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43章 深层次接触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43章 深层次接触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的话像一颗石子,投入了湖面,惊起层层波澜。www.00ksw.org

        祈开山怵然一惊,是啊,如果查出来项青萍同志贿选属实,那岂不是同时也证明了众多人大代表受贿是实?

        人大工作是由他负责的,这个责任,他负得起吗?

        西泽区委书记包建安同志一直默然不语,此刻暗暗为李毅喝彩。心想李书记真是厉害,一句话就将嚣张之极的祈开山封住了嘴巴。

        包建安想到自己能进入市委常委,也多了李毅的举荐和帮忙,此刻若不站出来替李毅说几句话,只怕要令李毅心寒了,便说道:“李书记说得好,项青萍同志得票数这么高,那岂不是证明大部分人大代表都有受贿嫌疑?祈开山同志,你身为市人大常委会主持工作的副主任,对此事要负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相当于旗帜鲜明的支持李毅,站在李毅的阵营方,向祈开山宣战了。

        祈开山摸了摸花白的头发,说道:“那就查吧!如果是我的责任,我绝不推托!”

        事情谈到这一步,双方完全僵住了。

        张正贵道:“既然同志们都主张查一查,那就查一查吧,怎么个查法?这么多的代表同志,总不能一个个都叫进来查问吧?”

        祈开山道:“这个不难查出来,我就听说了这么一件事情,人大会议召开前夕,项青萍同志把大部分人大代表拉到了宜安,搞什么参观活动,还给代表们搞吃喝这一套,我觉得这就是很严重的违规动作!”

        “哈哈!”李毅大笑三声,说道:“请代表同志们到乡下地方检查一下农业工作,就算是贿选了?真是可笑,代表们检查完工作后,品尝了一下当地的特色养殖成果,这也算是贿选?项青萍同志不过是向代表们展示自己的成绩,而代表们也真的被她的成绩打动了而已。难道堂堂的人大代表,用几个瓜果就可以收买吗?”

        祈开山道:“不管怎么说,项青萍同志此举,都存在贿选嫌疑!”

        李毅正要反驳,几个同志敲门进来,自称是人大代表,有情况向市里领导反映。

        张正贵原本是说休息十分钟,接着开会,但这会开着开着就节外生枝,一开就是二十几分钟了,人大代表们互相一打听,就知道是刚才的投票选举出了问题,于是几个代表同志就来向市领导说明情况。

        而这个带头人物,居然是聂学贤!

        聂学贤并没有看李毅,而是径直向张正贵道:“张书记,我们有情况反映。”

        张正贵虽然心里不悦,但此情此景之下,他必须摆出一副和颜悦色的表情出来,说道:“请问有什么事情?”

        聂学贤道:“我们很多代表都觉得刚才的投票有问题!”

        祈开山哦了一声,以为来了同盟军,抢先说道:“这位代表同志,你何出此言?”

        聂学贤道:“事情再明显不过了,温可嘉同志我们都不认识,连他是谁在哪里高就都不清楚呢,怎么可能获得这么多的票数?居然超过了陈胜利同志!他做出过什么丰功伟绩吗?你看看我们的项青萍同志,不但拉来了那么多的外资企业,还搞起了千亩杂果林和万亩生态园项目,至于麦套稻技术,更是精妙绝伦!”

        呃!

        原来是为项青萍说话的人!

        祈开山摸了一把下巴,额头上挤出数条皱纹来,有些不高兴地道:“温可嘉同志的成绩,在南方省西州市,我们大家看不到,但他的成绩还是得到了组织上认可的!”

        聂学贤道:“五福生态养殖基地,我们都应项书记的邀请去参观过,也品尝过那里的瓜果,觉得那里的瓜果比一般市面上买的都要好吃,证明项书记搞的这个基地是成功的!哦,对了,项书记还带来了不少五福生产的瓜果,给大家尝个鲜。”

        他挥了挥手,十几个壮汉挑着十几担瓜果进来了,无非都是一些瓜果时蔬,这些壮汉都是五福生态养殖基地的工作人员,当即不由分说,把瓜果分给众位市领导。

        祈开山待要推拒不要,聂学贤道:“祈副主任,这些都是些不值什么钱的瓜果蔬菜,你不会嫌弃吧?这可是下面农民代表的一点心意呢!”

        祈开山便不能再拒绝,只得收下。

        包建安嘿嘿笑道:“我们这样,算不算受贿呢?项青萍同志好大的胆子,居然连市里领导都敢行贿!”

        聂学贤道:“行贿受贿?这也算?当年太祖打江山时,还要到群众家里吃餐饭呢!那算什么呢?几根瓜果就算是行贿了?我倒要请问了,诸位都是市里的大领导,我就不相信,你们从来没有收过别人的烟酒财物?那价值比起这点瓜果蔬菜来,价值不可同日而语吧?如果说项青萍同志这种行为也算是行贿的话,那你们收受烟酒的行为要算什么?还是说,你们从来没有收受过烟酒?谁敢说没有?谁真的没有的话,我当场给他磕几个响头,把他当清廉大老爷供奉起来!”

        聂学贤这话说得众人面面相觑。

        哪个敢说从来没收过烟酒啊?那些烟酒的价值的确都超过了这些土产。

        李毅暗暗为聂学贤叫好。心想他是如何得知我们会场里的消息的?居然在关键时刻赶过来为我解围!

        张正贵笑道:“好啦好啦,大家不必再争执了,看来代表同志们的确是去吃过一餐瓜果特产,这也无伤大雅吧?我觉得这件事情可以就此告一段落了。项青萍此举,并不算违纪!”

        夏坤是市纪委书记,他笑道:“当然不算啦,这都算的话,那我们纪委岂不是要忙得四脚朝天了?”

        他这个善意的笑话缓和了紧张的气氛,众人都符和着笑了几声。

        祈开山终于无话可说了。

        聂学贤道:“我们代表们觉得温可嘉同志的得票数很虚高,我们怀疑他是不是在背后做了手脚。这只是我们的一个怀疑,提交市领导处理,如果市里觉得有必要重新投票的话,我们代表同志不怕辛苦,愿意重新再投一次票。”

        张正贵目视祈开山道:“祈副主任,你觉得呢?”

        祈开山摆摆手,说道:“我看还是算了吧,没有这个必要嘛!温可嘉同志反正是落选了,何必还要多此一举呢?”

        张正贵道:“那就这样吧!通知下去,马上开会,正式宣布,任命项青萍同志为江州市副市长!”

        祈开山手里捧着那些瓜果,苦笑了笑,无奈的摇了摇头。

        接下来的会议再无意外和插曲,进行得非常顺利。

        江州市本届人大换届选举会议取得了圆满成功!

        接下来,就是省一级的换届选举,那将是更加的风起云涌!

        会议结束后,温可嘉找到李毅,笑道:“李毅,你不会怪我吧?”

        李毅道:“我也知道你身不由己,我何怪之有?”

        温可嘉摇头一叹,说道:“还是你了解我啊,这次来江州参加竞选,我完全是受上面的安排,身不由己啊,我也是直到临行前两天才知道的这个事情呢!”

        李毅沉吟道:“温书记如此安排,有什么用意呢?”

        温可嘉道:“老头子要调离南方省了,这是在为我操劳呢!”

        李毅道:“可惜了,你没能成功。”

        温可嘉嘿嘿一笑:“怎么,你真的希望我成功吗?我可听说了,那个项青萍是你一力主荐的人物!你真的希望我替代她,竞选成功?”

        李毅失笑道:“看来,我们兄弟之间,真的不需要什么谎言和欺骗。”

        温可嘉道:“本来就是。我之所以没有提前通知你,就是不想让你为难。我刚刚升任临沂县委书记,在做出一番成绩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我爸爸太操之过急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离开他,我就不会自我发展了吗?”

        李毅笑道:“温伯伯那是关心你呢!等你哪天娶了娇妻,生几个小子给他带了,他就知道你长大了。”

        温可嘉道:“提到这女人我就头痛,家里给我相了一门亲,说是门当户对的一个美娇娘,我一直拖着没去相亲,但家里逼得很紧,看来是逃不过去了。李毅,我要是去相亲的话,你得跟我一起去,为我助阵打气。”

        李毅哈哈笑道:“你就不怕你没相上,然后女主角相上我这个男配角了?这种狗血情节,在电视里可经常演哦!”

        “那更好了,那我就解脱了。”温可嘉嘻嘻笑道。

        “你小子,动机不纯,快快招来,你是不是有了意中人?”李毅捶了他一下。

        “嘿嘿!”

        “别光顾着笑啊,到底是谁啊?我认识不?”

        “你认识的,不过,你并不喜欢她。”

        “你这话好稀奇古怪啊——我当然不喜欢她啊,她是你的意中人,我喜欢她做什么?”李毅笑道。

        “我的意思是说,你不喜欢她那个人。”温可嘉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李毅,对不起啊,我没能守住,跟她发生了情感上以及**上的深层次接触。”

        李毅瞪眼道:“快说,到底是哪个女人啊?说得我心里跟猫抓一般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