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18章 领事馆的商务秘书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18章 领事馆的商务秘书

    作品:《官路弯弯

        这天,李毅和张一山为张一帆送行,几个人在香满楼二楼大厅靠窗处坐了一桌,三个人叫了一瓶好酒,边谈边饮。www.00ksw.org

        张一帆难得下来一趟,又是老家,办完正事后,顺便请了几天假,到老家去走了一趟。

        酒过三巡,张一帆拉着李毅的手说道:“李毅,我这次回去,小山子他爸妈再三嘱咐我,叫我一定要多多谢谢你,因为你把他们家的小山子带出来当官了。”

        李毅有些哭笑不得,心想你要知道我为什么把你们家的小山子带出来的话,估计你就得骂我了!

        “叔,我谢谢您的关照,我先干为敬!”张一山端起杯子,倒进喉咙里,一口喝干了。

        “你真要谢我,就把工作做好了。”李毅摆了摆手,无意中向窗户下面看过去,目光停在一个人身上,有些不敢相信。

        张一山顺着李毅的目光一看,只见一个肥胖得像猪一样的中年男人,刚刚迈下车来,紧接着,车子上来走下来一个花枝招展的大美女!

        “叔,你认识那死胖子?”张一山看人脸色的本事挺大的,一眼就看出李毅对那个胖子不待见,称呼起来就没有忌讳。

        李毅心想,看来自己还得修炼啊!张一山都能从自己脸色上看出自己的喜怒来,着相严重哩!在官场里,一个人的心事和喜怒隐藏得越深,越让人琢磨不透,在斗争中越能获得相应的胜算。

        “认识,这人是个棒子国的商人,上次他调戏我一个朋友——不是刚进局子里吗?怎么就出来了?”李毅沉声说道。

        张一山挽袖子道:“这样猥琐的家伙,居然敢调戏我叔的朋友,看我不放了他血!”

        李毅瞪了他一眼,说道:“不可胡来。”

        张一帆道:“现在外商都很牛气,没办法。”

        李毅当即打电话给刘新杰,电话一通,就劈头盖脸地问道:“那个金总是怎么回事?怎么就放出来了?”

        刘新杰道:“李书记,我正要去跟您汇报呢,我们区委接到省外事办打来的电话,说是韩国驻我国大使馆打电话到了省委,要求马上释放被我们无故关押的金大株,驻我省的韩国领事馆亲自来人,把那个姓金的带走了,刚走不久呢,我这边刚跟省里汇报完这个事情。李书记,我实在是无能为力啊,省里下了命令,叫我们放人,我……”

        李毅道:“行了,我知道了。”清冷的目光射向下面的金大株身上。那个花朵一般的美女,挽着金大株的肥臂,两个人往上面走来,看来是要来一场洗秽宴了。

        张一山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说道:“叔,要搞这个家伙也简单。”

        李毅沉声道:“别乱来,那个女的很有可能是韩国领事馆的工作人员。”

        张一山笑道:“叔,所谓蛇有蛇道,鼠有鼠道,要整他们,并不一定要来明的,有些时候,来些暗的,更能办成事情。”

        李毅对那个金大株确实没有好感,可以说是十分之讨厌,听到张一山如此说,并没有反对,也没有赞成。

        张一帆笑道:“李毅,你不要成天琢磨阳谋,阳谋之道,用来对付君子们,还是有用的。如果对方也是小人,你再一味拘泥于阳谋,就未免有失灵活了。”

        李毅道:“还是你说得对,来,我们喝酒吧!”

        金大株和美女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

        金大株看到李毅在座,肥胖的身子顿住了。

        美女问道:“怎么了?”

        金大株道:“就是那个人送我进公安局里的!”指了指李毅。

        李毅眼角的余光瞥见金大株在对自己指指点点,却不动声色。

        美女挽着金大株的手臂,道:“那我们也坐大厅里,不去包厢了,坐到他身边去,会会他!”

        金大株嘿嘿一笑,往李毅这边走过来。

        李毅他们只有三个人,卡座很大,再坐两个人,也是绰绰有余的。

        “先生,我可以坐在这里吗?”美女眨着好看的眼睛,盯着李毅的脸问道。

        李毅蹙眉道:“旁边有的是位置,你们去别的地方吧!”

        美女道:“如此拒绝美女,似乎不是绅士风度哦?我到你们国家来,还从来没见过有男人拒绝我的要求。”

        张一山笑道:“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坐到我双腿上来。”

        美女毫不介意,微微一笑,挨着李毅坐下来,金大株很肥胖,往张一帆和张一山两人坐的座位上挤进去。

        张一帆蹙眉道:“这算是什么意思?这座位是我们先占的,饭菜早就点好了,你们这么做,很讨人厌!”

        美女笑道:“这位帅气的先生,你先别着急,我们跟这位先生,也不是陌生人了——这位先生,你不会否认认识我们这位金先生吧?”

        李毅淡淡的道:“棒子国的色狼,我自然忘不了。”

        金大株脸色一变,但那个美女却根本不理李毅的无理和拒绝,说道:“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金泰熙,这位是我父亲,金大株先生。”

        “父女?嘿嘿,这猪也能生出貂蝉来?”张一山笑道。原本他还在算计,想找几个局里的兄弟,跟踪这两个家伙,等他们进了酒店的房间后,就来一出扫黄打非的大戏呢!还好没来得及行动,不然就糗大了!

        金泰熙完全不理睬张一山的调侃和说笑,而是继续说道:“我在你们江南省的韩国领事馆工作,我的职务是商务秘书。”

        李毅心想,这个金大株难怪如此招摇嚣张,原来是因为有这个女儿在背后撑腰,商务秘书的官职并不大,但这种秘书一般都有很强的手段和关系,要救自己父亲出来,对她来说,的确不是什么难事。

        金泰熙道:“我听父亲说起过,你也是政府官员吧?而且官职不小?我来江州时,研究过江南省和江州市的大小官员,但似乎并没有见过你。”

        李毅并不理她,对她这种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冷处理,举起杯子,跟张一帆碰杯。

        金泰熙又说道:“你这么年轻,又位高权重,让我想起一个人来了,你就是江州市委副书记李毅!”

        李毅虽然不理睬她,但却一直在听着她说话,这个女人不但有自来熟的本事,还特别能抵抗冷漠。

        “李书记,我想你对我父亲是不是存在什么成见和误会?我父亲是一个很老实的商人,我们金家也一直看好你们华夏国,所有的投资都优先选择到你们国家来,但我们在你们这里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金泰熙道:“现在我是以韩国领事馆商务秘书的身份在跟你说话,你用这种态度来对待我,是十分不礼貌的!”

        “这女人好啰嗦,将来铁定没有人敢娶!”张一山摇了摇尖尖的小脑袋。

        金泰熙似乎只对李毅感兴趣,而李毅恰恰对她很没兴趣!

        但她既然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李毅倒也不好完全不理不睬,便道:“金小姐,我对你本人是没有什么意见的,你如果以商务秘书的身份跟我谈话,我也会很乐意与你交谈,但不是在这种场合,应该有双方的官员和翻译在场。”

        “没关系,我从小就学汉语,我的汉语说得很流利,我要是不说我是外国人,跟你们国家的人进行交流时,没有人会觉得我是外国人。”金泰熙说道。

        李毅淡淡的道:“你刚才说你父亲没做错什么事?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警方的笔录?他我们国家欺负了那么多的女同志,还不算犯错?或许,在你们国家,男人是可以随便当众欺侮女人的?就好像现在,我可以搂过你的腰,把你压在墙壁上面,上下其手吗?”

        金泰熙道:“如果是强迫的就不行,但如果是你情我愿的,我觉得不分时间地点和场合,两个人都有相爱的权利,只不过表达爱情的方式比较激进罢了。”

        李毅道:“金小姐,你也承认了,不是自愿的,就是非法的,你父亲强迫我朋友……那他就是非法的!在我们国家,就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

        金泰熙道:“如果我父亲真的有地方得罪了你的女朋友,我愿意承担后果,你们国家不是有一句话,叫做父债子偿吗?那么,我父亲欠你的,就由我来偿还好了。”

        李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冷笑道:“金小姐,你是不是没听懂我说的话?你父亲犯的是流氓罪,你说由你来还给我?难不成,你要我当众对你耍流氓不成?”

        金泰熙身子微微前倾,一股幽香直钻李毅鼻端。

        她用媚惑的声音说道:“怎么了,你不敢吗?”

        张一山叫道:“叔,你要是不想做,就让给我来做好了,我这个人从来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对付这种棒子,我就豁出去了,拼着这好名声不要,我也要搞得她找不着北!”

        李毅和张一帆同时瞪了过去。

        张一山举起双手,嘿嘿笑道:“我开玩笑的。”

        李毅心想,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明明已经把金大株给保了出来,还说些要还债的话,有何目的?

        他正在思索呢,身边那个神秘而大胆的金泰熙,忽然做出一桩让众人失声惊叫的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