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34章 惊诧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34章 惊诧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并没有被她的言语激动,注视她,说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www.00ksw.org”

        “你一定要我说得十分直白吗?”金泰熙饶是久经交际场,对李毅这种油盐不进,镇定异常的人,也是无可奈何,觉得他假模假式假正经的同时,又拿他没有丝毫办法。

        她搔首弄姿的摆了个姿势,说道:“李书记,你觉得我漂亮吗?”

        “那要怎么看了,跟普通女人相比,你算是比较漂亮的,还过得去吧。”李毅微微一笑,像猫玩老鼠一般,用一种玩味的眼神审视她。

        金泰熙气得够呛,合着自己在他眼里,也就一过得去的评价?

        因为李毅的不配合,让她后续的话语就不好接下去了,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打动这个李书记。

        李毅抽完烟,对远处张望的众人招招手,那些人便都小跑着上前来。

        李毅说道:“休息够了,我们再去田间地头转转吧!你们平素也很少下来吧,趁着今天,好好看看治下的山山水水,田田土土吧!”

        众人都应是是是。

        胡信阳醉了,项青萍崴了,这两个人都不能再跟着李毅继续走下去,镇里和村里的干部就都跟在李毅身后,也不敢胡乱说话,只是跟着李毅的屁股走,李毅若是停下来说话,他们就一个个虚心倾听,然后大声赞美几句,说李书记雄才大略,见闻广博,一言中的,说得妙啊!

        走了一阵,金泰熙就叫苦不迭,悔不该跟了这个李书记来。

        项青萍的鞋跟比金泰熙的要低上一大截,又是经常在外面跑的人,还崴了脚,金泰熙比项青萍那可要娇生惯养得多,走不多远,那脚就有些疼痛了。

        李毅瞄了她一眼,说道:“金秘书,我们在视察农情,你大可不必跟着,这么走路很辛苦的,你受不了,还是先回去吧!”

        金泰熙道:“你今天若是不答应我,我就不离开你!谁说我受不了?我就是受得了!”

        李毅嘿嘿一笑,还是像上午那般,见到农人就上去散上一支烟,然后聊上一聊。

        现在他身边跟着一大票人,又都是镇里和村里的干部,农民们大都认识,由此不难猜测,这位蔼然可亲的男子,肯定是某个高级官员呢!因此他们谈话之时,就有些放不开。

        李毅似乎也感到了这一点,便想叫身后的人都回去,正在这时,忽然一阵响亮的钟声传了过来。

        那钟声从远方的山林之间传出来,久久回荡在田间地头,听来格外清晰。

        李毅神情一振,问道:“哪里来的钟声?”

        新湖镇委书记是一个精瘦汉子,穿着朴素,脚上还穿着一双帆布胶鞋,这让李毅对他平添了几分好感。

        此人名叫高康强,听到李毅问话,便上前两步,答道:“李书记,这是斗方山上清泉寺里传来的钟声。”

        “清泉寺?”李毅道:“这寺庙很大吗?”

        高康强说道:“这是个古老的寺庙,全盛时期达到过一百多个和尚,一直香火鼎盛,现在虽然没落了不少,但里面也还有二三十个和尚,附近的村民每逢初一十五的,都会到庙里拜个菩萨什么的,捐些香油钱,因此,这庙里的生活倒也可以维持。”

        李毅问道:“这庙有多古?”

        “怕有上千年吧!”高康强道:“听说是南宋哪个朝代兴建的,一直保持了下来,也算是处古迹了,市里的文物部门还来看过几次,把这里列为了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呢。文物局的赵局长还说过了,可惜咱们村里交通太过落后,不然,还可以开发一下清泉寺的旅游呢!”

        李毅哦了一声,问:“那持离此有多远?”

        “就在那边山上,倒也不远,走路过去,半个小时吧!主要是山路难爬。”高康强道。

        “那就去看看吧。”李毅心血来潮,当即向高康强所指方向走去。

        爬山可是一项苦力活,金泰熙抬头看看青翠无边的山林,有些敬畏的摇摇头,这个李毅,整天闲得没事做吧?放着城市里的繁华生活不过,偏偏来到这偏野之地,围着田野转,又围着山林转,他就不累得慌?

        李毅驻足说道:“金小姐,又要爬山,又是去和尚庙,你就不必跟上来了,你先回去吧!”

        金泰熙换着脚转移重心进行休息,要强地道:“你能爬上去,我就能爬上去!”

        “呵呵!”李毅笑着看看她的鞋子,掉头往山路上走去。

        古庙在上,山路修葺得很好,全部用宽大的石板铺成了一级级的台阶,蜿蜒曲折而上,一直没入看不见的深林。

        信仰对人民的号召力量是巨大的,只为了礼佛的信仰,贫困的村民们,就能够在这荒山野岭里修筑起这么一条方便的山路来。

        山间鸟语啾啾,清风徐来,令人心旷神怡。

        李毅瞥眼间,发现金泰熙居然跟了上来,再一细看,她把脚上的高跟鞋脱了下来,一只手拎了一只,双脚穿着祙子走在石板路上。

        见李毅看过来,金泰熙便道:“别以为这样就可以甩开我,李书记,除非你答应我的请求,把我父亲放了,否则我就一直跟着你。”

        李毅摇摇头,说道:“金小姐,你真的找错人了,你父亲的事情,我无能为力呢!你应该去找法官,看他们会不会网开一面,轻判你父亲的罪过。”

        金泰熙道:“李书记,你别以为我晓得,你是对我父亲怀恨在心,所以这次才故意为难他,想好好惩罚他。我说的对吧?你别这么看我,你要惩罚他,可以通过别的方式啊,我求你大人大量,把他放了吧!”

        李毅微微冷哼,不理她了。

        清泉寺并没有李毅想象中那般大,但古色古香,让人一见就起庄严肃穆之意。

        大殿分三进,两侧有厢房。放在这个贫困落后的新湖镇,占地这么广大的庙宇,还是值得称道的。

        刚进山门,迎面走来一个白须老和尚,对着李毅合十为礼,口称:“李施主,老纳等候多日矣。”

        李毅诧异道:“大师,我今天不过是偶然兴起,来到贵宝刹,你我素昧平生,你缘何认得我?”

        白须老和尚微笑道:“李施主刚才话里说得好,一个缘字,道尽了世间之奥妙。”

        李毅若有所思,心想自己是听到钟声这才起意前来,身边诸人一直跟随在侧,不可能有人中途前来通风报信,那么,这个老和尚怎么知道我会到来?他又怎么知道我的名讳?

        “李施主,里边请。”老和尚身躯高大,微胖,一张脸红光发亮,很有佛相。

        李毅一边暗暗称奇,一边点点头,跟着老和尚往里面走。

        老和尚一边走一边做了自我介绍,原来他就是清泉寺的现任方丈,法名本焕。

        进入大殿,李毅率先礼佛毕,他虽然并不信教,但遇佛拜佛,这也是对出家人的尊重。

        庙里极清静,此时并没有什么香客信士。

        本焕方丈说道:“李施主,请到厢房用茶。”

        李毅道:“我还有事情要忙,就不打扰方丈了。”

        本焕方丈道:“难道李施主就不想知道,我是如何得知你要来此吗?”

        李毅想了想,点头道:“那就随缘,叨扰大师一杯清茶吧!”

        其它人都在外面等,只有李毅随着本焕往里面走。

        穿过一道游廊,前面有一个圆拱形门洞,上刻方丈两字。

        跨过门槛,里面是一间清幽的禅室,中间的木椅上已经坐了一人,是个白发白须的在家老人。

        李毅打量了一眼,讶道:“这不是走马街山水之间茶楼的老板聂学贤吗?”

        聂学贤抚须起身,笑道:“知道李书记今天会到此地来,特在此恭候大驾!”

        李毅惊诧于心,心想他真有这等本事,能算到我会来到此处?

        那钟声莫非就是他们有意安排的?想吸引我前来?

        可是,我来到新湖镇,实在是个绝密,就连项青萍等人,也是后来才知晓的,这个聂学贤远在走马街,又从何得知呢?

        就算他知道自己在新湖镇,他又怎么肯定,自己听到钟声,就一定会上山来观看?

        联想起以前的几次事件,李毅对这个神秘的聂学贤充满了好奇之心,便跟他见过礼,在桌边坐下来。

        “李书记,本焕方丈是我的亲哥哥,他自幼出家在此寺里。”聂学贤给李毅倒了一杯茶,说道:“今天是我告诉他,你会来到此处。”

        李毅道:“聂老先生,我心里有个大大的问号,不问不快!”

        聂学贤微笑道:“李书记,你一定在想,我是如何知道你的行踪吧?”

        李毅道:“不错,我来到新湖镇,你是如何知道的?刚才那钟声也是你故意敲给我听吧?目的就是为了吸引我上来。”

        “不愧是李书记,一猜就中了。”聂学贤并不否认。

        李毅道:“聂老先生还没有回答我的疑问。”

        聂学贤道:“李书记心里的疑问,可能还不止这些吧?”

        李毅道:“不错,前两次有人前来找我,都是得了你的指示,我很费解,我和聂老先生并不相熟,你为什么三番五次算计于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