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36章 枪伤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36章 枪伤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几乎把阿酷这个人和他正在做的事情给遗忘了!

        这家伙,这都多久了,怎么才跟自己联系啊!

        “你现在在哪里?”李毅严肃的问。www.00ksw.org

        “我在曼谷啊!”阿酷喘息着说道。

        “你去曼谷做什么?”李毅问。

        “哎,李书记,不是你叫我去查那个泰国的毒贩吗?我不跟着他们来泰国,我能查出来啊?”

        “那你查出什么来了?”

        “经过我的卧底探查,我查清哪个是毒贩了,我还知道他跟江州哪些人有联系!”阿酷似乎受了伤,重重的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李毅问道:“你受伤了?”

        阿酷道:“嘿嘿,你不先问那些人是谁,却问我的伤势,有意思,你最关心的,不应该是那些参与贩毒的官员吗?”

        李毅道:“少啰嗦,你要不要紧?”

        阿酷道:“暂时躲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不过我的左腿挨了一枪子,医院不敢去,现在不知道上哪里医枪伤,你在这边有没有朋友或者什么关系,快点帮我安排一下,不然,我嘴里的情报,你就得不到了。”

        李毅沉思一会,说道:“你在曼谷哪个地方?嗯,那你就躲在这里不要动,我找人去接你。”挂了他的电话,马上打给钱多,问他在哪里。

        钱多回答说:“刚送苏秘书到家,正在回来的路上,马上就到市委家属大院了。有事吗?毅少。”

        李毅便道:“嗯,有急事要出去,马上来我家楼下。”

        放下电话,李毅匆匆走出来,对郭小玲道:“小玲,有要紧事我得出去一趟,你们先吃饭吧!”

        郭小玲道:“刚回来又出去啊?我还有话跟你说呢。”

        李毅摆摆手道:“等我回来吧。”拿起门口的公文包就走。

        金泰熙马上跟了上去。

        何静殊捅了捅郭小玲,说道:“这女人到底是什么人啊,你就这么放心?不跟出去瞧瞧?”

        郭小玲道:“爱一个人就要相信他,他这么优秀,女人也不只我一个,他就算要在外面找一打女人,我又能怎么样?骂他一顿然后离开他?那可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既然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那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呢?”

        何静殊愕然,心想郭小玲的心思,原来是这般想的?难怪她能跟林馨共享李毅这个优秀的男人,自己虽然也跟李毅有过两次暧昧,但自己骨子里头还是极端保守的,根本不想跟李毅这种有妇之夫共守一生,偶尔的出轨就很浪漫了,真要为他付出一切,她不会愿意。

        李毅走到楼下时,等了一会,钱多的车子就开了过来,李毅上车后,飞快的关上车门,防止金泰熙跟上来。

        钱多明白李毅的心思,毅少一上车,马上就启动车子开走了。

        金泰熙气得在后面直跺脚,她小跑着出来,在外面招了一辆的士,沿着李毅小车的方向追了上去。

        钱多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却是桑榆打过来的,问他:“不是说快到家了吗?怎么还没有回来?我在门口望眼欲穿呢!”

        钱多低声道:“临时有任务,要晚点才能回来。你先吃吧。”

        桑榆发牢骚了:“刚下班又有任务?你陪我的时间,还不够陪李毅一半那么多呢!”

        钱多不好回答这句问话,只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吃饭吧。再见!”

        李毅道:“桑榆有意见了吧?”

        钱多道:“这婆娘就是闲的,越是没事做,她就越操闲心。”

        李毅若有所悟,说道:“她现在怀着孩子呢,你对她要有耐心一点。”

        钱多道:“我知道了,毅少,我会处理好的。对了,去哪里?”

        李毅道:“走马街。”

        钱多应了一声。

        李毅道:“回头我在市里给她找个工作吧!”

        钱多怔了一下,才明白李毅说的是桑榆,连忙说道:“不必了,她正怀孕呢,怎么能去上班呢!”

        李毅道:“怀孕要九个月呢,真正不能上班的,是分娩那个月和坐月子那个月,其它时间其实都是可以工作的,女人在怀孕期间,最需要的,就是跟别人的交流和沟通,她一个人挺着大肚子,成天闷在家里,出门又是人生地不熟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没病都能闷出病来了。我看还是帮他找个工作的好。”

        钱多道:“可她能做什么啊?她连车都不会开呢!”

        李毅呵呵笑道:“你会开车,就瞧不起不会开车的人了?有意思呢!嗯,帮她找一个闲一点的工作吧,去市妇联吧!先找个闲职,她去报个道坐坐办公就行了,要是不想去的话,不上也没有办法。最主要就是找份差事给她做,让她有一个跟外界交流的平台。”

        “毅少,还是你想得周到,我对女人还真不了解呢!成天什么事不用做,天天在家玩还不好啊?嘿嘿,只是又要麻烦你了。”钱多回过头来,感激地说道。

        李毅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啊,我可是你孩子的干爹呢!”

        钱多抓了抓头,说道:“毅少,原本我以为吧,你肯定比我要早结婚早生孩子,没想到我反过来比你还结得早生得早。你是不是也要抓紧了?”

        也就钱多敢跟他讨论这个问题。

        李毅笑道:“你这家伙,仗着自己会开车,就贬低桑榆不会开车,你现在又仗着自己有老婆有孩子了,就欺负还没结婚生子?你几时变得这般毒辣了?”

        钱多笑道:“不敢,我这是关心毅少呢!我也是为我孩子着想,将来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多不好玩啊,所以毅少你得加把油了。”

        李毅心想,这话多半是爷爷跟钱多提过,通过钱多之口来提醒自己,看来,结婚码事,多半要提上日程了。

        一想到要跟林馨结婚了,李毅有几许甜蜜的期待,那个美娇娘,终于要投入自己的怀抱了。又有几分担忧,林馨并不是一个保守的人,但她跟自己在一起时,却一直谨守礼法,说是要等到新婚之夜,才跟自己行那欢合之好事。

        其实,她心里是怎么说的呢?她会不会也在观望,想看看自己的态度?如果自己一味贪花恋色,迟迟不肯结婚的话,她多半就会另谋良策吧?还是说,她在结婚之前,放任自己疯玩,但在结婚的晚上,她把清白的身子交给我后,就会定出几条家规来,把我在外面的女人全给断了?

        “毅少,到了。”钱多的话把李毅从思绪里拉了回来。

        李毅点点头,叫钱多在车里等着,自己下车往走马街里面走去。

        这是一幢普通的古老庭院,跟走马街里别的房子并没有多大差别,但这里住的人,却比一般人要高贵,至少这房子的主人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像夏菲要跟她握手,她就毫无礼貌的给拒绝了,原因只是因为夏菲是一个平凡的护士。

        帕雅正在房间里看电视,要学习汉语,除了与人交流外,看电视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听到门铃声响,帕雅喊了一声佣人,一个十分健壮的女仆,她是专门为泰国王室服务的工作人员,被派在江州照顾和保护帕雅。

        女仆去开了房门,问清楚李毅等人的来历后,就将门关上,进来通传。

        帕雅听说李毅来了,高兴的从沙发上跳起来,然而又优雅的坐下,淡淡地说道:“请他进来吧!”

        李毅在仆人的引领下,穿过小院落,院子里种着几棵桃树,花蕾开满了树梢。

        来到客厅,看到帕雅端庄的坐在沙发上。

        她身边卧着一只名贵的漂亮的波斯猫,通体雪白,一双宝石般的眼睛,大且圆,眼色亮泽。

        波斯猫是猫中贵族,性情温文尔雅,聪明敏捷,善解人意,少动好静,叫声尖细柔美,爱撒娇,举止风度翩翩,天生一副娇生惯养之态,给人一种华丽高贵的感觉。

        它跟帕雅公主并坐一排,很像两个高贵优雅的公主。

        “尊重的公主殿下,您好,我是江州市委副书记李毅,今天特来拜访。”李毅见她佯装不认识自己,一副高贵傲慢的表情,便也表现得中规中矩,完全一付外交的辞令。

        帕雅毕竟年轻,看到他这一本正经的模样,扑哧就笑了:“我知道你是李毅,请坐吧,今天什么风把李大书记吹到我这里来了?”

        李毅在一侧的沙发上坐下,说道:“自然是帕雅公主和美的香风啰!”

        “你们有句古话,叫做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你来看我,不会无因吧?”帕雅转过身子,跟李毅聊天。

        李毅道:“公主真是冰雪聪明,我这次来,的确是有事情想找公主帮忙。”

        帕雅掩饰不往的得意,心想你终也有求我的一天,便道:“什么事情?”

        李毅沉吟一会,说道:“我有个朋友,在曼谷受了伤,我想请公主运用国内的关系,帮我朋友送到医院去治疗。”

        帕雅道:“他自己为什么不去?他是残疾人吗?”

        李毅想了想,还是据实说道:“他受的是枪伤。”

        帕雅俏脸微微变色,说道:“枪伤?他是什么人?你们的特务吗?请恕我不能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