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23章 盛怒之下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23章 盛怒之下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愕然愣住了,他没想到她会吻自己,虽然是为了感谢,但这种表达方式是否太出格了!

        她还是一个没谈过恋爱的闺女呐!

        要是搁在以前,李毅对这种美女,自然是来者不拒的,能上就绝不轻易放过,多睡一个就赚一个嘛!人不风流枉少年呢!

        就算是现在,只要是能安全吃到嘴里的食物,他也并不十分拒绝。www.00ksw.org

        可是,夏菲不同啊,她是夏坤的女儿!

        而自己跟夏坤又是兄弟相称,官场之中还是同盟!

        自己若是吃了他的女儿,夏坤会有何等反应?反目成仇?还是提刀上门?

        李毅正要说两句呢,但夏菲根本就不给李毅反应的机会,羞涩的低头,小跑着走了。

        李毅懵了:这不会是这丫头的初吻吧?

        摇摇头,李毅开门上车。

        夏菲刚刚跑进门洞,迎面响起一声炸雷:“站住!”

        夏菲抬起头,见到父亲夏坤一脸铁青的站在面前,而谈静宜则站在夏坤身边。

        “爸!”夏菲心如鹿撞,说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我们怎么在这里?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我们打你手机也没有人接,到你医院去找你,医院说你早就下班了!”

        夏菲因为怕父母打扰自己跟李毅的第一次约会,暗地里偷偷的将手机关了。

        “我手机没电了。”夏菲说道。随后惊讶的发现,自己说谎的本事真是见长了,搁在以前,要她对父母说谎,那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你这一大半天去了哪里?你瞧瞧你,连衣服都没有换,穿着制服到处乱跑!”夏坤生气地问。

        “我就在外面跟朋友玩啊。”夏菲信口胡谄。

        “哪个朋友?”夏坤追问。

        他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而今天是女儿头一次旷工,也是女儿头一次晚归,也是她头一次在自己面前撒谎!

        叫他如何不紧张?

        “这个,反正就是一个朋友,你问这么多干什么?我都长大了,又不是小孩子了!”夏菲忽然变得理直气壮。

        好了,又多了个第一次,第一次顶嘴!

        “是不是李毅?”夏坤忽然喝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夏菲说完就掩着嘴,心想完了,姜还是老的辣,被老爸套出话来了。

        “我和你爸爸刚刚都看了——你就不必狡辩了!”谈静宜说道:“依你爸爸的脾气,本来你亲李毅的时候,他就想冲上前去的,是我拉住了他,说先问明白再责问不迟。”

        “啊!爸,你都看到了啊?是这样的,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我跟李书记之间没有什么啊,他只是送我回来。”夏菲毕竟年轻,马上就语无伦次了。

        “送你回来,你就得亲他吗?你有一点女儿家的羞耻心没有?”夏坤大声喝道:“你羞不羞?”

        “我为什么要羞?我就喜欢李书记,怎么了?我亲吻我喜欢的人,怎么了?也有错吗?你有什么资格说教我?以前你一个人在外面当你的官,你管过我和妈妈没有?要不是因为你不在身边,妈妈会病死吗?你会找这个野女人回来吗?”

        夏菲忽然铁了心,跟父亲大声顶嘴,把平素积累下来的宿怨一并发泄了出来。

        夏坤被气得不轻,厉声道:“混账东西,把你养大了,翅膀硬了,敢教训起老子来了,看我不把你给收拾了!”高举起手掌,朝夏菲脸上甩了过去。

        他是壮年男子,这一下又是在盛怒之中出手,可想而知有多少厉害!

        夏菲却是真心硬抗上了,梗着脖子不让步,说道:“你打吧,把我也打死算了!你跟这个野女人一块去过生活吧!”

        夏菲的话无异于火上浇油,把夏坤的火气激发到了极致。

        “放肆!我打死你这个不孝女!”夏坤暴怒了,情绪完全失去了控制,原本有些停滞的手掌,猛然挥下来!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响起,在静还里听来格外的惊心!

        夏菲并没有受伤,千钧一发之际,谈静宜扑过来,挡在了夏菲的身前,夏坤那一巴掌就打在谈静宜的肩头。

        谈静宜哎呀一声,捂住了肩头,痛苦的直抽风,说道:“老夏,你疯了,她是你亲生女儿,你也敢下这么重的手?”

        夏坤的满腔火气,随着这一掌的落下,也消失得差不多了,他歉然的道:“静宜,对不起,我没想到会打到你。你怎么这么傻啊!”

        夏菲盯了谈静宜和父亲一眼,转身就跑了。

        谈静宜道:“你还跟我啰嗦什么,快追上去啊!”

        夏坤大手一挥道“不管了,女大不中留,懒得管她呢!她要变猪变狗,随便她去吧!”

        谈静宜道:“老夏,我看李书记也是个谦谦君子,不是那种轻薄小人,他不会对小菲做什么出格的事情的。”

        夏坤道:“你怎么这么笃定?”

        谈静宜自然不敢提过去的事情,提了那就是火上浇油了。只道:“我看李书记一脸的正气,不是小人之相。”

        夏坤吁了一口长气,说道:“我自然信得过李书记。”

        谈静宜道:“就算小菲跟李书记拍拖,也是好事啊,你跟李书记不是玩得挺来吗?你们若是能结为亲家,那也是美事一桩啊。”

        夏坤瞪眼道:“你不懂,李书记再好,那也是名草有主的人了,他早就有未婚妻了,去年酒博会,他未婚妻来过江州,他当着我们全面市里领导的面做过介绍。那个女的十分贤淑美丽,高贵大方,小菲——没有机会的。”

        谈静宜哦了一声,心想原来李毅早就有了未婚妻啊,说道:“你真不去找找小菲?”

        夏坤道:“不找了,她在南方省那许多年,一个人不生活得挺好吗?唉!我今天确实火气大了一点啊!”

        且说夏菲掩面跑了一阵,举目四顾,顿感茫然,江州偌大的城市,却没有她的立锥之地啊!除了那个家,她还能去哪里呢?

        她掏出手机,开了机,给李毅打电话。

        但李毅的手机一直处于通话状态。

        此刻的李毅,一边开车,一边跟徐良益汇报今天的收获。

        他白天听完夏菲的话后,本想马上就打电话给徐良益,但又怕夏菲受到更大的刺激,所以等到送她回家后才打这个电话。

        “徐主任,我认为可以马上将那个谷文强抓起来!这个人肯定跟王媛媛的死有着割舍不开的关系。只要把他的嘴巴撬开了,就可以顺腾摸瓜,找出更大的鱼来!贪财恋权之人,必定胆小,这个谷文强不难对付。”

        徐良益道:“这是一个极好的突破口,只要这个家伙招了,那另外两条大鱼都逃不掉。”

        李毅道:“对,戴尧臣之所以不敢承认这桩罪,就是因为这是一桩命案,关系到他的脑袋!贪污和违纪,顶多让他丢官坐监,但这桩命案,却会要了他和康永权的脑袋!只要谷文强招了,他们就再也逃不掉了!”

        徐良益道:“事不宜迟,我这就部署,明天就展开行动!”

        李毅道:“行,那就这样了,徐主任,你也早点休息吧。”

        刚挂电话,手机又响了起来。李毅接起来,却是郭小玲打过来的:“李毅,这么晚了,还在工作啊?”

        李毅笑道:“刚有一个应酬,已经完了,正往家里赶呢。”

        郭小玲道:“正好,你回来后,我有话跟你说呢。”

        李毅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电话又响起来。

        李毅笑着摇摇头,只得接起来,刚喂了一声,里面就传来夏菲的哭声:“李书记,你怎么不接我的电话呢?”

        李毅笑道:“我这不是接了吗?刚才我在忙呢。你到家了吧?怎么哭鼻子了?跟人分糖果分得不均匀了?”

        夏菲马上就破涕为笑,说道:“你才跟人分糖果呢!”

        李毅道:“怎么了?”

        夏菲道:“我在我家小区楼下不远处,你过来接我。”

        李毅道:“这么晚了,还过去接你?我们不是刚分手吗?”

        夏菲道:“我们都没有开始拍拖呢,怎么就分手了?”

        李毅失笑道:“行,我这就过去接你,你就在小区楼下吧?我很快就到。”

        挂了电话,李毅怕她有什么急事,在前面路口打了方向盘,往来路驶回去。

        夏菲等在小区旁边的树阴下。

        初春的夜,凉气袭人,夏菲穿着单薄的工衣,觉得有些冷了,双手不由自主的抱紧了瘦削的双肩。

        她急切的翘首而盼,希望李毅的车子能快些出现。

        那边有几个夜归的醉汉子,互相搂抱着,肆无忌惮的说笑着,指天说地的划着之字走了过来。经过夏菲身边时,其中两个人色眯眯的眼睛,直往夏菲身上溜,吓得夏菲不轻。好在那几个人并没有停留,而是径直往前面走去。

        那几个人走了一阵,忽然又折返回来,摇摇晃晃的走到夏菲面前,其中一人是个光头,喷着刺鼻的酒气,不怀好意的问道:“小妹妹,多少钱啊?”

        夏菲有些害怕,但又不敢不回答,说道:“什么多少钱啊?我身上可没有钱。”

        几个人放肆的大笑,那光头说道:“哈哈,看你穿这身衣服,连口袋都没两个,当然不可能有钱了。哥哥我是问你,睡一晚多少钱啊?哥有的是钱,我给你钱啊!只要你伺候哥哥舒服了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