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25章 我爸看见我吻你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25章 我爸看见我吻你了

    作品:《官路弯弯

        这条马路很偏,这个地方也很偏,夏坤用来养情人的地方,当然是越偏越好啊!又这么晚了,公交车早就没有了,私家小车,这年头本就稀少,此时此地就更少了。www.00ksw.org

        正因为此,才容得李毅从从容容的玩弄这个光头。

        李毅玩够了,冷笑一声,鸣了一声笛,车子加速对着跪着的光头冲了过去。

        那几个站着发呆的废柴们,一个人都惊呆了,心想这什么人啊,这么霸道,玩完了人还想要撞死人不成?

        “啊!”光头发出一声凄惨的尖叫。

        噶的一声,轮胎急剧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响起。

        光头被刺眼的光芒照耀得睁不开眼睛,他伸手挡了挡,看到车子就停在自己胸前,像一个巨大的怪物,对着自己喷着热气!

        “饶命啊,饶命啊!”光头的酒气完全醒了,吓得尿都出来了。

        李毅将头探出车窗,骂道:“滚!休叫我再看见你,看见一次咱撞一次!”

        那光头连声说不敢了,手脚并用的爬将起来,拖着发软的双腿,拐着跑了。

        夏菲也坐正了身子,看到这一幕,掩嘴笑道:“活该!就该撞死他们!”

        李毅道:“真的撞死了他们,犯罪的就是我了,下次你再想见我,就得到监狱里去看我了。”

        夏菲嗯了一声,说道:“就是太便宜那帮子坏人了!”

        李毅笑道:“谁叫你穿得这么诱惑人呢?是个男人见了,都想犯罪呢!”

        夏菲抿嘴笑道:“那你也想犯罪啊?”

        李毅道:“我刚才不是已经犯过一次了吗?”

        夏菲想起刚才跟李毅的亲密接触,立时羞红了脸,不言语了。

        李毅缓缓开车,问道:“你怎么没回家?”

        夏菲道:“不想回。”

        李毅道:“你可不想是个叛逆的女孩啊?发生什么事情了?”

        夏菲道:“我爸看见我吻你了……”

        “啥?”李毅腿底一滑,油门被踩到底,车子加速滑出去。

        夏菲道:“小心!我说我爸和那个姓谈的,都看到我吻你了,他们好阴险呢,就躲在门洞里,看着我们亲热。”

        李毅道:“慢着,我们几时亲热过了?那只是你给我的一个吻别嘛!夏坤同志不会这么古板吧?他骂你了?”

        夏菲呶嘴道:“岂只是骂我,还要打我呢!他们两个人,假惺惺的演戏,一个举手来打我,一个伸手来救我。哼,我才不会上当呢,想叫我改口叫她妈妈,下辈子都别想!”

        李毅皱了皱慽眉头,夏坤的反应果然在自己的意料之中,沉吟道:“那你打算去哪里?”

        夏菲道:“随便去哪里都行,反正就是不想回家。李书记,要不你把我带回你家里吧。”

        李毅心想,家里已经有两个女人了,再加上一个你的话,那岂不是要闹开粥了?我还想不想活呢?

        “嗯,我那里不方便啊,这样吧,我在市府那边还有套房子,是我当副市长时分给我的,我也一直没有去住过,要不就给你住一晚吧!”李毅想了想,说道。

        “好啊,只要有个落脚点就行。”夏菲说道。

        李毅便驱车来到市政府家属大院,门卫看到李毅的车牌号码,就敬礼放行了。

        这边的房子,李毅只来过一次,还好钥匙就放在车子上,李毅取了钥匙,跟夏菲往房子里走去。

        市政府的房子也不是什么别墅,但那奢华的绿化面积和别致的装修,看得出来这是一个高档小区。

        进了房间,夏菲哇了一声,说道:“李书记,这么好的房子啊,你怎么不来住啊?喂,你反正不住,要不就借给我住吧!那个家,我暂时是不想回去了。”

        李毅笑道:“行啊,你喜欢就行。”说着,就把钥匙抛给她。

        房间里的东西,一应俱全,家具电器什么的,都干干净净的。

        夏菲先四下看看瞧瞧,想着以后这就是自己住的房间了,特别的高兴,刚才的不愉快,仿佛早就消失不见了。

        李毅道:“那你就住在这里吧,时间太晚了,我得回去了。”

        刚说回去呢,手机就响了起来,是郭小玲打过来的,问他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回去,害她在家里好一阵担心。

        李毅还能听到何静殊在旁边絮絮叨叨的声音。

        李毅回答说临时有事耽搁了,很快就能回去。

        “我得走了,你晚上睡觉,记得关上门窗。”李毅向夏菲告别。

        夏菲呀了一声,拉着李毅的手,说道:“我怕啊,李书记,今晚你别走了好不好?这里也有这么多的房子,你就睡在这里嘛!”

        李毅笑道:“傻瓜,你多大了,还怕?刚才独自面对那么多的歹徒,也没见你怕啊!”

        一提到刚才的事情,夏菲更害怕了,说道:“李书记,你不知道,我刚才真的好害怕呢,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王媛媛就站在我面前,向我招手呢!我刚才跑向你的车子,就是想撞死算了……”

        说着,夏菲就哭了,扑在李毅胸前抽泣。

        李毅轻轻一叹,伸手将她揽在怀里,轻轻抚摸她的头发,说道:“别怕,一切有我呢。”

        夏菲就势抱紧了李毅,说道:“李书记,你别走了嘛!”

        李毅拍拍她的背,说道:“好,我不走,我等你睡着了再走,行不行?我家里还有人等着我回去谈事情呢!”

        “哦,那你还是走吧,我其实也不怕的。”夏菲听李毅说有事情要谈,生怕耽误了他的工作。

        “没事,我等你睡着吧!快去冲个凉。”李毅扶起她,笑着指了指淋浴间。

        “好。”夏菲也确实累了,今天玩了一天了呢!

        进了淋浴间,脱掉衣服,让温热的水从头顶淋下,所有的不快仿佛全部消失了。

        李毅正跟郭小玲解释,说临时碰到个事,可能要晚点回去,叫她们先睡,有事明天早上再聊。

        这时夏菲的声音响了起来:“李毅,我没带衣服呢!”

        李毅吓得不轻,赶紧握紧了手机的话筒,走到淋浴间门口,低声道:“我在讲电话,你等会再说话。”

        夏菲哦了一声。

        李毅再次把手机放到耳边,那边的郭小玲果然起了疑心,问道:“李毅,我怎么听到有女人的喊声?”

        李毅道:“当然有女人的声音啊,还不只一个呢!我跟人还在酒店里呢,刚才是服务员喊菜呢!”

        “哦,这么晚了,你少喝点酒,别太醉了,对身体不好。”郭小玲倒也没有深究,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李毅长吁了口气,问夏菲道:“你刚才跟我说什么?”

        夏菲道:“我没有衣服穿。”

        李毅笑道:“这么晚了,也不知道外面还有没有得卖呢!你将就一下吧,穿上旧的,明天我再给你想办法。”

        夏菲道:“也只得如此了。”

        一时淋浴完毕,她擦着头发出来,找出电吹风吹头发。

        李毅看着她吹头发的身影,看得有些发呆。

        夏菲看在眼里,心里却是甜蜜蜜的。

        吹干头发后,夏菲就爬到了床上,叫李毅坐在自己床边陪着自己入睡。

        或许是太过累劳,又受了惊吓,夏菲头一沾枕就睡着了。

        李毅爱怜的摸了摸她的额头。

        这时,夏菲的手机响了起来。

        李毅拿起她的手机,走到外面来接听。

        “喂,是夏书记吗?我是李毅,夏菲跟我在一起呢!”李毅怕引起误会以,率先说道。

        “李书记?我是谈静宜。”

        “哦,是你啊!夏书记呢?”

        “老夏临时有事出去了,我不放心小菲,打电话来问问。她跟你在一起啊?”

        李毅心想,夏坤这个时间还有事出去,不会是徐良益他们采助什么行动了吧?说道:“是啊,夏菲跟夏书记闹了矛盾,我把她来到我家里来了。”

        谈静宜道:“她跟你在一起,我就放心了。嗯,你还好吧?”

        “我很好。”李毅淡淡的道。

        “嗯,没事了,我挂了啊。”谈静宜听出李毅声音里的冷漠,鼻端一酸。

        李毅道:“且慢,你收拾几套夏菲的衣服拿过来吧,她出来得急,没带衣物。”

        “好,你住在哪里?我等会就送过去。”

        李毅想了想,说道:“你准备好衣物就行,我去接过来吧!”

        “行,那我等会收拾好了就到楼下等你。”

        李毅挂了电话,就下楼开车去夏家,来到楼下时,谈静宜已经在下面等他。谈静宜将衣物塞进后排座位,说道:“李书记,小菲的事情,多多麻烦你了。”

        李毅迟疑了一下,说道:“你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就过去陪陪夏菲吧,她晚上一个人怕。今天晚上发生了一点很不好的事情,她受了惊吓。”

        “啊!真的啊?”谈静宜紧张的道:“那我跟你一块去看看她吧!”说着就坐上了副驾驶位。

        李毅默默的启动车子,跟身边这个女人,他实在没有太多的话可说。

        谈静宜似乎看出李毅对自己不待见,也理智的保持了沉默。

        开了一段后,谈静宜忽然说道:“李书记,我跟陆俊,真的早就断了。”

        李毅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谈静宜说道:“李书记,陆俊这段时间跟老夏走得特别近呢!我总觉得他接近老夏是别有用心,李书记,你能不能劝劝老夏,别跟他走得太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