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04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04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作品:《官路弯弯

        被强光所晃,李毅情不自禁的遮了遮眼睛。www.00ksw.org

        钱多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大的灯光?不会是毒贩在前方设下路障了吧?”

        李毅道:“我们离开华欣才多久?他们的部署行动不可能如此快速吧?是警方在查车辆!强光是他们打出来的探照灯,提醒过往司机注意的。”

        钱多道:“正好向他们报警,由他们帮忙拦截那些毒贩的车子。”

        阿酷道:“人家凭什么相信你?你说他们是毒贩,警察就相信他们是毒贩啊?如果警察跟他们很熟,他们反过来诬告说我们是毒贩呢?”

        钱多道:“怎么可能?我们有护照和签证!”

        阿酷道:“那我呢?我以前在毒贩组织里当卧底,做的工作可是实实在在的毒贩,如果他们指证我呢?而那些警方又恰好相信他们的话呢?”

        李毅道:“好啦,不要再争了!先再情况再说。”

        阿酷道:“李书记,我们没得选择,必须冲过去啊!只要稍微停留,后面的追兵就赶上来了!”

        李毅道:“有警察在,想必他们也不敢乱来吧?”

        阿酷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可是什么身份证明都没有的人啊!你看着办吧!”

        李毅道:“那你就装病人,就说是急症病人,我们送你到曼谷大医院去就诊!快,装病人你会吧?”

        阿酷无奈的道:“你看我的样子,不用装也像个病人了!”

        前面果然是警察设下的路障,正在盘查过往车辆。

        李毅的车子一开近,警察就打手势叫李毅减速,靠边停车。

        李毅看看情势,硬闯不是不可能,但肯定会招致警方的追捕。现在他代表着江州市来泰国考察,若是进了泰国的警察局,那这事情就闹大了。

        于是,李毅乖乖的靠边停车,接受警察的盘问和检查。

        还好李毅和钱多身上都带着护照和签证,顺利的通过了警察的盘查,警察得知李毅的身份,是来泰国考察工作的华夏官员之后,态度还算可以。当问及后面的阿酷身份时,李毅说是自己的同事,也是华人,因为到华欣游玩时,遭遇强盗抢劫,不但把他身上的财物洗劫一空,还把他打成重伤,所以连夜赶回曼谷治病。

        警察看了看阿酷,那样子要多落魄就有多么落魄,身上又有许多的伤痕,很像跟人打过架的样子,也没有多加盘问,挥手叫李毅离开。

        后面那三辆车子很快也到了,李毅透过后视镜,看到那辆车子的司机下车后跟警察聊得甚是投机,然后什么证件都没有查就放行了。

        李毅暗道好险,这些警察跟那些毒贩果然是认识的啊!刚才如果举报的话,说不定就会被他们反咬一口呢!

        那三辆车子过了关卡后,还是不紧不慢的跟着李毅的车子,既不靠近,也不落后,看来他们的目的就是看稳李毅他们,不让他们脱离视钱。

        眼见曼谷在望,车子很多就驶入了街巷纵横的曼谷城里。

        后面的三辆车子忽然加速,并排追向李毅的车子。

        前面的几个路口同时开出来好几辆小车和十几辆摩托车,向李毅的小车夹驶过来,想把李毅的车子逼停。

        李毅沉着的驾着车子,在数辆小车间穿插,撞飞了三四辆摩托车。

        这里是主街道,街道宽阔,很适合飙车和赛车。

        十几辆车子在马路上追逐碰撞,活像一出飞车大电影。

        钱多道:“这里的毒贩怎么这么嚣张啊?在曼谷的大街上也敢这么追杀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阿酷道:“你当这是在国内呢?这里的夜晚,是属于黑势力的!”

        钱多道:“那我们就算回到了市中心的酒店,他们也会继续追杀吧?”

        阿酷道:“不会这么明目张胆,但会安排杀手来暗杀!哦,他们不会杀我们的,他们会把我们活捉了!”

        李毅道:“我对曼谷的地形不熟,阿酷,你熟不熟?”

        阿酷道:“不是很熟,不过我这里有一张交通地图。”

        李毅观察了周边的地势,说道:“快找到现在的位置,把图给我看!”

        阿酷很快就确定了现在所处的街道,把地图递给李毅看。

        李毅一边驾车,一边看了看地图,说道:“看来,我得跟他们来一场巷战,把这些讨厌的苍蝇甩掉才行。”

        李毅的车子摆脱几辆车子的夹逼,往一条小巷子里开了进去。

        这条小巷子很窄,只够一辆小车通行,其它车子就只能鱼贯跟在后边,不能再对李毅的车子进行夹逼。

        钱多道:“李书记,这样做也很危险,如果他们洞悉我们的用意,派车子把几个主要的出口全部堵死,那我们就成了瓮中之鳖!”

        李毅道:“他们不敢再过分散兵力的。这些巷道都是四通八道的,我巴不得他们分散去堵截我呢,那我就可以轻易的脱身了!”

        后面的车子忽然驶开了几辆,从别的巷道里开过去,显然是想寻找捷径,包抄李毅。

        钱多道:“他们果然分散了。”

        李毅道:“他们不知道我们的目的地,想要包抄我,休想!”

        钱多道:“后面还有七八辆小车紧咬不放呢!这些司机好像很高明,比起华欣那些草包来,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李毅道:“嗯,看来这就是他们的飙车党了!哼,我再绕绕,一定要找个好地形,把他们全部堵死或是迷失在这些巷道里!”

        阿酷道:“李书记,你就吹牛吧!你一个人能对付他们这么多的车子?他们这些人中,不乏飞车党的好手,你别把我们自己绕进去才好呢!”

        钱多道:“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李书记的车技,那可不是盖的!对付这些小小的飞车党,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李毅看了一眼地图,目光停留在一段巷道处,这条巷道直通到底,然后成九十度直角转弯,进入另一条巷道。

        这样的巷子,只适合行人、两轮车或是三轮车经过,小汽车很难经过那里,因为九十度直角构成了一个死角,小汽车庞大的身躯很难如此转弯。

        说是很难,但不是不可能!

        车技高超的车手,还是可以顺利通过这个弯道的。

        通过这样的弯道,要求车手对刹车和油门,离合器和换挡的控制达到一定的熟练程度,稍微有一点差池,多踩一点刹车或是多加了一点油,都有可能将车子卡住死角里。

        李毅以前经常练习这样的过弯,虽然达不到职业车手那般的快速过弯,但小心控制,还是可以通过的。

        现在,李毅就想借用这个弯道,把追兵甩在身后!

        李毅注意已定,就将车子开进了那条小巷子,后来的车子紧紧追了过来。

        “哎呀,前方是死角啊!”钱多大叫道:“李书记,快拐进旁边的巷子里去,直开下去,那就是死角了!”

        李毅道:“我知道,但那不是死胡同,而是一个九十度的直角通道!”

        钱多惊道:“九十度的直角通道?那也是死角啊!李书记,这样的弯道,又是这么窄狭的巷道,我们根本过不去的!”

        阿酷连声冷笑:“自以为是吧?牛皮吹上天了吧?把自己给绕进去了吧?完了,开了底,我们就只能弃车逃跑了!对方那么多的人,我们能往哪里跑?早知道我再观察两天,不这么早出来跟你们见面了!还以为你们可以保护我呢!谁知道……”

        “住口!”李毅冷喝一声:“安静,别打扰我!”

        “李书记,你还想从这个弯道拐过去?”钱多问道。

        李毅道:“不错,我们只要通过这个弯通,再开一段距离,我们就可以到达另一条主街,而后面的追兵,他们过不了这个弯,要么就弃车追来,要么就掉头另寻捷径,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可以顺利的躲避开他们了!”

        钱多道:“可是这样的弯道,很难通过的,李书记,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一些?”

        李毅道:“放心吧,现在情况危急,我总要试上一试,若是被他们抓住了,我们也是死咱一条啊!”

        钱多道:“若是通不过,我们就弃车逃跑吧!用小车把这个路口堵死,然后一枪打透油箱,把这小车点着了火,后面的追兵就不敢过来了!”

        阿酷拍手叫道:“好主意,好主意啊!李书记,我觉得黑小子的提议十分可行!把车子点着了,火光冲天,又可能发生爆炸,他们不敢过来,我们就可以趁机脱逃了!”

        李毅道:“这也不失为一条妙计,但这是不得已才用的。我们要是可以顺利通过这个弯,可以驾车逃离,岂不是更妙?”

        说着话,车子已经到了胡同底,李毅全神贯注,双手紧握方向盘,双腿小心的控制住刹车和油门,缓缓将车头向右侧胡同转了过去。

        小车完全卡在直角弯道里,左右只有稍许的空间,一个控制不当,就很可能撞上墙壁,然后就会卡在当中!

        那样一来的话,前面进不得,后面有追兵,那就真的是死路一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