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14章 纸团风波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14章 纸团风波

    作品:《官路弯弯

        邢文定不知何事,丢下手头的工作就跑了上来,问道:“李书记,你有事找我?”

        李毅本想把那张纸给他看看,想了想,折了一折,拿一半给他看,说道:“认识这是谁的字吗?”

        邢文定只溜了一眼,就笑道:“这是丁雪松的字迹啊。www.00ksw.org”

        李毅沉声道:“去把他叫过来。”

        邢文定就在李毅办公室里打了个电话,把丁雪松喊了上来。

        丁雪松自从戴尧臣“失踪”后,丁雪松就跟没头的苍蝇一般,四处打听老板的下落,最后终于确定了,戴尧臣不是失踪,而是被双规了!

        这一来,丁雪松心里哇凉哇凉的了,他辛辛苦苦为戴尧臣服务了这么多年,结果什么也没有捞到!

        原来还指望戴尧臣为自己谋个出路的呢!

        现在可好,自己服务的老板进了纪委,这对秘书这个职业而言,是最忌讳的!

        国人都相信风水之说,暴死过人的屋子都会认为是不吉利的,何况是把老板伺候进了纪委的秘书?以后哪个还最用?

        秘书的出头之日,就是当领导的秘书,然后被重用,外放出去当官老爷。

        丁雪松能伺候戴尧臣,原本以为是多大的幸事呢,谁知道却把自己陷入了死胡同……

        想着,来到了李毅办公室,看到李毅和邢文定都在这里,李毅手上还拿着那张纸,他脸色霎时就变得惨白。

        李毅问道:“这纸上的字,是你写的?”

        丁雪松似乎并没有想过要抵赖,昂首答道:“是我写的。”

        李毅嗯了一声,对邢文定道:“邢秘书长,麻烦你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

        邢文定虽然极想看看接下来的好戏,但李毅开了口,他也没有理由再强行留在这里,只得告辞离开。

        苏新亮也识趣的离开了。

        房间里只剩下李毅和丁雪松了。

        丁雪松的额头隐隐渗出汗珠,李毅虽然年轻,但他那不怒而威的表情,比起戴尧臣来,有过之而无不及!看着李毅虎着脸瞪着自己,他感觉到心里隐隐有些发毛。

        “为什么写这个东西?”李毅厉声问道。

        丁雪松吓得眉头一颤,但他还是鼓起勇气,梗着脖子说道:“李书记,我知道你会不高兴,但我还是写了,男子汉大丈夫,是我写的,我认,你要罚就罚我吧!我都认!”

        李毅握着那张纸的手重重拍在桌面上,说道:“丁雪松,你愚蠢!你知道戴尧臣同志的问题有多么严重吗?”

        “我知道。但我必须这么做。”丁雪松道:“我是他的秘书,这个时候,如果连我都落井下石的话,那他岂不是更没有救了?”

        李毅道:“这个东西,你除了写给我,还写给谁了?”

        “我还投到了中纪委徐主任的住处!”丁雪松说道。

        “你他.妈的,你带了脑壳没有?”李毅抓起桌面上的一个文件夹,往丁雪松丢了过去。

        丁雪松没有闪躲,任由那个文件夹打在自己胸口,说道:“我说过了,如果李书记认为我做错了,我愿意接受惩罚。”

        李毅道:“你这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呢!戴尧臣的性质十分严重,我警告你,别说是你,任何人都别想救他!”

        丁雪松道:“别人是别人,我是我,我是戴书记的秘书,我都不为他在外面奔波呼喊的话,那他就真的没有出来之日了。”

        李毅道:“你以为你是谁?写些这样的东西,四下传播,就可以救他出来吗?只怕他还没有出来,你又进去了呢!你用脑壳想点问题好不好?”

        丁雪松道:“我写了什么?我只不过想求你们去救救戴书记。李书记,你也是市委副书记,我知道你本事很大,你一定可以救他出来的。我求求你,你去救救戴书记吧!”

        李毅冷笑道:“你想救他出来,是为了你的前程考虑吧?他不出来,你的前程就完蛋了!”

        丁雪松道:“不错,我想救他出来,的确有自我相救的考虑,但我更多的是想把他救出来,因为,戴夫人曾经找过我。她找过很多人了,省里、市里所有的大官,她都找过了,但人家躲她就跟躲瘟疫似的,一个个避而不见。我受不了她那凄苦无助的样子,我以前也见过戴夫人,她待我就像亲儿子一般,看着她痛不欲生的样子,我不可能见死不救吧?所以,就算不为我,只为戴夫人,我也要这么做!”

        李毅摊开那张纸,说道:“你在上面说了许多戴尧臣过去做过的政绩,为他高唱赞歌,为他求情,可是,你身为他的秘书,知道他做过的坏事吗?”

        “坏事?”丁雪松反问了一句。

        “戴尧臣已经交待了。”李毅说道:“他承认的罪,够他这一生都在监狱里度过了。你现在还在为他唱赞歌,在为他开脱,你想过你的后果没有?”

        丁雪松道:“我有什么后果?”

        这时,苏新亮敲了敲门,探身进来,说道:“李书记,中纪委的同志找你。”

        丁雪松听到中纪委的同志,这才有些慌张了,结结巴巴的说道:“李书记,他们不会是来抓我的吧?”

        李毅道:“你这会知道怕了?”

        “我做什么坏事啊……”丁雪松无语了。

        “没做坏事?那你慌什么?请进来吧!”李毅后半句话是对苏新亮说的。

        不一会,任如和两个中纪委的同志走了进来,对李毅笑道:“李书记,你好,有个情况来向你了解一下。”

        李毅微笑着跟她握手,请他们坐下,说道:“配合中纪委的同志是我们市委的职责所在,任如同志,你有什么事情,就请问吧。”

        任如看了一边站着的丁雪松一眼,迟疑着没说话。

        李毅道:“不妨事,你说吧。”

        任如拿出一张纸来,递给李毅看,说道:“徐主任接到这么一张纸团,全是替戴尧臣说好话的,现在我们怀疑写这封材料的人,跟戴尧臣案件有着深刻的关系,我们这次来,就是想请李书记帮忙,进行字迹鉴定,然后找出这个人来,带回去接受调查。”

        丁雪松听到此话,浑身就跟打摆子一般的发抖!

        跟中纪委的人回去接受调查?那自己还有什么前程可言?

        在市委机关这么多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路吗?

        那些经过纪委调查的同志,不管最后调查的结果是真是假,是有罪还是无辜,出来后,受尽了世人的冷眼,所有的升迁和福利,从此都跟此人无缘!

        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成屎了啊!

        谁能帮你说得清?这种事情,只会越描越黑!

        丁雪松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只不过替戴尧臣写了几封求情信,就要遭受纪委的调查!

        李毅看了他一眼,问任如:“你怎么来找我呢?这事情,你应该去找夏书记啊,他才是市纪委书记。”

        丁雪松的心猛然一沉,看来李毅是不会保他了!还要把他推给市纪委去处置呢!

        任如笑道:“李书记,我这不是跟你熟吗?咯咯,所以就先来跟你通个气啰。”

        李毅沉吟着,瞥了丁雪松一眼,只见他那惶惑无助的表情,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只差瘫软在地了!

        “这个事情,你们还跟谁说起过?”李毅问道。

        任如道:“徐主任说了,叫我先来问问你的意思,再做定夺。”

        李毅道:“既然如此,那就听我的,据我所知,这个人跟戴尧臣所犯过错,并无关联,你们中纪委的同志就不要追查这件事情了。”

        丁雪松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李毅,李书记真的替我开脱了?他刚才在为我说情呢!

        任如笑道:“这么说来,我们这一趟是白跑了?”

        李毅道:“不白跑,既然来了,就一起吃个中饭吧!”

        任如道:“李书记请的中饭?咯咯,那我可是却之不恭哦?”

        李毅看看手表,说道:“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这就出发吧。”

        任如道:“不会是你们的机关食堂吧?”

        李毅笑道:“我们市委机关食堂的饭菜,比一般饭店的不会差!不过,请你吃饭,我当然得破费了,去外面吃大餐吧,我听说新近开了一家海鲜酒楼,去尝尝鲜吧!”

        任如道:“行啊,说老实话,我长这么大,还没吃过海鲜呢——虾子不算海鲜吧?”

        李毅笑道:“你吃的应该是河虾,不算海鲜,但你一定吃过海带和紫菜,那两样东西,可以算做海鲜。”

        任如咯咯笑道:“原来如此!”

        那两个中纪委的同志道:“我们就不跟去了,还要回去跟徐主任复命呢。”

        李毅还待挽留,但任如已经先说道:“行,那你们就先回去吧。”

        “李书记,我跟你们去,我请客吧!”丁雪松憋了半晌,终于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他以为李毅请任如吃饭,是为了替自己说情呢,这饭钱得自己付啊!

        李毅严厉的瞪了他一眼,丁雪松便低下了头,不敢再说。

        任如打量了丁雪松一眼,说道:“哟,这年轻人,体格真棒!这天气出了满头的大汗呢!”

        丁雪松更是无地自容,手足无措。

        李毅笑道:“不管他,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