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45章 缺席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45章 缺席

    作品:《官路弯弯

        春天的天气,还很凉快,雨水打在身上,冰冰的,凉凉的!

        市委同志们被这一阵雨水冲射,顿时全被淋湿了裤子,自膝盖而下,湿得不能再湿,就跟落汤鸡似的,难看又难受,一股钻骨的寒意,从脚底升起来,直钻入心口。www.00ksw.org

        更让人感觉冷嗖嗖的,是那两辆车子的态度!

        明明看到有这么多的人在这里等候,但那两辆车子却硬是没有停车,连减速打个招呼都没有,就直接这样冲了过去!

        张正贵等人一个个呆若木鸡,看着那两辆车子径直开进去,停在了市委大楼的台阶下,两个年轻点的同志率先下车,撑开雨伞,挡在车后门处,挡着两个同志下车。

        张正贵看得真切,这其中一个同志就是省委组织部长梁国生。

        张正贵这才反应过来,拖着**的两条腿,往那边跑过去,秘书赶紧跟上。

        其它同志也从被车轮泼水的一幕中反应过来,一个接一个的往台阶处跑过去。

        梁国生等人已经站到了台阶上,他严肃的看着张正贵等人跑上来。

        “梁部长,你好!”张正贵堆着笑,伸出手去。

        梁国生跟他轻轻搭了一下手,说道:“这位是游图恩同志,是新任江州市委书记。”对刚才在市委门口发生的事情,一字不提。

        站在梁国生身侧的,是一个四十岁出头的男子,长得瘦瘦高高,很有北方汉子的气度,一头浓密的黑发,三七分开,显得很潇洒。

        “游书记,你好!我是张正贵……”张正贵向游图恩伸出手去。

        “我知道,江州市的市长嘛!”游图恩重重握住张正贵的手,摇了摇,再用左手覆盖上张正贵的右手,轻轻拍了拍。

        握手很重,显得这个人极有占有欲和掌权心理,左手轻拍对方之手,这一般是上级对下级才用的手势,游图恩用两个握手的姿势就把自己一把手的威势展露无遗。

        张正贵很不高兴,但也没有办法,人家是省委常委,副部级别,比自己就是要高上半格呢,这半格自己能不能迈过去,还在两说呢!

        “梁部长,游书记,大家到会议室里去坐吧,我们准备了一些茶点,坐下来喝杯热茶,我给游书记介绍一下众位同志。”张正贵说道。

        梁国生重重嗯了一声。一行人往会议室里走去。

        在会议室里坐定,梁国生正式介绍游图恩,大家鼓掌。

        游图恩做就职演讲,他的讲话十分冗长而无营养,很像事先拟定写好的一篇长长的讲话稿。

        张正贵等人裤子鞋子全湿了,坐在下面冷得难受,虽然不至于冷得发抖,但也冰凉入骨,只盼着这个迎新仪式快点结束。

        这个场面让大家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李毅同志,李毅同志去年上任时,只说了简简短短的几句话,让大家意犹未尽,而这个游图恩同志,则一拖再拖,让人心生厌恶。

        游图恩将近半个小时的演讲终于结束了,张正贵等人压根就没听清他说了什么东东,他一讲完话后,就带头鼓掌。

        游图恩并没有下台的意思,而是接着说道:“同志们看来都很认同我刚才的意见啊!既然如此,大家回去后,一定要遵照执行!”

        张正贵脑袋嗡嗡作响,心想他刚才说了什么?提了什么意见,要我们回去后遵照执行呢?

        梁国生说道:“游图恩同志言重了,你初来江州,江州以往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工作,也不需要你来负责和道歉啊!”

        张正贵刚才只顾着同冰冷的脚和脚做斗争去了,根本没有用心聆听,此时心想,这个游图恩说了什么话呢?努力的回想,似乎记起来了,游图恩在就职演讲中,好像说了这么一段话:“江州经济发展滞后,我要代表江州市委,向省委做一个检讨,是我们市委的工作没有做好,没有让江州人民过上好日子,这是我们当官的没有尽到职责,是我们的过失!这个过失,理应由我游图恩来承担,谁叫我是江州市委的一把手呢!”

        张正贵已经记不起来游图恩的原话,但大话就是如此,他要代表江州市委,向江南省委做深刻的检讨!他的原话比这段话更深刻、更肉麻!把江州现在的过错剖析得更透彻,仿佛他不是一个刚刚上任的市委书记,而是一个即将离任的老书记。

        你初来乍到的,你懂什么江州的过失和现状?你凭什么代表江州市委向省委承但错误?承担谁的错误?承担什么错误?有什么错误需要你去承担了?

        张正贵好比吃了一个苍蝇般难受,却只能在自己心里发问,不敢站起来向游图恩发问。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张正贵就敢说你治理下的江州完美无缺了?不需要改进了?

        游图恩这么说,不过是表达自己的一个姿态罢了,一是向在座市委干部们表明,他来到了江州,今后江州由他负责,由他说了算!二是向省委表明一个态度,他会在任期内将江州治理得更好!

        接下来的环节,就是张正贵向游图恩介绍市委一干领导同志,大家握个手,闲聊两句,互相认识一下。今后都在一个楼里办公了,抬头不见低头见,工作上需要彼此帮助的地方也颇多呢!

        张正贵摸了一把脸,驱开满脸的不高兴,笑着起身,向游图恩介绍众位市委的同志。

        “这位是党群副书记裴公良同志……”张正贵说道,指了指裴公良。

        裴公良伸出手来,要跟游图恩握手,谁料游图恩却点了点自己的额头,思索着说道:“你就是裴公良啊,喔!我来之前看过你的履历,你是做党群工作的一把好手呢,希望我们在今后能有一个愉快的合作。”

        然后,他才不紧不慢的伸出双手来,紧紧握住了裴公良的手,用力摇了摇。

        先故作冷落,再热情相握,这个假动作,做得天衣无缝,也把裴公良夸上了天,立马就取得了裴公良的好感。

        裴公良这个人对职务上的升迁,看得比一般人要开明,他的位置有些尴尬,虽然是管党群的副书记,但地位又比不上张正贵,被张正贵压得死死的,张正贵不升职,他升迁的机会也就更加渺茫。因此,他对这次的人事安排,也只能看谈了。将来要跟这个新来的游书记搭档工作,还是跟他打好关系比较好。

        “多谢游书记赞赏,相信有了游书记的领导,我们江州市委的各项工作,都能迈上一个新的台阶。”裴公良呵呵笑道。

        张正贵在心里暗骂了一声,他明白,裴公良在他与游图恩之间,选择了游图恩。

        这次见面会,对游图恩来讲,是他第一次在江州班子面前亮相,他也有必要在这个时候给张正贵一个下马威,同时尽量多的拉拢其它副书记,分化瓦解张正贵多年来在江州的影响。

        刚才在门口时,车子故意不停,就是为了给张正贵一个下马威,要让张正贵明白,你以前虽然主持过一段时间的市委工作,但你那只是主持工作,并不是真正的市委书记,你得把你的位置摆正了!

        下面班子里,一、二把手之间,向来是将相不和的,游图恩虽然并没有在下面工作过的经验,但对这些事情还是听说过不少,这次下来之前,又得到过很多长辈们的耳提面命,自然对下面的事情十分清楚。

        张正贵是老资格的江州干部,这次本来极有希望上升的,但这个市委书记的位置,却被他横插一脚,予以拦截了,张正贵心里肯定不会平衡,对他这个新扎书记也肯定不会服气,一定会想方设法的为难他。

        从他看到张正贵率领众人在市委大院门口迎接他起,这个想法就更加根深蒂固了。

        下着这么大的雨,张正贵为什么要在门口来迎接我?这不是故意为难我吗?这么大的雨,我怎么下车?下车后怎么走进去?

        他还要领着这么多的同志,一起在雨中等候,这些同志会怎么想?肯定会把受的苦全归罪到我游图恩身上,若不是为了迎接你游图恩,他们根本用不着如此受罪啊!

        上意难测,说的就是这个情况吧?张正贵一腔好意,结果反被游图恩当成了狼子野心,居心叵测!

        因此,游图恩对张正贵的第一印象就十分之差,认定这是自己在江州的劲敌。

        而其它同志,他就要着意结纳了,他总不能当一个光杆司令吧?

        张正贵强忍不快,继续介绍其它同志。

        游图恩下来之前,真的做过功夫,对江州市委的几个副书记,都熟悉得很,跟他们握手之际,不但能说出他们的履历,还能说出他们的家庭情况,让几个副书记们受宠若惊的同时,也对这个新任市委书记刮目相看。

        “这位是市委秘书长……”张正贵正要介绍季昌泽时,游图恩叫道:“等等!不对啊!”

        张正贵问道:“怎么了?游书记,有何不妥吗?”

        游图恩沉声道:“我没记错的话,应该还有一位市委副书记吧?是不是叫李毅?他怎么缺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