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08章 陆俊弄权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08章 陆俊弄权

    作品:《官路弯弯

        戴尧臣正在家里接受老婆的哭诉,说他堂堂一个省委常委,居然连自己的亲人都保不住,还当什么劳什子官啊!

        儿女们都在外面工作,很少回家来住,今天家里发生了变故,这才回来,此刻都在劝着母亲。www.00ksw.org

        正烦躁着呢,门铃声响起,最小的儿子去打开门,迎进来一个人,说道:“爸,有人找你。”

        戴尧臣看到来人,问道:“你是谁?找我何事?”

        戴夫人见来了外人,也就止了哭,上楼去了。儿女们都很懂规矩,父亲谈事之事,他们从来不在身边打扰,都陪着母亲上楼去了。

        “戴书记,您好,我叫陆俊,是市纪委第一纪检监察室的主任。”陆俊说道。

        “什么!”戴尧臣微微变色,他现在特别怕听到纪委两个字。

        而市纪委第一纪检监察室,专门负责大案要案的查处工作;负责市直机关各部门副处级以上干部违纪案件查处工作;监督、检查市直属党政机关、人民团体及其领导干部遵守党章,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规章的情况及党风廉政建设情况;协调、指导市直机关的纪检、监察工作。

        这是个敏感的人啊!

        陆俊见戴尧臣勃然变色,还以为他是在为刘玉林的事情生气,连忙说道:“戴书记,我今天来,不为公事,是受刘玉林同志所托,来跟您谈谈。”

        “什么意思?”戴尧臣紧皱眉头,看着这个胆大包天的年轻人。

        陆俊道:“您不要有所怀疑,刘玉林已经将一切都招供了!”说到这里,陆俊瞥眼看戴尧臣的反应。

        戴尧臣的反应出乎陆俊的意外,并没有什么多大的反响,甚至还没有初见到他的时候那么大。暗道:戴书记真是沉稳啊!听到我这声诈唬,居然面不改色啊!

        戴尧臣暗自冷笑,心想如果刘玉林那小子真的全都招了的话,来的就不会是你这个小小的主任,而是中纪委的徐良益同志了!

        看到戴尧臣嘴角的冷笑,陆俊明白了,戴尧臣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话!

        “戴书记,我说一件事情,你或许就会相信我了!”陆俊淡淡地道:“某年某月某日,刘玉林的建工集团承建某高架桥,你抽了四成利润,我算算,贪污金额一共是……”

        “住口!”戴尧臣狠狠一拍沙发,冷冷的眸子里,似乎能放出杀人的光来!

        陆俊闭了嘴巴。

        戴尧臣闭上眼睛,平缓一下情绪,急剧的思考着什么,然后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戴书记,我都说过了,刘玉林已经招了,不过,所有的口供,都在我这里。”陆俊冷静的说道,眼睛一眨不眨,让人相信他说的话全是真话。

        戴尧臣怒道:“这个王八羔子,居然这么经不起折腾?这就全招了?”

        陆俊道:“请戴书记放心,这份口供,除了我一个人外,还没有别人看到过,我之所以急忙赶过来跟您商谈,就是想向戴书记示个好,商量一下有没有办法挽回。”

        戴尧臣神色一动,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陆俊道:“不瞒戴书记,我跟李毅有仇,跟夏坤也有仇!”

        戴尧臣哦了一声:“何仇?”

        陆俊恨恨地道:“夏坤现在的情人,就是我以前的女人,她夺我所爱,此仇不共戴天,他当选为市委副书记前,我还向省纪委举报过他!相信戴书记也听说过有人举报一事吧?至于李毅,我和他的仇,就更大了!”

        戴尧臣有几分相信他了,问道:“你想怎么样?”

        陆俊道:“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隅。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弃卒保车,戴书记,你要想自保,只有把所有的罪名,全推在刘玉林一人身上。把相关的证据销毁,再劝说刘玉林,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压之以势,叫他更改口供,一力承担所有责任。这么一来,您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至于现在这份口供,我自会将他销毁!”

        戴尧臣道:“你付出这么多,想得到什么呢?听你的口气,似乎所谋不小啊!”

        陆俊道:“我所谋者,不过是为了向您自荐而已。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您帮我向一个人引荐就行了。”

        戴尧臣道:“向一个人引荐你?哪个人?”

        陆俊的鹰眼里忽然放出一道强光来,说道:“您背后的高人,身居庙之高的那位!”

        戴尧臣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陆俊笑道:“戴书记,我父亲曾经也是权倾一方的大佬级人物,我明白一个道理,能做到您们这个层次的高官,在京城必定有一定的派系在支持。我要的,就是您背后来那个人物的赏识!”

        戴尧臣久久没有言语,既为这个年轻人的话所震撼,又为他的大胆而感动,他青年时期,为了求得一官半职,也曾经这样闯到老首长的家里去,用宏谈阔论征得了老首长的喜爱,最终因为老首长而平步青云!

        “戴书记,请您放心,我之所以如此做,只是想对付我的仇敌们。我和你的目标是一致的,我们的敌人也是一致的。我永远都会是你忠实的部下和同盟!”陆俊说道:“我只想谋求一个更大的靠山,以光复我陆家的门楣。”

        戴尧臣摸了摸头,落索的摆手道:“陆俊同志,不得不说,我很欣赏你,但是,你的办法和你的交换条件,同样无法救我。”

        “为什么?”陆俊道:“只要刘玉林不招供,你就可以无恙了啊!而我有信心说服他!”

        戴尧臣无力的摇了摇头,说道:“刘玉林只是一个方面,有没有他,对我的结局影响不大。年轻人,我很佩服你,请你转告刘玉林,好自为之吧!我是没有能力再去救他了!”

        陆俊很不甘心,自己辛辛苦苦设计这么一出完美的戏份,以为可以博得戴尧臣的条件交换,让自己攀附上京城某个权势人物,让自己在仕途上可以平步青云,但戴尧臣居然不上这个当!

        他手里哪有什么口供啊!就刚才那一件事情,还是从刘玉林嘴里套出来的!

        他在玩火,他在赌博!

        他要试试,凭自己的才智,能不能赶超李毅!

        戴尧臣冷静的坐着,看着陆俊,看着他的自信一点点瓦解,然后沮丧的转身离开。

        当陆俊走到门口时,戴尧臣忽然喊道:“你站住!”

        陆俊霍然回头,说道:“戴书记改变主意了?”

        戴尧臣道:“我没有改变主意,但我从你身上,看到了仇恨的种子,看起来,你跟李毅夏坤真的有很深的仇恨?”

        陆俊道:“有!”

        戴尧臣道:“行,就为了你这仇恨,我也愿意帮你一帮。”抓起电话给老首长打了过去,当场把陆俊介绍给了老首长。

        “这个年轻人真有那么好?值得你如此推介?”老首长问。

        “绝对值。我从他身上,看到了我当年的影子。”戴尧臣道。

        “好吧,我会找人跟他接触,看他表现再说吧!”老首长淡淡的说完,就挂了电话。

        陆俊听到戴尧臣转述的话后,难掩兴奋之情,高兴得差得跳起来。

        “戴书记,您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了,刘玉林就交给我来对付吧!”陆俊说完就告辞离开。

        戴尧臣自言自语的道:“李毅,你就算我把算计下台,你也不会好过的!一个新的仇敌已经被我培养出来了!哈哈哈!”

        李毅接到陆俊打来的电话时,刚刚跟郭小玲躺到床上,正想跟她亲热呢!心里很不高兴,听到陆俊的声音后,更觉得奇怪了,这个家伙没事找自己聊天来了?

        “陆俊同志,何事?”李毅沉声道。

        “李书记,我这里有一些材料,是从刘玉林嘴里套出来的,相信你会感兴趣的。”陆俊说道。

        “哦?刘玉林招了?”李毅问。

        “没招,但是我套出了一点信息,怕你有用,就先向你做个汇报。”陆俊说道,态度很是诚恳,完全以一副下属的姿态在说话。

        李毅深感奇怪,这个陆俊,变化怎么这么大呢?白天见他时,他还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啊!

        陆俊把自己套来的信息说了一遍,又道:“李书记,我们以前有过一些不愉快,那都是我年轻不懂事引起来的,是我的错,我向你致歉,但我们两人,始终都是校友,又是党校的校友,现在又在一起工作,我希望能和你摈弃前嫌,成为好朋友。当然,你现在是市委领导了,可以瞧不起我,不认我这个校友。”

        李毅笑道:“你能如此想,那就最好了。其实,过去那些事情,我早就忘怀了。既然你能看得开,那我们当然还可以是好朋友。你忘记了,在鹭城时,我们还一起喝过酒呢!改天请左晓霞过来,我们一起大醉方休,好不好?”

        “好啊,李书记。请放心吧,我今天晚上通宵不睡,也要把刘玉林拿下来!”陆俊说道,心里却在恨恨地想,好啊,李毅,口口声声说忘记了,却又提我在鹭城酒吧那次的伤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