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05章 下放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05章 下放

    作品:《官路弯弯

        戴尧臣并没有慌张,也没有马上打电话质问夏坤,他知道夏坤胆子再大,也不可能无缘无故抓了刘玉林。www.00ksw.org

        事情的矛盾中心点,在上面。

        他反而冷静下来了,抽了支烟,然后拨通了一个京城的号码,古板的脸上挤出来一丝笑容,说道:“老首长好,近来身体好吧?好久不见您了,我想去看看您。”

        对方说道:“近来尚好,现在江州多事之秋,你不在家里坐镇,跑到京城来做什么?”

        戴尧臣道:“这么说,老首长也知道江州的不安宁了?”

        对方说道:“我觉得你老稳,也是时候独揽大权,学会分析形势了,所以才没有提前提醒你,李毅这个人,你不应该视之为敌,他年轻,所求者,不过是一个上升空间,你尽管给他空间和权力,让他去发挥好了,他做出来的成绩再大,也少不了你的一份功劳,你何苦打压他,将他当成敌人呢?你连这点容人之量都没有,怎么可能治理好更大的地方?”

        戴尧臣的汗水马上就渗了出来,强笑道:“老首长教训得对,是我太过狭隘了,只不知李毅是何来历?”

        “你连他是谁都没搞清楚,就妄自动刀动枪,到头来输在哪里都不知道呢!他是京城李家的第三代子弟。”

        “他是李元勋的孙子?”戴尧臣神情一凛。

        “你明白就好。别说是你,便是我家那几个儿孙,也屡屡在他手下吃憋呢!”

        “老首长,那我接下来该怎么做?请您教我。”

        对方沉默了一阵,缓缓说道:“你若能化解这次危机,将来成就不小,若是化解不了……”

        “老首长,我现在若去交厚于他,不知道他会不会收手?”

        “必要之时,弃卒保车!”对方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就挂了电话。

        戴尧臣发了一通愣,然后走出办公室,看到丁雪松坐在外间,便道:“雪松,去收拾一下吧!”

        他自知刚才有些无名火,对丁雪松比较过分,但他是领导,丁雪松是秘书,他明知自己有错,也不可能向丁雪松道歉。

        丁雪松听到戴尧臣这句略带感情的话,心里的不满马上就飞走了,他心想老板心情不好,火气要发泄出来,自己是他的贴身人,他不对自己发更对何人发呢?

        戴尧臣背着双手,穿过铁栅门,缓缓向李毅的办公室里踱过去。

        苏新亮见到戴尧臣亲自过来了,起身迎上前,说道:“戴书记好,您来找李书记吧?政府那边有事,他过那边去了。”

        戴尧臣哦了一声,转身就要离开,走了两步,对跟上来送行的苏新亮道:“新亮同志,李书记怎么都不带你出门啊?你这个秘书工作是不是没做到位还是怎么了?”

        苏新亮不解戴尧臣为何忽然有此一问,小心的答道:“戴书记,李书记说了,市委这边不能缺人,不然很多同志来到这里就找不到李书记,所以就留我在这里看守。”

        戴尧臣点点头,伸手拍了拍苏新亮的肩膀,说道:“好好干,跟着李书记,有前途。对了,新亮同志,我小舅子被纪委的同志给带走了,你知道吧?”

        苏新亮当然知道,但他不能说知道,便装作刚刚知情的样子,吃惊的道:“有这种事情?”便缄口不言。

        戴尧臣还想等着苏新亮发表更多看法呢,见他不说话了,便道:“新亮同志,请你转告李书记,刘玉林抓得好,这个人平素打着我的旗号,作威作福,捅下了不少篓子,我早就想严厉的惩治他了,只是碍着家里人的面子才不敢下手,现在他被双规了,请求李书记千万不要手软,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一顿。”

        苏新亮目瞪口呆,心想戴尧臣这是什么意思啊?前次还为了刘玉林来跟李书记大吵一场,今天居然变了性子?

        好在苏新亮也不是新人了,对官场中这些说反话的套路也很熟悉,再一想,就明白戴尧臣的用意了,便道:“戴书记,刘玉林是市纪委抓走的,李书记并不知情,他这两天一直忙着制定江州市的农业发展大计和工业振兴规划呢。”

        戴尧臣确实在套苏新亮的口风,想确定一下,这事情是不是李毅在背后搞鬼。

        苏新亮的回答滴水漏,戴尧臣也没有法子,皱着眉头,摆手走了。

        李毅回来后,苏新亮把刚才的情况汇报了一遍,自己跟戴尧臣的对话,一字不漏的全告诉了李毅。

        李毅听后,对他的对答十分满意,笑道:“新亮,你成熟了不少,嗯,你想不想下去独挡一面?”

        苏新亮脑袋嗡的一声响,说道:“李书记,我跟你时间还短,想跟着你多学习学习。”

        李毅呵呵笑道:“学无止境嘛!我现在手里边缺人啊!有一个重要的位置,放别人下去,我又有些不放心。想来想去,觉得你比较合适。”

        苏新亮道:“我还是想留在李书记身边呢!”

        李毅道:“你先听我说,我放你出去,确实有些舍不得,现在一时之间也找不到比你更合适的秘书人选,但那个工作,又是我十分重视的,必须有一个我信得过的人去看着。”

        苏新亮见李毅如此坚持,便问道:“李书记,不知道是什么工作?”

        李毅道:“农业试点!”

        苏新亮心里一咯噔,说道:“李书记,我这个人从小在城市里长大,连稻谷和小麦都分不清楚呢!你叫我去管农业试点,我辛苦一点没事,但要把你的试点工程给搅和了,那我就万死不赎了。”

        李毅哈哈大笑道:“你说得太严重了。世上的圣人贤者,又有哪个人是生来知之者?工业工作我可以亲手抓起来,但农业试点工程,我实在是分不开身,这项工作十分重要,我希望你能帮我挑起这副重担子。”

        苏新亮实在不想去,一则他对农业的确是七窍通了六窍,尚属一窍不通呢!笑话,学生耕田,能出好成绩?二则农业工作大都是苦力活,日晒雨淋,费力还不讨好,何苦来哉?放着这么好的办公室不坐,跑到田间地头去跟谷物打交道,他不愿意。

        可是,李毅已经说出这样的话来,那自己还有选择吗?除非不当李毅的秘书,也不当李毅的朋友了。

        如果现在离开,估计李毅也能帮他安排一个合适的工作岗位,可是那样一来,自己的前程就黯然无光了!

        李毅道:“新亮啊,我国是一个农业大国,任何领导岗位上的同志,都必须懂一点农业经济,不然,他是玩不转这个权力宝座的!看平常也看新闻吧,哪届国家领导人不关心农业经济的发展?你现在还年轻,趁着这么机会,下去锻炼一番,既积累了基层工作的经验,又学到了农业经济的真本领,这对你今后的发展,是有百利而一害的。”

        这话说得语重心长,像是领导的工作安排,又像是长者的说教。

        “李书记,我同意了。”苏新亮心想,自己既然没有选择,那就痛快一点,顺从了李毅的意思吧!“试点在哪里?我什么时候上任?”自己身为李书记的秘书,连这么重大的试点都不知情,也算是失败了吧?或许自己真的不适合秘书一职?

        李毅满意的点点头,笑道:“试点工作还没有开始呢!你回头给市农业局、市农科院、市农业学校等相关同志打电话,请他们明天下午三点到市政府小会议室里开会,商讨在江州设立农业试点工作的事情。”

        “好的,李书记。”苏新亮道:“市里有那么多懂农业经济的人才,李书记怎么不用他们呢?”

        “人才?”李毅笑道:“如果他们真的是人才,这么多年了,江州的农业经济为什么不见起色呢?新亮,世界上很多事情,并不是由‘人才’去完成的,而是用心和责任去做好!”

        “这个……”苏新亮点了点头,无话可说了。

        下午,任如打来电话,说刘玉林嘴巴很硬,要么不开口,开口只说一句话,就是要找他姐夫戴尧臣说话。

        李毅回答说我去市纪委看看。

        要想扳倒戴尧臣,刘玉林是一个缺口,只要这个缺口一打开,各种细流就会汇集而来,最终将戴尧臣淹死。

        李毅来到夏坤办公室,问道:“夏书记,刘玉林在哪里?”

        夏坤道:“就在审讯室里,专案组的同志正在对他进行疲劳审讯。”

        李毅道:“他什么也没有招?”

        夏坤道:“虽然他什么也没有招,但我们从他随身物品里翻找出大量现金和数张银行卡。银行卡已经拿去查账了,如果有明显的大量来历不明财产,我们会动用手段进行冻结。”

        李毅道:“辛苦你们纪委的同志了。”

        夏坤道:“我们是奉了上级命令行事,都是本职工作,没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

        两人来到审讯室,李毅看到一间空荡荡的大房子,里面坐了五个人,刘玉林单独坐在一边接受审讯,而进门一侧,坐着四个纪委的同志,其中一个人居然是老相识,陆俊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