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76章 毕竟百年同是梦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76章 毕竟百年同是梦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尴尬的道:“夏书记,你今天怎么了?这酒还喝两杯呢,怎么就醉了?”

        夏坤又给自己倒满,说道:“李毅,来,我再敬你一杯。www.00ksw.org”

        李毅捂住他的杯子,说道:“你身体不太好,还是少喝一点酒吧,这东西对身体没好处。”

        夏坤苦笑摇头,说道:“李毅,你说人这一生,活着是为了什么?”

        李毅道:“这个问题太深奥了,应该交给哲学家去讨论,我们平常人,只需要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就行了。”

        夏坤道:“李毅,你有没有面对过死亡?”

        李毅道:“面对过,真的。”

        夏坤道:“人生苦短,才多少个春秋啊?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来,干杯。”

        李毅道:“夏书记,你真的不能太喝了。”

        夏坤道:“你不喝,我喝!我刚才说到哪里了?说到我家小菲,对对对,就是小菲,在这个世界上,我最放不下心的,就是她。李毅,我想把她托付给你……”

        李毅道:“夏书记,看来你真醉了,我都已经有了未婚妻了,怎么还可能照顾夏菲呢?夏菲不是有你照顾嘛?我知道你们之间产生了一点误会,现在她搬出来在外面住,令得你对她有些意见了。但这都是暂时的,她心里其实很在乎你,等一段时间,她就会回家去住的。”

        夏坤道:“这一节早就揭过了,没事了,现在不是这个问题。我把她托付给你,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正因为我明白你的心思,所以我才敢把她托付给你,你把她当妹妹也好,当朋友也罢……”

        李毅道:“那你为什么要把夏菲托付给我?你要去哪里?”

        夏坤道:“我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

        李毅道:“旅游啊?呵呵,你跟谈静宜去哪里旅游?马尔代夫?还是巴厘岛?”

        夏坤道:“这些地方,我从来没去过,也不想去,外国的风景有什么好瞧的?我连国内的风景都没有瞧遍呢!”

        李毅笑道:“那再远的地方,你也有回来的一天啊,你们就放心的去旅游吧,夏菲就交给我照顾了。其实,她都这么大了,也用不着人来照顾了,她是护士,专门照顾人的呢!”

        夏坤忽然伏在桌面上。李毅看到他在偷偷的抹眼泪,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夏坤慢慢掏出一份诊断书来,递给李毅,说道:“你自己看吧。”

        李毅心里一沉,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缓缓接过来,看了一遍,说道:“不会是误诊吧?你多去几家医院检查一下。”

        夏坤摇头道:“没用的,都已经肝癌晚期了,医生说了,肝脏的肝细胞里面是没有神经的,它是不会疼痛的,等我感觉到疼痛的时候,癌细胞已经扩散了,现在我已到了肝癌晚期,无可救药了。”

        李毅道:“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都没去住院和手术呢,怎么就说这么丧气的话!”

        夏坤道:“我见过因肝病而去世的人,不去医院治疗还能多活几天,一旦进了医院,死得更快了——医院里那种地方,四处都是病人,带给病人的更是消极的影响。因此,我想通了,在这最后的时间里,我哪都不去了,就在家里安静的等死。”

        李毅道:“你太悲观了。”

        夏坤道:“悲观?你以为我想死吗?我奋斗了一辈子,才坐上今天这个职位,我有年轻美丽的情人,有可爱乖巧的女儿……你以为我想死吗?”

        夏坤说着,再次伏在桌面上,这次他没有掩饰,而是失声痛哭。

        李毅端起杯子,一口干了。

        人生,就是这么的操蛋啊!

        夏坤事业一帆风顺,爱情幸福美满,家庭和睦幸福,结果呢?命没了!

        李毅没有劝他,也没有安慰他,在死亡面前,任何语言都是那么的苍白。

        “她们知道吗?”李毅问。

        “我没告诉他们。”夏坤说道:“你也替我保密,我不想在死之前,天天看着她们哭泣和悲哀的脸。”

        “这对她们不公平啊。”李毅说道。

        “告不告诉她们,我都是要离开的人了,与其让她们天天流泪,还不如和她们幸福快乐的过完每一天。”夏坤又给自己满上一杯酒。

        李毅伸手去捂:“都肝癌晚期了,你还喝?”

        夏坤反问道:“我都肝癌晚期了,你还不给我喝?”

        李毅迟疑了一下,还是松开了手。

        夏坤仰头,一口喝光了,说道:“我在家里不能喝,小谈盯得紧,小菲也管得严,一见我喝酒就来抢我的杯子,现在我也就能和你在一起喝上一杯了。”

        李毅道:“还有多久的时间?”

        夏坤伸出三根手指头,说道:“三个月吧!这是医生给我的时间。”

        李毅起到李四,李四的时间也只剩下三个月了,三个月后,李毅将同时失去李四和夏坤,一个是他心里最亲的亲人,一个是他的朋友和盟友。

        “人这一生,钱财满屋,死后带不走分文。田地万亩,死后不过占地三尺。高官厚禄,身后可曾留下名声?我觉得红楼梦里有一句词说得妙,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夏坤举杯干了一杯,发起了感慨。

        李毅静静的听着,他也是重活过一次的人,对死亡和失去,同样有感觉。他特别能理解夏坤此刻的心情。

        可惜的是,夏坤不可能像他那么幸运吧?

        “看开一点,我听说这病魔吧,最怕开心和快乐了,一个人要是不把病魔当回事,他就会觉得缠着你也没意思,就会离你而去了。”李毅笑道:“你还有想做没做成的事情?我陪你去完成!”

        夏坤苦笑道:“想做而没完成的事情?有啊,小时候我特别想当一个科学家,现在也当不成了吧?我还想跟我老婆白头到头,也完不成了吧?我还想看着小菲嫁人生子,也完不成了吧……”

        李毅道:“是我的不是了,随便一句话,又勾起你的伤心来了。”

        夏坤道:“伤心啊!李毅,还好,我在死之前,能认识你这个可以一哭的朋友!我走之后,小菲就拜托给你了,麻烦你帮我照顾她,我相信你,你是一个好男人,小谈为了打消我对你的怀疑,把你们以前的事情都告诉我了,你连小谈这样的女人都不动心,又岂会对小菲有什么别的心思?再说了,小菲这么喜欢你,你真要对她怎么样,那事情也早就发生了,轮不着我来管了……”

        李毅道:“我会的,我会照顾好小菲的。”

        夏坤道:“至于小谈……她还年轻,多半能找个人好好过日子,我并不担心她。”

        李毅道:“好啦,你像在安排后事似的了,你这不还好好的嘛!”

        夏坤道:“我怕来不及跟你说啊!我最放心不下小菲了,她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不在了,我这一走,她在这个世界上,就成了孤零零的一个了,我混蛋啊!”

        李毅道:“以后我就是小菲的哥,我是她的亲哥。”

        夏坤端起杯子,说道:“就为了这句话,我也得敬得一杯!”

        李毅一口喝了。

        这天晚上,两个人喝了很多酒,聊了很多话。

        李毅发现,自己跟夏坤的确是可以做好朋友的,可惜了!

        直到凌晨两点多钟,李毅才劝着夏坤回家。

        李毅扶着夏坤回到夏家时,谈静宜还没有睡觉,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等夏坤。

        见到烂醉如泥的夏坤,谈静宜连忙上前来扶住,说道:“怎么喝这么多的酒啊!老夏,你身体不好,要有点节制嘛!”

        夏坤完全醉了,根本回答不了谈静宜的话。

        李毅和谈静宜两个人,扶着夏坤到床上睡下。

        “李书记,麻烦你了。”谈静宜对李毅说道。

        李毅道:“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谈静宜帮夏坤盖好被子,来到外面,跟李毅在沙发上坐下来,问道:“李书记,你有什么事情?”

        李毅点了支烟,说道:“夏书记估计时间不会太长了。”

        谈静宜惊讶的张大了嘴,问道:“什么意思?”

        李毅把那封医院的诊断书拿给她看,说道:“肝癌晚期,也就三个月的时间了吧!”

        谈静宜双手轻轻的颤抖,她喃喃自语:“不可能,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李毅道:“夏书记的意思是叫我瞒着你们,但我想过了,他都要走了,还瞒着你,这对你对他都是不公平的。但是夏菲那边,你最好还是瞒着吧。夏菲还小,我怕她天天以脸洗面,影响夏书记的仅剩的生活。我告诉你,是因为你成熟,经历也多,我希望你心里明白就可以了,表面上还是要装作不知道,对他好些就行了。”

        谈静宜道:“这么说,这都是真的了?那赶紧送他去医院啊!”

        李毅摇头道:“没用的。肝癌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了,就算是手术,成功的机率也是微乎其微,夏书记的意思,就是安安静静的过完这三个月。他不想在临走之前,还被人当动物一般研究和解剖。”

        谈静宜忽然扑在李毅怀里,痛哭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