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19章 丁雪松报料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19章 丁雪松报料

    作品:《官路弯弯

        金泰熙忽然将柔软丰盈的上身压在李毅手臂上,伸手搂着李毅的脖子,在他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www.00ksw.org

        “喂,现在你也占了我的便宜,可以抵回我父亲欠你的债了吧?”金泰熙松开李毅,嫣然一笑。

        李毅寒着脸道:“你父亲调戏过很多女同志,你是不是也要一一去还债呢?荒唐!”起身道:“我们走吧,这里有脏东西,我吃不下去。”

        张一帆看看时间,说道:“我也该走了。”

        三个径直离开,完全不鸟那两父女。

        金大株用韩语责备女儿道:“泰熙,你刚才怎么了?居然去向那个姓李的献媚!太丢我国家的脸了,你要知道,你现在是领事馆的商务秘书,代表的是我们国家的脸面!”

        金泰熙看着李毅高大挺拔的身体消失在楼梯口,莞尔而笑:“我自有我的道理。爸爸,你也该收敛一下了,不然,我下次也不一定能救你出来,这次大使答应救你出来,也是有条件的。”

        金大株道:“条件?什么条件?”

        金泰熙道:“爸爸,这些事情,就不需要你操心了,我会应付的。”

        金大株恍然有所悟,问道:“他们是不是叫你做间谍工作?”

        金泰熙道:“我说过了,这些事情我会处理,你不要过问,你就安心的做你的商人就行了。”

        金大株道:“泰熙,间谍很危险的,付出了一切,却不一定有回报。我们现在不缺钱,要不你还是辞职好了。”

        金泰熙道:“爸,你真以为事情像你说的这么简单吗?大使馆为你在华经商提供了这么多的便利,又如此罩你,你以为是没有条件的吗?你以为我现在有退路吗?”

        金大株道:“那你的任务是什么?”

        金泰熙道:“爸爸,我再说一遍:这事情不是你能管的。你不要过问了!”

        金大株道:“你是我女儿,我岂能不管?是不是那个李毅?他是什么人?值得你去如此牺牲吗?”

        金泰熙不理他,凑到窗户边,探头往下面看去,正好看到李毅等人上车离开。她细长眉毛下的双眸,闪射出一种异样的光彩。

        张一帆从这里出发去机场,李毅还要回去上班,张一山则送他们两个各自上了车,笑道:“我还要到附近逛逛。”

        李毅也不虞有他,驱动离开了。

        这天下午,李毅上班不久,丁雪松在苏新亮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丁雪松恭敬的喊了一声:“李书记,你好。”

        李毅头也不抬,说道:“你有事?”

        丁雪松道:“李书记,上次的事情,我要谢谢你。”

        李毅摆手道:“不必了。”

        丁雪松道:“李书记,我知道一个情况,想向您说明一下。”

        李毅道:“什么情况?”

        丁雪松道:“我以前只想着如何帮戴书记脱困,现在我认识到我的错误了,想跟李书记说一件十分要紧的事情。李书记,你来江州不久,不知道你晓不晓得,去年秋天,市委大楼里有个女学生跳楼自杀了吧?”

        李毅猛然抬头,看着他,沉声问道:“你说什么?”

        丁雪松道:“李书记,我说的是真的,去年秋天,真的有一个女学生从这楼上跳了下去。我亲眼所见。”

        李毅表情严肃的放下手中笔,说道:“你真的看到了?”

        丁雪松道:“我不只看到她是怎么跳下去的,我还知道她为什么跳楼。”

        李毅指着他道:“快说!”又道:“你真的看见了事情发生的全过程?”

        丁雪松道:“是啊,李书记,那天我就在上班,女学生上来找戴书记……”

        李毅道:“慢着。”抓起电话,打给徐良益,说有重要的情况要向他当面汇报。

        徐良益回答说他现在有空,请李毅过去。

        李毅对丁雪松道:“跟我走,你有什么情况,到时候再说。”

        丁雪松听了李毅刚才的电话,知道李毅打给了中纪委的同志,但他已经铁了心要说出这件事情,也就无所谓了,点头道:“好的,李书记,我一定据实说出事实来。”

        李毅嗯了一声,吩咐苏新亮在家里镇守,带着丁雪松下楼。

        苏新亮知道李毅已经对他有了安排,对这种出门不带他的事情,再也不萦绕于怀了。

        李毅带着丁雪松来到吴江宾馆,徐良益接见了李毅和丁雪松。

        “徐主任,这位是戴尧臣以前的秘书,名叫丁雪松,他有情况要反应。”李毅说道。

        徐良益嗯了一声,显然对丁雪松并不陌生。

        一个领导被双规了,他身边的人也都会被或多或少的受到牵连,戴尧臣被双规后,他的秘书和司机早就列入了纪委的调查名单之中,暗地里早就对这两个人进行了监控和调查,一是想从这两个人入手,找出戴尧臣违纪的证据,二者,这两个人也可能存在共同犯罪违纪的情况。

        之所以还没有对丁雪松等人采助措施,一是因为戴尧臣的供词里,还没有任何内容涉及到这两个身边人,二是因为省委有要求,对戴尧臣的案子,不能搞无限扩大化,因此,暂时还没有对丁雪松等人采取行动。

        “徐主任,您好。”丁雪松拘谨的站着,恭敬的对徐良益说道。

        “嗯,你说吧,你有什么情况要向我们反应?”徐良益问道。

        丁雪松道:“我要说的,是女学生跳楼案。”

        徐良益道:“女学生跳楼案?跟戴尧臣有什么关系吗?”

        他虽然问的是丁雪松,眼睛却是看向李毅。

        李毅道:“徐主任,就是王媛媛案件。”

        徐良益哦了一声,道:“丁雪松同志,你说下去。”

        丁雪松道:“那是去年九月的一天,骄阳似火。那天,康永权副省长忽然来到戴书记办公室,我给他们泡了茶后,戴书记就叫我出去了,期间我进去续过一次水,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学校啊,女学生的事情。”

        徐良益道:“嗯,后来呢?”

        丁雪松道:“我当时倒也没有在意,因为康副省长是主管教育工作的,谈到学生工作再正常不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后,一个秀丽苗条的女学生出现在我办公室门口,她穿着崭新的校服,长相甜美可爱,虽然年纪不大,但发育得很好,出落得苗条有致。她先是探头看了看我,含羞带怯的问我,这里是不是戴书记办公室,我回答说是的。她就说是戴书记叫她过来的。”

        李毅心想,这就是王媛媛了,联系到韦佳琪说的话,益发确定这个人就是王媛媛,同时也知道丁雪松并没有说谎。

        丁雪松道:“我进去通报了一声,戴书记说王媛媛同志是他请过来的,叫我请进去。我出来后,就请王媛媛同学进去,她浑身上下充盈着青春气息,走起路来,还是蹦蹦跳跳的,一脸的青春无邪,看到她,我就想到了自己的学生时代,那时学校里的校花,就在我们班上,长得跟王媛媛一般可爱漂亮。她对我甜甜一笑,说了声谢谢大哥哥,我心里就跟吃了蜜一般的甜。”

        他说得有些啰嗦,但李毅和徐良益都没有打断他,因为他的这些描述也是必要的,如果王媛媛不漂亮,或者只是一个普通的胖妞,那么后来发生的事情,就不太可能了,当然了,如果她真是一个普通的丑小鸭,估计也就没有前面的那些戏了。

        丁雪松说到王媛媛时,表情变得十分温柔,仿佛一下子就年轻了十几岁一般。看来王媛媛的青春魅力,势不可挡啊!

        丁雪松道:“我领他进去后,里面的戴书记和康副省长也都是眼前一亮,四只眼睛盯在她身上,就没有移动过。我给她倒了杯水,戴书记就叫我出去了。”

        李毅问道:“这么说起来,王媛媛进去的时候,还是活泼快乐的,不像是个会自杀的人吧?”

        丁雪松道:“不可能,她那时就跟一朵盛开的鲜花一般,开得正是灿烂芳华,怎么可能会去自杀呢?”

        李毅道:“那后来呢?发生了什么事情?”

        丁雪松道:“后来,我就在外面工作。我一直都很好奇,康副省长怎么有那么多的话跟戴书记聊天呢?他们都聊了一个多小时了呢!期间有好几个局领导来找戴书记汇报工作,我进去汇报过,但戴书记都叫我推了,后来又吩咐我,不管是谁来,一律推掉。”

        李毅问道:“王媛媛进去后,你有没有进去过?”

        丁雪松道:“没有。女学生进去几分钟后,我就听到里面传来她的尖叫声,但很快就又没有了声音。”

        李毅和徐良益对望一眼,又都扭头看向丁雪松。

        李毅道:“你有没有进去看看?”

        丁雪松道:“我试着推了推门,但房门从里面反锁了。这种情况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戴书记不管跟谁在里面谈话,我这边的房门都不会反锁。”

        徐良益沉声道:“你就没觉得有异常吗?一个女学生,两个正常的大男人,关在一个反锁的房子里!”

        丁雪松道:“我当时想是想过这个问题,但我也不敢做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