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44章 新市委书记到任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44章 新市委书记到任

    作品:《官路弯弯

        良久,温可嘉憋出一个人名来:“张昕怡。www.00ksw.org”

        “张昕怡?”李毅对这个人的记忆,是十分模糊的,但真要想起来的话,过往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他还是能清楚记起来。

        温可嘉道:“我知道你和她之间有些不愉快,但上次汪洋请我出去喝酒,张昕怡也在场,我喝醉之后,她扶我进酒店的房间休息,结果……”

        李毅道:“结果你就跟她发生关系了?你好歹也算个人物了,怎么定力如此差劲?不会是那个女人设的局吧?那种女人,你……”

        “李毅,我当你是朋友,是兄弟,这才对你无话不谈,你可以不喜欢昕怡,但你不要一再的贬低她、辱骂她!她现在是我的女人,将来还会成为我的老婆!”温可嘉忽然发火了。

        李毅缄默了,是啊,张昕怡在李毅眼里很差劲,但在温可嘉眼里,说不定就是他的宝贝,他的一切呢!

        情人眼里出西施呐。

        “那我祝你幸福吧!”李毅淡淡的道:“在江州多留些日子,我们聚聚。”

        “不了,我已经定好今天下午的机票,马上就要飞回南方省。”

        “哦,那我们下次再聚吧!”

        “下次你要去帮我相亲!”温可嘉跟李毅握手,笑道:“我们是好兄弟,不要因为女人而生隙,时间可能安排在过年时候吧,是京城的一个名门闺女。”

        李毅道:“好。”

        送走温可嘉,聂学贤找上门来。

        李毅笑道:“聂老,要多谢你帮我解围啊!项青萍得票那么高,也是你在代表中帮了忙吧?”

        聂学贤道:“举手之劳而已,不足挂齿。项青萍同志的成绩摆在那里,她得道高升,也在情理之中。”

        他忽然脸色一整,捻须说道:“李书记,有件事情,我想向你提个醒。”

        李毅道:“聂老有话但说无妨。”

        聂学贤道:“我近来夜观天象,推算出今年江州有大降雨,吴江水位可能会暴涨,政府方面,要做好防洪灾的准备。”

        李毅肃然,心想自己是穿越过来的,有前世之记忆,能看到将来一段时间里会强降雨,吴州会涨大水,而聂学贤仅凭夜观天象就能判断出将来雨水的走势,这份能耐,真的堪比孔明再世啊!

        李毅道:“聂老,我会向市委建议,加强这方面的投入,加固河堤,检查大小河道,同时准备防洪物资。”

        聂学贤道:“我在江州城里生活了一辈子,对江州城的泄洪能力深有担忧啊,五四年那场大洪水,淹没了半个江州城,毁坏良田、摧毁房屋,数不胜数啊!但几十年来,城市的管理者和设计者们,都没有重视城市防洪泄洪能力的建设,中间数次大小洪水,江州城都不同程度的被淹没过。”

        苏新亮端茶给聂学贤,正好听到这话,便道:“是啊,我记得小时候江州发过一次大水,淹到了二屋楼那么高,所有的小车全被淹了,人们出行,要靠划船,我们家里没有船,就用大脚盆坐着划水出去买菜呢!那时我们还小,只觉得好玩,现在回想起来,那实在是很危险的事情,好像还死了好几十个人呢!”

        聂学贤道:“每次涨洪水,都会死人,尤其是乡下农村,地势低洼,水势汹涌,加上山洪肆虐,村民们往往在夜间熟睡之中就被洪水冲走或者淹死。”

        李毅道:“堵不如疏,这是自古以来的治水之道,城市的防洪能力有待加强,而最主要的,就是要加强泄洪排水的能力。这个思路是正确的。”

        聂学贤道:“不只是大洪大灾年份,就是每年的强降雨季节,江州城里的积水也是很深的,城市的排洪能力太弱了。”

        李毅道:“这个问题,我会在下次的常委会议上提交讨论。”

        聂学贤又聊了一会,知道李毅事务繁忙,便起身告辞。

        就在大家猜测江州市委书记由谁来接任的时候,市委忽然接到省委组织部的通知,说新任市委书记已经确定了人选,这两天就会前来上任。

        江州市委书记要入省委常委,而省委常委的规格要高,属于副部级别,是央管干部。

        换句话说,江州市委书记是由省委常委兼任的。那这个职位的任命权力,就在中组部。

        不久,李毅接到张一帆打过来的电话,告诉他,江州市委书记的人选,是从中央部委里直接下派的,名叫游图恩。

        李毅对京城的家族派系并不很清楚,但游姓是一个稀罕的姓氏,李毅思索了一下,还是没找出这个人的信息,便问张一帆,此人的由来。

        张一帆道:“游图恩的父亲,跟李老爷子是一辈人,跟着太祖打过江山,也是元勋显贵,但游老爷子解放不久就骑鹤仙归,游老爷子原本生了三个儿子,但其中一个大儿子在解放战场上牺牲了,另外一个在朝鲜战场上光荣了。只留下游图恩这个小儿子,现在游家势力并不突出,不过游家的故旧还是有一些的。”

        李毅哦了一声:“我说我怎么对这个人完全没印象呢!游家一门忠良啊!游图恩这次下放,看来也是中央照顾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后代子孙吧?”

        张一帆笑道:“李毅,你想得太简单了,如果只是一个失势的家族,只怕中央也不会顾及到这个人吧?”

        李毅道:“这么说来,这个游图恩,还有些说道啰?”

        张一帆道:“马上就是省一级和换届选举,这一次,估计会有很大的调动,游图恩这次下去,是有人在预先布子呢!”

        李毅道:“游图恩跟哪个派系走得近?”

        张一帆道:“你当我是神仙呢?我掐指一算,就能知晓世间事情?”

        李毅哈哈笑道:“我还真当你有这个本事呢!得了,甭管他跟谁走得近,来到江州,就是我李某人的领导了,该有的恭敬还是要给的。”

        张一帆道:“这就对了,我们在朝为官的,最要紧的就是心态,只要心态摆端正了,管他谁来掌权呢!我们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好了。”

        李毅却从张一帆的话里听出味道来了,看来这个游图恩,背景也不简单呢!

        张一帆在话里提醒自己,只要做好自己的本份就好,不要跟这个游图恩作对。

        然而,张一帆这番善意的曲折的提醒,算是白费心思了,李毅同志就是李毅同志,不该他的,他不会去争,该他的,他一定会力争到底,只要是他认为是正确的,就一定会据理力争。

        此是后话,暂且不表。

        却说这天,就是游图恩到任的日子,市委一众领导都到门口迎接。

        中组部的同志把游图恩送到了省委,参加完省委的欢迎仪式后,游图恩就在省委组织部长梁国生的陪同下,前来江州市委上任。

        张正贵领着一帮同僚,在市委门口迎接游图恩。

        张正贵心里极端的失落,这段时间里,他主持市委全面工作,过了一把手的瘾,这种感觉,是当市长时无从体会的,满以为自己可以转正,成为江州市委一号呢,这段时间里,一直在上下活动,找了很多人,托了很多关系,同时也在努力的工作,把市委市政府的各项工作抓得很紧,但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他再怎么努力,都抵不过上面一句话!

        还是被派下来的人顶了这个职位。

        张正贵很不情愿来接这个人上任,这个职位原本应该属于他的,却被这个游图恩轻易的占据了去。

        游图恩占了这个位置,也就意味着,他张正贵还得在这个市长位置上多待几年!

        但省委组织部长梁国生亲自送游图恩上任,他敢不出来迎接吗?自己今后的前程,还捏在人家手里呢!

        天空下着雨,虽然不是很大,但米粒大的雨点,连珠也似的密集而下,天空一片灰濛,乌云满天,把天空压得很低,那些乌黑的云层,仿佛就在屋顶上,站在上面,伸手就能摘到那朵朵黑云。

        雨帘下,十几把大大的黑伞,撑开在市委门口,张正贵站在最前面,他的秘书帮他撑着伞。整把伞都撑开在张正贵头顶上,秘书身上完全淋湿了。

        裴公良看了看手表,说道:“时间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了,怎么还没有到?”

        张正贵道:“雨大,可能路上堵住了吧!”

        裴公良道:“这么大的雨,我们还是到大楼门口去等候吧!同志们都站在雨里,也太说不过去了。”

        张正贵想了想,说道:“以前我们都是在这里迎接,如果今天因为下雨而改变,梁部长会不会有意见?”

        正说着,那边两辆小车迎着雨幕缓缓驶了进来,裴公良叫道:“来了,是省委的车!”

        张正贵等人马上正襟端立,端出笑脸来,准备迎接梁国生和游图恩。

        张正贵和裴公良还准备了两把伞,打算亲自给两个上级撑伞挡雨。

        然而,车子并没有在门口停下来,也没有减速,而是直接开了进去,车轮激起地上的积水,向两侧劲射出去,像瓢泼一般打在一条线上站立着的市委众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