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64章 拿开你的爪子!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64章 拿开你的爪子!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驻足,缓缓转身,看着吴东方,平静地道:“吴省长,还有什么吩咐?”

        吴东方犀利的双眼盯着李毅看。www.00ksw.org

        李毅知道自己刚才出言多有不逊,多少含有将吴东方的军的意思,吴东方不会心胸狭窄到当场发飙吧?

        话已出口,已经没有后悔药可以吃。再说李毅也不想让步。

        自己辛苦搞出来的项目,吴东方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坐享其成,但他犹未知足,还想把整个项目据为己有。

        这种狼子野心,李毅若是都能够同意的话,那他就不叫李毅了。

        李毅也静静的看着吴东方,等待他的雷霆震怒之后的疾风暴雨甚至动手动脚。

        这时,吴东方的秘书姜超敲门进来,看了看李毅,对吴东方说道:“吴省长,您的接待时间快到了,客人在外面等着。”

        吴东方挥挥手,说道:“你先出去,我跟李毅同志还有几句话要说。”

        姜超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吴东方道:“李毅同志,我认真的想了想,觉得你刚才说的话,颇有几分道理。你回去后,只管放心筹备江州化工产业园区,这个项目,我一定会帮你在省委常委会议上争取获得通过的。”

        李毅微讶,没想到等了半天,居然等来这么一句话,便道:“多谢吴省长。”

        吴东方缓缓说道:“我从你身上看到了信心和勇气,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我期待着你请我去参观百亿产业园区和千亿产业集群园区的好日子。”

        李毅笑道:“有了吴省长的支持,我相信那一天不会很远了。”

        李毅告辞出来,在外间看到一个谢了顶的中年男人,正在等候吴东方的召见。李毅记得这个人,就是上次见过一面的吴州市委书记蒋亚东。

        蒋亚东显然也从姜超那里获知,出来的这个人,就是李毅。他双目含怨,恨恨的看着李毅。

        李毅瞥了他一眼,并不想跟他打招呼。

        但蒋亚东却喊了一声:“李毅同志,就这样走了?”

        李毅道:“蒋亚东同志有何指教不成?”

        蒋亚东道:“李毅,我们吴州那些化工厂,都是你搞鬼挖走的吧?”

        听到这种气势汹汹的质问口气,李毅十分不悦,淡淡地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蒋亚东不知道哪里借来的胆子,还是真的生气恼火了,居然指着李毅说道:“姓李的,你别敢做不敢认,我们吴州那么多的化工厂,都是被你耍阴谋诡计搞到江州来了!”

        李毅逼视他的双眼,冷冷说道:“蒋亚东,你也是一个厅级干部,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蒋亚东道:“哟,看不出来,年纪不大,脾气不小哟!你以为我怕了你啊?”

        李毅甩手打掉他指向自己的手指,说道:“我最讨厌别人指着我!拿开你的爪子!”

        “你再动手打我?”蒋亚东就跟打了鸡血一般,满脸通红,嘴巴里嗷嗷叫嚣。

        姜超上前来,将手伸在李毅和蒋亚东中间,防止两个人在这里掐架,说道:“李毅同志,你都已经抢走了人家那么多工厂,还不兴人家发几句牢骚吗?”

        李毅眼神一厉,喝道:“你说什么?”

        姜超的故事,李毅已经从项青萍那里听说过,这个男人,为了自己的前程,不惜出卖自己的女友!

        这样的人渣,李毅本不想搭理,几次跟他见面,李毅都是爱理不理的,若不是必须经过他才能见到吴东方,李毅连他的面都不想见。

        此刻听到姜超对自己如此说话,令李毅对他的不满积聚到了一个爆发的阶段。

        而姜超自恃有吴东方在背后支持,完全不理李毅的生气,还在呵呵笑着,装成一个劝架的人,说道:“李毅同志,得了便宜就行了,人家失去了那么多的工厂,发几句牢骚,也在情理之中嘛!”

        李毅厉声喝道:“姜超,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就算是人家的一条狗,也用不着如此替人狂吠吧?”

        “你,你,你骂我?”姜超脸红脖子粗:“你骂我是谁的狗!”

        李毅冷笑道:“你都承认自己是狗了,是谁的狗又有什么区别呢?”

        蒋亚东叫道:“李毅,你别太嚣张,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你……”

        李毅道:“哟,姜超,连蒋亚东也觉得你是条狗呢!那么,蒋亚东,你觉得姜超这条狗的主人是谁呢?我必须看他的脸色行事?”

        蒋亚东粗了脖子,嗬嗬的叫了两声,一时却说不出话来。

        李毅抓到他话里的痛脚,用他的矛来戳姜超的盾,实在高明之极。

        姜超的脸色愈加难看了,他的确是依靠出卖女朋友项青萍而得到荣华富贵。吴东方在那场省长争夺赛里,若不是他姜超使出这招卖女友求荣的绝招,吴东方未必能如此顺当的当上这个省长呢!当初,那个省委副书记的夺冠呼声比吴东方要高得多。

        李毅的话说到了姜超的痛处,而蒋亚东的话更加刺痛了姜超,因为蒋亚东那句打狗看主人,说得是那么的顺畅,可以想见,姜超在蒋亚东的眼睛里,跟一条狗也差不太多。

        同样是吴东方的幕僚,待遇却是如此不同!

        姜超眼神里闪现愤怒之情,怨恨的看看李毅,又看看蒋亚东。

        蒋亚东自知失言,姜超可是吴东方的身边人,自己虽然也是吴东方的老部下,但得罪姜超对自己是没有好处的,他连忙补救:“姜超老弟,我是无心之失,对不住了。现在我们应该同仇敌忾,这姓李的才是我们的敌人呢!”

        得到蒋亚东的道歉,姜超脸色稍缓,蒋亚东毕竟是吴州市委书记,一方诸侯,自己将来下放出去,十之**,很可能是到吴州去工作,到时不管是当副书记还是副市长甚至是市长,都必须得到蒋亚东的照顾和提携,没有必要因为一句口误而跟他结怨,便道:“蒋书记,我没事,我知道你那是口误。”

        蒋亚东点点头,厉声对李毅说道:“李毅,今天这事情情节恶劣了啊!你不但抢走了我们吴州几十家化工厂,还胆敢辱骂我和姜超同志,你真以为自己是什么虎面书记呢?就算你真的是一只老虎,我蒋亚东也不怕你,愿做那打虎的武松!”

        李毅面对这两个吴东方的爪牙,毫无惧色,渊然而立,冷冷看着这两个人互相表演。

        吴东方在里面早就听到外面的争吵声了吧?但他却迟迟不出声阻止,由此可知,吴东方也在观望,或许说也在期待,李毅能扎扎实实的吃一次瘪!

        外面的姜超和蒋亚东,都是吴东方的心腹之人,在圈子里有一个叫法,称他们为吴派或者吴系人马。

        吴州之事,早就在他们吴系内部传开了,也议论纷纷,吴派人马一致认定,这是李毅在向本土吴系发难。

        蒋亚东曾经跟吴东方说过这么一番话:“李毅这个年轻人,仗着有些背景,年轻得志,就完全不把地方势头放在眼里,殊不知猛龙可以过江,但强龙难压地头蛇!他自以为耍些手段和阴谋诡计,整垮了江州市几个不成气候的家伙,就敢捋您吴省长的虎须!哼哼,迟早有一天,我要叫他明白,咱们吴系的力量,不是他可以随意触碰的!”

        所有的讨论和对李毅的诟病,都是在吴系圈子里流传的,外面的人无从得知。

        今天李毅来找吴东方,吴东方其实憋了一肚子的坏,想好好整治一下李毅,然而李毅因为听了聂笑嫣的糖果理论,拱手送来一个天大的政绩,把他心里的那丝恨意消了不少。

        吴东方是一省之长,眼光不能只局限于吴系,也不能只顾着派系斗争,对着江南省的发展大局,他还是要兼顾的。

        所以,李毅才能全身而退。

        但却在出门之后,遇到了这两个家伙的挑衅。

        或许,这一切本就是吴东方这头老狐狸的安排吧?

        李毅瞬息之间,想到了很多事情,再面对这两个挑衅的家伙时,心里的火气也就大了起来,刚才在里面,对着吴东方这个省长,就算有火也不能发出来,他是来灭火的,总不能火上浇油吧?

        但面对姜超和蒋亚东这两个人物,李毅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了,连戴尧臣这个正儿八经的江州市委书记,李毅都不曾放在眼里过,又岂会怕蒋亚东这个外市的市委书记?至于姜超,虽说是省长的秘书,但李毅只要把住了吴东方的脉,姜超这个小秘书又能兴起多大的风浪?

        “哼,两位,你们这是想拦路打劫呢?还是想兴师问罪?”李毅昂然问道。

        蒋亚东嘴角一抽,冷笑道:“李毅,你骂了人,就算开溜吗?没这么容易!”

        李毅双眉一轩,寒声道:“你意如何?”

        蒋亚东嘿嘿一笑:“起码也得向我们两个认个错,道个歉吧!我这要求不过分吧?”

        李毅淡淡地道:“我骂你们什么了?”

        蒋亚东道:“你刚才骂我们是狗!你休想抵赖!”

        李毅浮起一抹冷笑:“哦,我骂谁是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