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02章 徐良益驾到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02章 徐良益驾到

    作品:《官路弯弯

        看到戴尧臣脸色不善,人事处长连声道:“若是普通司机,戴书记您就算全给开除了,也是有这个权力的。www.00ksw.org”

        戴尧臣道:“钱多有什么不同了?不就是一个司机吗?”

        人事处长道:“钱多跟普通司机不同,他的人事档案不归咱们江州管。”

        戴尧臣奇道:“有这种事情?一个司机还不归办公厅管?难道他的人事档案在省里?那我也有办法开除他!哼!我给省人事厅打个电话,就不信开除不了他!”

        人事处长原不想多嘴,但见戴尧臣气得不轻,便小心翼翼的道:“戴书记为什么要开除钱多同志?这个同志一直敬业有加,技术也过硬,是个极好的司机呢!若不是因为他是李书记亲自调过来的人,好几个领导都想借调他用呢!”

        戴尧臣道:“钱多业务再过硬,但他人品有问题,他居然敢在大街上打人!严重损害到了咱们市委干部的素质和形象!这样的人不开除,还有天理王法吗?”

        人事处长道:“戴书记,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钱多同志我虽然接触不久,但这个人很老实,也爱乐于助人,是个好同志呐。”

        戴尧臣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冤枉他啰?我犯得着冤枉他一个小司机吗?”

        人事处长道:“对不起,戴书记,我不是这个意思。”

        戴尧臣沉声道:“那你是个啥子意思?嗯?钱多到底是什么来头?我堂堂省委常委、江州市委书记,居然开除不了他?”

        人事处长看了看门口,这才小声的说道:“戴书记,钱多同志来历不简单呐!他的档案在中央警卫局,也就是总参谋部警卫局。总参谋部警卫局隶属解放军总参谋部。但其实不归军队系统管辖,直接领导是中央办公厅,亦警亦军,是一个极特殊的部队,深受党和国家领导人信任,负责保卫党政军领导人身安全……”

        戴尧臣震惊的摆摆手,说道:“我知道,中南海保镖嘛!”

        人事处长点头道:“对对对,就是我们常说的中南海保镖。”

        戴尧臣的脸色完全缓和了下来,问道:“钱多是那里面的人?人事关系还在中央?”

        人事处长道:“是啊,当初他来上班时,就给我看过相关资料,他现在来这边上班,是属于调用性质。他还跟我说过,他的身份务必保密,除了我自己以外,谁都不可以告诉。今天若不是戴书记逼问,我是不敢说出来的,还请戴书记替我保密。”

        戴尧臣道:“行了,我知道了,你走吧。”

        人事处长告辞而去。

        戴尧臣却不能平静了,钱多的身份,让他寝食不安呢!

        总参谋部警卫局的工作人员,负责保卫党政军领导人身安全,包括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国务院总理、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其他中央政治局委员等。

        李毅何许人?值当中南海保镖给他来开车!

        可以想见,李毅的身份绝对简单不了!

        李毅?李毅?

        戴尧臣坐不住了,起身在办公室里来来回回的走动,想起刚才李毅对他说的那番话,这才明白他的深刻用意。

        自己确实辙不了钱多的职啊!

        反过来想,一个连司机都是中南海保镖的人,他会是什么人?李毅刚才说我这个时候,还在为一个小流氓激辩,不在家里为自己谋划,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是得到了什么消息?难怪他敢用这种态度来对待自己呢!

        戴尧臣越想越不对劲,抓起电话,打给刚刚离开的刘玉林,说道:“你给我回来!”

        刘玉林闷声道:“姐夫,又怎么了?我在医院包扎呢!”

        戴尧臣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赶紧给我回来!”

        刘玉林很不高兴的应了一声。刚才在李毅办公室里,戴尧臣的表现他都看在眼里了,原以为姐夫出马,必定能狠狠惩治一下那个李毅呢,谁想那个李毅对姐夫这个一把手爱理不理,还敢顶着干,而姐夫拿他却是无可奈何!最后答应帮忙开除那个黑小子司机,也算是出了一口气吧!

        刘玉林很快就回到戴尧臣的办公室里,瓮声瓮气地道:“姐夫,那黑炭头开除了没有?”

        戴尧臣问道:“什么黑炭头?”

        刘玉林道:“就是李毅那个司机啊!”

        戴尧臣道:“现在情况不同了,玉林啊,姐夫平素待你不薄吧?”

        刘玉林抓了抓头,嘿嘿笑道:“姐夫当然待我不薄,可是,你这么问我,我觉得压力好大耶,有什么事啊?”

        戴尧臣道:“待会你跟我去李书记那边,给李书记赔礼道歉。”

        “给李毅赔礼道歉?”刘玉林用一种看怪兽的眼神看着姐夫,问道:“姐夫,我是不是听错了?今天是他们打了我,你反要我去给他们道歉?你可是省委常委,而李毅只是一个市委常委,你大了他足足一个台阶呢,你压不住他就算了,还用得着讨好他?”

        戴尧臣沉了脸,皱起眉头,刘玉林的话说到他的心坎里去了,是啊,自己堂堂省委常委,用得着讨好一个市委常委?

        可是,李毅隐约的背景,那模棱两可的话,再次在他耳边响起,他狠狠心,说道:“玉林,事情的经过我都清楚了,的确是你有错在先,你不该调戏人家女朋友嘛,后来你还想行凶打人,这是不对的,今天这个歉,你是必须要去道的!”

        “我不去!”刘玉林平时嚣张惯了,现在叫他去跟打了他的人低头认错,这口气无论如何咽不下去。

        戴尧臣沉声道:“玉林,你做过什么事情,我心里一清二楚,今天你若不去道歉,将来还有没有机会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只怕还要两说呢!”

        刘玉林猛的一瞪眼:“姐夫,你这是威胁我吗?我们两个人,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嘿嘿!”

        戴尧臣拉下脸来,气急败坏的道:“你这兔崽子,你知不知道,李毅这个人不简单,他的背景极大!”

        刘玉林道:“哦,原来如此,难怪姐夫宁可丢我这小舅子的面子,也要讨好他啰!他那个黑司机,你也没能开除成功吧?哼,姐夫,我在江州这么多年,也经营了一些关系,你不敢碰他,我自己找人收拾他!”

        戴尧臣道:“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刘玉林道:“姐夫,我以前敬你怕你,那是因为你是个人物,但今天你给我的感觉,却让我实在失望得很。看来,人还得靠自己!”

        戴尧臣道:“你想做什么?”

        刘玉林道:“哼,我自己有报复的方式,你就不用管我了,姐夫,你就坐在这办公室里等着看我导演的好戏吧!”

        戴尧臣急忙起身,想去拉住刘玉林,但刘玉林转身就走,摔门而去。

        戴尧臣急得不行,连喊了几声,但刘玉林根本就不听他的话,径直走了。

        “哎呀!这家伙,我会被你害死的!”戴尧臣一拍大腿,赶紧回到桌子边,打电话给老婆,叫她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劝阻住刘玉林。

        老婆的电话很快就回了过来,说刘玉林手机关机,人也不知道在哪里,又连声问出什么事情了?

        戴尧臣不想让她跟自己一块着急,平静的说道:“没什么事,我会处理好的。”

        他老婆哦了一声,结婚十几年来,戴尧臣就是她的天,是她的地,不管遇到多么难过的坎,戴尧臣都能处理得很好,这一次,她也相信他能处理好,放下电话,就去搓麻将了。

        戴尧臣只能在心里祈祷,刘玉林这小子啊,千万别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出来!

        这时,桌上的电话急剧的响起来,这平时听起来悦耳动听的铃声,此刻却感到异常的刺耳。

        戴尧臣抓起电话,刚刚喂了一声,里面传来一个沉稳的男音:“请问是戴尧臣同志吗?”

        戴尧臣道:“我是,请问哪位?”

        对方沉声说道:“戴尧臣同志,我是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八室主任徐良益……”

        戴尧臣听到这句话,脑子里就嗡嗡作响,好像有一个什么东西爆裂开来,紧接着,身体里像被抽走了什么东西一般,摇摇晃晃的,有些站立不稳,耳朵里只传来嗡嗡的声音,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了。

        “喂,喂,戴尧臣同志,你还在听吗?”徐良益的声音忽然间变得清晰起来。

        “我在听,徐主任,你好,请问有什么事情?”

        徐良益压抑住不快,再次重复说道:“我率领的一个工作组,已经到达江州,住在吴江宾馆,请你和江州市纪委书记一起,到我住处来一趟。此事机密,不可外泄。”

        戴尧臣镇定心神,应了一声:“好的,徐主任,我这就跟夏坤同志一块过去。”

        挂了电话,戴尧臣轻轻抚摸了一下心口,暗道,真是失礼!徐良益下来,难道就一定是调查自己吗?他要是真的调查自己,就不会打电话给我了吧?

        疑心生暗鬼呐!戴尧臣如是安慰自己。