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11章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11章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禁不住笑了:“我跟小玲多少年的男女朋友了,还有什么坏事没做过呢?”

        “那你就是在鼓捣什么坏事吧?憋着坏心眼想害谁呢?”何静殊倒了一杯茶,喝了两口,瞥着李毅说道。www.00ksw.org

        “你对我有成见吧?怎么老怀疑我干坏事呢?”

        “你们当官的,半夜三更不睡觉,肯定是在琢磨怎么算计人吧?我猜猜吧,不是想泡哪个小女孩上床,就是在想哪个官位的事情!我说的对不对?”

        李毅暗道,还真被你猜中了!我的确在想干坏事呢!促狭的笑道:“我的确在想泡一个小女孩上床呢,这个小女孩就是你。”

        何静殊抿嘴而笑:“你跟小玲折腾了一夜,还没足够吗?你要是还能硬起来的话,我就给你搞一次!”

        李毅听了这话,立时两眼放绿光,她穿着睡衣,可以看出来,里面是真空的,两个肉团在胸前像弹簧一般荡来荡去。

        何静殊看到他的表情,鼓着双眼问道:“不会吧,你真的还能再战一次?”

        李毅嘿嘿笑道:“一次?不可能。”

        何静殊便一副得意的神情笑道:“那就对了——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哦,是你自己无法争取!我去上洗手间,然后睡觉了,你慢慢琢磨那些害人的勾当吧!”

        她转身之前,还故意抛了个媚眼,然后扭着杨柳腰和小翘臀,一摇一摆的走了。

        她走进洗手间,脱下睡裤,坐在马桶上撒尿,想到刚刚糗了李毅一顿,便有些得意,哼起了歌曲。

        她只进来小便一个,就打算出去的,所以那门就没有反锁,那门忽然被人推开,李毅闪身进来。

        何静殊吓得不轻,本能的夹紧了双腿,护住紧要部位,惊骇的看着李毅。

        李毅怕她大喊大叫,先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嘿嘿笑道:“我刚才话还没说完呢,我说一次不可能,起码要做三四次吧!”

        “啊!”何静殊暗自惊呼一声,提起裤子,就要往外面走。

        李毅一把扯住她的手,将她压在墙壁上,俯下身子,亲吻她嫣红的唇。

        “李毅!我上次就说过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的!你快放开我。”

        李毅不理她的推拒,邪恶的道:“你刚才说的,只要我能硬起来,就给我搞一次啊?不会说话不算数吧?”将她身子反过来,屁股对着自己,用力一扯,就将她的睡裤褪至小腿处。她只穿了睡衣,里面真是真空的。李毅分开她的双腿,伸手探了一把,说道:“你真是虚伪,还说不要呢,下面早就泥泞一片了!”

        “那是……”何静殊说不出话了,李毅的硬货早就直刺她的花心!

        “啊!”一种酥麻的感觉让她浑身一颤,忍不住张开了一点双腿,以便迎合李毅的冲刺。

        啪达啪达的声音在洗手间里响起,撞击臀部的声音在黑夜里听来格外的清晰。

        “你轻一点。”何静殊反过手,轻轻扭了一下李毅的大腿,结果适得其反,换来男人一阵更加勇猛的冲击。

        “冤家,惊醒了小铃,我可不负责!”何静殊还是很紧张的,李毅是好友的男友,却被自己一再的偷吃!

        偷吃的感觉,不只男人喜欢,女人也喜欢吧?

        不然世上何来那么多出墙的红杏?

        一个巴掌拍不响啊!

        “她睡得正香呢,你想叫就叫吧,这房间的隔音效果极好的。”李毅喘着粗气,将她的睡衣往前推拢在一起,双手往下探过去,俯身在她光洁的背部,抓住了她的双峰,一边用力的撞击,一边轻缓的揉捻,一重一轻,一阳一阴,是为交合之道也。

        何静殊反过脸来,媚眼如丝的看着这个冤家。

        李毅凑过头去,噙住她的红唇,深深一吻,说道:“说老实话,想没想我?”

        “想——你个大头鬼!我告诉你啊,李毅,我今后要是找男朋友嫁人了,你可不许为难我们,更不许纠缠于我。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何静殊咬了咬他的舌尖,含糊不清的说道:“今天是我低估了你的能力,被你占了便宜,下次就再不许如此对我了。”

        李毅不回答她,只一个劲的吻她的唇,摸她的胸,撞击她的花心,上中下三路齐进,共凑凯歌!

        “李毅,李毅!”郭小玲的喊声忽然从外面传进来。

        李毅和何静殊两个人身子一僵,四眼相对,保持住这个姿势不敢稍动了。

        何静殊眨了眨眼,示意李毅答应。

        李毅扯着脖子应了一声:“我在上大号呢!”

        郭小玲道:“哦,那我也要上个小号。”

        何静殊哭的心都有了,怨恨的看着李毅,恨不得把他生剥活吞了。

        偏生李毅这家伙色胆包天哩!还抽动了几下屁股!

        何静殊狠狠拧了他大腿一下,痛得李毅张口就咬她的浑圆的背部。

        “小玲,小号就到主卧洗手间嘛!我上大号,怕薰到你呢!所以才跑到外面来上,别进来,快去!”李毅提高声音说道,同时一阵极度的快乐感觉冲击脑海,明显感到怀里的人儿正在一阵阵的抽搐,下面像涨潮一般泛滥成灾!

        李毅再也忍不住这种高强度的紧张和刺激,轻轻抽动几下,就趴在何静殊身上了。

        “唔,挤挤更健康嘛!”郭小玲笑道:“又不是没有一起上过,你怕什么啊!”

        李毅道:“我就出来了,你快去吧,我在里面吸了几支烟,很大的烟味,你不要进来了,很难闻。”

        郭小玲伸手捂着打哈欠的嘴,嘟囔道:“好吧,你快点,我要你搂着我睡觉哩。”说完便返身走了。

        等听不到脚步声了,李毅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缓缓抽出来。

        何静殊道:“你刚才说你在上什么?”

        “大号啊?”李毅一愕,反应过来,笑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何静殊道:“你!哼,拿我比成大号!看我怎么收拾你——你射里面了?快出去,我得洗洗!”

        李毅也不敢久留,提起裤子,溜回到睡房。

        戴尧臣被双规的消息,终究是纸所不住火的,省里虽然对外宣称,说戴尧臣是出差了,但被双规的消息,还是很快就传遍了江南省和江州市的大小机关。

        李毅走进市委机关大楼时,发现众人看他的眼神跟以前都不相同了,以前是敬,而现在是敬畏!

        敬和敬畏,虽只一字之差,却相差很大,俗话说,只敬罗裳不敬人,机关同志们,以前敬的是李毅屁股下面的位置,在这个屁股决定脑袋的时代,光凭市委副书记几个字,就值得这些机关同志们尊敬。

        但要他们敬畏你,那就不简单了,除非你做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情,足够他们既敬你,又畏惧你。

        李毅还是像以往那样,碰到跟自己问好的同志,就跟他们点点头或扬扬下巴,或轻声嗯一声,算是打过了招呼。完全不理他们刻意装出来的谄媚的笑容和讨好的躹躬。

        来到办公室,苏新亮已经整理完毕,并把两人的办公室都打扫了一遍。

        “李书记好!”苏新亮恭敬的向李毅弯了弯腰。

        李毅蹙眉道:“怎么你也变成这样了!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们是朋友,不需要这些俗礼。”

        苏新亮笑道:“李书记,我这是发自真心的!”

        李毅无奈的摇摇头:“这段时间,你抽空学习一下农业知识吧!”

        苏新亮道:“我昨天下班后,就跑到新华书店买了一大叠农业相关的书,打算猛补。”

        李毅呵呵笑道:“不错。下午的会议,都安排好了吧?”

        苏新亮道:“都安排好了。”

        李毅道:“嗯,你通知下面各个区县和代管市主管农业工作的副区长和副县长们,叫他们来参加下午这个会议,无故不得缺席!”

        “是,李书记。”苏新亮应了声,见李毅并没有其它吩咐,便退了出去。

        上班不久,吕延通就堆着笑容,敲门进来,笑道:“李书记,在忙呢!”

        李毅道:“吕秘书长有事?”

        吕延通道:“是这样的,戴书记不在,市里的日常事务,我向请示一下李书记。”

        李毅眼神一厉,盯了他一眼,沉声说道:“戴书记不在,还有裴书记路书记夏书记在呢!你有什么问题,应该去请示裴书记吧?”

        吕延通道:“裴书记那边,我自然会做相应的请示,但您这里,我也会及时的汇报过来。”

        李毅想了想,问道:“机关里是不是有什么传言?”

        “这个……”吕延通欲言又止。

        李毅道:“吕秘书长,你我也算是一起喝过几次酒的人了,有什么话不能一口气说出来吗?非得打个停顿?”

        吕延通道:“不不不,李书记,我没别的意思。不知道机关同志们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说戴书记其实并不是出差了,而是,而是……被中纪委的同志请去喝茶了。”

        李毅道:“谁在谣传?你还听说了什么?”

        吕延通观察了一下李毅的脸色,说道:“还有一个传言,说,说,说是李书记您在幕后操纵的,起因只是因为戴书记的小舅子和您的司机起了点冲突,打了一架……”

        “嘭!”李毅重重一拳砸在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