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03章 行动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03章 行动

    作品:《官路弯弯

        吴江宾馆只是一座小宾馆,在江州这座省府城市里,根本算不上档次。www.00ksw.org

        但有一点,这座宾馆历史悠久,据说在古代,吴江宾馆的前身,名叫悦来客栈!

        建国后,这座宾馆在江州官场担当了一个十分重要的角色,那就是中纪委来员的下榻之地。

        只是下榻之地,不是双规之所,双规的地方另外隐蔽场所。

        吴江的一江春水,荡荡漾漾,永不止歇的向东流去,江堤边,几树垂柳掩映之下,一座五层小楼探出檐角。

        戴尧臣和夏坤在门口下了车,并排站在楼下,向楼上一望,然而严肃的相对一望。

        这座楼有些历史了,建国初期,这里的环境还算比较好的,中纪委下来人,就落榻在此处,其中有一次,中纪委书记亲自下来督阵,也落榻在这里,后来就形成了传统,中纪委下来的人,不会去住外面豪华的宾馆和酒店,而是选择这里做为根据地。

        戴、夏两人都不说话,闷声不响的走了进去。

        刚进门口,一个女同志迎了上来,微笑道:“请问是戴书记和夏书记吧?”

        戴尧臣点头道:“我是戴尧臣,这位是夏坤同志。”

        “您好,我是中纪委八室五处的任如,徐主任在上面等候二位,请跟我来。”任如礼貌的一笑,在前面领路,带两人上楼。

        中纪委八室主任,只是一个正厅级别的职务,但中纪委比一般部委要高半级,担当这个重要职务的,一般还有一个非领导职称,像徐良益,就有一个副部级巡视员的非领导职称。因此,徐良益也算是副部级高官,跟戴尧臣是一个级别的。他又是中纪委下来的大臣,见官高一等,不来迎接戴尧臣,也是理所应当的。

        来到五楼,走进一间客房,房间里已经坐了几个人,徐良益居中而坐,见到戴尧臣等人进来,停止了谈话,起身跟戴尧臣和夏坤握手,说道:“戴尧臣同志、夏坤同志来了,请坐。”

        戴尧臣坐下来,说道:“徐主任,您这次来江州,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请尽管开口,我们江州市委市政府一定全力配合中纪委的同志开展工作。”

        徐良益点点头,严肃的说道:“戴尧臣同志,今天请二位过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下你们江州某些干部的事情。”

        夏坤现在主管江州市的纪委工作,问道:“徐主任,我们江州有什么大事情,惊动了您和中纪委的诸位同志?”言下之意是在说:“江州只是一个市,市里干部的一般风纪问题,似乎还惊动不了你们这些大神吧?”

        徐良益道:“我们接到中组部转过来的两份举报信,涉及到江州市的两个干部,其中一人,还关系到一项全国性的荣誉评选活动,上级很重视,指示我们下来摸摸情况。”

        夏坤和戴尧臣相视一眼,同时想到了项青萍。

        徐良益道:“这两个同志,一个是李毅同志,一个是项青萍同志。”

        戴尧臣听到李毅的名字,心里一喜,暗道,好啊,李毅啊李毅,你也有今天啊!居然被人举报,还惊动了中纪委的同志下来调查!于是不动声色地道:“请徐主任放心,不管涉及到何人,我们江州市委市政府都会全力支持你们的工作。不知道举报信的内容如何,说了什么?”

        他想试探举报信上的内容,然后就可以有针对性的

        夏坤则暗暗吃惊,他跟李毅的关系还算可以,两个人隐约有攻守同盟的默契。现在听到有人举报李毅,叫他如何不吃惊?当然再吃惊,也是心里的,不会表露在脸上,这个时候,可轮不上他为李毅说道什么情,或是做什么事情。

        徐良益抬起松垮的眼皮子,看了戴尧臣一眼,这个人一听说要查李毅,马上就表现得很积极,看来李毅跟此人不对付啊!

        “你们一个是江州的最高领导,一个是江州的纪委书记,我想问问两位,这两个同志表现如何?请你们有一说一,不可隐瞒包庇,更不可扩大其词,要秉着公正的原则,说出这两个同志平常的表现来,是非曲直,我们纪委的同志自有判断。”

        戴尧臣正容道:“徐主任,请你放心,我一定只说事实,不饰文非。嗯,先说项青萍同志,这个同志工作能力很强,在宜安任上做出了一定的成绩,但这个女人是非流言也多啊,因为是流言,我就不好多谈了。再说李毅同志吧,李毅同志人年轻,有闯劲,也有能力,来到江州当我的副手后,办了好几件出彩的事情。但李毅同志可以是年少得志,有些轻狂,不喜欢团结同志,有些官僚作风,我听说他还指使自己的司机殴打一个平民百姓呢!另外吧,李毅同志年轻力壮,一个大男人独居在外边,咳,有些风传也是可能的。徐主任,我保证以上所述,全部真实客观,不掺杂私毫个人情感。”

        徐良益只是面无表情的倾听,脸上是那种沉静无波的,让人看不出来他想法的表情,戴尧臣说话期间,他始终不发一言,也没有任何表示情绪的动作。他这种老纪检人员,真正的修炼到家了啊!

        夏坤可就没徐良益这么好的修养了,听完戴尧臣对李毅的评价后,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心想这还叫客观啊?这不是明摆着朝李毅心窝子里捅刀子吗?他先说项青萍作风不端正,有是非流言,然后又说李毅有些风传,这不是摆明了在说他们两个有什么吗?

        “夏坤同志,你的意见呢?”徐良益缓缓说道:“你是市纪委书记,你的看法很重要,你们有没有接到过相关的举报?”

        戴尧臣看了夏坤一眼。

        夏坤明白他的用意。

        但夏坤根本就不理睬戴尧臣的眼神示意,说道:“徐主任,嗯,我刚刚升任这个纪委书记,没有接到过任何跟这两个同志有关的举报信。我对李书记还算了解吧,去年办酒博会期间,我是政府方面的常务副市长,兼了酒博会组委会副主任一职,跟李书记搭档工作过。在我眼里,李书记是一个领导能力强,没有官架子,工作认真的好同志。至于他的缺点,我还没有发现过,刚才戴书记说的那些谣言,我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不过,我倒是听说过一件事,李毅书经常挤公交车上下班,体验民情,还经常扶老人上车、让座什么的。至于他的个人作风,据我所知,他的女朋友经常来看他,他们的关系也很好,没有什么风传。”

        戴尧臣的眉头紧紧锁了起来,夏坤这番话,明显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啊!他是什么个意思?这么看起来,这个夏坤,跟李毅是一条线上的人?

        “至于项青萍同志,我在政府工作时,跟她打过交道,那是一个十分严谨知性的女人,工作努力,能力出色。她的个人生活十分检点,虽然有些个人原因,还没有结婚,但我从来没听说她跟谁有过什么不好的传闻。”夏坤道:“上述都是我个人观察所得,不掺杂私人恩怨和喜好。”

        徐良益心里暗赞一声,这声称赞,当然是为李毅发出的,李毅来到江州,短短时间里,就能交到夏坤这样的人,肯为他如此说好话,实在是不错了,这说明李毅在政治权术方面的运用,已经开始成熟了。

        几个人谈了一会儿,徐良益就结束了谈话,送他们出去。

        回转身坐定,徐良益喊了一声:“出来吧!”

        旁边卧室的房门打开来,李毅笑着走了出来,笑道:“徐主任,劳累您的大驾了,配合我演这么一出戏。”

        徐良益道:“你的判断是正确的,这个戴尧臣心术不正。”

        李毅喟然长叹道:“我不是简单的判断,我是有证据的。徐主任,你可以先去找找江南省委宋征明书记,他可能会给你一些有趣的信息。”

        “你这小子,跟我还卖关子!”徐良益指着李毅笑道:“在这边工作还顺利不?要是太累的慌,就回中纪委吧!”

        任如也笑道:“是啊,李书记,你还是回来吧,我们五处的人都很想你呢!”

        李毅笑道:“千万别说这种话,我会受不了的。”

        任如道:“那个夏坤同志,倒是挺好的,一直在帮你说好话呢!”

        李毅点了点头,心想夏坤确实很够意思,这个情日后得还上呢!

        “徐主任,我觉得你们步伐还可以迈快一些啊,在没有确实证据之前,可以先把戴尧臣家的那个小舅子刘玉林抓起来,只要这家伙开了口,我保证戴尧臣跑不了。”李毅说道。

        徐良益道:“还用得着你来教我怎么做事情吗?抓刘玉林?你倒给我一个抓他的借口啊!”

        李毅道:“有!”当即把胡力锋举报的事情说了一遍。

        “哦?有这种事情?”徐良益沉吟了一会,然后沉声说道:“那就可以了。这个事情我们不好出面。任如同志,你回头跟夏坤同志通一下气,叫他们行动,先把刘玉林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