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06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06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作品:《官路弯弯

        邢、田两人也就这么一想罢了,面对李毅,他们是不可能询问的。www.00ksw.org人家是书记啊,他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大概也就是借着这个机会,来到泰国好好游玩一圈吧!

        泰国是一个农业大国,旅游业只是他们的次要经济,泰国的农业还是有很多值得可圈可点的地方,李毅听完田光中的汇报后,心想自己可能无心插柳柳成阴,说不定可以从泰国取得一部好农业经回去。

        李毅刚刚洗完澡,躺到床上,舒展开一身的疲惫,房间里的电话响起来,是郭小玲打过来,询问李毅在泰国的情况。

        李毅笑道:“泰国是一个值得旅游的美丽国家,有很多特色的旅游项目,海景也很漂亮,改天我们专程来这边旅游一次吧!”

        郭小玲道:“什么特色项目啊?不就是人妖表演吗?你有没有去看过?”

        李毅道:“一直想去看来着,但还没有成行。要不还是等到和你一起过来时再去看吧!”

        郭小玲道:“你们考察团有这么繁忙吗?连出去看场表演的时间都没有啊?”

        李毅笑道:“也不是没有时间,只是一个人去看没意思啊,呵呵,我告诉你一件事情,我见着当今的泰王了。”

        郭小玲道:“泰王?泰国拳王吗?是不是很强壮?”

        李毅哈哈大笑:“不是泰国拳王,是真正的泰国皇帝!”

        郭小玲哦了一声:“他有没有赏你一个附马爷当当啊?”

        李毅呃了一声,心想女人的心思怎么这么准啊!

        “我说笑呢!”郭小玲道:“人家的公主自然要嫁外门望族的,你就算是想,也是吃不到的!”

        李毅抹抹额头,说道:“对对对,这种玩笑还是别开的好。”

        郭小玲道:“咦,对了,明天不就是泰国的宋干节吗?也就是泼水节,这可是泰国的大节日,相当于咱们国家的新年和西方的圣诞节呢!”

        李毅搔搔头,说道:“是吗?泼水节?那岂不是很好玩?那我明天出门,是不是要多带几套衣服啊!”

        郭小玲咯咯笑道:“也没有那么疯狂吧?哎呀,李毅,说得我心痒痒的呢,我好想去玩呢!”

        李毅笑道:“想玩还不简单,买张机票飞过来呗!”

        这时门铃声响起来,李毅边说话边往门边走。

        郭小玲道:“不行呐,江南早报还有半个月就要面世了,这是我事业的第一步,这个头彩我一定要夺得的!哈,好了,不跟你聊了,我要睡觉了,自己好累哦!”

        李毅嗯了一声,挂了电话,拉开房门,却见一个陌生的泰国人站在自己门外,对自己行了一个“威”礼。

        生性宽厚,温和有礼的泰国人在见面时不是握手说哈罗,而是合掌说声“沙娃滴卡”。做法是双手提到胸前,双掌合并但不贴合,犹如在掌心握着一片棉花。这时您的双手的形状就有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

        这种礼节,有一个名称,就叫做“威”礼,既是打招呼,也是表示一种尊重。

        李毅也回了一个威礼,问道:“请问你找哪位?”

        来人用汉语说道:“我来找李毅先生。”

        李毅道:“我就是李毅,请问你是谁?”

        “我是巴颂,为泰王服务。”来人彬彬有礼地说道。

        李毅哦了一声,请他进来,问道:“找我有何事?”

        巴颂直入主题,说道:“我奉泰王之命,来跟您谈一桩交易。”

        李毅轻笑道:“我不是商人,不做交易。”

        巴颂道:“这桩交易您会感光趣的。泰王知道帕雅公主对你心有所属,但王室的公主,是不可能嫁给外国的平民的。因此泰王愿意付给您一笔现金,唯一的要求,就是要你离开帕雅公主,不再跟她发生任何感情上的纠葛。”

        李毅听了,强忍心头的不满和怒气,轻笑道:“哦?原来是这件事情啊!这就叫我不解了,两情相悦,不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情感吗?泰王为什么要用最臭的金钱来跟我做这桩最美好的交易呢?”

        巴颂道:“李毅先生,泰王开出来的价钱是十分诱人的,我调查过你在华夏国内的工作和薪酬,这笔钱足够你工作一辈子了!”

        说着,巴颂拿出一张泰京银行的支票来,交给李毅,说道:“你看看,条件还是很诱人的。”

        李毅溜了一眼,淡淡笑道:“你太高估我的收入了,以我现在的薪资,别说一辈子,便是两三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的钱啊!”

        巴颂道:“你知道那就对了,收下吧,有了这笔钱,你想找什么好的女人都可以找到了。”

        李毅讥诮的一笑,走到沙发上坐定,指了指身边的沙发,示意巴颂坐下。

        巴颂道:“我就不坐了,只要你接受了这个交易就行。”

        李毅说道:“你稍等,来来来,坐下来。”

        巴颂本想离开,见李毅在口袋里翻了翻,翻出一个小本子和一支笔来,摊开在茶几上写着什么。心想他是不是要写个收据什么的啊?也行啊,有了这个收据,就更能叫帕雅公主死心了,将来有什么情况,也可以叫他哑口无言。便在李毅身边坐了下来。

        李毅刷刷刷的写完了,撕下来,和原来那张支票一起递还给巴颂。

        巴颂迟疑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毅道:“我知道泰国现在正是经济危机,国民经济十分窘迫,泰王那笔钱请拿回去,用于国民经济的复苏工作吧!另外,我以个人名义,额外资助五千万人民的币,帮助泰国人民早日走出经济危机的阴影,数额虽小,聊表寸心,还请泰王不要拒绝。”

        巴颂的脸刷的就红了,他手里拿着那两张支票,就像拿了两个烫手的山芋。

        泰王开给李毅的钱,远远没有李毅开给泰王的支票这么多!

        这个意思表示了什么?这不是一清二楚的吗?

        巴颂蹙额思索了一会儿,把李毅的支票还给李毅,收起泰王开出来的那张支票,一言不发,起身就走了。

        李毅喊道:“且慢!”

        巴颂顿足,回头看向李毅。

        李毅起身,缓缓走到巴颂面前,将那张支票再次交给巴颂,说道:“我开出来的支票,从来没有收回去的道理,你要是无法接受,可以将它撕了!”

        巴颂接过来,果然当着李毅的面,将那张支票给撕了,说道:“看来,我们对你的情报有误啊!”

        李毅淡淡地道:“请回告泰王,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靠钱是无法买到的。”

        巴颂甩了甩手,告辞离去。

        第二天早上,李毅接到沙马的电话,说他要前来拜访李毅,已经到了酒店楼下。

        李毅放下电话,就快步走到电梯口去,等电梯来时,沙马已经走了出来。

        沙马笑道:“不敢当,不敢当,李书记居然还前来迎接我啊!”两人互相用“威”问好。

        沙马哈哈笑道:“李书记,你太不够意思了,来到泰国,也不通知我一声,这不是陷我这个朋友于不义吗?”

        李毅道:“沙马先生繁忙于政商两道,我无事不敢擅自打扰您呐!”

        沙马道:“李书记,你这是不拿我当朋友呐!我们的交情,还用得着说那些虚套的话吗?没有李书记神人一般的指点,我沙马也没有今时今日的地位啊。”

        两人坐定,吃了一杯茶,沙马说道:“李书记,有个人听完我对你的赞美和你为我国金融危机开出来的药方之后,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一直想见你,叫我找个合适时机,介绍你给他认识。”

        李毅道:“不知是何人?能成为沙马先生的朋友,此人必定也不简单吧。”

        沙马道:“我听说你来泰国后,已经跟他约了个时间,就在今天上午,我现在来就是接你前去相会的。”

        李毅道:“今天是你们泰国人的大好佳节,我一个外人前去掺和,不太合适吧?”

        沙马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佳节,就需要和李书记这样的神人一起谈话,那才更有纪念价值。自江州一别,我无时不刻不在想念李书记啊,盼望着能有朝一日,能再次聆听李书记的高论。”

        李毅沉吟道:“既是如此,那我就不揣冒昧,打扰你和那位朋友了!”

        “请,李书记。”沙马恭敬的请李毅出门。

        钱多看到李毅出门,就走了过来,说:“李书记,是不是现在就走?”

        这话自有含义,李毅说道:“你转告他,一切等我回来再说,切不可贸然行事。”

        钱多道:“李书记,你这是要上哪里?我陪你一起去吧?”

        李毅重重的说道:“不必了,你就在家里好好陪客人吧!一定要把他陪好了!”

        “是,李书记,请放心,我一定把客人陪好了!”钱多应了一声。

        沙马道:“哎哟,真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您有客人在啊。要不叫上他一起吧!”

        李毅摆手道:“不必了,只是一个普通的朋友罢了。我们走吧!”

        两人下楼,坐上沙马的车子,一直往前开去。

        这路似曾相似,及到了地头,李毅看了看那房子,说道:“沙马,这不是国王的行宫吗?我来过一次的!怎么回事?你要我见的人,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