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10章 无眠夜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10章 无眠夜

    作品:《官路弯弯

        徐良益等人的行踪,并没有多少人清楚,打的幌子,又是调查李毅和项青萍而来,就算戴尧臣知道徐良益等人来到了江州,却无力防范。www.00ksw.org

        戴尧臣躺在床上,闭着眼睛都能猜测到,此刻徐良益这帮人肯定躲在某个暗处搞调查呢!这个调查是针对谁的?真是李毅和项青项?不可能吧?会是自己吗?

        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从政以来的点点滴滴,像电影般在脑海里回映。

        老婆推了推他,打着哈欠,睡眼惺忪的问道:“还没睡呢?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想什么东西呢?”

        戴尧臣身子一动也不动,眼睛盯着黑暗中的某处,说道:“我在想以前上山下乡的那些日子,虽然穷困贫苦,但心里踏实,从来不用担惊受怕。每天出去劳动,挣工分,吃大锅饭,那个劳动的场面,你是没见着啊,成百上千的人扎堆在一起,真热闹,大家伙一起唱革命歌曲,一边挥汗如雨,一边傻傻的乐呵。”

        老婆坐了起来,拿枕头垫高一点脖子,拥被而坐,笑道:“我怎么没见过啊?我也是过来人呢!我以前也下过乡啊。我知道你在为玉林操心,算了,各人都有各人命,命时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玉林犯了错误,就该受到惩罚,他不当这个官也好——他反正就是不是当官的料,你看看他的心计,哪里抵得上你的一半啊?他若真有你的一半心计,就能把官当好了。纪委这次调查他,把他的官撸了就撸了吧!你把他平平安安的保回家来就行了,玉林贪的钱也悉数退回去,我们一家几口人,孩子们都有工作了,就算我们全退休了,还有国家管着呢,还怕缺吃少穿不成?只要一家人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我就很知足了。”

        戴尧臣没来由的心口一痛,他也坐了起来,拥着老婆的身体,两个人似乎已经很久没这么相拥坐着聊过天了,他是个事业心很强的男人,自从踏上这条弯弯曲曲的官道,全部的心思和精力都放在了钻营和升职上,整日里忙着算计和反算计,忙着工作,忘了家庭。

        “对不起啊,老婆,我这些年一心放在事业上,疏忽了你和孩子们。我总以为来日方长,将来有的是时间陪伴你们……转眼间,你我头发都白了……谈恋爱那会,我答应过你,带你去长城看看,京城我倒去过好几次了,但也都是来去匆匆,更没有和你一起去好好逛逛,明天我就请假,陪你去玩玩。”戴尧臣紧紧搂住妻子的身子,温柔的说道。

        听到丈夫忽然间说出这么温情脉脉的话语来,她的眼睛都有些湿润了,说道:“你是一家之主,要在外面打拼事业,赚钱养家,没有时间陪我们也是应该的,我不怪你。”

        戴尧臣道:“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我是男人,官比你当得大,钱比你赚得多,那家务事和孩子,就理所当然的要丢给你去做,现在想想,我对不起这个家啊!男人的责任,除了工作之外,还有家庭。”

        他说到情动处,搂住了妻子,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她的皮肤不再光滑,不再细嫩,不再紧致,身体有些虚胖的臃肿,皮肤松松垮垮的,脸上布满了辛苦岁月刻下的皱纹,但此刻,在他眼里,妻子却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了!

        “都老夫老妻了,你还来这个,要是被孙子们瞧见,多不好意思啊!”妻子将头贴在他的胸口,两个人上次这样子的亲爱,似乎要追溯到十几年前了吧?

        “我怕以后没时间了……”

        “瞎说,你才多大年纪呢,我还等着你调到京城去工作,天天带我去游长城呢!”

        戴尧臣刚刚应了一声,门铃声忽然大作,在这静夜里听来,格外的刺耳。

        “谁这么晚了还来按门铃啊?没有一点公德心呢!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老婆嚷嚷着,说道:“我去开门。”

        戴尧臣异常冷静的按住她,说道:“你睡吧,肯定是找我的,我去就行了。”

        老婆便嗯了一声,说道:“别谈太晚了。”

        戴尧臣披衣起床,走到门口,伸手去拉门把,迟疑一下又缩回来,门铃还是顽固的响着,这种平常听起来温和悦耳的铃声,此刻听来有如一把隐藏在黑暗深处的机关枪在扫射。

        该来的终究会来!戴尧臣蹙了一下眉头,猛然打开门。

        外面站着四五个人,都是戴尧臣见过面的,为首之人正是徐良益。

        “戴尧臣同志,我等寅夜造访,打扰清梦了吧?”徐良益说道,看似家常话,但表情严肃,让人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

        “徐主任来人,快请进来吧!”

        徐良益扫了一眼戴家客厅,说道:“就不进去打扰了……”

        戴尧臣的心猛然一沉。

        徐良益道:“有点事情,想请戴尧臣同志配合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戴尧臣望了一眼楼上的卧室,妻子不知道有没有在偷听?

        “我们选择这个时间来,就是为了不打扰太多的人。”徐良益道:“如果戴尧臣同志还有什么话要说的话,我们可以等你五分钟。”

        一切都在温和的谈话中进行,没有暴力,也没有血腥,但戴尧臣却知道,徐良益能走到自己门口来,说出这番话,证明他们已经有了足够的证据,这次前来,不是普通的拜访,更不是找他谈工作,而是双规!

        双规!

        这个词他是如此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因为他是省委常委,江州市委书记,他不记得这一路走来,看见过多少犯错误的同志被双规过了,对双规和程序很熟悉,但他怎么也想不到,双规这个词,有一天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来。

        他没有反抗,也没有激烈的辩解,他的表现异乎寻常的沉着而稳定,他缓缓摇头,说道:“没什么好说的,我们走吧!”

        这时,楼上的卧室门忽然开了,妻子忧心忡忡的走了出来,站在栏杆处,问道:“怎么不进来坐会?我给你们倒茶。”

        徐良益等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戴尧臣。

        戴尧臣摆了摆手,很想说几句硬气点的话,但想了想,又将大手放下来,温声说道:“同志们找我谈点事情,你先睡吧,我要出去一趟,今晚不回来睡了。”

        “哦——这么晚了还来找你,肯定是大事情,你去吧!”妻子对丈夫的面前,向来是百依百顺的。

        戴尧臣久久的凝望了妻子一眼,收回目光,说道:“我们走吧!”

        他走出门去,就像以前每次出门开会一样。但他的头发,似乎又白了不少。

        妻子看着他走出去,将门关上,却再也掩饰不住,流下了眼泪。

        她虽然不是官场中人,但跟着丈夫这么久,对官场中的规则还是明白的,今天的事情明显不对劲,以前有什么事情,都是打电话过来通知他,然后秘书和司机就会到门口来接他,但今天事先既没有电话通知,也没有秘书和司机,来的人连屋子都不进……

        她知道他是出事了,从刘玉林出事的那天起,她就在担心这一天的到来,没想到,这一天还是来了!

        李毅接到任如电话通知的时候,从睡梦中醒了过来,这些天他也有些劳累了,刚才又跟郭小玲大战了数百回合,有种筋疲力尽的虚脱感,倒在床上就睡觉了。

        任如说道:“李书记,我们刚刚采取了行动,戴尧臣已经被成功的带回来了。”

        李毅轻轻说了一声:“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这个行动是经过他谋划的,他自然十分清楚,只是没想到徐良益会选择在这么晚的时间去抓人。

        李毅睡意全无,他抓起床头柜上的烟盒,打着火后,看了看酣睡中的郭小玲,不忍她吸到有毒的二手烟,便起身来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将脚搁在茶几上,舒服的躺着,吸了两支烟。

        戴尧臣被双规了,李毅却没有丝毫打败对手的快.感。

        现在将戴尧臣撸下去,对李毅并没有大多实质性的好处,要是放到两三年后,再把戴尧臣整下去,张正贵顺序上位,自己就能轮替当上市长一职!但现在时机不对啊,自己刚刚升职来到江州,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再升一格的。

        接下来会由谁来接任这个市委书记一职?

        张正贵吗?

        还是空降?

        还是外调?

        会由谁来接任?

        如果张正贵顺序上位,市长一职又会由谁来担任?

        江州的政局忽然间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李毅接下来要谋划的事情还有很多!

        如何在接下来的变局中获得更多的利益?

        江州副市长的人选已经进入了组织程序,如何打败陈胜利,扶项青萍上位?

        何静殊的房门打了开来,她穿着睡衣走了出来,打了个哈欠,往洗手间走了一阵,忽然瞥见黑暗中坐着一个人,吓得不轻,拍拍胸口,走了过来,问道:“怎么不开灯,怪吓人的!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呢?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被踢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