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53章 性格决定选择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53章 性格决定选择

    作品:《官路弯弯

        游图恩也没有想到,李毅居然会如此旗帜鲜明的支持自己,摸了一把下巴,微微一笑。www.00ksw.org

        李毅沉声道:“经济发展固然重要,财政收入当然也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环境的保护和可持续性发展,最最重要的是市民的人身健康安全!像这种严重不达标的化工企业,无非两条出路,要么整改,要么关停。既然无法整改,那就只有关停!”

        张正贵强忍怒火,说道:“李毅同志,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听到张正贵明显含有威胁意味的质问,李毅毫不在意,只是淡淡说道:“张市长,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也能为我所说的每一句话负责任。我们是官,是江州百姓的官!如果连这种明显损失他们身体健康的合法权益的事情,都不能替他们做主的话,那我们还凭什么坐在这里,口口声声说为人民服务呢?”

        张正贵脸色阴沉,说道:“李毅同志,化工厂污染问题,不独盛世一家,这是所有化工企业的通病,相比起来,我们江州盛世化工厂的污染问题,反而并不显得突出。如果就此关停,财政损失还放在一边,最头痛的问题是,我们怎么对化工厂里上千工人交待?”

        党群副书记裴公良说道:“工人问题确实很难处理,国有企业改制过程中,因为工人处理不当,而发生的群体**情,层出不穷,每每搞得我们市委十分被动,焦头烂额。盛世是一个将近两千人的大工厂,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问题很多很多,我的意见是谨慎处理,以免酿成大事件。”

        张正贵见有人支持自己,便道:“是啊,盛世化工厂是一个老厂、大厂,工人众多,我们若是处理不当,必定酿成大祸。贸然关停显然是行不通的!”

        游图恩道:“凡事必定有解决的法子,盛世化工厂关停后,我们再来讨论这一千多工人的去向问题,现在下岗职工众多,也不多这一千多人嘛。”

        李毅皱了皱眉头,心想这个游图恩到底是怎么想的?刚才看他要关停盛世化工厂,很像为老百姓着想的样子,但听这话,仿佛他又毫不在意治下百姓的苦乐!

        忽然抬头看到张正贵那怨恨的眼神,李毅立马明白了游图恩的意思。游图恩把准了自己脉啊,他知道李毅是个什么人的人,以李毅的性格,听到这种化工厂害民的事情后,一定会支持自己的处理意见。

        而游图恩看过之前所有的材料和会议记录,可以得出结论,这家化工厂跟张正贵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之前张正贵就曾力保盛世化工厂,让这家工厂避免了关停的命运。

        游图恩看似大大咧咧,喜怒形于色,其实心思细致,惯会算计。李毅被这个人的表象所欺骗了,从而被游图恩摆了一道。

        然而,就算李毅看穿了游图恩的心计,他还是不得不入毂,他的性格决定了他必然会支持关停的一方,不管关停是谁提出来的!

        游图恩正是看到了这一点,这才投计了这个局,成功的将李毅和张正贵分化开来。

        李毅只能期待张正贵也能看出这是游图恩的离间之计,不要上他的当,从而影响到李张联盟。

        然而张正贵被李毅的反对搞得火性很大,根本没有定下心神来想这件事情的原委,他沉声说道:“不行!绝对不行,将近两千人同时下岗,那是会闹出大事情来的,会给江州社会带来不可估料的大影响。”

        游图恩道:“不就是一个厂子的工人吗?怕什么呢,相信我们的同志一定可以处理好的。”

        李毅暗暗冷笑,这个游图恩,这是一石三鸟啊!

        关停盛世化工厂,一则给游图恩赢得了百姓的心,工厂附近的百姓肯定会拍手称快,记住游图恩的好处。

        二则离间了李毅和张正贵,把李毅争取了过去,孤立了张正贵。

        三是把一个大大的烂摊子丢给了李毅,工业工作是由李毅分管的,到时这些工人的安置工作,还得落在李毅头上,这样就报了欢迎仪式上李毅缺席之恨!他是市委书记,一把手,只需要下个命令,责成相关部门妥善处理就可以了。但李毅这个分管领导,就非要忙得四脚朝天不可!

        好厉害的心计啊!

        游图恩沉声说道:“我听说当初百姓来上访之时,还有人跪在了市委门外?由此可见,老百姓们对这个化工厂已经是深恶痛绝了!我们市委再不采助强力措施,怎么对得起百姓那一跪?”

        屈柔说道:“是有那么几个村民跪了一下,但他们的目的,无非也是逼我们政府尽快做出举措来。盛世化工厂的问题非解决不可,但解决也需要一个过程,不能过于急切。村是是百姓,工人也是百姓,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李毅被屈柔的话启发了,心想盛世化工厂,难道真的就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吗?问道:“我对盛世化工厂不熟,不知道他们主要生产什么东西?”

        张正贵道:“硫酸锰。”

        李毅哦了一声,他对硫酸锰这个东西也并不熟悉,便道:“硫酸锰是一种什么样的化工原料?主要有什么危害?”

        张正贵道:“具体有什么用途,我也不甚了解。”

        李毅看了看其它常委,问道:“不知道哪位同志知道得详细一点呢?”

        常委们都有各自分管的工作,但没有一个人是学化工出身的,对这些专业的知识并不清楚。

        游图恩道:“管它是做什么用途的呢!关停就得了!这么有害的东西,又严重污染了环境,再不关停的话,我们怎么对老百姓交待?”

        他口口声声都是为老百姓着想,打着这么一面大旗,令众人一时都不好反驳。你要是驳得太厉害,就会被扣上一顶不关心百姓的大帽子。

        刚才屈柔的提议算是中规中矩的,工人也好,村民也罢,都是江州老百姓,手心手背都要照顾到。

        李毅道:“化工企业也分很多种,有些厂子的倒闭与否,对民生没有大的影响,那就可以随意关停,但有些厂子生产的产品是民生必需,一旦关停,就要影响到整个行业乃至多个行业的生产和活动,那就不得不谨慎。”

        这话峰回路转,从一力支持游图恩转而中立,而且转变得异常完美,无迹可寻。

        游图恩不悦地道:“那这个硫酸锰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途?”

        张正贵听到这里,心想李毅怎么又保持中立了?既不支持关停,也不支持放任自流,他到底想做什么呢?

        组织部长罗向晨说道:“叫个懂行的人来问问不就行了吗?我知道市委办里有个同志,是化校毕业的。”

        李毅便道:“那就叫来问问。”

        罗向晨叫过会议处的工作人员,耳语了几句。那个工作人员去了一会,就带进来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同志,长得眉清目秀,身段苗条。

        她走进来,向常委会议桌躹了一躬,脆声说道:“各位领导好!”

        罗向晨道:“小吴,你是学化学的吧?知不知道硫酸锰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作用?生产这种东西的工厂,有什么危害?”

        小吴道:“硫酸锰是一种白色至浅红色细小晶体或粉末,易溶于水,不溶于乙醇。硫酸锰不燃,具有较强的刺激性。吸入、摄入或经皮肤吸收都对身体有害,具有刺激作用。长期吸入该品粉尘,可引起慢性锰中毒,早期以神经衰弱综合征和神经功能障碍为主,晚期出现震颤麻痹综合征。对环境有危害,对水体可造成污染。”

        众人听了这番太过于科学的介绍,还是不能明白硫酸锰到底是什么玩意。

        李毅问道:“小吴同志,你知不知道硫酸锰有什么用途呢?”

        小吴的专业知识看来学得很扎实,她偏头想了想,说道:“可用作基肥,浸种、拌种、追肥以及叶面的喷洒,能促进作物的生长增加产量。在畜牧业和饲料工业中,用作饲料添加剂,可使得畜禽发育良好,并有催肥效果。也是加工油漆、油墨催干剂;荼酸锰溶液的原料;合成脂肪酸时用作催化剂;此外,还可用于造纸、陶瓷、印染、矿石浮选;电解锰的生产原料以及制造其他锰盐的原料。也用于电池、冶炼催化剂、分析试剂、媒染剂、添加剂、药用辅料等。”

        一众常委越听越迷糊,一大堆的专业术语呢!

        李毅笑道:“这么说起来,这个东西还挺有用途的?”

        小吴道:“是,硫酸锰是一种很普用的化学物品,农业和工业生产中都少不了它,我们江州就有一座硫酸锰生产工厂,叫做盛世化工厂,他们厂生产出来的硫酸锰挺有市场的。”

        李毅点头道:“多谢小吴同志,你先在旁边坐坐,如果还有什么不懂的,我们说不定还要麻烦到你。”

        小吴道:“好的,很高兴能为领导们服务。”

        李毅正容说道:“同志们,刚才大家也都听见小吴同志的话了,看来这家工厂很重要啊!它能几十年来屹立不倒,不是没有道理的。看来,我们得想办法把它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