么办啊?”

        李毅见他真的着急了,就收了笑容,说道:“依我之见,你根本就不该去吴州上任!”

        祝文苦笑道:“我不去上任我去哪里?还呆在省委办公厅?谁待见我啊?”

        李毅道:“你若是信我的话,就去找省委组织部长梁国生同志谈谈,就说你偶染病疾,需要休息半个月!”

        祝文道:“李书记,你这不是害我吗?我休息半个月不打紧,吴州的副市长非被人占了去不可!吴省长早就看我不顺眼,想把这个副市长的职位让他的人来当呢!”

        李毅神秘兮兮的道:“他占了去更好啊,既然他想占,就让他去占!他占了你的位置,就欠了你的人情,下次有了空缺,他必然会支持你的,不然他也抬不过这个理去啊!”

        祝文道:“市县一级,刚刚选举换届完毕,哪里还有什么好缺口等着我去钻啊!搞不好,我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还得在省委机关熬下去呢!”

        李毅道:“那你就欢欢喜喜的去上任呗!”

        祝文一拍大腿道:“哎哟,那是什么地方,我能去上任吗?我就算去了,我也没有发展的空间和施展拳脚的天地啊!”

        李毅笑道:“这就奇了,我叫你去,你说不行,我叫你不去,你也说不行,那你想做什么?”

        祝文道:“我就是想破了脑壳,也想不到出路啊,这不才找你来帮忙。李书记,我们可是朋友,你得帮我想个辙,我知道,你本事大,点子多。”

        李毅倒满两杯酒,跟他碰了一杯,缓缓说道:“祝文兄弟,你要真信我,下午就跑到吴省长那里去,请半个月假,说说你生病了,吴州那个副市长,暂时不去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